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心痛 (一更)
    孟倩幽简短回道:“朱岚的夫人和孩子。”

    孟齐却更加的惊讶:“她们怎么会被人打成这样?”

    “此事一会儿再说,屋子收拾好了没有,我们先把她们母子抬进去。”

    孟齐急忙道:“收拾好了,火龙也生起来了,快抬进去吧。”

    孟倩幽和朱篱一前一后抬着紧抱在一起的母子俩,将他们抬下马车来。

    孟齐和文彪、几名精卫也顾不得男女有别了,都上手帮忙抬人。

    谢江风也下了马车,从人缝里看到母子俩人的惨状,眼前一黑,身子晃了几晃,差点昏过去。

    众人慢慢的把母子俩抬到准备好的屋子里,放到炕上。

    孟倩幽吩咐文彪:“我的屋子里有一个药箱,里面是各种药,你速回家里,赶快把药箱搬来。”

    文彪应声,飞速的跑了回去。

    “二哥,你吩咐丫鬟多打几盆水来,备用。”

    孟齐也应声,走了出去。

    “朱篱,把马车上的药各拿两幅下来,交给他们几个,速去熬好,顺便把纱布拿进来。”

    朱篱和几名精卫应声,也走了出去。

    “青鸾,你帮我,先把她们母子分开,分别救治。”

    青鸾点头。

    走到炕边,弯下身子,试图把朱晓从张俪的怀里抱出来。

    她一动朱晓,昏迷中的张俪却下意识的把孩子抱的更紧。

    青鸾怕再次伤到张俪,不敢用力,为难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低下身子,凑到张俪的耳边,轻轻的,柔声的说道:“俪儿,我是幽儿姐姐,晓儿受伤了,你放开他,我好给他医治。”

    昏迷中的张俪似乎听到了她的话,手松开了一些,青鸾大喜,正要抱出朱晓的时候,张俪的手臂却又突然收紧了,整个人也仿佛有了意识,低声喃喃:“你们谁也不许动我的儿子。”

    而小小的朱晓却一动不动,毫无意识的被张俪抱在怀里。

    母子俩已经气若游丝了,再不治疗,恐怕是真的保不住命了,孟倩幽心里着急,又附在张俪耳边低声重复了一遍:“俪儿,我是幽儿姐姐,你若是再不放开晓儿,他真的就没命了。”

    张俪脸上没有任何反应,手臂却有意识的搂紧了朱晓一些。

    孟倩幽无法,咬牙,对青鸾道:“点她穴道。”

    青鸾快速的点了张俪的几处大穴,张俪的身子瘫软了下去,孟倩幽趁机把朱晓从她的怀里抱了出来。

    张俪动弹不得,眼里却很快有泪水流了出来。

    青鸾立刻解开了她的穴道,张俪的眼泪流得更凶了,无意识的伸出胳膊,低声无力的嘶吼:“你们把孩子还给我。”

    青鸾即使身为暗卫,早已经绝了七情六欲,此刻也不禁眼眶有些发酸。

    孟倩幽把朱晓放在一边,想要查看他身上的伤势,可是看着他小小身子上的大大小小的伤口,头一次不知该如何下手。

    丫鬟们端着几盆热水进来,一进屋就看到了母子俩的惨状,吓得差点把自己手里的水盆扔了,声音发抖的问:“姑娘,这些水放哪?”

    “放地上即可,你们速去给我拿两把剪刀和干净的毛巾过来。”孟倩幽吩咐。

    几名丫鬟放下水盆,急慌慌的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一名丫鬟就拿了过来,交给孟倩幽。

    孟倩幽交给青鸾一把剪刀:“先把她们的衣服剪开。”说完,跪在床上,小心的把朱晓身上的衣服剪成了一条条的。等那些触目惊心的伤口一一呈现在自己眼前的时候,孟倩幽的心里抽疼成了一片。

    而朱晓却仿如没有了意识一般,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任由孟倩幽摆弄,就连那无意识的痛苦呻吟声都没有。

    孟倩幽的心里发沉,把剪碎的布条从他小小的身子上拿掉,立刻下了炕,拿起毛巾,沾上热水擦拭他的身子,好让身上的伤口全部显露出来。

    青鸾的进展就没有那么顺利了,也不知道张俪受伤多长时间了,身上的血已经干涸,和衣服粘在了一起,即使剪开了她的衣服,也没法把粘在身上的布条拿下来。

    “主子,药箱拿来了!”文彪的声音在屋外响起。

    “让她们递进来,你去找二哥,让他切几片人参过来。”孟倩幽吩咐。

    文彪应声,将药箱递给其中的一个丫鬟,自己大步去找孟齐。

    孟齐正在指挥这众人烧水、熬药。

    听了文彪的话,转身去了自己的屋里,很快拿出一株人参出来,去了厨房,切下几大片,吩咐烧水的丫鬟:“把剩下的人参熬好,备用。”说完,急步走到安置张俪母子的房门口,一边把参片交给门口的丫鬟拿进去,一边高声问:“小妹,还有什么要做的?”

    “热水备足,药熬好端过来,门口别离了人伺候。”

    孟倩幽边轻轻的擦拭朱晓身上的伤口,边回答。

    孟齐应声,吩咐门口候着的几名丫鬟等着吩咐,自己又转身去了厨屋。

    谢江风站在院子里,心里凄凉一片,想到是因为自己的疏忽,才让张俪母子遭了这么多的罪,自责的就去想撞墙。

    等孟倩幽满头大汗的把朱晓身上的血迹擦拭完,心里想要杀人的冲动再次涌了上来。

    闭了闭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吩咐朱篱:“把药箱拿过来。”

    朱篱把药箱放到孟倩幽身边。

    孟倩幽打开,拿出几瓶药,同时扒开瓶塞,快速的洒在朱晓的伤口上。

    伤口的血立刻止住,而小人儿依旧无所觉的闭着眼一动不动,若不是那瘦小的胸膛还微微有一丝起伏,就跟死去了没什么两样。

    孟倩幽的心沉的越发的厉害,拿起一边的纱布正要给他包扎,青鸾的不知如何是好的声音从一旁响起:“主、主子!”

    孟倩幽侧头,看到张俪身上的衣服和身体粘在了一起,马上明白了青鸾的为难,将手里的把纱布交给朱篱:“快给晓儿包扎好。”

    暗卫营里,这些都训练过,朱篱接过,快速的,熟练的动手给朱晓包扎。

    孟倩幽拿出几瓶药交给青鸾,没有任何思量,咬牙,手里用劲,把张俪身上的布条一条一条的快速撕下。每扯一条,张俪身上的伤口就立刻流出新鲜的血迹,等孟倩幽一气呵成的撕完,张俪也已满身是血。

    孟倩幽的动作一结束,青鸾手里的药就全部倒在了张俪的身上。

    张俪到是有所觉,整个过程中痛呼了几声,但是没有睁开眼睛。

    几瓶药下去,张俪身上的血总算是止住了,青鸾还没有松口气,孟倩幽立刻交给她一卷纱布,两人快速的给把张俪全身包扎起来。

    做完这一切,孟倩幽扯过一旁的被子给张俪盖上,扬声问:“药熬好了没有?”

    门外丫鬟应声,小心的端了冒着热气的药进来。

    孟倩幽皱眉,声音里有了厉色:“怎么不凉一下?”

    这些都是王嫣的陪嫁丫鬟,好几年了,孟倩幽还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训斥过她们。丫鬟的心一晃,手里打滑,差点把放着两碗药的托盘扔了,幸亏朱篱眼疾手快的在地下帮她托住。

    丫鬟也知自己差点犯了大错,吓得脸色都白了,手也打颤的更加厉害。

    朱篱索性把托盘接了过来。

    “另外去拿两个碗和小勺过来。”孟倩幽犹如没有看见她的害怕,冷声命令。

    丫鬟哆嗦着腿往外走。

    孟倩幽的眉头皱的更紧,吩咐青鸾:“你去!”

    青鸾快步走了出去,丫鬟却腿脚发软,差点跌倒在门前,还是另一名守在门口的丫鬟,好心的把她扶了出去。

    青鸾很快把碗和小勺拿来。

    孟倩幽接过,倒了半小碗药在拿来的碗里,拿起小勺,转身,先给朱晓喂药。可是小人儿牙关紧闭,怎么也撬不开。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孟倩幽看了朱篱一眼,朱篱意会,伸手卸开了朱晓的下巴,孟倩幽喂了一小勺药在朱晓的嘴巴里,朱篱立刻把他合上,等看到他的咽下去以后,再松开。

    如此做了很多次,半小碗药才喂完,朱篱才把朱晓的下巴上了回去。

    张俪全身被裹成了木乃伊一般,孟倩幽弯下身子,轻轻的把她头部抬起,示意青鸾把药剩余的药给她喂下去。也许是因为孩子,张俪强撑着一口气息,药入口,立刻就咽了下去。

    孟倩幽和青鸾两人大喜,一大碗药一会儿就喂了下去。

    把她放平,掖好被脚,给她擦了擦嘴角流出的药汁。孟倩幽这才松了一口气,拿过张俪的手,搭在她的脉搏上,脉搏虽然微弱,却也感受的到。把她的手放入被子中,吩咐青鸾:“去告诉我二哥,熬点参汤备用。”

    青鸾应声,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回来禀报:“二少爷已经命人熬好了,问现在端来吗?”

    孟倩幽摇头:“温着备用。”

    青鸾再次走了出去。

    孟倩幽转身,拿过朱晓的胳膊,搭在他的手上,却几乎探不到小人儿的脉搏,心里一紧,放开他的手,抿唇,脱掉自己的外衣,躺在朱晓的身侧,小心翼翼的把他的小身体搂在了自己的怀里,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心脏的位置,自己的头搭在他的头上,小声的柔声的在他耳侧低语:“晓儿,我是幽儿姑姑,姑姑答应过你,等有空的时候就接你去京城玩。现在姑姑回来接你了,你却受了很重的伤,跟姑姑去不了。姑姑好伤心,你能不能答应姑姑,快点好起来”

    刚才包扎的时候,朱篱也顺势探了一下朱晓的脉搏,几乎是感觉不到了,知道这个孩子是救不活了。

    现在看到孟倩幽的动作,不知她要做什么,愣愣的看着她。

    青鸾进来,看到她的动作也是不解,和朱篱一样,愣在原地。

    孟倩幽一直保持着同一个动作,在朱晓耳边不停的说话,门外焦急等候的孟齐和谢江风也听见了她的低语,对看了一眼,心里生起不好的预感。

    孟齐抿唇。谢江风则是身子打颤,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随身的伙计吓得惊呼出声:“东家!”上前搀扶,无奈谢江风的全身已经发软,没有一点力气,伙计费了很大的力气,也没有将他搀扶起来。

    孟齐上前帮忙,两人合力,才勉强将谢江风扶着站起来。

    看他脸色苍白,浑身打颤,孟齐关心道:“谢公子,我扶你去屋里坐会儿吧?”

    谢江风摇头,勉强站直自己的身体,“谢谢孟公子,不用了。”

    孟齐知道他是担心张俪母子,没有勉强,吩咐丫鬟:“去搬两把椅子过来!”

    两名丫鬟应声,快速的搬了椅子过来,孟齐陪着谢江风坐在寒冷的院中。

    而谢江风的心中比这寒风还要寒凉。

    孟倩幽维持着同一个动作,一直不停的说,说京城的见闻,说在京城遇到的好玩的事情,说他和召儿一起玩耍的情景,说召儿买了面具想要送给他,说她已经答应了召儿过年以后带他去京城,然后慢慢说道:“马上就要过年了,晓儿再不醒的话,姑姑就要抛下你,带着召儿哥哥自己去了”

    孟倩幽说到这,朱篱眼尖,发现朱晓的小手动了一下,虽然不太明显,但是确确实实的动了。立刻惊喜的喊出声:“主子,小公子的手指动了。”

    孟倩幽蓦然停住嘴,快速的把手搭在了朱晓的脉搏上,虽然微弱,但是总算是感到了它的跳动。孟倩幽差点喜极而泣,低头在朱晓的小脸上亲了一下,眼睛有些湿润的说道:“晓儿,姑姑就知道你是最棒的,姑姑答应了,等你伤好了以后,姑姑一定带你去京城,给你买好多好玩的玩具,领你把京城里好玩的地方都玩一个遍。”

    朱晓的小手指又动了几下,这下别说青鸾,就连孟倩幽都感受到了,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眼里的泪水也滑落下来。朱家这次遭此大难,完全是因为她的关系,如果朱晓抢救不回来,张俪肯定也不会有存活的希望,那朱岚和他爹娘朱家要是因此家散人亡,那她此生都不会安宁的,还好,还好,朱晓争气,只要他活着,等灭了乔家和县太爷以后,朱家还会再起来的。

    想到乔家,孟倩幽眼里杀意闪过,转瞬即逝。

    青鸾和朱篱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孟倩幽,怎么也想不明白,主子是如何救活这个孩子的。

    又维持着同样的姿势,搂着朱晓躺在炕上,直到感觉到他呼出的微弱气息,热乎乎的喷在自己的胸膛上,孟倩幽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起身,托着他的小身体,轻轻的移到张俪身边,把张俪的手臂搭在朱晓的小身体上,让她们母子彼此感受到对方的气息。

    孟倩幽给她们盖好棉被,下了炕,走出门外。

    听到朱篱的惊呼,谢江风和孟齐猛然站了起来,眼里迸出惊喜的光。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门口,看到孟倩幽出来,立刻就迎了上去。

    谢江风迫不及待的问:“她们母子如何?”

    孟倩幽的脸色发沉,嘴唇紧绷。

    谢江风的心又沉了下去,眼里希翼的光一点点散去。

    孟倩幽低沉开口:“情况不太好,虽然都是皮外伤,可伤势太严重了,能不能醒来,我也没有把握。”

    没有内伤,只有皮外伤,意味着只要好好调养,就能康复起来,谢江风又看到了希望,急声说道:“用最好的药,多少银子都不要紧,你说,我马上派人去买。”

    孟倩幽摇头:“母子俩现在都陷入了昏迷的状态,张俪还好,强撑着一口气,晓儿却不好说,他太小了,身上又全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如果发起高热,后果就不能想象了。”

    “那怎么办?有没有什么办法防止他们发热?”

    孟倩幽再次摇头:“没有,现在我们做的只能是等,等她们发热,或是等她们醒来。”

    ------题外话------

    亲们,我正在努力码字。最近的爆更使的我疲惫不堪。也不知二更能不能在凌晨一起发出去。如果亲们在凌晨0:10只看到了这一章,那么第二章会在10:25准时看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