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二更)
    谢江风再次跌坐在了椅子上。

    孟齐也没有说话。

    孟倩幽站在门口,嘴唇紧抿,神色未明,好一会儿才开口,吩咐文彪:“把那精卫叫进来,我要问问是怎么回事?”

    文彪应声,走出院子。

    “二哥,去会客厅吧,谢公子坐在这里也不是办法,里面已经躺着两个了,别再添一个了。”

    谢江风无力的摆手:“我无事,坐在这里等她们母子醒来就好。”

    “她们母子救出来了,朱岚和他爹娘的情况我们还不知道呢,总要询问一下的,去会客厅吧。”孟倩幽道。

    谢江风这才起身,跟着孟齐走出这个院子。

    孟倩幽吩咐青鸾和朱篱:“你们两人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们要是情况不对,立刻禀报与我。”

    青鸾和朱篱应声,孟倩幽随后也来到了会客厅。

    三人坐定,孟齐命人沏茶水上来,三名精卫也走了进来。恭敬喊道:“主子”“二少爷”“谢公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只有她们母子,朱岚和他爹娘呢?”孟倩幽连声问。

    一名精卫开口,道:“我们五人奉了郭统领的命令,到了县城以后分开,我们三人去了朱府,朱府门前有不少人守着,不让进出,我们几个边绕到了后面,找了个无人之处,从墙头跃了进去,花费了不少的功夫才找到了朱公子。朱公子一切安好,只是人消瘦了很多,听我们是您派去的,就焦急的请求我们去救他的夫人和孩子,说原来他们三口人是被关押在一起的,昨日乔敏不知听说了什么消息,便把他的夫人和孩子拖了出去。他猜测,丧心病狂的乔敏,肯定是对她们母子下了毒手,他被人看管,闯了几次也没有闯出去,实在是担心的很。我们听后,就分头去找,最后在柴房里找到了她们母子,看她们奄奄一息了,我们三个商议了一下,便偷偷的把她们母子救了出来,也没有顾得上联系其他人,就急急忙忙的赶了回来。半路上就碰到了主子您。”

    他的话落,孟倩幽的脸色更加的阴沉,昨日才对她们动的手,那就是说,乔敏是得到了她回来的消息,心生了恶念,才迫不及待的动了手。

    谢江风听完倒是微松了一口气,朱岚和他爹娘没事,这也算不幸中的大幸。

    孟齐听完却是忍不住怒骂:“这个乔敏,对这么小的孩子下这么重的手,将她千刀万剐了也不为过。”

    他的话落,屋内一片寂静。

    好一会儿,一名精卫看了谢江风一眼,试探的对孟倩幽道:“主子,要不要我们去把乔敏处理了,把朱公子和他的爹娘解救出来。”

    孟倩幽摇头,冷静说道:“乔敏的背后是乔家,乔家的背后是县太爷,凭我们的身份,如果处理了乔敏,会给自己带来很大的麻烦。既然乔敏没有对朱岚和他爹娘下手,说明她还是念着旧情的,那他们三人一时半会也不会有危险,等另外打探消息的人回来,我们弄清楚了是谁在背后指使,我们再出手也不迟。”

    谢江风和孟齐点头。

    精卫应声,恭敬退了出去。

    丫鬟端上茶来,孟倩幽先端起喝了一口,平复一下自己愤怒的心情。

    谢江风也颤着手端了起来,喝了几口,感觉浑身僵冷的身子稍微缓和了一点。

    “谢公子”孟倩幽开口,刚要说些什么,会客厅外传来文彪和精卫恭敬的声音:“大少爷,大少奶奶。”

    “小妹和二弟在里面吗?”孟贤问。

    “在”文彪回声,打开门帘,孟贤和孙茜一前一后走了进来。

    看到三人神色凝重,孟贤开口道:“刚才文彪急匆匆的回家去拿药箱,也没有说清楚是怎么回事,爹娘担心的很,想要过来,我怕她们知道了害怕,阻止了她们。我和茜儿就一块过来了,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谁受伤了?”

    “张俪和晓儿,被人打成了重伤。”孟齐简短回道。

    朱岚和张俪闲暇无事时,经常带着孩子来孟家小住一两日,两家人的关系走出的比较亲近,闻听是她们母子受了伤,孙茜惊问:“是因为相公的事吗?”

    若兰交代的事情,孙茜全程都听到了,孟贤是一点不知情,她的问话出,孟贤回头诧异的看着她,问:“茜儿,到底什么,怎么回事?”

    孟倩幽一早就嘱咐她不要告诉家里人和孟贤。孙茜这话问出后,立刻就后悔了,歉意的看向孟倩幽,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孟贤。

    事到如今,确实也不该再隐瞒,孟倩幽让孟贤和孙茜坐下,把如兰交代的事情仔仔细细的的讲给了他们听。

    她还没讲完,孟贤已经骇得站起了身子,头上直冒冷汗,气怒道:“乔家也太丧心病狂了吧,当年的事情是乔敏的过错,我们好心放了她一马,他们这是恩将仇报吗?”

    “光一个乔家翻不起这么大的风浪,想不出这么歹毒的计策,如果我猜测不错的话,就连那个狗官也是被人指使。只不过没料到乔敏会这样歹毒,连孩子也不放过。”孟倩幽道。

    “那我们要怎么办?总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吧,明日就是他们给若兰的最后期限了,后天就是初一了,如果他们得知了若兰并没有照他们说的去做,会不会想出更加恶毒的办法对付我们家的人?”孟贤急切的问。

    孟倩幽肯定的回道:“不会,若兰并没有暴露,现在他们一心等着她的好消息,暂时不会再有别的动作。”

    “那就好,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孟贤松口气,再次问道。

    “我已经派人去调查那个狗官的背景和搜集他的罪证去了,最迟明天晚上就会有消息,到时我们再商议对策。”孟倩幽道。

    几人齐齐点头。

    孙茜问:“朱夫人和孩子现在怎么样?我可以去看看他们吗?”

    “她们在二哥派人收拾出来的院落了,大嫂如果想看,就过去吧。不过,她们母子的情况有些惨,你要有心理准备,不要被吓到。”孟倩幽嘱咐道。

    孙茜点头,转身出了会客厅,去了张俪母子所在的院子里。

    孟倩幽这才对谢江风道:“谢公子,张俪和晓儿一时半会醒不过来,天色也不早了,你先回去吧。等他们母子醒了,我会派人通知你的。”

    谢江风摇头:“她们母子醒不过来,我回去也安心不了,还不如呆在此处,等着她们醒来。”说完,又对孟齐道:“还希望孟公子不要嫌麻烦。”

    因为是在孟齐的院子里,谢江风才有此一说。

    孟齐住的是当年给孟中举夫妇后来盖的宅院,地方大的很,多住几个人不是问题,听了谢江风的话,立刻开口:“没有什么麻烦的,谢公子安心住下便是。”

    孟倩幽了解谢江风现在的心情,知道他回去也是踏不下心来,便没有阻止,道:“既然如此,你便派个伙计回去给家里人传个信吧,免得见你迟迟不回去,他们担心。”

    谢江风一心只担心张俪母子的安危了,确实没想起来要给家里人传个信,听孟倩幽提起,点头:“我一会儿便吩咐人回去。”

    该了解的都了解清楚了,孟倩幽也担心张俪母子,起身,对孟贤,孟齐道:“大哥,今日之事只限我们几人和大嫂知道,爹娘和爷爷奶奶那里一点风声都不要露,免得让他们跟着担心。”

    孟贤和孟齐同时应声:“知道了。”

    “你们先坐吧,我去看看俪儿和晓儿,如果他们醒来,我会派人通知你们。”说完,转身出了会客厅。

    孟齐和谢江风看到了张俪的惨状,知道孟倩幽给她治疗的时候肯定会脱光了她的衣服,他们这大男人不方便过去看,便没有挪动身体。孟贤看他们俩人没动,猜测到了有什么不方便的地方,便也跟着没动。三人沉默的坐在屋里。

    孟倩幽刚进了张俪母子治病的院落,就听见孙茜的低泣声,紧走几步,到了屋里,见孙茜站在炕边,看这全身包裹着纱布的张俪母子,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

    听见她的声音,孙茜抬头,睁着略有些红肿的眼睛,喊了一声:“小妹!”

    孟倩幽抿唇,走到她身边,抱住她的肩膀。

    孙茜的眼泪还是不断的掉落,带着浓重的哭腔道:“我没想到她们母子伤的这么严重。”严重到她一进门,刚看到他们母子的样子时,眼前发黑,差点跌倒在地上。

    孟倩幽没有说话,孙茜的声音里已经有了恨意,接着说道:“你们说的那个乔敏,她是不是疯了?对他们母子下这样重的毒手,就不怕遭了天谴,被天打雷劈吗?”

    虽然四五年没有见过乔敏,孟倩幽却知道她的心理已经扭曲了变了形,她被毁了容貌,发配到官驿去受苦,而朱岚却另娶他人,过的幸福美满,她怎么会忍受这样的事情发生,张俪母子就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这一个月以来,之所以没有除掉她们母子,大概是因为心里还存有一丝幻想,让朱岚休弃了张俪,娶她为正妻,谁知自己却回来了,这一消息直接刺激了她的神经。让她疯狂的报复到了张俪母子身上。这样的人已经走火入魔,陷入了癫狂的境地,早已经没有了良知,满心剩下的就只有仇恨了。

    思及此,孟倩幽回她,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杀意:“天打雷劈太便宜她了,她这样的人就该受尽万千折磨,经受过所有的折磨才能死。”

    孟倩幽一向都是笑意淡然的,很少有这样说话的时候,青鸾和朱篱被她声音里的冷意吓到,齐齐打了一个冷颤,孙茜也惊得忘了哭泣,张着嘴抬头愣愣的看向她。

    孟倩幽没有理会三人的反应,放开孙茜,站在呼吸微弱的张俪母子面前,眼里涌出了排山倒海的杀意,是呢喃,也是保证:“你们母子若有事,我要让他们所有的人给你们陪葬。”

    青鸾和朱里听了她这话齐齐一震,孙茜却似更加惊讶的看着她。

    屋里寂静无声。

    好一会儿孙茜才回过神来,擦了擦眼泪,道:“小妹,大嫂能帮你做些什么?”

    “你和大哥先回去吧,安慰住爹娘,别让他们担心。如果他们不放心,想要过来看看,你就说现在他们母子受伤较重,现在不宜让人探望,等人醒了,再让他们过来。”

    孙茜点头:“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和你大哥一起回去。”

    孟倩幽再次叮嘱:“若兰那边,只有你那两名丫鬟不行,你们回去后,让我大哥去找两名精卫过去守着,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

    孙茜应声,擦干了眼泪,又走到干净的水盆边,洗了一下脸,让自己的眼睛没有那么通红了,看了看炕上的张俪母子俩,转身走了出去。

    孟倩幽脱掉鞋子,无视炕上的血迹,做到了张俪母子身边,先是拿出张俪的手,仔细的把了把脉,感觉脉搏的跳动,似乎比刚才强了一些,心喜,吩咐青鸾:“去,把熬好的参汤端来。”

    青鸾转身出去,快速的端了一碗参汤进来,孟倩幽还和刚才一样,托起张俪的头,用眼神示意朱篱帮忙把参汤给她喝下去。

    不知是感受到了朱晓的气息,还是想要快速的醒来,昏迷的张俪竟然配合的把一碗参汤全部喝了下去。

    孟倩幽大喜,放下她,帮她擦拭了一下嘴角,然后拿起她的手重新搭在朱晓的胸膛上,低声呢喃:“俪儿,你感受到了吗?晓儿就在你的身边,他受了很重的伤,需要你的照顾,你要争口气,坚强一些,早点醒过来,好照顾她。”

    有了刚对朱晓的那一出,这次青鸾和朱篱镇定了许多。没有在面露惊讶,而是期盼的看着她,希望再出现刚才那样的奇迹。

    可事与愿违,孟倩幽说了半个时辰,张俪不但没有醒来,反而脸色开始潮红,呼吸也急促起来,孟倩幽心神一凛,猛然弹坐起来,急声命令:“快去把退热的药端来。”

    青鸾和朱篱也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青鸾急慌慌的跑了出去,端了一碗退热药进来,三人慌忙的给她喝了下去,谁知张俪的热度不但没有退下去,脸色反而更加的潮红,呼吸也急促的厉害。

    张俪的全身都包裹着纱布,不能帮她擦拭身体降温,唯一的办法只能是往额头上搭湿毛巾了。

    念头一到,孟倩幽立刻喊道:“湿毛巾!”

    青鸾急忙打湿了毛巾折叠好,放在张俪的额头上。

    不一会儿湿毛巾便有些冒热气了,不等孟倩幽吩咐,青鸾又换了另一条过来。

    朱篱也没闲着,重新打了一盆凉水进来。

    也不知反复了多少次,张俪的高热还是没有一点退下去的迹象,而旁边的朱晓这时也发出了一声微弱的,痛苦的呻吟声,孟倩幽的心里一震,回头,果然看到朱晓的面色也红了起来,原本微弱的呼吸竟然粗重了许多。

    青鸾和朱篱两人也看到了朱晓的样子,不用孟倩幽说,就知道他也发热了,心里同时咯噔了一声。

    孟倩幽的额头上也出现了汗珠,急声说道:“药!”

    青鸾也慌了手脚,急忙跑了出去,很快端了一小碗进来。还是用刚才的方法,孟倩幽和朱篱一起给朱晓喝了下去,不知是也因为难受,还是因为孟倩幽喂的太急了,喂完药,孟倩幽手里的药碗还没有放下,给朱晓喂下去的药汁全部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孟倩幽立刻慌了,忘记了身边就有毛巾,拿起自己的衣角就给朱晓擦拭嘴角,声音里也带着颤意:“晓儿,你撑住,你娘就在你身边,你若出了事她也活不了的。”

    ------题外话------

    1感谢亲人们踊跃投月票,谢谢!谢谢!

    2恭喜豆子荣升舵主

    恭喜骄阳荣升舵主

    恭喜談嗳毷菋荣升舵主

    恭喜丢了少年失了心荣升舵主

    恭喜子如子画玉相思荣升舵主

    恭喜樱花雪荣升舵主

    恭喜墨兮荣升舵主

    恭喜凉城凉心凉忆悲荣升舵主

    3感谢159**091打赏99朵花花,

    感谢相思雨打赏1书币

    感谢简单的幸福打赏1*2书币

    感谢核桃大路打赏放松抱枕+下笔如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