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郭飞回京 (二更)
    朱岚和谢江风几人虽然从小一起长大,但论年纪来说,谢江风比朱岚大几个月,张俪从辈分上来说是她的弟媳妇,要是没有出这样的事情,谢江风打死也不会进入屋内的,可他从昨日看到张俪母子被抬进去以后,一直听不到她们母子苏醒的消息,心里着急,也顾不得这些了,抬脚便走了进去。即使心里早有准备,但看到母子俩双眼紧闭,呼吸微弱,并排躺在炕上,心里还是止不住的升起了一阵阵的寒意,颤抖着声音问:“孟姑娘,她们”

    “俪儿昨夜醒过来一次,晓儿一直未醒。”孟倩幽回道。

    谢江风感觉自己的手脚都有些发凉了,声音里颤的更加的厉害,急切得问:“孟姑娘的意思是?”

    “一天两夜了,如果到了今天晚上还不醒过来,恐怕以后就永远也醒不过来了。”

    谢江风从昨天下午担心到现在,再加上一夜未睡,精神和体力都已经透支了,听了孟倩幽的话,再也支撑不住,眼前发黑,身子晃了几晃,一头往前栽去。

    “谢公子,”孟倩幽惊呼一声。

    幸亏青鸾和朱篱反应快,一前一后的止住了他的身体,才免于他跌个头破血流的境地。

    两人扶住谢江风,让他坐在了椅子上。

    孟倩幽也快速的从炕上下来,想要给他把脉。

    谢江风摆手,“不用了,我没事。”

    孟倩幽收回自己的手,劝道:“还有一天的时间,谢公子也切莫再着急了。”

    谢江风抬起头,看着张俪身边躺着的一动不动的朱晓,往日里他活泼可爱的样子浮现在了自己面前,堂堂的大男人也不禁红了眼眶,声音里有着哽咽:“朱岚成亲四年,只有晓儿这一个独子,如果他出了事情,”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来,孟倩幽也知道他想说的是什么,抿唇,想要安慰他几句,却不知如何开口。

    好一会儿才毫无底气的保证:“我一定会尽全力救活她们母子的,你也不用担心了。”话是这样说,但她自己心里明白,她已经毫无办法了,朱晓能不能醒来,只能看天意了。

    谢江风一向对她很是敬佩,听了她的话,眼里迸出希翼的光,急切的问:“你是说晓儿会醒来的对不对。”

    孟倩幽抿着嘴唇,没敢点头。

    谢江风眼里的希冀的光一点点散去,最后变成死灰一片,愣愣的看着他们母子。

    “谢公子,”孟倩幽喊他。

    谢江风扭头看向她:“乔敏现在已经丧失了理智,如若得知俪儿母子被人救走,不知还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来,不如你先回县城,想办法去朱府探探,如果没事还好,如果有事立刻让人给我传个信。”

    看了一眼张俪母子,谢江风有些犹豫。

    孟倩幽言辞恳切:“她们母子我会照看好的,也会尽力的救治她们。即使你呆在这里也帮不上忙,不如回去帮我打探一下,她们母子这样,我实在是分身乏术,只能拜托你了。”

    谢江风咬牙,点头:“好,我立刻动身回去。不过我会留下一名伙计,如果她们母子苏醒过来,你让他速回去禀报于我。”

    孟倩幽应声:“好!”

    谢江风站起身,不再犹豫,大步的走了出去。

    孟倩幽没有送他出门,只是站起来目送着他走出去,又重新坐回了炕上,静静的看着张俪母子。

    谢江风回了自己休息的地方,立刻吩咐伙计立刻去套马车,赶回县城去。

    孟齐也已起床,听见动静走了过来,听他要走,急忙道:“早饭已经做好了,吃过以后再赶回去吧。”

    谢江风:“不用了,孟姑娘担心朱岚和朱伯父、伯母有危险,让我回去查探一下,我心里着急,吃不下饭去。”

    孟齐劝导他:“你昨天晚上就没有吃饭,今早再不吃,这天寒地冻的,你的身体受的住吗?别朱公子还没有救出来,你再垮下去。”

    “多谢孟公子了,这次张俪母子有此大难,全都是我的疏忽,如果朱岚和朱伯父、伯母再出点什么事情,我会自责一辈子的,我必须立刻回去,想法打探到他们的消息才会心安。”

    孟齐不再挽留,送他出了门口,看着马车看去,才转身来到院子里,站在院中,稍微提高了一些声音问:“小妹,他们母子的情况如何了,还需要我做些什么?”

    “情况还是不太好,二哥让人把药和参汤随时备好就行。”

    孟齐应声,转身出了院子,去了厨房,看到熬好的药和参汤还有不少,一边吩咐丫鬟要一直在火上温着,随时备用,一边又吩咐人给孟倩幽三人送了早饭过去。

    即使吃不下,孟倩幽也勉强自己吃了一点,张俪母子的情况还是个未知,自己要是抗不住就麻烦了。

    眨眼一上午过去,无论孟倩幽再如何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张俪母子,她们也没有任何反应。

    孟倩幽开始急躁起来。

    期间孟二银和孟氏忍不住过来了一趟,看到母子俩的样子,孟氏也是止不住掉下了眼泪,头一次当着孟倩幽的面破口大骂:“乔敏这个杀千刀的,一定不得好死。”

    “娘,张俪和晓儿受伤住在咱家的事,除了你和爹知道以外,不要让别人知道了,尤其是爷爷奶奶,千万不要告诉他们,今天就过年了,免得让他们感到晦气,连年也过不好。”

    孟氏点头:“娘知道,你放心,娘不会对任何人说的。”

    “还有二嫂,这边院子里的人多,噪杂的很,别惊吓到了胜儿,您一会儿便把她们娘俩接过去吧,住到我那屋,这几日我不回去了,您照顾好她们就行。”孟倩幽再次吩咐。

    孟氏连连点头:“知道了。”

    孟氏走后,屋里寂静下来,看着依旧毫无反应的张俪母子,孟倩幽的面色反而平静了下来,吩咐朱篱:“拿笔墨来!”

    朱篱很快拿了笔墨过来。

    孟倩幽下了炕,穿好鞋,走到左边,正要开始写信,院子里传来郭飞的声音:“主子,我们都回来了。”

    孟倩幽扔下笔,快速的走了门口,看郭飞和另外几名精卫齐齐的站在院子里。

    “有收获没有?”扫视了他们一眼,看没人受伤,孟倩幽开口询问。

    一名精卫上前,把手里的证据交给孟倩幽,恭敬说道:“这是属下几人这两天收集到的关于县太爷的证据,主子请看一下。”

    孟倩幽接过,打开,一目十行的看完,嘴角露出嗜血的笑,冷声吩咐:“郭飞,你回去收拾一下,带两名精卫即刻启程去京城给逸轩送信。”

    郭飞应声,领着众几名精卫出了院子。

    孟倩幽也转身回了屋里,重新拿起毛笔,开始写信,信上只有一句话,青鸾和朱篱在一旁看的清楚:我要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信写好,折好,连同刚才的证据放在一起,走出屋外,神情凛然的去了大门外等着。

    郭飞几人的速度很快,换好了衣服,牵出了最好的马匹,骑着来到孟齐的宅子前,看到孟倩幽已站在大门口等候,全部下马。其余人在马旁等候,郭飞上前几步,走到孟倩幽面前。

    “我先前交代你的事情都办好了吗?”孟倩幽问。

    “都办好了,人也安置妥当。”

    “好,你们到了京城以后,把这些东西交给逸轩,不用赶着回来,回咱们府里去歇息几天。”

    郭飞应声。

    孟倩幽直接拿出自己的袖袋连同书信和证据一起交给他,嘱咐:“路上小心一些。”

    郭飞应声,把所有的东西放入怀中,转身上马,领头朝着京城疾奔而去,另外两名精卫紧紧跟在他的后面。

    看他们远去,孟倩幽转身回了屋里,看着没有任何苏醒迹象的母子两人,厉声保证:“我会让他们给你们陪葬。”

    似乎感受到了她嗜杀的冷意,张俪的眉头轻微的皱了起来。

    孟倩幽看到了她的这种变化,心喜,周身的冷意退去,低下身子,柔声问:“俪儿,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张俪竟然回答了她的话:“疼浑身都疼。”说完,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映入她眼帘的是孟倩幽憔悴而又担忧的脸。

    “幽儿姐姐。”张俪轻声呼唤。

    孟倩幽高兴的连连点头:“是,我是幽儿姐姐。”

    “我在哪儿?”

    “你在幽儿姐姐的家里。”

    张俪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在幽儿姐姐的家里,真好,我们母子有救了。”说完,便急声问:“晓儿呢,晓儿在哪?”说着,便要挣扎起身。

    孟倩幽阻止住了她:“俪儿,别担心,晓儿就在你的身边。”说完,拿起她的手让她抚摸到朱晓的脸。

    感受到朱晓湿热的呼吸,张俪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道:“幽儿姐姐,晓儿是我的命根子呢,如果他出了事,我也不会活的。”

    孟倩幽的心里发沉,面上却不显,故意低声训斥她:“胡说什么呢,晓儿好好的,怎么会有事?”

    张俪的笑容更加的明显:“幽儿姐姐,你不知道,晓儿会保护我了呢,在那个疯女人命人毒打我的时候,晓儿挡在我的面前,用他小小的身子护住我。”说到这,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下去,眼睛里有泪水流了下来:“那个女人疯了,我已经答应她了跟相公和离,给她腾位置,她还是命人当着我的面毒打我的晓儿。”说到这里,似乎是想起来当时的场景,身子忍不住战栗起来。

    孟倩幽急忙搂住她的头,把脸贴在她的头上,柔声安慰她:“俪儿不怕,都过去了,晓儿没事,你也没事。幽儿姐姐答应你,绝不会放过那些欺负你们的人。”

    张俪的身子好一会儿才停止了战栗,还要想说话,孟倩幽把手放在她的嘴边制止了她:“俪儿,幽儿姐姐知道你有好多话要给我说,可是你昏迷了差不多两天两夜,身子还很虚弱,需要好好地养一养,听幽儿姐姐的,暂时不要说话,稍微歇息一会儿,喝点参汤,等有力气了,再把你们发生的事说给我听,好吗?”

    说了这几句话,张俪也是气喘的厉害,闻言,轻轻点了点头,道:“我听幽儿姐姐的。”

    没等吩咐,青鸾转身去了厨房,端来了参汤,孟倩幽亲自喂张俪喝了下去。

    喝完,稍微歇息了一下,张俪便费力的想要侧过身子,想要看看身边的晓儿。

    天色已经发暗,屋内只有一些太阳的余晖照进来,孟倩幽的心一点点的沉下去。看着张俪的动作,不知是该帮她一把,还是阻止她。

    “幽儿姐姐,你帮我一下,我想看看晓儿。”全身被纱布包裹着,费了好大的力气,也没有翻过身去的张俪出声请求。

    孟倩幽抿唇没动。

    张俪感觉到了她的异样,不解的看着她。

    孟倩幽咬牙,示意青鸾拿过枕头来,轻轻的垫在张俪的身后,然后轻轻的帮张俪侧过身去,好让她能够看到晓儿。

    看到晓儿虽然全身也包着纱布,却像孟倩幽说的一样,安静的躺在一边,张俪嘴角露出笑容,艰难的抬高手,摸了摸晓儿的头部,柔声问:“晓儿,娘醒了,你什么时候能醒来陪娘说话呢。”

    孟倩幽的眼泪差点流出来,急忙仰高头,眨了眨眼睛,把眼里的泪意逼了回去,才低下头,轻声道:“俪儿,晓儿还小,受的伤又比较严重,当然不会这么快醒来。你还是让他好好的睡一觉吧,等他和你一样睡够了,自然就会醒来了。”

    张俪抚摸晓儿头部的手顿住,好一会儿才低声问:“幽儿姐姐,晓儿还会醒来吗?”

    孟倩幽的身子一震,惊异的看着她,随后低声呵斥:“胡思乱想什么?晓儿怎么会醒不过来?”

    张俪扭转头看着她,微微一笑:“我信幽儿姐姐,晓儿一定会醒来的,我要好好的养身体,养好了照顾他。”

    孟倩幽点头,不敢开口说话,怕一开口,眼泪就会忍不住流下来。

    张俪侧着身子,把手搭在朱晓的胸口上,感受着他微弱的气息,嘴角含笑的看着他。

    青鸾和朱篱看到这个画面,也是眼眶发热,忍不住扭过头去。

    屋内没有人在说话,静的令人感到害怕。

    青鸾首先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说了一句:“晓儿少爷该吃药了,我去端过来”,便匆匆的走了出去。

    朱篱一向是面无表情的,此刻也看不出她有什么异样,可她心里知道,她也受不了这种气氛了,好想逃出去,找个地方发泄一番,把心里那酸酸的情绪发泄出去。

    孟倩幽反倒冷静了下来,无论如何,朱晓还有气息,即使一时半会醒不过来了,张俪也不会丧失了活下去的希望。

    只有张俪,似乎对屋内几人的情绪无所觉,不但温柔的、嘴角含笑的看着晓儿,还费力的抬起手,轻轻的拍着着他没有受伤的地方,轻声呢喃:“晓儿,你说句话好不好,娘好想听你说句话。”

    朱篱再也忍不住,急促的说了句:“青鸾怎么还没会回来,我去催催她。”便以逃窜的速度跑了出去。

    孟倩幽下意识的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过了好久,青鸾和朱篱才端着药碗进来,轻声道:“主子,朱夫人,晓儿少爷该吃药了。”

    张俪把手从晓儿的身上拿开,扭头笑着对几人说道:“麻烦你们了。”

    青鸾勉笑了一下:“朱夫人客气了,没有什么可麻烦的。”

    孟倩幽脱掉鞋子,上到炕上,想要把晓儿抱离张俪身边。

    张俪开口阻止了她:“幽儿姐姐,晓儿从小最怕吃药了,我要是不哄着他,他会把药全吐出来的。”

    孟倩幽的手顿住。

    青鸾和朱篱也是面面相觑。

    张俪说完,又柔声对晓儿说道:“晓儿,娘也受了伤,不能喂你吃药,现在是幽儿姑姑喂你,你要听话,好好的把药咽下去,快点好起来,陪着娘亲。”

    孟倩幽咬牙,接过青鸾手中的药碗,拿起小勺,舀了一勺药递到晓儿嘴边,也轻声低哄:“晓儿乖,把嘴张开。”

    ------题外话------

    1 感谢亲们的投票,继续哟

    2恭喜蓝玫瑰荣升舵主

    恭喜音鹤荣升舵主

    恭喜别说不懂嘚荣升舵主

    恭喜匸*扌*的*乂*綪荣升舵主

    恭喜木子李荣升舵主

    恭喜邵小平荣升舵主

    恭喜随风荣升舵主

    恭喜冰糖雪梨荣升舵主

    恭喜王慧荣升舵主

    恭喜曹阿姨荣升舵主

    恭喜我有一个昵称叫小棉袄荣升舵主

    3感谢雪清悠打赏1书币

    感谢mickey打赏1书币

    感谢小家碧玉打赏1书币

    感谢晴溪风打赏的花花

    感谢8彩彩8打赏9*3朵花花

    感谢qqe388ae4ad1a492打赏的钻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