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章 救 (一更)
    晓儿一动不动。

    张俪眼中的泪水流了下来,费力的用手轻轻的拍打着晓儿的身体,温柔的轻哄:“晓儿又不听话了吗?娘要生气了,晓儿乖,把药喝下去,快点好起来,娘还需要你保护呢。”

    青鸾和朱篱撇过头去。

    孟倩幽抿唇不语,定定的看着晓儿。

    慢慢的,晓儿的嘴唇微动了一下,虽然不是很明显,孟倩幽还是看到了,惊喜的把药勺放在晓儿的嘴边,轻轻柔声的,带着颤意的说道:“对,晓儿,就是这样,把嘴张开,喝完药就可以好起来保护你娘了。”

    青鸾和朱篱转过头来,齐齐凑上前,不置信的看着晓儿。

    张俪也睁大了泪眼,屏住了呼吸,期待的盯着晓儿的嘴唇。

    在几人期盼的眼光下,紧闭双眼的晓儿慢慢的把嘴巴张开了一条缝。

    青鸾和朱篱惊喜的差点跳起来。

    张俪也眼中带泪的笑起来,艰难的把头靠近了晓儿的头上,喃喃道:“晓儿,娘就知道你是个听话的好孩子的。”

    孟倩幽颤着手,把小勺里的药喂进了晓儿的嘴里。

    晓儿咽下后,还皱了皱小小的眉头。

    孟倩幽红着眼眶笑着说道:“晓儿乖,喝完了药以后,姑姑给你沏糖水喝。”

    说完,抬头吩咐青鸾:“去沏糖水来。”

    青鸾欢喜的跑了出去。

    晓儿仿佛听到了孟倩幽的话,微皱的眉头舒展开,把小嘴张大了一些。

    孟倩幽一点点的把药喂完,青鸾也端了糖水进来,把空碗交给朱篱,接过糖水,孟倩幽舀了一小勺糖水喂入晓儿的口中。

    晓儿咽下,似乎感受到了甜意,脸上似乎还露出一个微弱的笑容。

    糖水喂完,把空碗交个青鸾,先帮晓儿擦拭了嘴角的药汁和糖汁,又帮张俪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笑着道:“俪儿,幽儿姐姐向你保证。晓儿没事了,这下你安心了吧。”

    张俪抬头看向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点了点头,轻声道:“谢谢幽儿姐姐。”

    孟倩幽帮她母子掖了掖被角,出声责备她:“谢什么,跟幽儿姐姐还这么客气。”

    挨了责备,张俪依旧笑的很开心。

    “闭上眼睛,好好的睡一觉,等你醒来了以后,晓儿也醒了。”

    张俪点头,听话的闭上眼睛,头挨着晓儿的头,慢慢的睡去。

    孟倩幽细心的给她们母子盖好被子,轻轻的下了炕,穿上鞋,领着青鸾和朱篱走出了屋子。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今年的最后一个夜晚已经来临。

    孟倩幽抬眼看着远处的天空,平复着自己的心情,好一会儿才吩咐:“青鸾,去告诉二少爷,她们母子没事了。”

    青鸾应声,走了出去。

    “朱篱,你去通知谢公子的伙计,让他连夜赶回去报信。”

    朱篱应声,也走了出去。

    “你们几个,”孟倩幽对候着的丫鬟道:“每人十两银子的赏钱,一会儿我让二哥发给你们。”

    几名丫鬟欢喜的道谢。

    “记住,这两日家里发生的事不许告诉任何人,如有多嘴者,即刻就发卖出去。”孟倩幽冷着声音道。

    几名丫鬟脸上欢喜的表情还没有退去,又齐齐的打了一个冷颤,急忙应声。

    “照顾好朱夫人和小公子,我出去一趟。”孟倩幽吩咐。

    丫鬟们恭敬的应声。

    孟倩幽抬脚往外走,走出院子,来到门外,加快了脚步,朝着山边走去,越走越快,最后疾步跑了起来,呼呼的北风在耳边呼啸而过,孟倩幽却觉得胸膛里那股愤怒、焦灼不安的情绪怎么也发泄不出来。索性又加快了脚步,向着山上跑去。

    青鸾和朱篱报信回来,欢喜的走进屋里,却没发现孟倩幽的身影,惊讶,快速转身走出屋子,急声询问门口候着的丫鬟:“主子呢?”

    “姑娘说出去一趟,我们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一名丫鬟回道。

    两人互看了一眼,同时快步的走出院子,四处寻找,却没有看到孟倩幽的身影。

    孟倩幽一口气跑到最远的山上,才停下脚步,对着黑漆漆的,空旷旷的大山喊了起来,似要把心里的情绪全部发泄出来。

    大年夜,天气寒冷,各家各户都聚到一起,高兴的吃饺子,孟倩幽的声音喊的虽响,在寂静的山里有无数的回声回荡,却惊扰不到任何人。

    孟倩幽拼尽全身的力气,不住的呐喊,直到感觉心里那些情绪消失了,心里畅快了,才停了下来。

    青鸾和朱篱两人在院子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孟倩幽,心里着急,同时出了门外,隐约听到远处的大山有声音传来,互对看了一眼,施展轻功就赶了过去。走到半路,就看到孟倩幽迈着沉稳的步子往回走,两人同时喘了一口气,迎上前去,一左一右的跟在她的身侧。

    孟倩幽不解释,两人也不问,三人沉默的回了家里。

    孟齐听了青鸾的禀报,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这朱家是受了自己家的连累,张俪母子才遭了这样的大难,如果他们救不活,别说是幽儿了,就是他们家人的心里也会一辈子心不安的,幸好,幸好,这娘俩没事。想着问问孟倩幽还有什么事要嘱咐的,便来到这边的院子里,却被丫鬟告知孟倩幽出去了。

    孟齐心里纳闷,转身也出了院子去寻找她。

    孟倩幽三人回来,正好看到孟齐在到处找他,笑着打招呼:“二哥。”

    见她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孟齐知道张俪母子应该是没事了,心情也跟着高兴起来,问:“怎么出去了?有什么事情吩咐人去做就可以了。”

    孟倩幽笑应:“没什么事,俪儿母子睡着了,我怕打扰到她们,出去转转。”

    孟齐没有多想,道:“你二嫂带着胜儿去了娘那边,屋子里没人。你若是累了,就去二哥的屋子里休息一会儿。”

    孟倩幽摇头:“没事,不累。我们过去娘那边吃饺子吧。”

    孟齐点头:“好,恐怕娘早就等急了,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孟倩幽笑着吩咐青鸾和朱篱:“你们俩留下,照看俪儿和晓儿,我和二哥吃完饺子就回来接替你们。”

    两人应声,去了院子里。

    孟齐和孟倩幽结伴回了孟氏这边。

    今年还和往年一样,李大锤夫妇和文彪一家人,以及所有的精卫,加上镖局里的众兄弟们,聚在一块儿吃饺子,好几十人聚在一起,自然是热闹,大院里灯火通明,沸沸扬扬的都是高兴的声音。

    孟齐和孟倩幽一进院子,便被眼尖的精卫看到,恭声招呼,“主子,您回来了?”

    孟倩幽笑着点头。

    所有的院子里的人都看到了他们,纷纷喜气洋洋的打招呼,孟齐和孟倩幽都笑着应过。

    孟贤和孙茜听见院中人的声音,从屋里快步走出来,看到两人面带笑容,知道张俪母子是有救了,一直提着的心也落了回去,孙茜笑道:“你们回来了正好,饺子刚包完,马上就能吃了。”

    两人走进屋里,孟氏和李大锤家的,以及文彪家的三妯娌带着文莲,还有抱着胜儿的王嫣都在。

    看到孟倩幽进来,孟氏面露欣喜,张了张嘴,想要问些什么,想要屋子人众多,便把话咽了下去。

    李大锤家的不知道其中缘由,笑道:“我过来没有看到你,还问你娘呢,你娘说你们出去办事情了。这大过年的,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能放放?”

    孟倩幽笑着回道:“今日事今日毕,何况是今年的事情,办完了好高高兴兴的过个年。”

    李大锤家的点头,“也是。”随即又问:“累了吧?我去给你们煮饺子。”

    “这么多人呢,哪里让您去。”孟氏笑着拦住她。

    文彪媳妇三妯娌和文莲有眼力的走了出去。

    孟倩幽身上有药味和血味,唯恐屋里人闻出来,道:“我先回去换个衣服,马上就回来。”

    孟氏点头:“去吧。我给你做了几套过年穿的新衣服,放在你的柜子里了。”

    孟倩幽转身回了自己的屋子,打开柜子,最上面摆放的是折叠好的新衣服。

    挑了一个深点的颜色,拿出来穿上,很快从屋里走出来,和大家一起说说笑笑。

    人多,手快,几大锅的饺子很快出锅,众人先后吃过。

    吃完以后,孟倩幽挽着孙茜的手去了自己的屋里,嘱咐她别忘了给若兰和看守的人送去。另外让她告诉若兰,她的家人已救出,安排好,让她踏实呆着就行。

    孙茜一一点头记下。

    孟倩幽又吩咐文彪领着人给孟齐院子里留守的丫鬟和仆人送了饺子过去,道:“告诉他们,轮流吃饺子。”

    文彪应声,领人把所有剩余的饺子都端了过去。

    饺子吃完,剩下的自然是守夜,这么多人屋里盛不下,按老规矩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众人走后,李大锤夫妇多待了一会儿,也回自己的院子里。

    屋中只剩下了孟家的人。

    孟氏这才迫不及待的问:“俪儿母子如何了?”

    “都醒过来了,不过身体很虚弱,需要好好的将养一些时日。”孟倩幽回道。

    孟氏欢喜的点头:“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孟贤和孙茜回家告诉她的时候,并没有告诉她若兰的事,只是告诉她张俪母子是被乔敏命人毒打的,孟氏单纯的以为乔敏是为了报当年的仇才这样对待张俪母子的。

    “她们母子也该吃药了,我和二哥先过去,今天晚上不和大家一起守夜了。”

    孟氏挥手:“救人要紧,你们快过去,要是人手忙不过来的话,让你大哥和大嫂也过去帮忙。”

    “不用了,她们母子只能喝点参汤维持,不用过多的人照顾。”

    孟氏闻言,转身去了炕上,从炕头的柜子里拿出几个盒子,交给孟齐:“这是逸轩给我们捎来的人参,你们拿去,给俪儿娘俩熬了喝下。”

    孟齐拿在手中,和孟倩幽一起出了家门,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文彪领着众人把饺子送来以后,并没有回去,而是代替他们守在了门口,让他们去吃饺子。

    到了院子里,孟齐把所有的人参送去了厨房。孟倩幽则直接回了屋子里。

    青鸾和朱篱两人立在炕边,守着张俪母子。

    “你们俩去吃饺子吧,我来看着她们。”孟倩幽一进屋就对两人说道。

    两人应声,去了外面。

    孟倩幽坐在屋内的椅子上,静静望着头挨在一起熟睡的张俪母子。

    这一夜,张俪母子并没有醒来,孟倩幽却没敢马虎,每隔两个时辰就强行给她们喂一次药,一直到了初一的早上,母子俩人没有任何恶化的情况,孟倩幽的心彻底的放了下来。

    起身,伸了个懒腰,吩咐青鸾和朱篱:“我要去给家里的老人拜年,你们俩人守好了她们。”

    两人应声。

    孟齐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了,兄妹俩在天色黑漆漆的情况下回了孟氏这边。

    孟家所有的人都已经起床,就连召儿也没有例外,高兴的在屋里里直蹦,说一会儿拜年就可以收到红包了。

    众人失笑。

    孟倩幽把召儿搂过来,在他的额头亲了一口,道:“对,一会儿姑姑和召儿一起去,咱娘俩这回又发财了。”

    众人被她惹得大笑。

    孟倩幽对红包情有独钟,哪怕里面只有一文钱,她也能高兴半天,召儿这一点活脱脱的随了她。

    孟氏笑骂:“今天你都是十九岁的姑娘了,那还能像个孩子一样去讨红包。”

    “十九岁怎么了,我一天不出嫁,就一天是孩子,要是谁想要说我年纪大了,不给红包,我跟他没完。”孟倩幽一脸认真的说道。

    众人再次被她逗笑。

    众人欢快的吃过早饭,孟倩幽和召儿一大一小,伸着手给众人要红包。

    众人笑着摇头,拿出预备好的红包给了她们,两人高兴的不行,召儿转了转小眼珠,对着孟倩幽伸出手:“姑姑,我的红包呢?”

    孟倩幽一直在忙着抢救张俪母子,哪有准备红包,一下愣住。

    孟氏失笑,又拿出两个红包,一个递给召儿,一个递给孟杰:“早给你们准备好了,拿去。”

    两人欢喜接过。

    孟倩幽毫不掩饰嫉妒的看了他们一眼。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这两天孟家人压抑的心情,终于被这笑声驱散干净。

    接下来自然是去了大宅院给孟中举夫妇拜年,还有孟大金夫妇和孟仁夫妇。

    召儿、宏儿和越儿最小,自然是得到的红包最多,三个小人儿也不怕冷,在大院子里拿着红包欢喜的你追我赶,清脆的笑声在院子里久久回荡。

    孟大金领着所有人去给族里的老人们也拜了年。

    孟家现在已经是今非昔比,族里的老人也不敢托大,看到孟家人过来,都急忙迎了出来,就连老族长也颤颤巍巍的被儿子搀扶了出来,亲自请孟家人进去坐。

    等给所有的人拜完年以后,天才蒙蒙亮,孟二银领着一家人回了自己家里,去了李大锤夫妇的院子里。

    李大锤夫妇早就等着了,听见脚步声就迎了出来,笑着让众人进屋。

    李大锤夫妇拿出准备好的红包给了孟倩幽和孟杰以及孟召。

    孟倩幽没有客气,直接收下,孟杰和孟召也高兴的道了谢。

    给李大锤夫妇拜完年,算是真正的没事了,孟倩幽回了自己的屋子里,把收到的红包放进柜子里,便匆匆和孟齐一起回了张俪母子这边的院子里。

    青鸾正站在门口张望,看到孟倩幽立刻惊喜的禀报:“主子,她们娘俩醒了。”

    孟倩幽大喜,快步走进屋内,张俪母子都睁着大眼睛笑看着她,两声虚弱的声音同时响起“幽儿姐姐,”“姑姑”

    孟倩幽走到母子面前,停下,低头,看着一大一小的两人,笑应。

    晓儿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然后皱眉,委屈:“姑姑,药好苦。”

    孟倩幽笑的红了眼眶,吩咐:“去沏糖水来。”

    张俪也笑着说道:“你呀,会把他惯坏的。”

    说完,宠溺的扭头看着晓儿。

    青鸾把糖水端来,孟倩幽接过,亲自喂晓儿喝了下去,笑道:“晓儿要是能快点好起来,姑姑不但给你沏糖水喝,还会带你去京城,给你买好吃的蜜饯,让你的嘴里天天都是甜甜。”

    晓儿轻轻的点头,露出一个欢喜的笑脸:“姑姑放心,我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

    孟倩幽笑着点头。

    母子俩已经完全醒了,能自主的喝下药去和吃点流食了,所有人的心算是彻底的放了下来。

    过了两天,到了大年初三,吃过早饭,孟倩幽和往常一样,跟母子俩说着京城里的见闻,孟齐声音有些着急的在院子里喊她:“小妹,你出来一下。”

    孟倩幽听出了他声音里的不对劲,不动声色的走出屋外。

    孟齐身边站着一名陌生男子,看到孟倩幽出来,立刻开口说道:“孟姑娘,我是谢府的下人,我们少爷让我给您送封信过来。”说完,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恭敬的递给孟倩幽。

    孟倩幽接过,打开,偌大的纸上只有歪歪斜斜的的一个字“救”

    ------题外话------

    恭喜滂滂的滂滂荣升舵主

    恭喜雨斐晨荣升舵主

    恭喜sunset荣升舵主

    恭喜追求简单的小幸福荣升舵主

    恭喜自由的浪花儿荣升舵主

    恭喜心有所属荣升舵主

    恭喜墨梓琪荣升舵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