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一章 闯进朱府(二更)
    “这是你们少爷写的?”孟倩幽低沉着声音问。

    下人点头,恭敬回道:“今日一早少爷就得到了消息,写了这封信交给我之后,便带着府里的所有人去朱府了。”

    孟倩幽对孟齐道:“二哥,你派人去喊大嫂,让她过来照顾俪儿母子,我有事出去一趟。”

    孟齐立刻吩咐下去。

    孟倩幽转身面色无异的回了屋子里,笑着对张俪说道:“俪儿,我有事出去一趟,一会儿让大嫂过来照顾你们。”

    张俪应声:“你去忙吧,不用担心我们,我们会按时吃药的。”

    孟倩幽点头,转身,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下去,大步走了出去。

    青鸾和朱篱跟在身后。

    “二哥,照顾好他们,我很快回来。”孟倩幽边走边对站在院子里的孟齐说道。

    孟齐张嘴,想要询问一下,孟倩幽把手里的信交给了他。

    看着纸上那个救字,孟齐到嘴的话咽了回去,低声嘱咐:“小心一些。”

    孟倩幽应声,人已经走到了院子外。

    孙茜听了下人的传话,急急忙忙的往这边走,半路碰到孟倩幽三人,问:“小妹,出了什么事?”

    孟倩幽走到她身边,停下脚步,道:“朱岚有危险,我要赶过去救他,你照顾好她们母子。”

    孙茜连忙点头,匆匆的去照顾张俪母子。

    孟倩幽回了家里,直接来到下人房,命令文彪:“文彪,把你的兄弟们召集起来,随我去做件事情。”

    镖局的这些弟兄们,白吃白住了这么多天,心里早就不好意思了,听到有事情需要他们帮忙,一个个立刻从屋里出来,站在院中,等着孟倩幽的吩咐。

    孟倩幽扫视了他们一眼,道:“我的朋友出了事情,需要我过去解救,今日的事情可能有些危险,你们不是我的人,可以选择不去。”

    “姑娘说的什么话,您不但救了我们少东家,还救了我们,我们不能做那忘恩负义的人,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文远说道。

    其他人跟着附和。

    “好,”孟倩幽也不废话,直接说道:“各位的情义我记下了,日后定会回报给你们,现在,你们先去把院中的所有马车赶去门外,等着。”

    众人齐应声。

    孟倩幽转身出了这边的院子,去了精卫们的院子里,直接吩咐:“所有人跟我去县城。”

    精卫们看她面色沉重,知道有大事发生,不敢怠慢,全部跟在她的身后,出了院子,来到大门口。

    镖局的人已经把马车套好,孟倩幽坐到最前面文彪赶的马车上,剩余的人全部坐上了别的马车。

    文彪扬鞭,抽了马儿一下,马儿吃痛,奔跑起来,后面的马车紧紧的跟着。

    知道孟倩幽心急,一路上文彪不停的催动马儿疾奔,用了不到两个时辰就到了县城。

    “去朱府!”孟倩幽冷声吩咐。

    文彪识的路,直接来到朱府。

    朱府门前已经聚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看到有十多辆马车驶到这边停下,心里好奇,却也纷纷让开了道路。

    孟倩幽下来马车,沉着脸色来到朱府门前。

    谢江风和安以源领着不少人正站在门口,和几十名手持大刀的衙役对峙,看到孟倩幽过来,两人焦急的走到她面前,谢江风快速的说道:“我得到消息,说张俪母子失踪以后,乔敏对朱岚下了毒手”

    孟倩幽抬手止住他要说下去的话,走到衙役们面前,笑着说道:“过年了,我来给朱伯父,朱伯母拜年,各位可否通融一下,给个方便,让我进去。”

    一名带头的衙役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厉声喝道:“县太爷有令,命我等守好朱府,任何人不得出入。”

    “不知这朱府的人犯了什么过错,县太爷要这样对他们?”孟倩幽笑容没变,提高了声音,好奇的问。

    衙役晃了晃手中的大刀,呵斥她:“大胆,这岂是你能够打听的,快走开,否则对你不客气了。”

    “哦,不知官爷怎么个不客气法?”孟倩幽笑着反问。

    衙役的大刀晃的更加厉害,恐吓道:“全部拿下,打入大牢。”

    孟倩幽笑着点头:“真好,我什么饭都吃过,就是没有吃过牢饭,我倒是想尝一尝呢。”

    衙役没料到她会这样说,反而愣怔了一下,“你”

    孟倩幽退后了几步,笑着命令:“一刻钟。”

    围观的人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正不解的时候,文彪带着镖局的人对着衙役们冲了过去。

    精卫们也想动手,被孟倩幽伸手拦下。

    围观的人见打起来了,唯恐伤到自己,纷纷后退,退到安全距离以外,打量着孟倩幽,猜测她的身份。

    谢江风和安以源带来的下人也退后了一些,毕竟他们不会武功,看着衙役晃着明晃晃的大刀对着文彪众兄弟们砍下去,心里也是害怕的紧。

    孟倩幽站着未动,谢江风和安以源站在她的身侧。

    平常的衙役也只是会些三角猫的功夫,平日吓唬那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可以,在这些常年走镖的人面前,就不够看了,半炷香的功夫都没到,全被被打趴下了。

    孟倩幽抬脚往朱府里走,冷声吩咐文彪:“看好了,一个也不要放走。”

    文彪脚踩着一名衙役应声。

    青鸾和朱篱紧跟在她的身后。

    谢江风和安以源也跟上。

    精卫们跟在最后面。

    朱府大门紧紧关着,孟倩幽走到跟前,一脚踢开,大步走了进去。

    院子里一片寂静,静的有些不同寻常。

    青鸾和朱篱感受到了这种不寻常,绷紧了神经。

    孟倩幽的脚步微顿了一下,继续大步往前走。

    一个身影从院中隐蔽处暴起,手中长剑对着孟倩幽刺来。

    青鸾抽出腰间软剑迎了上去。

    “保护好谢公子和安公子。”孟倩幽脚步未停的吩咐。

    几名精卫上前,护在两人身侧。

    又一个身影跃出,朱篱也抽出腰间软剑迎了上去。

    孟倩幽直直的朝着朱岚的院子走去。

    有好几条身影同时跃出来,手中的利剑在阳光下发着寒光朝着孟倩幽刺来。

    十几名精卫立刻挡在她的面前。

    孟倩幽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继续往前走,边走边吩咐:“留活口!”

    从大门口到朱岚的院子里,总共有十几条人影跃出,想要对孟倩幽下杀手,都被精卫们拦下。

    打斗声也从大门口延伸朱岚的院子里。

    孟倩幽在朱岚的院中站定,想要听一下屋内的动静。

    似乎是知道她来了,乔敏嘶哑难听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孟倩幽,你这个贱人,怎么都走到门口了,不敢进来了?”

    她的话落,朱岚嘶哑的声音也着急的响起:“别进来!”说完,不知遭到了什么伤害,痛苦的闷哼了一声。

    乔敏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怎么,怕她看到你这副样子心疼?告诉你,我就是要让她看到你现在的这副样子,她不是自诩清高吗?她不是要嫁入王府吗?我看她看了别的男人的身子,还有没有人愿意要她。”

    “你这个下贱的泼妇,会不得好死的。”朱岚怒骂。

    乔敏狂妄一笑,“放心,我不得好死,也会拉着你做垫背的。”说完,对着外面说道:“怎么,害怕了,不敢进来了?”

    孟倩幽毫不犹豫的上前,一脚把门踢开,走了进去。

    被精卫护着的谢江风和安以源也跟了进去,看到里面场景,大吃了一惊,同时移动脚步挡在了孟倩幽面前身前,怒骂:“乔敏,你这个疯子。”

    乔敏大笑出声,笑完以后,才阴恻恻的说道:“没错,我是疯了,是被你们逼疯的,你们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贱人毁了我的容貌,将我送去了官驿,使我每日都遭受百般凌辱,却无人搭救。”

    “那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安以源愤声说道。

    “我咎由自取,我只是想要嫁给他为妻,哪里错了?”乔敏恨声质问。

    “你想嫁给他为妻没错,错的是你用错了手段,你本来是可以安安稳稳的嫁给朱岚,和他一辈子相守到老的,是你自己毁了这一切。”孟倩幽在两人身后幽幽说道。

    “胡说八道,是你,是你毁了我的一切,要不是你出现,我怎么会嫉妒,又怎么会被毁了容貌,判去官驿,是你,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乔敏有些疯狂的大叫。

    “你错了,你有今日不是我造成的,而是你自己造成的,你心胸狭隘,即使没有我的出现,也会有别人出现,你一样不会落的好下场的。”孟倩幽道。

    乔敏大笑:“我打死了那对母子,得到了朱岚,就算是没有好下场又如何?反正有他们给我作伴,黄泉路上我也不会寂寞了。”

    “是吗?恐怕你的算盘要落空了,俪儿和晓儿现在活的好好的。”

    乔敏停止了笑声,睁大了眼睛,有些癫狂的不相信的说道:“这不可能,那对贱人母子怎么还会活着,我不相信。”

    说完,抵在朱岚颈部的刀更加用力了一些,道:“孟倩幽,我数一,二,三,如果你还躲在他们身后,我立刻杀了他。”

    孟倩幽拨开谢江风和安以源的身体,站在朱岚和乔敏面前:“不用数了。”

    乔敏一阵轻笑,另一手在朱岚遍是撕咬,抓痕,红肿的上半身滑过,挑衅的看着孟倩幽:“怎么样?对朱岚的身体还满意吗?可惜呀,你惦记了那么久,却拱手让给了她人,你不知道他这具身体让人多么**呢,次次都让我入天堂。”

    “你闭嘴!”四肢被绑在床上,动弹不得的朱岚痛苦的高声怒吼

    乔敏呵呵一笑,拿捏着声调,使她那破锣似的嗓子更加的嘶哑难听:“哟,恼羞成怒了,我这不是觉得你这老情人想了你这么多年,却没有得到你,好心的帮她一把吗?”

    孟倩幽丝毫没有被眼前的画面刺激到,幽幽一笑,道“原来乔小姐还有这样的嗜好。喜欢强迫男人,看来在官驿的时候没少被人调教。”

    她的话落,那些每日里百般受辱的画面立刻出现在眼前,乔敏有些歇斯底里的大叫:“你闭嘴,我没有,我没有!”

    孟倩幽又是一笑,道:“乔小姐又何必隐瞒呢,瞧你这身段,必然是有过孩子吧,不知道这孩子的父亲是谁?”

    这句话,深深的刺激了乔敏,那些不堪回首的日夜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整个人有些癫狂起来,抵在朱岚颈部的刀子也随着晃动,“那些都是他们强迫我的,不是我情愿的,我心里只有朱岚一个人,我只愿意给她生孩子。”

    看着刀子晃动,谢江风和安以源的心高高的提了起来。

    孟倩幽眼睛不放松的盯着她的动作,嘴里却是嘲讽的反问:“哦,是吗?难道乔小姐没有享受其中吗?你要是以死相逼,恐怕没人敢动你吧?”

    乔敏彻底的陷入了癫狂,疯狂的大叫,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耳朵疯狂的摇头:“你闭嘴,不要再说了。”

    就是现在,孟倩幽眼中幽光闪过,手里的匕首快速而出,朝着乔敏拿着刀子的手臂刺了过去,同时人也快速的到了乔敏面前。

    手臂被刺中,手中的刀子落在朱岚的身上,痛呼声还没有出口,就被孟倩幽一脚踢飞了出去。

    谢江风和安以源几乎是同时走到床前,拿过一边的被子,盖在朱岚光裸的身子上。

    乔敏被踹飞,整个人弹到墙上,又弹了回来,重重的落在地上,顿时喷出了一口鲜血,半天没有动静。

    孟倩幽没有理会她,走到床边,看着被折磨的已经不成人形的朱岚一眼,问:“伯父、伯母呢?”

    朱岚痛苦的摇头:“我不知道,我已经好多天没有见过他们了。”

    孟倩幽转身往外走:“俪儿和晓儿没事,你不用担心。”

    朱岚眼里露出惊喜。

    谢江风和安以源没有跟出去,看孟倩幽走远了,才慌忙帮朱岚解开帮助四肢的绳子,将他扶了起来,帮他穿上衣服。

    整个过程中,朱岚只是大口的喘气,无力的任他们帮自己。

    有两名精卫走进来,把趴在地上的乔敏拖到了外面,扔在孟倩幽面前。

    “伯父和伯母呢?”孟倩幽沉着声音喝问。

    乔敏没有反应。

    孟倩幽一脚踩在她的身上,再次喝问:“人呢?”

    乔敏口中的鲜血流得更多,却依旧没有说话,只是愤恨的盯着她。

    孟倩幽的脚下使力,乔敏露出痛苦的神情。

    孟倩幽正要再次喝问,外面的打斗声停止,众精卫戒备的慢慢的退回了院子里。

    孟倩幽眯起了眼睛。

    一个尖利的男人嗓音响起:“孟姑娘,出来一见吧。”

    青鸾和朱篱跃到了她的身侧,低声喊:“主子,”似要阻止她出去。

    孟倩幽摆手,制止了她们要说的话,不慌不忙的穿过众精卫,来到院子外。

    只见院子外站了一排手拿弓箭的衙役,箭在弦上,蓄势待发。而在这些人的面前,站着一个尖嘴猴腮,身穿官服的男人,看到她出来,微微一笑,道:“久闻姑娘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女中风范,实在是令在下佩服。”

    孟倩幽也是微微一笑,不紧不慢的回道:“大人过奖了,小女子愧不敢当。”

    男人哈哈一笑:“孟姑娘果然和传言中一样,不过可惜了,今日之后,恐怕世上就再也没有孟姑娘这么一个人了。”

    “哦?”孟倩幽不解反问:“大人为何有此一说?”

    “孟姑娘这样聪明的人,怎么会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男人笑着反问。

    孟倩幽也笑着接话:“小女子确实不知,还望大人说个一、二。”

    “既然如此,本官就说给你听,让你死个明白。”男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大人请说。”孟倩幽依旧笑着回应。

    “这朱家犯了大罪,我已命人封锁,不许任何人出入,孟姑娘却私自打伤衙役,硬闯了进来,这就是犯了死罪。”

    ------题外话------

    感谢亲们的投票,谢谢

    感谢y6653086666打赏9朵花花

    感谢璃言打赏1书币

    感谢紫嫣打赏1书币

    感谢梦见海洋的烤鱼打赏1书币

    感谢亲们的支持和鼓励,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