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八十三章 惩办(二更)
    剩下的弓箭手一看,纷纷起身,也朝着看押自己的黑衣人和精卫攻了过去。

    皇甫逸轩眯起了眼睛。

    县令惊吓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身子抖着更加的厉害。

    皇甫逸轩带来的是龙卫,身手比精卫们不知高多少,刚才那名龙卫是没有防备,才被那名弓箭手得手,现在自然是不会再大意,出手招招狠厉,直取弓箭手的要害。

    而这十多名的弓箭手似乎也不恋战,几个凌厉的招式把看守的人逼退以后,齐齐从袖中掏出一颗药丸,吞入口中,同时发出一声长鸣。

    声音落,所有的弓箭手嘴角流出黑血,扑地而亡。

    县令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吓得跪坐在地。

    文彪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跑进来,惊慌失色道:“东家,他们”在看到眼前的尸体时,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外面的也死了?”孟倩幽冷声问。

    文彪点头。

    “不要慌张,看好其他的人。”孟倩幽命令他。

    文彪又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皇甫逸轩走到尸体前,想要查看。

    “别动!”孟倩幽急忙出声警告

    皇甫逸轩疑回头疑惑的看向她。

    孟倩幽走到他面前,道:“尸体有毒。”

    皇甫逸轩楞了一下,看向眼前的尸体,看到弓箭手裸露在外面的皮肤开始变得青紫,不一会儿整个人便成了乌黑的颜色。

    皇甫逸轩拉着孟倩幽退后了一步:“好狠毒的计策。”

    不但灭了口,还无法查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孟倩幽抿唇,这些人服毒自杀,还毁了自己尸身,让他们查不到任何的证据,就算是知道县令是丞相的门生,他们之间有书信来往又如何,没有确凿的证据,皇上是不可轻易下决策的。

    皇甫逸轩也想到了这一点,脸色阴沉了下来,走到县令的面前,冷眼看着他。

    看到尸体都变成了黑色,县令的心里阵阵发凉,丞相派人传来的话,又浮现的脑海里:“事情办成了,我许你高官厚禄,连升三级,事情办不成,你担下后果,至于你的家人,我会厚待他们的。”想到这,右手颤颤抖抖的伸进了左手的袖子里。

    孟倩幽见他脸色不停的变幻,便一直紧盯着他,发现他的手伸进了袖子里,心生疑惑,命令精卫:“摁住他!”

    她的话落,精卫已然出手,制住了县令。

    孟倩幽再次冷声下令:“搜!”

    精卫扯开他的手,把手伸进他的左袖里,搜出一个药丸,小心翼翼的起身拿到了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伸手想要拿过来查看一下,皇甫逸轩伸手阻止了她,用眼神示意龙卫接手过去。

    龙卫走过来,拿走药丸,孟倩幽知道他是担心自己,没有说话。

    县令的脸已然成死灰色。

    朱父、朱母吃了粥以后并没有立刻醒来,不过既然孟倩幽说她们没事,朱岚就相信他们很快就会醒来。也匆匆的吃了几口粥后,感觉身体有了些力气,便站起身,吩咐丫鬟照顾好自己的爹娘,谢绝了谢江风和安以源的搀扶,独自来到了自己的院子前,看到那十几具青黑发紫的尸体后,只是脚步稍微顿了一下,便回了自己的屋子里,换了一套干净的衣衫,洗了洗脸,收拾利索了自己,走出房门,面色平静的对皇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说道:“走吧,去乔府。”

    孟倩幽点头,和皇甫逸轩一起往外走。

    一名精卫不用他吩咐,上前提起昏迷的乔敏跟在他们身后。

    朱岚走在最后面。

    走出门口,孟倩幽先上了马车,皇甫逸轩给身后的龙卫打了一个手势后,也跟着坐了上去。

    朱岚上了后面的马车。

    青鸾和朱篱以及十数名精卫跟在后面,而龙卫一人也没动,都守在了朱府的门口。

    马车朝着乔府驶去。

    围观的人们看到乔敏被人半拖着,跟在马车的后面,知道这是有大事要发生,好奇的跟在了马车的后面,也朝着乔府走去。

    到了乔府门口,文彪停下马车,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从马车上下来,看到乔府的大门紧闭,一点动静都没有,对看了一眼。

    朱岚也从马车上下来,走到两人面前,请求:“这是我和乔敏之间的事,让我们自己解决吧。”

    孟倩幽不赞同的看着他。

    “我和乔敏自小定亲,乔伯父和乔伯母也是看着我长大的,对我的情义也不是一般的深厚,就算我退了乔敏的亲事,他们也不应该如此做,我想亲口问问他们,为何要如此做?”朱岚道。

    孟倩幽缓缓地点了点头。

    朱岚拱手谢过,走到乔府大门口,轻叩门环,大声道:“乔伯父,乔伯母,我是朱岚,请您开门,我有一事想问。”

    府内没有动静。

    朱岚又大声说了一遍,府内仍旧没有回应。

    连喊两遍没有回应,朱岚也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用手使力已推,厚重的府门竟然被推开。

    朱岚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对看一眼,快步跟在后面也走了进去。

    府内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孟倩幽心生警惕,示意精卫上前护在朱岚身侧。

    朱岚对乔府很是熟悉,直接大步的来到了乔家的主院,一进院门,脚步顿住,随即上前,对端坐在椅子上的乔父、乔母见礼:“朱岚见过伯父,伯母。”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随着走进院子里,见乔父、乔母面带笑容的端坐在椅子上,府里的丫鬟、仆人们恭敬的立在两旁。

    乔父伸手虚扶了朱岚一把:“朱公子不必多礼,你这声伯父乔某担不起。”

    朱岚恭身而立,道:“伯父自小看着我长大,对我颇多照顾,朱岚一直铭记在心,永不敢忘。”

    乔父呵呵笑了两声,眼光转向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孟姑娘,几年不见,出落的越发标致了。”

    孟倩幽也是微微一笑,道“乔老爷过奖了,我一个乡下姑娘,充其量只是不难看而已,哪有标致一说。”

    乔老爷笑出声,问:“孟姑娘自谦了,你不但容貌俱佳,小小年纪,便将生意做的有声有色,让我这多半辈子经商的人着实佩服的很,要不是我们每次见面都是在这种不愉快的情况下,我真想和你讨教一二。”

    孟倩幽语带深意的回道:“乔老爷高抬我了,我是误打误撞才有了这点小成就,比不上您老,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的创下了今日的家业。”

    乔父脸上有一丝痛苦闪过,却很快消失不见,笑着说道:“钱财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乔某如今快要命归黄泉,正好落个清净。”

    孟倩幽不动声色的扫视了院中人一圈,笑道:“乔老爷恐怕是打错主意了,在您起了贪念的那一瞬间,就注定您清净不了了。”

    乔老爷微微一愣,随即恢复自然,哈哈一笑,道:“我竟不知孟姑娘还有看透人心的本事。”

    孟倩幽看着他,笑而不语。

    乔老爷也没有在意,转向皇甫逸轩,没有起身,只是拱了拱手,道:“想必这位就是传说中的齐王世子了,民间流传世子气质尊贵,清冷无双,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老夫的身子近日有些不利落,不能起身行礼,还望世子恕罪。”

    皇甫逸轩没有说话。

    乔老爷也不在意,收敛了笑意,吩咐仆人:“给贵客搬几把椅子过来。”

    仆人应声,去了屋里,搬了三把椅子放在三人面前。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没客气,直接坐下。

    朱岚身体早已有些支撑不住,也跟着坐下。

    乔父转头看向朱岚,开门见山的问:“朱公子,你近日来是否想询问我为什么要纵容敏儿如此做?”

    朱岚点头:“侄儿确实不明白,还望伯父直言相告。”

    乔父摸了摸自己的胡须,道:“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你也知道,我只有敏儿这一个女儿,一直宠惯的很,你伯母更是捧在手心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这么疼宠着她长大。虽然她确实被我们惯坏了,但她对你的心意却是真的。五年前,因为她找人劫走孟姑娘弟弟一事,被毁了容貌,判去了官驿。我们当时迫于包大人的压力,生生的咽下了这口气,可你千不该万不该落井下石,不仅没有出面护她,还退了亲事。她从小和你定亲,一心想要嫁给你,即使她做事偏执了一些,你也不应该这样无情。自此我便怀恨在心。尤其是我们送出了大量的金银,才得以见她一面,看她过着那种生不如死的生活,心里是更加的愤恨。发誓一定有一天要报复与你,让我的女儿重见天日。”

    说到这,似乎是说累了,深深喘了几大气,才有说道:“果然,报仇的机会来了,新来的县令是我的远方亲戚,为人贪财又好色,我便投其所好,买了几个面容姣好的清白姑娘送去他玩乐,又给了他几万两银票,他便给我女儿消了奴籍,释放回来。可是几年的折磨,我女儿不但失去了清白,还落下了一个破败不堪的身子,没有多少的好日子了。她唯一的心愿便是得到你,哪怕立刻去死也愿意。我们岂能不答应她这个请求,便和县令大人商议了这么一计,封锁了朱府,把敏儿送了进去。”

    “啪啪啪!”他的话落,孟倩幽的掌声响起,笑道:“乔老爷演的一副父女情深的好戏码,让倩幽很是佩服。”

    乔老爷皱眉,有些不悦的问:“孟姑娘,这话是何意?”

    “我说的是何意,乔老爷心里自然明白,您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孟倩幽笑道。

    乔老爷面露怒气:“孟姑娘,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这命不久矣,我又何必说谎骗人。”

    “是吗?”孟倩幽笑着反问。

    乔老爷一脸正气,“那是当然。”

    “把乔小姐带上来。”孟倩幽笑着吩咐。

    精卫上前,把半死不活、满头血污的乔敏扔在地上。

    坐在椅子里一直没有说话的乔母立刻心疼的喊了一声:“敏儿!”

    乔父的眼中却露出一丝厌恶,虽然一闪而逝,孟倩幽还是捕捉到了。

    乔父很快恢复自然,立刻也跟着心疼的喊了一声:“敏儿!”随即怒问:“你们对敏儿做了什么?”

    “无论做过什么,这都是乔小姐应该得到的下场,乔老爷心里早就知道了,不是吗?”孟倩幽道。

    “你”乔老爷被噎得满脸通红,好一会儿才怒不可遏的说道:“孟姑娘,你不要欺人太甚,敏儿的事虽然是我们乔家做的不对,但那都是因外我们爱女心切,与其他事无关,你又何必这样咄咄逼人。”

    “哦,是吗?”孟倩幽不急不缓,轻笑反问:“乔老爷难道不是把乔小姐作为跳板,想用她给你的儿子换一个锦绣前程?”

    “一派胡言!”乔老爷气得一拍椅背,浑身哆嗦:“孟姑娘,你这是无中生有,挑拨离间。”

    孟倩幽依旧不紧不慢,不急不缓,笑问:“既然乔老爷如此信誓旦旦的是为了乔小姐着想,把她送入朱府,那在这之前就应该劝她好好的对待朱府众人,重新赢得朱岚的心意,而不是纵容她伤了俪儿母子,差点害死朱岚。您不知道她这样做的后果会让朱岚更加的厌弃她吗?”

    乔老爷的眼神不断的闪烁,不敢直视孟倩幽等人。

    乔母也感觉到了孟倩幽的话中有话,转头看向乔父。

    好一会儿,乔父才喏喏回道:“敏儿进去朱府以后,县令大人就命人封锁了朱府,连我们也进入不得,我又怎么会知道她在里面做了何事?”

    “乔小姐的所作无为难道不是您授意的吗?”孟倩幽收敛了笑容,冷声问。

    乔父的眼神又快速的闪了几下,强硬说道:“孟姑娘,你不要把莫须有的东西强加在我的身上,我授意敏儿做出这样的事情,对我们有何益处?”

    “当然有益处,”孟倩幽清冷回声:“它可以给你的儿子带来高官厚禄,锦绣前程。”

    乔府依然强辩:“孟姑娘越说越离谱了,这些与我儿子何干?”

    孟倩幽冷哼了一声,站起身,走到乔父面前,盯着他看。

    乔父被她看的无所遁形,低下了头。

    孟倩幽悠然一笑,转身走到乔敏面前,蹲下,对已经醒过来的乔敏道:“乔小姐,你可知道,你父亲授意你做这些的目的是什么?”

    “自然是报复朱岚对我的冷漠无情。”乔敏愤恨却又肯定的回道。

    孟倩幽紧盯着她,嘲讽的动了下嘴角,缓慢的一字一句的说道:“乔小姐太高看自己了,你父亲之所以授意你这样做,是因为他听说了我回来的消息,料定了我知道了朱家的境况后,会不顾一切的来救,到时背后指使他的人便会将我除掉,而你的好父亲也会因此立下功劳,给你的好哥哥谋得一官半职,从子脱离这商人的身份,为你们乔家光宗耀祖。”

    她的话落,院中一片寂静。

    乔父是被说中了心事,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乔母是不相信乔父会用女儿给儿子做垫脚石。

    乔敏则是不相信乔父会这样做。

    皇甫逸轩眯起了眼睛,眼里露出嗜杀的光。

    好一会儿,乔敏才疯狂大叫:“不,不可能,我爹从小最疼我,他不会这样做的”

    孟倩幽打断她的话,“在你没有出事以前可能是这样,因为你那时风华正茂,和朱岚又定有亲事,如果你们两人成亲了,那这清河县的生意就是你们两家的了。可你却自己作死,被判为奴籍,发往官驿,以乔老爷的性情,他怎么会忍受你这么大的污点存在。要不然他们也不会好几年对你不闻不问,直到想起来你有利用价值了,才将你赎出来。”

    “你胡说八道,我爹之所以没有赎我出来,是因为包大人刚走,新来的县令和我们不熟知,我爹没法托人情。”乔敏依然疯狂大叫。

    “好,”孟倩幽赞同的点头:“一切如乔小姐所说,乔老爷找不到门口,那现任县令了,他可来了有一年多了,为什么直到现在才把你赎出来?”

    没等乔敏回答,乔父晃着身体站了起来,愤怒说道:“你不要胡言乱语,歪曲事实,敏儿是我的心头肉,我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把她救出来。”

    孟倩幽站起身,坐回了椅子上,对着乔父微微一笑,问:“你是惦记着乔小姐为你陪葬吧。”

    乔母已从惊愕中回神,喝问孟倩幽:“孟姑娘没凭没据的,胡乱说一通,想要让我们一家三口反目成仇吗?”

    “乔夫人说错了,我只是替乔小姐不值,虽然她做错了事,可总归是你们的女儿,你们怕她以后会成为你儿子的绊脚石,竟然怂恿她做下恶事,跟你们一起陪葬。”

    “够了!”一向温婉贤惠的乔母此刻怒不可遏,尖声道:“孟姑娘,坏事做多了,总会遭到报应的,你如此的挑拨我们一家人的关系,不怕遭到报应吗?”

    孟倩幽笑着摇头,“据传乔夫人是个聪慧的人,外能帮乔老爷打理生意,内能把乔府治理的井井有条,此刻怎么糊涂了呢?莫不是也隐约猜测到了乔老爷的意图,心里害怕了。”

    乔母站起身气势凛然,丝毫不惧,道“我没什么可怕的。既然你非得说老爷是舍了女儿成全了儿子,那就请拿出证据来吧。”

    “好,”孟倩幽有站起身,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乔老爷和乔夫人是服了毒药之后,专门在此等我们的吧。”

    乔母脸上的惊愕一闪而过,痛快的点头:“是,孟姑娘说的不错,我们一念之差,做下错事,肯定会受到惩罚。可我们荣光一生,不想老了却要遭受牢狱之灾,便服下了慢性毒药,等着姑娘过来。”

    孟倩幽遗憾的摇头:“我以为乔夫人会是女中豪杰,敢作敢当,看来我错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坐在这里,跟我们说这么多,是为了拖延时间,让你那好儿子和好儿媳带着孩子逃命去吗?”

    乔夫人脸上的惊愕更深,脱口而问:“你怎么会知道?”

    “你们抱着必死的决心,带着府中的下人摆出这么大的阵仗,却独独少了你儿子一家,不觉得很奇怪吗?”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们乔家总要留下血脉延续香火,这是人之常情。”乔母道。

    孟倩幽点头:“你们放走了儿子,为他拖延时间,却让自己的女儿置身于危险之中,我想问问,乔夫人,这难道不是你们舍弃女儿的证据吗?”

    “你们来的太快了,等我们知道消息的时候,你已带人闯入了朱府,我们没法通知敏儿逃走。”

    孟倩幽惋惜的摇头,“乔夫人,当初你们商议的是大年三十晚上,让若兰对我们家人下手,初一早上没有消息传来,你们就知道事情可能败露了,那时有足够的时间让乔小姐逃走,你们却没有这样做,为什么?”

    ------题外话------

    1恭喜清歌荣升舵主

    恭喜maknan荣升舵主

    恭喜kelly荣升舵主

    恭喜yily荣升舵主

    恭喜仰望啈福荣升舵主

    恭喜摇曳荒城独自泣荣升舵主

    恭喜遗忘荣升舵主

    2感谢丫丫豪赏1999书币

    感谢清歌豪赏588*3书币

    感谢摇曳荒城独自泣豪赏1888书币

    感谢核桃大路豪赏1888书币

    感谢倩忆打赏1书币

    感谢李佳乐妈妈打赏1书币

    感谢8彩彩8打赏9*2朵鲜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