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思念 (二更)
    文彪也感受到了他的不愉,不敢怠慢,扬起马鞭,催着马儿快速的回了朱府。

    后面的几辆马车紧紧跟着。

    到了朱府门口,马车停下,孟倩幽刚要下马车进府去看看朱岚的爹娘醒过来了没有,皇甫逸轩一把摁住她的肩膀,阻止了她。

    孟倩幽不解,看着他。

    皇甫逸轩阴沉着脸,抿唇不语。

    朱岚下了马车,走到两人的马车前,欲要邀请两人进府,皇甫逸轩冷冷的声音响起:“朱公子,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处理完了,你回府安置一下就好,我几年没有回家了,想念爹娘的很,就不去你府里坐了。”

    朱岚呆住。

    孟倩幽皱眉。

    未听见朱岚离去的脚步声,皇甫逸轩冷声问:“朱公子,还有什么事吗?”

    朱岚回神,赶紧回应:“没、没有。”

    说完,看了一眼丝毫未动的车帘,转身朝府里走去。

    听见脚步声离去,想起张俪母子还在自己家中,孟倩幽想要告诉朱岚他们母子伤势严重,暂时移动不得,便“哎”了一声,想要喊住他。

    皇甫逸轩轻飘飘的瞥了她一眼,孟倩幽被他的冷意骇到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只这一会儿的功夫,朱府门前和院内弓箭手的尸体都消失不见了,门前和院内都都是干干净净的,一丝血迹也没有。

    龙卫押着失魂落魄的王德胜站在朱府门口,见朱岚进了府,便走到马车边恭敬的禀报:“世子,都处理好了。”

    皇甫逸轩坐在马车里微点头,吩咐:“我回家去看我爹娘,你们留下,协助县丞尽快将此事调查清楚,拿到王德胜的口供,早日回京复命。”

    龙卫应声。

    “文彪,回家!”吩咐完龙卫,皇甫逸轩命令文彪。

    文彪见孟倩幽没有反对,应声,赶着马车朝回走。

    文彪的兄弟们和精卫们也都站在了朱府外,看文彪赶着马车远去,也急急忙忙的上了马车,跟在了后面。

    来的时候比较着急,文彪将马车赶的飞快,现在没有什么事了,文彪自然是放慢了速度,马车便没有那么颠簸了。

    马车里,几日没见的皇甫逸轩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将孟倩幽迫不及待的搂在怀里亲吻一番,而是抿唇紧紧的盯着她。

    孟倩幽被他盯的发毛,压低了声音问:“你又抽什么疯?”

    皇甫逸轩不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她。

    孟倩幽的心头火起,高声怒骂:“你”想起文彪会武功,耳聪目明,自己说的话有可能被他听到,便又降低了声音,怒道:“有什么事你就说,摆出这副样子给谁看?”

    皇甫逸轩只是盯着她,依然不语。

    孟倩幽犹如一拳头搭在了棉花上,有力使不出,心里那个气呀,真想一脚把他踹下马车去。

    皇甫逸轩沉着声音说了一句话,却让孟倩幽更加的想把他踹下马车去:“今天晚上你和我睡一屋。”

    孟倩幽忍住揍他一顿的冲动,怒道:“这是在家里,爹娘都在,我怎么可能和你睡一屋。再说了朱岚的媳妇和孩子受了重伤,还在二哥家里躺着呢,我要去照顾她们,哪里顾得上你。”

    皇甫逸轩的脸色似乎更加黑了一些,凑近她,低声威胁:“你若不答应,我回去就要求爹娘让你我三日内成亲,你信不信?”

    孟倩幽终是没忍住,踹了他一脚:“你到底发什么疯,皇上那边还没有同意,我们怎么能成亲?”

    挨了一脚,皇甫逸轩也不在意,蛮横道:“我不管,你要是不答应,我便告诉爹娘,你我在京城就有了肌肤之亲,说不定连身子都有了,他们自会答应我们尽快成亲的。”

    皇甫逸轩从来没有这么不讲理的时候,孟倩幽惊愕了一下,抬手摸着他的额头,关心的问:“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皇甫逸轩盯着她,没有说话,等着她的回答。

    感觉他的额头没有发烫,知道他说的不是胡话,孟倩幽疑惑的看着他,瞅了半晌,见他神色坚定,大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意思,无奈的点了点头。

    见她答应,皇甫逸轩这才露出一个笑容,将她搂在怀里,嘴唇精准的压在了她的嘴唇上。

    一会儿就到家了,要是让家里人看到她被吻的红肿的嘴唇,还不知道怎么想呢。孟倩幽拍打他,示意他不要太过。又怕文彪听到,自然是没有用多大的力气。

    被打的不痛不痒,皇甫逸轩自然是没有在意,狠狠地亲吻了一番,解了这几日的相思之苦以后才气喘吁吁的放开她,盯着她绯红的脸颊,忍不住又亲了下去。

    孟倩幽快速的身手挡在他的唇前,威胁他:“你要是不想让大哥、二哥把你赶出去,就收敛一点。”

    皇甫逸轩悻悻的坐直了身体,不满的看着她。

    孟倩幽撇开眼,装作没看到他的神色,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还好,不会被家里人看出来。

    这才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皇甫逸轩得意的低笑。

    孟倩幽气不过,又是一脚踹了过去。

    皇甫逸轩笑着挨了她这一脚,伸手将她搂在怀里,下巴抵在她的头上,满足的喟叹:“终于又抱到你了,这几天想的我快疯了。”

    孟倩幽没有反抗,乖乖的坐在他的怀里任他搂着,嘴里却故作不在意的说道:“我一点都没有想你。”

    皇甫逸轩侧头,含住了她的耳垂,戏弄了几下,柔声诱惑:“说,想我了没有?”

    孟倩幽身子一阵颤栗,承受不住,连忙改口,急切的小声道:“想了,想了。”

    皇甫逸轩低笑了几声,恢复了刚才的动作,继续说道:“我正想着找一个什么理由回家来一趟,正好收到了你的信,我便去了宫中给皇伯父要了龙卫,马不停蹄的赶来了。幸好,幸好,我来的及时,否则的话”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却是搂的孟倩幽更紧。

    孟倩幽转身面对他,伸出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笑着在他唇上蜻蜓点水的亲了一下,道:“我说过,要陪你白头到老的,怎么会这么轻易的死去。即使你不来,他们这些人我也没有放在眼里。”

    孟倩幽这个动作诱惑至极,皇甫逸轩眼睛一亮,嘴唇猛地就压了下来。

    孟倩幽抬头,柔柔的迎合他。

    知道她心中所想,皇甫逸轩也放轻了自己的动作,低柔轻缓的在她唇边辗转吸吮。

    直到两人喘不上气来才分开。

    几日不见,本已是**,再加上孟倩幽的动作,皇甫逸轩真怕自己控制不住,做出什么事情来,深深吸了几口气,暗哑着声音转移了自己和孟倩幽的注意力:“究竟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回神,把自己一回家便碰到若兰,然后逼问出所有的事,这才让精卫去朱府打探,精卫救回张俪母子的事以及后来的事都告诉了他。

    听完,皇甫逸轩的眼中多了一丝狠厉,道:“我没想到,贺章竟然将手伸到了家里,幸亏你回来过年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孟倩幽也是心有余悸,庆幸点头,道:“若兰我已派人看管好,等你回京的时候直接带她回去就行。”

    皇甫逸轩点头:“乔家虽然已经全部死光,王德胜却还活着,只要能撬开他的嘴巴,这次我就能扒下贺章的一层皮。”

    “朱篱!”感觉马车到了清溪镇,孟倩幽高声唤道。

    朱篱来到马车前:“主子!”

    孟倩幽命令她:“你先回家里,告诉爹娘,逸轩回来了。”

    朱篱应声,施展轻功飞跃而去。

    皇甫逸轩自然知道她的用意,道:“不用如此,兴师动众,不是我回家的本意。”

    “你现在身份不同了,就算今年你能悄悄的回了家,明日传开了,全村的人照样还得去拜见你,反而搅的家里人不得安宁,不如今日全解决了,明日闭门谢客,我们一家人静静的在一起。”孟倩幽笑着解释。

    皇甫逸轩低头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才点头:“听你的,明日我们可以舒服的睡到太阳晒屁股了才起。”

    孟倩幽好久没有听到皇甫逸轩说这样不文雅的话了,不由的笑出声。道:“如果你这句话在京城里的达官贵人之间说出来,不知会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皇甫逸轩也笑眯了眼,摇头:“他们的下巴自然会落一地,不过不是因为我说了”太阳晒屁股“这句话,而是因为我说的是我们。”

    孟倩幽这才想起自己答应了晚上陪他睡一个房间,脸色立刻就红了,不解的问:“你刚才发什么疯?”

    皇甫逸轩低头又亲了她的脸颊一下,在她耳边低语:“晚上再告诉你。”

    孟倩幽的脸色更红,但也知道他不会做出逾越的事情来,让自己丢了脸面,便也没有再反对。

    朱篱快一步回了家中,把皇甫逸轩回来的时告诉了孟二银和孟氏。

    孟二银高兴的同时,想到了逸轩的身份,吩咐孟氏把家里好好的打扫一下,便疾步去了大宅院,告诉了孟中举和孟大金这个消息。

    逸轩现在的身份尊贵无比,孟大金听后不用孟中举吩咐,立刻让孟仁和孟义去通知各族的族长出来拜见。

    自己则去了孟氏族长的家里,告诉了他这个好消息。

    老族长听完,高兴的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命人给他换了新衣服,由自己的子孙搀扶着来到孟二银家门前。

    孟中举夫妇也是穿戴一新,站在门口迎接。

    其余的几位族长也是高兴的先后来到。

    这样的大事,不一会儿便传遍了村里,村里人不管男女老少,也全部来到,几百口人聚在孟二银家门口,黑压压的一片,却没有任何嘈杂的声音,全都伸着头望着村里的大路,等看到几辆马车先后来到了以后,才神情激动起来。

    马车驶到人群外停下,皇甫逸轩打开车帘走了下来。

    几年不见,当年的小男孩已经长大了,带着与生俱来的尊贵气度,仿佛日月光华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照的他们这些人自惭形秽,可望而不可及。

    孟氏的老族长在儿孙的搀扶下,颤颤巍巍的领着众人走到皇甫逸轩面前,跪了下去,激动的说道:“孟氏族长孟清耀带领黄庄的人们恭迎世子。”

    皇甫逸轩急忙伸出手,亲自搀扶起老族长,伸手示意所有的人起来,高声道:“我只是回家看看,大家不必多礼。”

    他这一句话说的众人动容,谢过,起身后,孟氏站在人群后,伸手擦了擦湿润的眼睛。

    皇甫逸轩看见,越过众人,走到他和孟二银面前,一撩衣角,跪了下去,:“爹、娘,不孝孩儿回来看你们了。”

    “轰”没料到他有此动作,所有的人轰动起来。

    孟二银和孟氏也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扶起他,孟氏口中埋怨:“你这孩子,现在身份尊贵着呢,怎么能给我们下跪。”

    皇甫逸轩随着他们的搀扶起身,笑着说道:“孩子即使身份再尊贵,也是你们的孩子,给你二老磕头行礼是应该的。”

    孟氏族长摸着胡须笑着点头。

    其他几位族长也是点头不已,只有牛氏的族长眼里流露出后悔。

    孟倩幽也是没有想到皇甫逸轩会当着这许多人的面给自己的爹娘下跪,神色也有些动容,站在人群后,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忽然莫名的有了一丝自豪感。

    给孟氏夫妇磕完头,皇甫煜转身给孟中举夫妇行礼:“爷爷,奶奶,孙儿回来了。”

    孟中举毕竟是读书之人,注重礼节,侧开半边身子以后才笑着扶住他,点头笑道:“好好好,回来就好。”

    又一一给孟大金,和各式族长见了礼,皇甫逸轩才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家门。

    孟倩幽看他进去,吩咐文彪:“带着你的兄弟回去休息吧,一会儿我派青鸾给你们送药来。”

    文彪应声,吩咐人把马车赶去了后院。

    没有特别的吩咐,精卫们也回了下人房里休息。

    孟倩幽转身,带着青鸾和朱篱来到孟齐的院子里,直接来到张俪母子养伤的屋子里。

    自从她去了县城以后,孙茜寸步不离的守在张俪母子的身边,定时给他们母子喂药和参汤。陪偶尔清醒的母子俩说话。

    现在正是母子俩清醒的时候,孙茜慢声细语的给他们母子说着话。看孟倩幽进来,孙茜急忙起身,张嘴要问些什么,想到张俪母子还在身边,又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孟倩幽知道她要问什么,笑着转移了话题,“大嫂,逸轩回来了,家里人正在忙着招待去拜见的各族族长们,你回去帮一会儿忙吧。”

    自从四年前一别,逸轩就再也没有回来,孙茜也是想的紧,听他回来了,惊喜的不行,立刻起身,高兴的说道:“我这就回家,俪儿母子你先照顾着,等我忙完了就回来替你。”

    “不用了,我陪她们就好了。”

    孙茜点头,欢喜的走了出去。

    张俪也认识逸轩,自然知道他是孟倩幽的未来夫婿,笑着打趣她:“幽儿姐姐真幸福,这才几天不见,逸轩就追过来了。”

    听她跟自己开玩笑,看来是这次的受伤在她的心上没有留下太多阴影,孟倩幽心里高兴,语气轻快了不少,道:“那是自然,你幽儿姐姐这么个天仙般的人,天上难找,地上难寻的,他自然是要看紧一点,否则跑了,他就是哭鼻子也找不回来了。”

    张俪被逗乐,忘了自己受了伤,笑出声来,却扯动了伤口,疼的皱起眉头“哎哟”了一声。

    孟倩幽慌忙问:“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浑身是伤还不能动弹的小儿也抬头看着她,伸出小手,抚摸着她的身上,童声童气的问:“娘,你怎么了?”

    张俪面带微笑,摸了摸他的头,道:“娘没事,娘只是被你幽儿姑姑逗乐了,不小心扯动了伤口。”

    晓儿紧绷的笑脸放松了下来,脸上也露出天真的笑容。

    看着母子俩相似的笑容,孟倩幽抿唇,思量了一下,道:“俪儿,我刚才去县城了。”

    张俪身体一震,回头看向她,脸上的表情既害怕又期待,嘴唇动了几下。

    孟倩幽急忙说道:“你不用担心,朱岚和朱伯父、朱伯母都没事。”

    张俪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忐忑的看着她。

    孟倩幽不想让她把这份恩情记在自己身上,道:“逸轩就是为这件事来的,那个狗官和乔敏已经被拿下,乔家一家全部畏罪服毒自尽。”

    张俪惊的瞪大了眼睛。

    孟倩幽看着她,面带微笑:“所以,以后再也不会有人伤害道你们了。”

    “那乔敏呢?会被处死吗?”惊讶过后,张俪开口问。

    孟倩幽隐瞒了自己对乔敏的处置,笑着道:“这个我不知道,乔敏和那个狗官是共犯,应该是被押解去京城,等候审理,你放心,即使她不被处死,也会被判处监禁,今生是不会在出现在你们面前了。”

    张俪是良善之人。虽然乔敏对自己和晓儿下了毒手,可想到她也是心仪朱岚多年而不能得到,才疯狂的做下此事的,心里对她又是同情的很。

    看她的表情,孟倩幽就知道他她心里想的是什么,收起了笑意,绷起脸,语气严肃的说道:“俪儿,人有良善之心可以,可是要是良善的过头了,就是傻了,乔敏这样的人不值得同情,也不能同情。”

    张俪点头:“我记下了。”

    听说家里人没事,张俪彻底的放下心来,和孟倩幽说了一会儿话,困意袭来,便搂着晓儿又沉沉的睡去。

    孟倩幽坐在屋内的椅子上,守着她们母子。

    众人把皇甫逸轩簇拥进了屋里,恭敬的和他说过话后,便全部起身告辞离去。

    家里安静下来,孟氏这才问起他在京城的情况。

    皇甫逸轩简略的说了以后,隐瞒了他回来的真相,道:“爹、娘,我想念你们的很,好容易有了功夫,一日夜就从京城赶过来了,实在是乏累的很,能不能帮我先安排一个僻静点的屋子,让我歇息一会儿。”

    家里的马车时常去京城,孟氏知道他们去一趟少两天两夜,听逸轩这样说,心疼坏了,连声说道:“好好好,娘马上就过去给你收拾屋子,你先等一会。”

    “谢谢娘。”逸轩笑着道谢。

    孟氏走了出去,喊着孙茜去了孟小铁住的院子里。

    孟小铁和孟清原本也是住在这边的,因为过年了,他搬去了老宅,和孟中举夫妇同住,因此他的院子里暂时没人。

    孟氏打开屋门,直接去了西屋,打扫干净后,和孙茜回了前院,抱了几床厚厚的被子在床上,又端了个炭盆放在屋里,才回了自己的屋子里心疼的对逸轩说道:“娘给你收拾好了,快去歇一会儿吧。等晚饭的时候娘喊你。”

    逸轩再次笑着谢过,独自来到这边的屋子里,连夜赶来也确实累了,脱掉外衣,躺在了厚厚的被褥上。原本想闭上眼睛睡一会儿呢,可是脑子一直回想着乔敏的话,“她看过朱岚的身体!她看过朱岚的身体!”

    霍然睁开眼睛,恶狠狠的嘟囔:“看我晚上怎么收拾你。”

    ------题外话------

    亲们记得投票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