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遍八十六章 醋意(一更)
    闲适的坐在椅背上,闭着眼休息的孟倩幽猛然觉的后背一阵发凉,吓得睁开眼,停止身体,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没有异样,才小声的嘟囔了:“没生病呀,怎么会突然感觉冷呢。”

    一直守在身边的青鸾和朱篱,看到她的动作,关切的小声询问:“主子,是哪里不舒服吗?”

    孟倩幽摇头,“没有呀,只是突然感觉有些冷罢了。”

    皇甫逸轩发狠的嘟囔完以后,觉得心里那股无法发泄的妒火下去了一些,重新闭上了眼睛,放松身体,不一会儿沉沉睡去。

    孟氏心疼逸轩,想着一日夜拼命赶来,不但没有休息好,肯定也没有吃好,天色一暗,还不到做饭的时辰,就去了厨房,开始做饭。

    孙茜理解孟氏的心情,跟着过去帮忙。

    婆媳俩一通忙活,把饭菜做好,孟氏便吩咐孟贤去喊逸轩起来吃饭。让孙茜去替换孟倩幽过来。

    张俪母子中间又醒来了一次,喝过药和参汤后,又睡了过去。

    孙茜来了以后,让孟倩幽回家去吃饭,自己留下照顾张俪母子。

    孟倩幽拦住她,吩咐青鸾和朱篱:“你们留下,我吃过饭后来替你们。”

    两人应声。孟倩幽和孙茜一起回了家里。

    逸轩被孟贤也叫了起来,洗过脸后来到厨屋里吃饭。

    没有外人在,孟家人也没有将他当外人,依然和以前他住在家里时一样,全都随意的坐了下来,等着他吃饭。

    只有孟召这个小人儿没有见过他,从他进了厨屋的门,就一直好奇的看着他。

    逸轩看他的年纪,猜到是孟贤的儿子,对他招手,“召儿,到叔叔这边来。”

    召儿只是犹豫了一下,便大方走到这边来。

    逸轩从腰间摘下一块玉佩,递到他面前,“叔叔来的匆忙,没有给你准备礼物,这块玉佩送给你吧。”

    召儿回头看孟贤。

    孟贤急忙阻止:“你年前让幽儿给他捎回来的礼物够多了,这块玉佩不能要。”

    孙茜也连忙上前来阻止。

    “大哥、大嫂,”逸轩笑道:“这块玉佩不值什么钱,就让召儿拿着吧。”

    孟贤和孙茜还欲在推辞,孟倩幽开了口:“大哥,逸轩的一片心意,让召儿拿着吧。”

    孟贤这才点头。

    召儿欢喜的接过玉佩,清脆说了一声:“谢谢叔叔”后,拿着玉佩跑回了孟倩幽身边。

    孟倩幽把他抱起,放在自己身边的凳子上,拿过他手里的玉佩给他戴在腰间,摸了摸他的头,道:“吃饭吧。”

    一家人欢喜的吃过晚饭,孟氏和孙茜以及孟倩幽在厨屋里收拾,孟二银和孟贤以及孟杰陪着逸轩去正屋里说话。

    逸轩避重就轻的把这些年在王府里的生活告诉了他们,完了,便询问孟杰现在的情况。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孟杰一直眼巴巴的看着他,没有说话,见他终于问到了自己,露出一个笑脸,道:“夫子说今年让我去参加童生试。”

    孟杰今年十一岁,和自己当年的岁数差不多,如果能考中童生,那孟家又多了一个扬名的机会,逸轩笑问:“有几成把握?”

    “夫子说,以我现在的学识,考中童生不是问题。”孟杰挺了挺小胸脯,回道。

    看着他还略显孩子气的动作,逸轩笑着许诺:“你如果能考中童生,我便送你去国子监学习。”

    孟杰的眼睛睁大,欢喜而又不确定的连声问:“真的吗?逸轩哥哥,你说话算数吗?我要是能考上童生,你真的让我去国子监上学?”

    点头,笑着承诺:“逸轩哥哥说话算数,只要你考中了童生,便送你去国子监学习。”

    毕竟还是孩子,一时没忍住,高兴的蹦了起来:“爹,大哥,你们听到了吗?逸轩哥哥答应送我去国子监上学。”

    国子监那是什么地方,不但授课夫子的学问高深,琴棋书画,功夫骑射,样样都有专门的夫子教授,那是皇亲国戚才能进去的地方吗,孟二银和孟杰听了逸轩的话,更是特别高兴,逸轩却笑着道:“我说的是你考中童生以后,如果考不中,可是没有这样的机会的。”

    孟杰连忙点头:“逸轩哥哥放心,我一定会考中的。”

    孟氏和孙茜收拾完厨屋,走出来,听到正屋里的笑声,三人快步走了进去,笑问:“你们爷几个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孟杰高兴的把逸轩的许诺告诉了她。

    虽然不知道这国子监到底有多好,不过见几人这样高兴,孟氏也跟着高兴的不行。

    孟倩幽看了逸轩一眼,没有说话。

    逸轩仿佛了解她的想法,道:“放心,有我撑腰,没人敢欺负他的。”

    孟倩幽转移了话题,暗示道:“我要去二哥那边照顾俪儿母子,你要不要过去看看二哥和二嫂?”

    过了大年初一,孟齐便把王嫣和胜儿接了回去,不在这边。

    逸轩听懂了她话里的暗示,点头,站起身,道:“今日人多,没有顾得上和二哥多说几句话,我随着你过去吧,正好也见一下二嫂和孩子。”

    逸轩当年走的时候,孟齐还没有娶亲,他这样说,一家人都没有起疑心。

    两人走出门外。

    夜很黑,到处没有一丝光亮和人影。一出门,逸轩边抓起孟倩幽的手,拥着她走进黑夜里,低声在她耳边道:“娘安排我住在四叔的西屋,你晚一点儿自己过来。”

    听他用这样的语气说出这样暧昧的话,孟倩幽的脸色有些发烧,用胳膊肘轻轻的撞了他一下,轻声应:“知道了。”

    逸轩忍不住低头在她的脸上亲了一下,才放开她,牵着她的手来到了孟齐家里。

    院里的丫鬟,仆人看到他们手牵手的进来,纷纷红着脸低着头行礼问好。

    孟倩幽终归是脸皮有些薄,试图甩开他的手,可逸轩仿佛知道她的想法似的,抓的紧紧的,任凭她怎么甩也甩不开。扭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用眼神警告他收敛一些。

    皇甫逸轩对她露出一个魅惑至极的笑容,手却依然没有放开。

    孟倩幽无奈,只得和他牵着手来到孟齐的院子里。

    张俪母子的伤势已经好转,孟齐也不再日日夜夜的跟着提心吊胆了,此刻正在自己的屋里抱着逗弄着胜儿。

    两人进到院中,门口候着的丫鬟看到清冷矜持,气度尊贵的皇甫逸轩后,愣怔了一下,竟然慌忙的开口禀报:“少爷,少奶奶,来贵客了!”

    屋内的孟齐和王嫣听丫鬟带着慌张的禀报声,也是愣了一下,对看了一眼,急忙同时迎了出来。

    没等两人走到门口,孟倩幽已然笑着说道:“二哥,二嫂,是我和逸轩,哪里有什么贵客。”

    她的话落,孟齐夫妇已经走到了门口,孟齐还好,王嫣却是第一次看到逸轩,看到他的绝世容颜,先是惊艳了一下,随即像跟熟人打招呼般说道:“是小妹和逸轩呀,外面冷,快屋里坐。”

    听着口气自然,熟稔,逸轩看了她一眼,随即收回视线,礼貌喊人:“二哥、二嫂。”

    孟齐点头,“屋里走吧。”

    逸轩已经放开了孟倩幽的手,两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屋里。

    孟齐和王嫣随着走进屋里,笑着让两人坐下,吩咐丫鬟沏了茶水上来。

    逸轩笑着道:“今日家里人太多了,没空和二哥多说上几句话,吃过晚饭,闲着没事,我便和幽儿一起过来了,希望没有打扰到二哥、二嫂。”

    王嫣笑着开口:“我们刚吃过晚饭,正在逗弄胜儿,哪里会打扰。倒是你,听你二哥回来说,你一日夜便赶了过来,肯定是累坏了,我们以为你会早些休息,便没有过去打搅你。”

    “下午娘给收拾了屋子,稍微休息了一下,这一会儿也没有那么乏了。”逸轩笑着解释。

    王嫣点头。

    几人又闲聊了几句,孟倩幽便把今日去县城的事简单的告诉了孟齐和王嫣,道:“逸轩就是为这事赶回来的。”

    两人听完,王嫣道:“恶人有恶报,乔家不心存善念,以德报怨,落得这个下场也是活该。”

    孟齐也附和的点头:“乔家确实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不过这幕后之人可不能放过,有一就有二,这次他算计我们家不成,下一次还会想出更加恶毒的办法。”

    幕后之人是谁,逸轩和孟倩幽以及孟齐心里都清楚。

    逸轩点头,说:“我知道,我已命人去审王德胜,相信很快就会有证据,到时我会禀明皇伯父,这次非要狠狠的查办他。”

    这朝廷上的事,孟齐就不懂了,便没有多言。

    孟倩幽笑着嘱咐两人这事不要告诉自己的爹娘,道:“逸轩给他们说的是想家了,回来看看,二哥和二嫂千万不要说漏嘴。”

    孟齐和王嫣应下。

    乔家已除,王德胜也落网,孟家的危险解除,孟齐和王嫣也有了说笑的心思,四人说笑了一会儿,逸轩便起身告辞。

    想着他是累了,孟齐夫妇也没有挽留。

    孟倩幽道:“二哥,我要留下照顾俪儿母子,你送逸轩回去吧。”

    孟齐点头,送了逸轩回去。

    孟倩幽去了张俪母子的屋子里。

    母子俩还在熟睡,青鸾和朱篱小声的禀报了两人的情况。

    孟倩幽点头,坐在屋内的椅子上。

    逸轩回了家里,跟家里人打过招呼后,便去了孟氏给他安排的院子里,也没有点灯,摸黑脱去外衣,躺在暖和的被子里,睁着眼望着窗外,静静的等着孟倩幽的到来。

    乡下的人都歇息的早,孟齐送了逸轩回去以后,去了张俪母子养伤的院子里,询问了孟倩幽没有事情以后,吩咐门口值夜的丫鬟警醒一点,便也回了屋去休息。

    孟倩幽在屋内的椅子上坐了有一个时辰以后,感觉家里的人都睡了,才起身,走到门口,对值夜的丫鬟道:“俪儿母子没事了,天气寒冷,你们也守了几天了,今晚就回去睡个好觉吧,明早早点过来。”

    值夜的丫鬟高兴坏了,连声谢过,快步的回了下人房去休息。

    孟倩幽转身,小声对青鸾和朱篱道:“今晚我要去陪逸轩,俪儿母子就要你们照顾了,记住,不许透漏出去,明早要是有人问起,就说我起早去练功了。”

    在京城的时候,两人就同住过一屋,青鸾和朱篱早就见怪不怪了,点头。

    孟倩幽走了出去,回了家,没敢走大门,从后院跃了进去,抹黑走到逸轩住的院子里。

    逸轩一直听着外面的动静,听到有细微的脚步声,就知道她来了,起床开门。

    孟倩幽走进去,还没有来的及说话,便被他一把抱起,放在床上,随即嘴唇压了下来。

    伸手搂住他的脖颈,试探的尽力的迎合他,可皇甫逸轩也不知怎么了,吻的动作特别的激烈,很快孟倩幽便喘不上气来了,开始用手拍打他的后背。

    皇甫逸轩没有放开,反而吻的更加的激烈,就在孟倩幽感觉自己会缺氧而死的时候,皇甫逸轩才放开了她,气喘吁吁的,声音里有着怒气的问:“你看光了朱岚的身子?”

    ------题外话------

    恭喜摆摆儿荣升舵主

    恭喜七染荣升舵主

    恭喜薇薇荣升舵主

    恭喜福星河荣升舵主

    恭喜心比人美荣升舵主

    恭喜qianliu荣升舵主

    恭喜手中love荣升舵主

    恭喜宁静的可可荣升舵主

    恭喜淡淡的荣升舵主

    恭喜蕾蕾荣升舵主

    恭喜夏天夏天我是西瓜荣升舵主

    恭喜裙角的飞扬荣升舵主

    恭喜智能机器荣升舵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