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七章 做贼似的(二更)
    孟倩幽终于明白了他今日为何这么反常了,深深喘了几口气,不在意的笑着解释:“当时情况紧急,朱岚被威胁,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再说了,进去以后,谢公子和安公子挡在了我的前面,他们两人人高马大的,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皇甫逸轩明显的不信,揭穿她:“谢江风和安以源都不会武功,他们如果挡在你的身前,你是如何拿下乔敏的?”

    孟倩幽眨了眨眼,没有说话。

    皇甫逸轩的脸色黑了下来,比这黑夜里的屋子里还黑。

    孟倩幽心里升起不好的感觉,急忙抬头,主动的亲吻了他的嘴唇一下,道:“我当时只顾着救人了,真的没在意。再说了,朱岚遍体鳞伤的,哪有什么看头。”

    她的动作和第一句话让皇甫逸轩的脸色恢复了一些,可是她后面的话一出,皇甫逸轩的不但脸色,就连眼里都冒出了凶光。

    孟倩幽也感觉自己后面的话是不打自招了,急忙搂紧了他的脖颈,让他的头部更靠进了自己一些,让他能更清楚的看清自己眼里的真诚,这才举起一只手发誓:“我发誓,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的没有故意看朱岚的”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皇甫逸轩猛然扒开她的手站起身,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

    孟倩幽不解,看他脱掉了上衣,露出精壮的上身以后,才从惊愣中回神,提高了声音质问:“你要做什么?”

    皇甫逸轩也不说话,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腰间。

    孟倩幽吓坏了,动作迅速的从床上起来,摁住他的手,睁大了眼睛,问:“你到底要做什么?”

    “你说呢?”皇甫逸轩喘着粗气反问。

    孟倩幽想岔了,以为他是想要了自己,阻止他:“你疯了,你不是说大婚之前不会做出逾越的事情来的吗?”

    皇甫逸轩停下手中的动作,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然露出一个嫣然而又诡异的笑容,凑近她面前,滚烫的呼吸喷洒在孟倩幽的脸上,魅惑的说道:“原来幽儿是这样迫不急待了吗?我今晚满足你的心愿可好?”

    这样**的场景,原本应该是浓情蜜意的,可是配上皇甫逸轩的表情,却让孟倩幽的脊背发凉,头一次认怂了,身子往床后靠了靠,语气有些结巴的说道:“你、你不要胡来,这可是在家里,要是让爹娘和大哥、二哥知道了,你会被打的三天三夜动不了的。”

    皇甫逸轩逼近了她一些,问:“如果我要是告诉他们你看光了朱岚的身体,你觉得他们会如何呢?”

    “会把他们气得下不了床。”当然这是孟倩幽心里想的,没敢说出来。她一个定了婚的大姑娘,却看光了别的男人的身体,这要是传出去,别说自己家里人了,就连村里人也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她的,更何况张俪还在自己家养伤,要是她也听了风言风语,那后果孟倩幽不敢想下去,没有底气的弱弱的开口:“你想怎样?”

    看她像个犯了错的小女人一样,皇甫逸轩心里一阵激荡,强忍住想要搂她入怀的冲动,故意板着脸伸出两个手指头,冷声道:“两个选择,一,我脱光了让你看了够,二,你脱光了让我为所欲为,你选哪一个?”

    “有没有第三个?”孟倩幽弱弱的问。

    皇甫逸轩差点喷笑出声,抿唇,没敢说话,摇头。

    “那你是要脱光了吗?”又是弱弱的问了一句。

    “你说呢?”

    孟倩幽试图讨价还价,“留一条亵裤好不好?”

    “朱岚穿了吗?”满满的醋意。

    咽了下口水,孟倩幽没敢说话。

    皇甫逸慢慢的起身,开始慢条斯理的脱衣服。

    外衣早就脱了,上身刚才也脱光了,只剩下下身的亵裤了。

    皇甫逸轩动作优雅的退下了自己的最后的遮挡物,把自己强壮的身体暴露在面前的面前。

    看着他有料的身体,孟倩幽连咽了几下口水,贪婪的看了好一会儿才小声问:“你不冷吗?”

    没想到她问出的是这样一句话,皇甫逸轩的神情哭笑不得,靠近她,让她更加清楚的看清自己的身材,问:“我的好还是他的好?”

    孟倩幽已经被美色迷了眼,脑子里一片混沌,闻言,抬头,茫然的问:“什、什么?”

    这迷蒙的眼光,娇憨的神态,惹得皇甫逸轩再也忍不住,扑了上去,将她狠狠的压到在床上,**着身子覆盖在了她的上面。

    孟倩幽已无招架之力,伸出双手,搂住他光滑的后背,任他肆虐自己的双唇。

    不知是受到了刺激,还是再也忍不住,皇甫逸轩一边亲吻她的嘴唇,一边开始撕扯她的衣服。直到感觉自己的肩膀发凉,孟倩幽的意识才回笼,缩回手,挡住了他的动作,用充满**的声音喊了一句:“逸轩。”

    皇甫逸轩身体一震,抬头看向她,孟倩幽娇怯含羞的样子直入眼底。刺激的他的喉结不停的上下滚动,嗓音也嘶哑一片,柔声喊道:“幽儿。”

    孟倩幽轻应了一声,声音里带着**和不安。

    皇甫逸轩低下头,咬住她的耳垂,低声在她耳边轻柔说道:“我不会伤害你的。”

    孟倩幽紧绷的身子放松了下来,“嗯”了一声。

    皇甫逸轩的狂热的吻落随即落在了她的脸部,唇上,然后肩头,再往下

    被他一路亲吻,孟倩幽的身子不住的颤栗,放松的身体再次紧绷起来。

    皇甫逸轩扯过一边的被子盖在自己和她的身上,在她的默许下慢慢的退下了她的外衣,露出她洁白莹润的肩头和手臂。而后手搭在了她的肚兜上。

    孟倩幽虽然身体紧绷,却没有阻止她,闭着眼睛,搂着她的脖颈,感受着她的动作。

    皇甫逸轩抬头,看她柔顺的任自己为所欲为,没有了人前的张狂,心里震动,动作停了下来,怜惜的亲了亲她的嘴唇,身子移动,侧躺在了她的身侧,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孟倩幽睁开眼,静静的看着他,抿唇,好一会问才小声说道:“逸轩,你要是实在难受,就”就什么,她没有说出来,皇甫逸轩却明白了她的意思,侧头惊愕的看向她。

    被他的眼神看的脸色涨红的厉害,孟倩幽伸手推了他的脸一把,然后掀起被子盖住自己的头,瓮声瓮气道:“以后没有这机会了。”

    皇甫逸轩将头伏在她的头部,闷声低笑,笑声里有止不住的愉悦。

    他的笑声让孟倩幽觉得自己刚才说了蠢话,做了蠢事,猛然掀开被子,气呼呼的冲她低吼:“你再笑,我就把你踹下床去。”后面的去字被皇甫逸轩压下的唇吞进了他的嘴里。

    一阵轻亲慢吻之后,皇甫逸轩在她的耳边低声笑着发誓:“幽儿,今生你休想离开我身边半步。”

    孟倩幽不解的看着他。

    皇甫逸轩给伸手给她盖好了被子,语气既柔又带着几分狠厉:“睡吧,这次饶过你,再有下次,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这一次就够了,哪里还会有下次。”孟倩幽在心里小声嘟囔,却没敢说出来,听话的闭上了眼睛,满以为会睡不着的,却没过一会儿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看她睡着了,感受到自己还没有下去的躁动,皇甫逸轩苦笑了一下,原意是惩罚她的,最后难受的却是自己。无奈的大口的深呼吸,再呼吸,直到一刻钟后,才把躁动压了下去。侧头,宠溺的看着她的睡颜,伸手连人带被的搂在怀里,满足的抱着她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两人都睡得很香,睁开眼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

    孟倩幽慌忙想起身,皇甫逸轩伸手拦住她:“不急,爹娘知道我累了,肯定不会这么早过来喊我的。”

    孟倩幽松口气,还是挣扎着要起床,道:“那也不行,这个时辰家里人都起来了,要是看到我从你的院子里出去,也会多想的。”

    皇甫逸轩似乎早就想到了这一点,道:“精卫和文彪他们都直知道你我的关系,肯定不会声张的,要是爹娘和大哥他们看见,你就说早上起来练完功以后才来了我的屋里,没人会起疑的。”

    闻言孟倩幽想想也是,又老老实实的躺回了被子里。

    皇甫逸轩搂过她的身体,让她面向自己,在她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道:“我在家里多住几天,到时你随我一起回去吧。”

    孟倩幽没有答应:“这一次去京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回来一次,我不想太早回去。至少要等到过了十五之后。你若是没有时间,住几天就先回去吧。”

    皇甫逸轩沉思了一会儿才道:“如果龙卫顺利的话,今日就能逼问出王德胜的口供。早日回去的话,也可以早日把罪证交给皇伯父,呆的时间长了,我怕会夜长梦多,生了别的枝节,与我们对付贺章无利。”

    孟倩幽点头:“既如此,你今日待一天,明日便启程回去吧。人手如果不够的话,调一部分精卫给你用,以后就让他们常住京城,不要回来了。”

    “不用,皇伯父的龙卫一顶百,这点小事还是没问题的,精卫还是留给你吧。至于你说的那个若兰,我也命龙卫带走。”

    “若兰的父母家人被王德胜派人抓了起来,便于要挟她。我已派郭飞领人救出安置好,今日我就安排她和家人见面,好让她死心塌地的跟着去京城做证。”

    皇甫逸轩点头:“好!”

    感觉天色真的不早了,孟倩幽道:“我们起床吧,如果娘让大哥来喊我们,看到我们共处一屋,你肯定会挨揍的,要知道大哥可不像二哥那么好说话。”

    皇甫逸轩了解孟贤,是个一板一眼的人,要是让他看到孟倩幽和自己在一起,确实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举动来,点头,坐起身来。

    看到他没穿衣服的上身,昨夜的事情全部出现在了脑海里,孟倩幽的脸颊发烫,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的头,闷声闷气道:“穿好你的衣服。”

    皇甫逸轩明白她这一连串的动作是害羞后,故意凑到她的头上取笑她:“昨夜都已经看光了,现在再来害羞不晚了些吗?”

    “滚!”孟倩幽暴喝一声。

    皇甫逸轩发出愉悦的笑声,不再逗弄她,起身,从地上捡起自己的衣服,一一穿上。

    等穿好了,才笑道:“我穿好了。”

    孟倩幽慢慢打开被子一角,露出双眼,看他确实穿戴整齐了,才松了一口气,道:“你转过身去,我要穿衣服。”

    皇甫逸轩依言转过身去,孟倩幽快速的坐起身,匆忙的穿好衣服,才道:“好了。”

    皇甫逸轩转过身身来,笑看着她。

    孟倩幽下床,穿好鞋,叠好被子,梳洗打扮好,回到皇甫逸轩身边,问:“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皇甫逸轩的眼睛一直盯着她的一行一动,听她询问,笑着点头:“没有。”

    孟倩幽放下心来,走到门边,打开屋门,朝外看了看,感觉院外静悄悄的,没人。

    回头道:“我先走了,你等一会儿再出来。”

    皇甫逸轩笑着点头,看着她做贼一样走了出去。笑着摇头,也梳洗了一番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

    孟倩幽直接回到前院,正巧碰到孟氏做好早饭从厨屋里出来,看她从后面进来感到奇怪,问:“幽儿,你不是去照顾俪儿母子去了吗?怎么从后院过来?”

    孟倩幽脸色有些微红,心虚的回道:“哦,我早上练完功以后就过来了,看您在忙着做饭,没有打招呼,便直接去了后院找逸轩。”

    孟氏相信了她说的话,问:“逸轩起来了没有,我正要去让你大哥去喊他呢。”

    “我喊了他一声,应该很快来了,我不在家吃早饭了,回去照顾俪儿母子。”

    想着孟齐那边应该给孟倩幽做好饭了,孟氏应声:“去吧,把他们娘俩安顿一下,今天是初四,我们全家要去你姥姥家拜年。”

    “知道了。”孟倩幽应了一声,匆匆的走出了家门。

    刚回到张俪母子养伤的屋子里,孟齐就派了丫鬟来请她过去和他们夫妇俩一起吃饭。

    孟倩幽拍了拍胸口,给了青鸾和朱篱一个好险的眼神后,随着丫鬟去了饭厅。

    青鸾和朱篱失笑。

    吃过饭回来,换了青鸾和朱篱去吃,恰好张俪母子同时醒来,询问过两人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以后,孟倩幽吩咐丫鬟端了一碗粥过来,道:“你们的伤势在慢慢的好转了,今日开始,慢慢的吃点粥吧。”

    张俪母子俩对她的话言听计从,闻言点头。

    孟倩幽喂了母子把粥喝完,笑道:“头一次,不要吃太多,一会儿我吩咐厨房把粥温在灶上,什么时候感觉饿了,什么时候让青鸾和朱篱喂你们吃一些。我今日要去姥姥家拜年,不能陪你们了。”

    “幽儿姐姐有事去忙吧,我们娘俩已经给你添了很多麻烦了。”张俪歉意道。

    孟倩幽脸上的笑容退去,绷起脸训斥她:“照顾你们是应该的,你以后要是还这样说话,幽儿姐姐就要生气了。”

    张俪还没开口,晓儿童声童气的声音响起:“生气容易变老,老了就不漂亮了,姑姑不要生气。”

    孟倩幽笑出声来,捏了捏他没有受伤的小脸:“鬼精灵!”

    晓儿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青鸾和朱篱回来,孟倩幽吩咐她们留下照看张俪母子,又嘱咐了一番,说自己下午很快就会回来,便和孟齐一起回了家中。

    王嫣留在家里照看孩子,没有跟着过去。

    家里也已经吃过早饭,孟氏正在准备回娘家的东西,看到两人进来,吩咐孟贤和孟齐去套马车,先把东西装到马车上。

    两人应声,去了后院套马车,孟倩幽和孙茜帮着孟氏往大门外拿东西,远处有马蹄声传来。

    孟倩幽站直身,眯起眼,盯着远处的两匹马朝着自家飞奔而来,直到到了门前,马上两人才猛然勒住缰绳,飞身下马,一人对她拱手,客气问道:“孟姑娘,世子呢?”

    见他是龙卫的打扮,孟倩幽道:“你跟我来。”

    龙卫把缰绳一扔,随着孟倩幽去了后院。

    而留下的衙役则老实的上前捡起缰绳,规矩的立在门外等候。

    孟氏和孙茜面面相觑,不知是不是该请这名衙役进去。

    皇甫逸轩吃过饭后,回了自己的院子,静坐在床上,想着回去后如何查办贺章。

    孟倩幽领着龙卫一进院子,他便听到了脚步声,未动,道:“进来吧。”

    孟倩幽头前进入屋内,龙卫紧跟其后,看道皇甫逸轩,恭敬行礼,道:“世子,出事了。”

    皇甫逸轩眉头微皱,沉声问:“出了何事?”

    “王德胜一家连同仆人二十余口,昨夜全都死在了牢中。”

    他的话落,皇甫逸轩霍然站了起来,厉声问:“怎么会出这样的事?你们龙卫在做什么?”

    龙卫也是一脸的疑惑:“属下等人昨夜轮流看守,没有发现有人进入牢内,不知他们为何会无缘无故的死去。”

    “走,回县城。”皇甫逸轩当即说道,说完就大步往外走。

    孟倩幽随后跟上:“我跟你们一起去。你去牵马,我去喊几名精卫跟着。”

    事关重大,皇甫逸轩没有拒绝,亲自去了后院牵了两匹马出来。

    三名精卫得了孟倩幽的吩咐,也快速的去了后牵出马,出了院门。

    孟倩幽匆匆回了前院,告诉孟氏皇甫逸轩有事要去县城,她也跟着过去帮忙,今日就不去李村拜年了,等有空的时候她再独自过去。

    看她神色着急,孟氏知道出了大事,点头,嘱咐她:“你和逸轩小心一些。”

    应声,走出大门外,逸轩已经坐在马上等着,翻身上马,一抖缰绳,两人并肩朝着县城疾奔而去。

    其余人紧紧跟在后面。

    两人心里着急,不停的挥鞭催着马儿快跑,一个时辰,便赶到了县城的监牢。

    监牢已被衙役和狱卒牢牢的把守,额头冒着冷汗的县丞等在监牢外,看到皇甫逸轩下马,急忙上前,禀报:“世子”

    皇甫逸轩没有理会他,径直朝着牢里走去,孟倩幽跟在后面,龙卫和精卫也跟了进去。

    县丞脸上的冷汗也冒了出来,忐忑不安的跟在了最后面。

    一行人走到了关押王德胜一家的牢房,看到所有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看来是死了以后没人乱动,保持了原样。

    牢房门口打开,几名衙役守在门前。

    皇甫逸轩进去牢房,走到死去的王德胜身边仔细查看,见他身上没有任何伤口,面色并无异常,神情也不痛苦,就像睡着了一样,躺在那里。

    孟倩幽也走进牢房内,蹲下身一一仔细的查看,把所有人查看完了以后,起身,道:“中毒而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