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八章 毁灭证据(一更)
    皇甫逸轩皱皱眉头,看向牢房外的龙卫。

    龙卫自然也听到了孟倩幽的话,慌忙拱手回应,“孟姑娘,昨夜他们的饭食我们已经查验过,并无任何不妥。”

    “不是昨夜中的毒,而是早就中毒了,只是毒素潜伏在体内,一直没有发作而已。”孟倩幽道。

    “这”

    “这些人中毒的样子一模一样,不可能是同时服了毒,唯一的解释就是毒被下到了水里,你们速派人去王德胜家里查看,水里是不是有毒。”孟倩幽解释。

    龙卫看了皇甫逸轩一眼,见他没有反对,应声,快步走了出去。

    县丞站在监牢外,也听到了孟倩幽的话,这次连身上的冷汗都下来了,一家二十余口,全部被人毒杀,一个活口都没留下,连孩子都没有放过,可见对方的手段真是残忍。幸亏自己没有参与其中,否则一家老小这个时候也会像他们一样躺在这里了。越想越害怕,越想越心惊,冷汗出的更多,后背一会儿就湿透了。

    孟倩幽又走到另一间大牢了检查所有人的尸体,皇甫逸轩沉着脸跟在后面。

    仿佛感觉到了皇甫逸轩不悦的心情,和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大牢里平日吵闹不断的犯人们今日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唯恐惹怒了这位大人物,被无缘无故的毒打一顿。

    阴冷的大牢里静悄悄的,一丝动静都没有。越发让县丞的心里惊颤的很。

    孟倩幽查看完,起身,对着皇甫逸轩点头:“没有错。”

    皇甫逸轩的脸色更加的不好看了,龙卫们也吓得低下了头,二十多口人在他们的眼皮子地下死去,而他们却一无所知,说出去,他们这几名龙卫以后都不敢在其他人面前抬头了。

    监牢里越发的安静,静的连各个监室里的犯人都不敢喘大气。终于,去王德胜家里查看的龙卫回来禀报:“世子,我查看过了,确实如孟姑娘所说,王德胜家里的水里被人下了毒。”

    皇甫逸轩大步朝外走去,孟倩幽和龙卫们跟在后面。

    县丞惶恐的跟在最后面,一路小跑着跟了出来。

    到了监牢外,皇甫逸轩转身,扶孟倩幽上马,而后自己也一跃而上,吩咐:“带路!”

    龙卫自然知道他这是要去王德胜家里探查,应声,飞身上马,头前带路,朝着县衙走去。

    县丞犹豫了一下,咬牙,吩咐身旁的衙役,“扶我上马。”

    两名衙役上前,费力的想要扶县丞去马上。可是他只是一介文官,哪里骑过马,无论两人如何使力,他也上不去。看着皇甫逸轩一行人越走越远,县丞慌了手脚,命两名衙役放开他,率领几名衙役一路小跑的跟在后面去了县衙。

    等他们上气不接下气的跑到的时候,孟倩幽差不多快要把县衙后院,各个屋子里的器皿查看完了。

    县丞站定,整理好了自己的官帽,才敢轻步走到皇甫逸轩身后,等着他随时调遣。

    孟倩幽查看完后,回到了皇甫逸轩身边,道:“所有吃饭的盘子,碗上,还有杯子上都有残留的毒素,毒确实下到水里没错。”

    皇甫逸轩抿唇不语。

    孟倩幽走到他身边,轻声道:“看来他们早有准备,不管这件事成不成,都不会留下活口。”

    皇甫逸轩的脸色更加的阴郁,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贺章会这样的心狠手辣,连自己的门生也不放过,不但要了他的命,连他一家老小一个活口也不留。这下,就算他手里有贺章和王德胜来往的证据又如何,王德胜已死,贺章大可不承认,证据不足,皇上也不会下重令。

    看他脸色不佳,孟倩幽知道他想到了什么,低声安慰:“来日方长,就算今日王德胜不死,留有证据,我们也不一定能把他置于死地。他既然生出这样的心思,以后还会寻机动手的,到时自然还会露出马脚来,我们到时再想法抓住他的尾巴也不迟。”

    贺章就是此次事件的背后指使人。但现在人多口杂,为避免事态扩大化,引起不必要的纷争,孟倩幽绝口没有提他的名字,只是用了他代替。

    事已至此,也只能是这样想了,皇甫逸轩开口,问:“乔敏如何?”

    “乔敏无事,为防她也出意外,我们将他关去了其他牢房。”一名龙卫恭敬回道。

    “看好她,如果再出意外,你们不必回京了。”皇甫逸轩冷声吩咐。

    众龙卫身子一颤,恭敬应声。

    王德胜已死,皇甫逸轩自然也没有押解他回京的必要了,思量了一下,吩咐县丞:“将所有尸体都处理了吧。”

    县丞应声。

    转头又吩咐龙卫:“我手里还有一名证人,一会儿押解过来以后,你们押着她和乔敏回京,交给褚大将军,至于她们的安排,我会写封书信,你们带给将军即可。”

    另一名证人是谁,孟倩幽自然知道。他的话落,立刻吩咐自己带来的精卫:“你们三人回家,让若兰和她的家人见个面,然后多带几个人把她押过来,交给龙卫即可。小心一些,路上万不可出差错。”

    三名精卫应声,翻身上马,挥鞭打马朝着家中疾奔而去。

    几人自然也不在县衙后院停留,转身来到前面的县衙。

    县丞急忙命跟随的衙役擦干净了桌案后的椅子,请皇甫逸轩坐下。

    皇甫逸轩径直坐下,吩咐:“拿纸墨来!”

    县衙前堂就有笔墨,县丞恭敬的亲手移过来,放到皇甫逸轩面前。

    皇甫逸轩正要拿起笔蘸墨写书信,孟倩幽阻拦住他:“这墨汁不知是何时研磨的,还是不要用了。”

    皇甫逸轩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立刻放下毛笔。

    县丞也想透了孟倩幽的话,脸色立刻就白了,诚惶诚恐道:“世子,在下”

    皇甫逸轩挥手,阻止了他要说的话,道:“与你无关。”

    县丞白着脸谢过。

    皇甫逸轩又吩咐他:“尽早把县衙整理出来。”

    至于整理什么,县丞心里自然明白。

    恭敬应声,心里却还是害死哀嚎一片,那个该死的幕后主使,把县衙后面的水井里都投了毒,他不但要把后院所有的器皿吩咐人小心翼翼的扔出去,还得把院里的水井全部填了,重新再找人打一口出来,想到此处,不由的把那个幕后主暗骂了一通,诅咒他以后没有水喝。

    皇甫逸轩不知他心中所想,吩咐完以后,起身往外走,众人跟在后面。

    县丞小心试探的开口:“世子,小人的家离这不远,不如你跟着人家里去写书信。”

    皇甫逸轩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行也没有说不行。

    不知他这一眼的含义,县丞心里打鼓,惴惴不安的等着他的回话。

    “逸轩”孟倩幽走到皇甫逸轩身边轻喊他。

    皇甫逸轩抬眼看她。

    孟倩幽抿唇,似是鼓起了好大的勇气,才小声的开口,“若兰等两三个时辰才能押解过来,我想趁着这个时间去看看朱伯父和朱伯母。”

    皇甫逸轩眼中幽光闪过,神色未动,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孟倩幽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脚步悄悄往后退了一下,脸上强露出一个笑容,没出息的说道:“我、我不去”

    “我陪你去。”皇甫逸轩没有任何情绪的声音响起。

    孟倩幽一愣,随即露出一个惊喜的笑容,眼睛笑眯成一个条缝,脚步移动,走到他身边,讨好的看着他:“我就是去看看,他们要是没事了,咱们就尽快出来。”

    轻“嗯”了一声,皇甫逸轩转过身朝县衙外走去,嘴角弯弯,露出莫测的笑容。

    走出县衙外,皇甫逸轩吩咐龙卫:“不必跟着了,守好犯人,我去去就来。”

    龙卫应声。

    皇甫逸轩回身,伸出手,将孟倩幽扶上马,自己也随即跃了上去,两人一骑,去了朱府。

    等他走远,龙卫也散去,县丞这才感觉身上的衣服冰凉的很。顾不得回家去换,赶紧指挥人去收拾县衙后院。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来到朱府门前,下马。

    朱府的看门人识的孟倩幽,立即上前,恭敬道:“孟姑娘,您来了。”

    “朱伯父和朱伯母身体如何?”

    “老爷和太太已经没事了,只是身体还有些虚弱,倒是少爷,情况要严重一些,躺在床上起不来了。”看门人如实告诉他。

    孟倩幽的神色有一丝着急,脚步顿了一下,问:“请大夫看过了没有?”

    皇甫逸轩将她的神情看在眼里,心里不悦,轻轻咳嗽了一声。

    孟倩幽的身子一震,转头看了他一眼。

    “看过了,大夫说身体透支的厉害,得修养一段时日才会好。”

    看门人的话落,孟倩幽立时明白了朱岚起不了床的原因,恐怕那几日是被乔敏下多了催情药,有些伤了身子。张嘴,欲说话,想起皇甫逸轩在身边,出口的变成了问话:“伯父、伯母还是在原来的院子么?”

    “在,孟姑娘直接进去就行。”看门人应声。

    将手中的缰绳交给看门人,两人走进朱府,孟倩幽领着皇甫逸轩熟门熟路的来到主院。一路见到的丫鬟,仆人都恭敬的给她打见礼。

    孟倩幽一一点头应过。

    到了主院,门口值守的丫鬟看到她,立刻高兴的对着屋内禀报:“老爷,夫人,孟姑娘来了。”说完,福身给她行礼,打开门帘,请他们进去。

    朱老爷和朱夫人毕竟年纪大了,虽然休息了一晚,恢复了些体力,可也不似年轻人一般立刻就能生龙活虎,此刻正坐在屋内的椅子上休息,听了丫鬟的禀报,两人同时起身,朱夫人迎到门口,笑道:“幽儿,这次多亏了”等看到她身侧的皇甫逸轩时,脸上出现惊色,稍微一愣之后,双腿弯曲,就要下跪。孟倩幽慌忙扶住她。

    朱老爷同时也看到了皇甫逸轩,上前几步,也要行跪拜礼。

    皇甫逸轩伸手扶住了她,清冷的声音响起:“没有外人,朱老爷和朱夫人不必行此大礼。”

    “谢世子,”朱老爷和朱夫人止住动作,齐声谢过,随即让开身子,恭声说道:“世子,孟姑娘,请坐。”

    皇甫逸轩大大方方的坐在屋内的椅子上,温声道:“幽儿昨日离去后,实在不放心二老,今日便要过来看看,我闲暇无事,陪她过来了,您二老不必拘束。”

    话是如此说,但他现在是世子身份,两人哪敢乱说话,就连朱夫人往日里孟倩幽一来,就连热情的拉着她的手的这个动作,今日都没敢做。

    孟倩幽见两人实在是拘束的慌,笑着拉着朱母走到床边,道:“我给您来把把脉吧,看看身体如何?”

    知道孟倩幽的医术高超,乔夫人没有拒绝,伸出手放在床上。

    孟倩幽把手搭在她的脉搏上,仔细诊了一会儿,放开手,笑道:“身体只是有些虚脱,修养几日就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