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九章 京中来信(二更)
    身体没事就好,朱夫人笑着点头:“多亏了你和世子来的及时,救了我们这两把老骨头,要不然我们现在早就去见阎王了。”

    孟倩幽笑着摆手,“您和伯父是福大命大,才命不该绝,千万不要把这功劳推到我的身上。”

    朱夫人哪里不知道她这是不想让她们家承了这个人情,叹了一口气,道:“要不是你来的及时,救了我们,再过一两天,就算是有再大的造化,也没用了。我知道你心善,不想让我们承你这个人情,可是这次要不是你,我们朱家恐怕无一人会生还了。”

    “说到底,还是我连累了你们。”孟倩幽接过她的话茬:“当年要不是我和朱岚走的太近,让乔敏心生罅隙,也就不会有后来的这些事。”

    朱母拍了下她的手,道:“好孩子,这与你何干,要不是乔敏心胸狭小,胡乱猜测,岂能会出现后来的这些事情,说来说去,还是我们识人不清,才让朱家遭此大难。”

    孟倩幽脸上的笑意散去,安慰她:“伯母,事情都过去了,乔家也得到了应有的下场,我们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免得给自己添堵。”

    朱母也觉得守着皇甫逸轩的面说这些有些不太合适,打住了这个话题,脸上露出了担心,问:“俪儿和晓儿如何了?要不是我和你伯父身体虚弱,怕赶过去再给你添了麻烦,昨日醒来之后,我们就过去看她们娘俩了。”

    朱父、朱母只知道张俪母子受伤了,并不知道她们伤的有多严重,为了避免他们担心,孟倩幽也没有说实话,含糊带过:“她们母子很好,只是身体也有些虚弱,我便留她们在我的家里多住些时日,等调理好了立刻就让她们回来,您老不要太担心了。”

    朱母点头,朱父闻言也放下心来。

    皇甫逸轩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又坚持给朱父把过脉后,嘱咐两人不要太惦记其他的事,多休息,好好的把身体养好,孟倩幽便起身告辞。

    朱父和朱母想要亲自把两人送到府外,皇甫逸轩开口:“不用劳烦了,我们还要过去看看朱公子。”

    昨天老两口醒来以后,朱岚请大夫给他们看过,听大夫说两人无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人也昏了过去。

    两人大惊,大夫给他把过脉后,只是说太过劳累所致。他们并不知道乔敏对朱岚所做的事情,心里纳闷,对大夫诊脉的结果有些怀疑,现在听皇甫逸轩说两人要过去看看朱岚,高兴坏了。

    孟倩幽没想到皇甫逸轩会主动提起让自己去看朱岚,惊讶的看向他,见他面色没有任何不虞,心里也是欢喜,对他露出一个笑容。

    朱父要亲自领着两人过去,也被皇甫逸轩阻止了,“您好好休息吧,养好身体要紧,我们自己过去。”

    朱父经商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还是有的,听他阻止,料定几人有话要说,便没有强求,乐呵呵的送两人出了自己的院子,看他们去了朱岚的院里,才和朱母回了屋子里。

    朱岚的院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下人值守,孟倩幽皱起眉头,径直向着朱岚的屋子里走去。

    皇甫逸轩却停住了身形。

    孟倩幽回头,疑惑的看着他。

    “一刻钟。”皇甫逸轩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孟倩幽立刻懂了他的意思,他这是让自己进去,他的院外等着。心里既感动又温暖,嘴角噙笑的敲了敲屋门。

    里面没有回应。

    又敲了敲。

    还是没有动静。

    孟倩幽来了脾气,提高了声音问:“朱岚,你死了没有,没死就应一声。”

    朱岚虚弱的躺在床上,眼神空洞的无意识的盯着某一处,听到孟倩幽的声音,意识才有些回笼,张了张嘴,想起什么,又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得不到他的回应,孟倩幽也失去了耐心,一脚将屋门踹开,走了进去,看他半死不活的躺在床上,啧啧了两声,毫不客气的嘲讽他:“不就是被女人强上了吗?你又不吃亏,摆出这个死样子给谁看。”

    朱岚没有说话,屋外的皇甫逸轩却黑了脸。

    孟倩幽也没有走到床边去替朱岚把脉,径直坐在屋内的椅子上,问:“你媳妇和儿子还在我二哥家养伤呢,你打算什么时候把她们接回来。”

    朱岚终于开了口,声音有些嘶哑,“她们娘俩如何?”

    “不好说,你要是死了,估计她们也活不长了。”

    朱岚脸上的表情这才有了一丝动容,费力的爬起身,半仰在床上,问:“很严重吗?”

    白了他一眼,反问:“全身是伤,没有一块好地方,昏迷了两天两夜才醒过来,你说呢?”

    朱岚的脸上流露出心疼,痛苦的闭了闭眼,道:“我对不起她娘俩。”

    “所以呢,你打算以死谢罪?”孟倩幽没好气的问。

    朱岚沉默。

    孟倩幽起身,走到床边,盯着他看了半晌,直到看的朱岚承受不了她的目光,低下头,才问道:“让我猜对了,你真想死?”

    朱岚还是没有说话。

    孟倩幽的声音竟然兴奋起来的,道:“来来来,你告诉我你想怎么死,我帮你。”

    朱岚低头一动不动。

    “上吊,刀子,毒药,你选哪一种?”孟倩幽继续问。

    朱岚依然不说话。

    孟倩幽抬起脚,对着朱岚就踹了过去。

    朱岚不备,被她踹的倒向了床的另一侧,头撞在了墙壁上,“咚”的一声响。

    孟倩幽怒骂声随之响起:“奶奶的,为了救你,老娘差点被人射成刺猬,你可倒好,一副被人凌辱了样子,要死不活的。你要是真的这么有骨气,当初乔敏强上你的时候,你怎么不去死。”

    朱岚的被她踹懵了,头撞到墙上,起了一个大包。这时也不在意了,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你”

    “你什么你,麻溜的,告诉老娘你想怎么死,赶快成全了你,我还要回家呢。”孟倩幽怒声道。

    屋外的皇甫逸轩听到了她的话,心里莫名的愉悦,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去了。

    朱岚被她这副凶狠的样子吓到了,张了张嘴,没有说出话来。

    孟倩幽不耐烦了,四下看了看,没有找到合适的东西,一低头,抓起床单,用力扯下了几条,绑在了一起。

    朱岚愣愣的看着她的动作,吓得身体朝床里侧靠了靠。

    把床单绑好,递到朱岚面前,“给,这个省事又方便,快点的,我还有好多事要办呢。”

    朱岚终于回过神来,惊恐地大声说道:“我没想死。”

    “你没想死?你没想死你摆出这半死不活的样子给谁看?”孟倩幽气势汹汹的质问。

    朱岚又往后缩了缩身体,把身体靠在了墙壁上,感觉安全了,才喏喏的回道:“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孟倩幽的气势没减,怒声质问:“想事情,你的爹娘和媳妇、孩子差点没了命,你不去关心他们,还有空在这想事情?”

    “我我没脸见他们。”

    孟倩幽把绑好的床单摔到了他的身上,道:“你躺在屋里不出门,就会有脸见他们了?”

    “我”朱岚答不上话来。

    孟倩幽转身,气呼呼的坐回了椅子上,道:“说吧,你都是想到了什么?”

    朱岚眨了眨眼睛,咽了下口水,才回道:“我对不起”

    “说重点,逸轩还在外面等着呢,这大冷天的,他要是冻坏了,你即使不死,我也把你吊到房梁上去。”

    话落,屋外的皇甫逸轩心情更加的愉悦了,忍不住低笑出声来。

    朱岚确实吓坏了,立马老实的回道:“我在想,怎么面对他们。”

    “该怎么面对就怎么面对,这有什么可难的?”

    “就这样?”听着她云淡风轻的话,朱岚不相信的问她。

    “要不然呢?”孟倩幽反问。

    朱岚的面上涌上了难堪,“可是我,我、我”

    “除了我们几个,有人知道吗?”

    朱岚摇头。

    “你吃亏了吗?”

    还是摇头。

    “你会怀孕吗?”

    “噗嗤!”她的话落,屋外的皇甫逸轩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朱岚习惯性的摇头,摇完了才觉得这句话不对,急忙道:“男人怎么会怀孕?”

    “那你纠结什么,要知道这事还是你沾了光了呢。”

    朱岚急红了脸:“又不是我情愿的,我怎么就沾了光了?”说完感觉不对,降低了声音,缓和了语气,道:“我怕俪儿知道了以后,心里会不舒服。”

    “我们哪个看起来像大嘴巴的人?”

    朱岚摇头,“不像。”

    “所以呢,你要是不告诉俪儿,她又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孟倩幽反问。

    朱岚似乎没想过这个问题,被问住。

    孟倩幽的声音也降了下来,“乔家和那个狗官家里的人都被人灭了口,乔敏今日也会被押往京城,得到该有的惩罚,只要你不说,这件事永远不会透漏出去。俪儿永远也不会知道。而且俪儿性子单纯,你随意编个瞎话就能糊弄过去,你又何必给自己和她心里添堵。”

    朱岚恍然,正要开口,孟倩幽站起身,往外走去,边走边道:“你的身体无事,好好养几天就行,我还有事先走了,至于俪儿和晓儿,等过两天你的身体好了,再和伯父、伯母一起去看他们吧。”

    话说完,人已走了出去,走到皇甫逸轩身边,露出一个笑容,道:“不多不少,正好一刻钟哟。”

    皇甫逸轩脸上的笑容还没有退去,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然后牵起她的手,走出了朱府。

    朱岚看着敞开的屋门,皱眉沉思了一下,起身,慢慢的的走出屋子,去了朱父、朱母的院子里。

    两人出了朱府,皇甫逸轩并没有骑上马,而是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拉着他的手,在街道上慢慢的走着。

    孟倩幽虽然感受到了他的心情很好,却猜不到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没敢说话,乖乖的跟在他的身侧。

    “若兰见过她的家人以后,我让龙卫押解她们回去,我留下,陪你过了正月十五再走。”皇甫逸轩侧头看向她,柔声说道。

    孟倩幽看向他,见他眼神宠溺,神色温柔,脸色不由的一红,点了点头。

    周围路过的人看两人穿着华丽,气质卓绝,不由得停下脚步,艳羡的看着他们。

    皇甫逸轩不理会众人的目光,牵着孟倩幽的手在大街上慢慢的走,路过一家卖笔墨纸砚的地方停住,进去买了一些上好的宣纸,又借助了老板的笔墨写了两封信,付过帐后走出来,道:“时辰差不多了,我们去县衙吧。”

    孟倩幽点头。

    两人上马,来到县衙。

    果然,五名精卫押着若兰在县衙内等候。

    看到孟倩幽过来,若兰跪了下去,“多谢姑娘救了我们家人,您的大恩大德,若兰没齿难忘。”

    “起来吧。”若兰站起身。

    “我救你的家人,是因为需要你安心出面作证,你不必感谢我。如今你已经见过你的家人了,随着他们去京城吧,到时会有人安排你。”

    孟倩幽道。

    若兰应声,保证:“知道了,我一定会把我知道的如实的说出来,绝不隐瞒。”

    皇甫逸轩拿出信,交给一名龙卫:“一封交给大将军,一封交给皇伯父,还有,看好人犯,不要出任何差错。”

    龙卫应声。

    吩咐完所有的一切,另外两名龙卫也押解了乔敏过来。

    看到乔敏的惨样,若兰差点失口叫出来,心里庆幸,自己幸亏没有做下错事,否则自己也会落得和她一样的下场。

    龙卫押解两人远去。

    皇甫逸轩两人也翻身上马,领着精卫朝家里奔去。

    县丞看着所有人远去,一直提着的心才终于落了原处。

    去时心里着急,催马快了一些。回来时,心情愉悦,皇甫逸轩便放慢了速度,用了三个时辰才回到了家里。

    记挂着他们,孟氏回娘家以后,匆匆的吃过午饭便让孟贤赶着马车回了家,等着他们回来。

    两人骑着马刚到门口,孟氏听见动静走了出来,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要这样匆匆忙忙的赶过去?”

    孟倩幽下马,走到她身边,搂着她的胳膊,笑着说道:“逸轩来的时候,皇上顺便交给了他一件公差,昨日他急着回家,没有办好,出了点差错,手下的人这才即慌慌的过来找他。不过你放心吧,这次彻底的办完了,他手下的人回去交差了,他会留到过了十五以后跟我们一起回去。”

    官场的事孟氏不懂,也就没有再多问,不过听说皇甫逸轩过了十五才回去,高兴的不行,道:“这太好了,娘趁着这段时间给你们做些好吃的。”

    听她这话,孟倩幽失笑,王府里什么好吃的没有。

    皇甫逸轩却嘴甜的说道:“谢谢娘,我这几年最馋的就是娘做的饭菜了。”

    孟氏越发的高兴,看了看天色,乐滋滋的去了厨屋,准备晚上的饭菜去了。

    看着悬挂在半空中的太阳,孟倩幽笑着摇了摇头,道:“你进去吧,我去看看俪儿母子。”

    皇甫逸轩点头,走进院内。

    第二日,皇甫逸轩先去孟中举的家里,随后在他的陪同下去看了孟氏的老族长。

    能得世子亲自来看自己,老族长高兴的拒绝了儿孙的搀扶,亲自恭迎他进了自己家里。

    第三日,他和孟倩幽两人又一起去了李村,李村的村长听到消息后,亲自召集了村里的村民,到张柱家拜见。

    而后,皇甫逸轩再也没有出过门,呆在家里陪着孟家人。

    孟倩幽白日还是照顾张俪母子,晚上则是在众人全部睡着后,去皇甫逸轩的院子里。感于他那日良好的表现,孟倩幽每每表现出主动,皇甫逸轩却有些招架不住。

    日子过的平稳而幸福。

    几天以后,张俪母子的伤口全部结了痂,孟倩幽把她们全身的纱布去掉,让她们可以自由活动一下,但是动作不能太大。

    而朱岚和他的爹娘也休养了几天以后,直接来到了孟齐的家里。

    看到张俪母子的惨样,朱母心疼的直掉眼泪,朱父和朱岚也是心疼的不行。

    等一家人的情绪平静下来以后,孟倩幽道:“她们母子都是皮外伤,伤疤掉了就没事了,以后不会留下什么病症,你们放心吧。”

    朱母这才放下心来,可是看到朱晓满身的伤疤又忍不住要哭起来。

    朱岚劝阻她:“娘,俪儿和晓儿能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他是男孩子,有些伤疤不碍事的。”

    朱母流着泪点头:“我知道,我知道。”

    孟倩幽在一旁笑道:“这些伤疤不算什么,正好我这几日有时间,我多配些治疗伤疤的药出来,等她们母子身上的痂去掉了,抹在身上,很快就会恢复如常的。”

    朱母又是一番感激的道谢。朱父则是说道:“孟姑娘,朱某感激的话就不多说了,你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开口,上刀山下火海,我们朱家也给你办了。”

    朱母和朱岚附和的点头。

    张俪母子只剩下好好养着了,朱岚便说接她们回去。

    孟倩幽没有反对,命人小心翼翼的把他们母子抬到了马车上,目送着朱家人远去。

    送走了她们母子俩,孟倩幽是真的没事了,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命人去买了草药回来,配置治疗伤疤的药。

    皇甫逸轩依然是个草药盲,什么样的草药在他的眼里都是一样的,以至于在捣错了几回药后,被孟倩幽直接赶去了,勒令他以后不许再进这个屋子。

    孟杰和孟召看着孟倩幽气急败坏的样子,捂嘴偷笑,至于其它的人,则低头捣着手里的草药,装作没有看见。

    日子过的很快,眨眼便过了十五,孟倩幽派人把治疤的药给朱岚送去以后,便着手准备回京的事情。

    孟杰和孟召因为要跟着去京城里,高兴地不行。

    孟召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身边,孟氏有些不放心,对孟倩幽嘱咐了无数遍,让她一定要照顾好两人。

    在耳朵快被说出茧子来的时候,孟倩幽提议,“爹、娘,这刚过了年,作坊里开工还早,地里也没有什么活计,不如你们和大哥、大嫂跟我们一块去京城住一段时日吧,家里就先交给二哥和二嫂打理。”

    孟氏自从那年去了县城,孟杰丢了以后,对于去外面的大地方有了心里阴影,更何况是去京城,到处都是贵人的地方,急忙摆手:“我可不去,万一不小心的得罪了贵人,说不定这条命就回不来了。”

    孟倩幽失笑:“娘,京城里的人也分三、六、九等,在别人的眼里,我们就是贵人。”

    孟氏惊讶不已。

    就在一家人举棋不定的时候,郭飞领着两名精卫赶回了,顺便给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带来了一封信,信上只有几个字:“姝儿身体不舒服,望孟姑娘速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