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担忧(一更)
    京城里医术高明的大夫有的是,褚文杰却特意写信让她早点回去,孟倩幽心里隐隐有了一丝猜测,笑眯眯的对皇甫逸轩道:“褚将军恐怕要当爹了。”

    皇甫逸轩面露诧异,随即想到他们也成亲好长时间了,点了点头,“既如此,我们早日回去吧,舅舅现在必定是惊慌坏了。”

    孟倩幽给孟二银和孟氏看过这封信,道:“爹、娘,你们商议好了没,随我去京城吗?”

    孟氏是真的怕了,以至听了她的话,道:“爹、娘不去了,让你大哥、大嫂陪着杰儿和召儿去吧。”

    孟氏不去,孟二银自然也不跟着去,孟倩幽不好强迫他们,只好作罢。

    找到文彪,和他商议了一下,留下他的那些兄弟在家中,避风头,让家里的精卫全部跟着去京城。

    这些镖局的弟兄原本就是没有身份的活着,留他们在京城的庄子里的时候,文彪整日也是提心吊胆的,唯恐哪一天事情败露,这些人再被重新抓回去,听孟倩幽这样一说,求之不得,连跟众人商议也没有,直接就答应了下来。

    他是少东家,再说也是为了大家好,所有的人都没有异议。反正都是些糙老爷们,在哪儿也能生存下去。

    事情安排好,又找到孟齐,对他道:“二哥,京城的作坊里有安管事和皇甫煜管理,今年你就不要去京城了。照顾好家里的生意吧。”

    这几年家里的生意都是孟齐在外跑客户,孟贤专管家里作坊里的生产,所以年前才会有了那样的事,差点被人算计的家破人亡,孟齐也是心有余悸,点头:“好,你以后要辛苦一些了,如果实在是忙不过来,二哥再过去。”

    所有的事情安排好,到了正月十九这一天,皇甫逸轩和孟倩带着所有的精卫和孟贤夫妇以及孟杰和孟召,告别了家里人,开始向京城进发。

    黄庄的人在孟大金的带领下,送他们出了村口,看着马队远去。

    直到走出好远了,看不到村里人的身影了,孟倩幽才笑着对皇甫逸轩道:“以后你尽量减少回来的次数吧,你看看,你这一来一去,搅的整个村里人都不得安宁。”

    皇甫逸轩揉了揉她的头:“爹娘都在,我最少每年回来一次的。除非你想法让家里人全部搬去京城。”

    让孟氏去趟京城,就跟要了她半条命似的,惊恐不已,让她常住京城,这个想法孟倩幽连有都没有有过。

    一路上并没有急着赶路,用了两天的时间,才到了京城。

    说好了过了二十就回来的,看门人早就在门口不停的张望了,远远的看到马队过来,欢喜的不行,等前面的马车停稳,迎上前,笑着对孟倩幽道:“东家,世子,大将军派人过来询问过好几次了,问你们何时回来。还留下口信,说是让您们回来以后,立刻去将军府。”

    孟倩幽点头,叫来文彪吩咐:“你领着众人把带来的东西安置好,我去将军府一趟。”

    文彪应声,指挥众人把马队赶去了后院。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没有下马车,直接吩咐郭飞赶去将军府,青鸾和朱篱跟在马车后面。

    褚文杰成亲以后,将军府除了多了冯静姝和几名贴身伺候的丫鬟以外,并没有什么变化,还是那名伤残军士看守府门,看到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过来,满脸的急色:“世子,孟姑娘,你们赶快进去吧,夫人从好多天以前就吃什么吐什么,将军都急坏了。”

    听了他的话,孟倩幽心里更加的确定,笑着和皇甫逸轩一起走进将军府,来到了院子里。

    福伯领着好几名丫鬟候在正院门口,看到两人过来,也是欣喜不已,连忙高声禀报:“将军,夫人,世子和孟姑娘来了。”

    “让他们赶快进来。”褚文杰略带担忧和惊慌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

    候在屋门口的丫鬟打开门帘,两人走进去。

    褚文杰连寒暄都没有,立刻道:“孟姑娘,快过来给姝儿看看,她这是怎么了?”

    皇甫逸轩停住脚步,孟倩幽走到床边,看到冯静姝的样子也骇了一跳,只见她神情虚弱,眼窝深陷,脸色苍白,一副病恹恹的样子躺在床上。

    看到孟倩幽,想要给她打招呼,却一张嘴,就赶快爬起来干呕不止。

    看她连恨不得把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的样子,孟倩幽皱眉。

    等她干呕完了,接过丫鬟递过来的水,漱了嘴后,无力的躺回去。孟倩幽才坐到床边的凳子上,道:“你不要说话,我替你把一下脉。”

    冯静姝已经没了神的大眼睛看着她,微微点了点头。

    拿过她的手,搭在脉搏上,好一会儿才感受到微弱的滑脉,心中既欢喜有担忧,欢喜的是确实是自己料想的不错,冯静姝确实是怀孕了,担忧的是,她的脉搏较一般人弱一些,这种情况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会流产。

    将担忧之色藏起来,露出欢喜的表情,“恭喜大将军,姝儿这是有喜了。”

    褚文杰愣住。

    冯静姝也惊讶的张着小嘴,不相信的看着她。

    皇甫逸轩也笑着道喜:“恭喜舅舅了。”

    褚文杰回神,神情立时激动起来,“孟姑娘,你说的可是真的?”

    “大将军是不相信我的医术吗?”孟姑娘反问着跟他开玩笑。

    褚文杰立刻回道:“不不不,我这是高兴坏了,孟姑娘千万别跟我计较。”说完,嘴角开始上撇,差不多快撇到耳朵根去了,喜悦的表情也是溢于言表。估计要不是估计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在场,会高兴的大笑起来。

    冯静姝的脸色也是有了一丝红晕,惊奇的问:“我要当娘了吗?”

    孟倩幽点头,将她额前散乱的头发,替她拨到脑后,“是啊,姝儿要当娘了。”

    冯静姝的眼睛迸发出神采,对着褚文杰高兴的喊了一声:“将军”

    褚文杰三十多岁的人了,还没有子嗣,自从他们成亲以后,每次回娘家,冯母都会问她有没有消息,问的次数多了,冯静姝的心里上也有压力了,现在知道自己怀孕了,高兴的神情压不住,便也不顾场合的喊了褚文杰一声。

    守着两个小辈的面,被冯静姝喊了一声,褚文杰的老脸有些发红,不过还是配合的应了一声,“好好好。”

    孟倩幽接着说道:“所以,你以后要多加小心一些呢,不能做大幅度的动作,最好是没事的时候,多躺在床上修养。”

    冯静姝心思单纯,没有多想,高兴的点了点头,褚文杰却听出了孟倩幽话里的含义,脸上高兴的神情立刻褪去,露出担忧的神色。望着孟倩幽,张嘴想要问些什么,看到床上的冯静姝那高兴且害羞的样子,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皇甫逸轩站在他身边,明显的感受到了他情绪的变化,不解的看了他一眼,又转头看向孟倩幽。

    “你这胎像有些不稳,我先给你开个保胎的方子,你每日按时服下,吃完了我会在过来给你把脉的。”孟倩幽对冯静姝道。

    冯静姝点了点头。

    褚文杰吩咐人拿来了笔墨,孟倩幽起身,走到桌边,提笔写好了方子,对褚文杰道:“将军让人去德仁堂抓药吧,心里踏实一些。”

    褚文杰明白她指的是什么,点头,吩咐下人去德仁堂抓药。

    “姝儿年纪小,情况又特殊,将军每日最好是多关心她一些,免得出了什么意外。”孟倩幽的话意有所指。

    褚文杰的心沉了下去,脸色也变的有些凝重。

    见他的神色有了变化,孟倩幽小声安慰他:“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将军不要太担心了。”

    褚文杰沉重的点了点头,喉结上下不停滚动的一番,才困难的说道:“以姝儿的身子为主,实在不行”

    后面的话是什么,没有说出来,孟倩幽却明白他想要说什么,道:“还没有到那么严重的程度,将军担心的太过了。”

    皇甫逸轩仿佛也明白了是什么事情,高兴的神情也退了下去。

    三人一时陷入了沉默。

    冯静姝却没有感受到这些,用手摸着自己的小腹,憔悴的脸上充满了母性的光辉。

    褚文杰看在眼里,心里更加不是滋味。抿唇,平生第一次涌现了无力的感觉。

    一阵恶心涌上来,冯静姝又是爬起身一阵干呕。

    孟倩幽回到床边,轻拍着她的后背,笑道:“还没成型呢,就这样折腾你,等生下来了,一定是个调皮的小家伙,到时可有你操心的了。”

    好几天没有怎么进食了,冯静姝已经呕不出什么东西来了,等恶心的劲头过去,漱了嘴,躺回床上,喘着粗气笑着期盼的问:“这么调皮,是不是个男孩?”

    孟倩幽失笑,“这你可高看我了,我可真的没有那么大的本事能够判断出他是男孩还是女孩。”

    冯静姝也不失望,摸着自己的小腹,喜悦道:“不管是男孩、女孩,我都喜欢。”

    “那是当然,”孟倩幽给她掖了一下被脚,“男孩、女孩都一样,都是自己的骨肉。”

    下人很快把药抓来,孟倩幽检查过以后,褚文杰命人去熬了,让冯静姝喝下。

    看冯静姝喝下药以后,有些昏昏欲睡,孟倩幽有眼色的笑道:“我刚回来,没进家门,便赶了过来,身体有些乏累,想回去休息了,你也歇一会儿,记住我的话,好好的养身体,不要做大的动作。”

    冯静姝轻点头,“好。”

    摸了摸她的头,孟倩幽起身,示意了皇甫逸轩一眼,走出门外。

    皇甫逸轩随后跟了出来。

    褚文杰吩咐丫鬟照顾好冯静雯以后,也跟了出来。

    看三人都走了冯静姝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三人来到会客厅坐定,福伯命人端上茶来。

    褚文杰沉默了一会儿,问:“很严重吗?”

    “只是胎像有些不稳,先吃几幅保胎药看看。”孟倩幽回道。

    又沉默了一会,褚文杰才开口,声音沉着冷静,“据说当年我母亲有我姐姐的时候就是这样,后来生下我姐姐的时候,差点丢了性命,我不想姝儿也有那样的事情,实在不行的话,就偷偷拿掉吧。”

    “还没有到那么严重的程度,再说了,要是拿掉了孩子,对姝儿的身体也有一定的损伤,再看看吧,我会尽力替你们保住的。现在说这些为时尚早,一切过了三个月再说。在这段时间,希望将军有时间多陪在姝儿的身边。”

    褚文杰脸上的喜色早已消失殆尽,轻“嗯”了一声。

    又详细的嘱咐了褚文杰一些注意事项,孟倩幽和皇甫逸轩才出了将军府。

    上了马车后,孟倩幽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很严重吗?”皇甫逸轩问。

    孟倩幽摇头:“不知道。”

    皇甫逸轩愣了一下,皱眉:“连你也没有把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