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喜事连连 (一更)
    在京城里呆了这几天,孟贤夫妇心里上也有了变化,见皇甫逸轩给他们赔罪,吓得急忙站起身,道:“世子言重了,你公务繁忙,不必理会我们。”

    皇甫逸轩愣住。

    孟倩幽“噗嗤”笑出声来。

    孟义和周莹夫妇和抿唇而笑。

    孟贤夫妇不赞同的看着他们。

    好一会儿笑够了,孟倩幽才开口对逸轩道:“自从昨日你留下口信,让我们今天去齐王府做客,大哥、大嫂就惶恐不安,今日你这一番言语,更加是吓坏了他们。”

    皇甫逸轩明白过来,笑着开口:“大哥、大嫂,我是逸轩,是你们的弟弟,无论到了那里,是何种身份,这是永远不会改变的。至于我父王和母妃那边,你们不用害怕,他们是诚心诚意的邀请你们过去的。”

    听了他的话,孟贤夫妇不安的心缓解了一些。

    皇甫逸轩体贴的陪着他们说了一个多时辰的话,孟贤夫妇惶恐的心才安定下来。

    看天色不早了,几人出了家门,分别坐着马车来到王府。

    王府管家早已领人在门口候着了,见几人到来,忙带人上前见礼:“世子,孟姑娘,王爷和王妃已经在会客厅等候多时了。”

    皇甫逸轩领着众人来到会客厅。

    齐王爷和齐王妃在会客厅正坐着,听见脚步声,齐王妃站了起来,齐王爷没动。

    齐王妃眼里含笑的侧头看了他一眼,齐王爷犹豫了一瞬还是站了起来。

    几人进门,皇甫逸轩还未说话,孟贤夫妇和孟义夫妇急忙跪下行礼,齐声说道:“拜见王爷,王妃。”孟杰、召儿和宏儿也跟着跪下。

    齐王爷没有说话,齐王妃笑着走上前来,亲自扶起孙茜和周莹:“都是自家人,以后不许行大礼。”说完,也虚扶了孟贤和孟义一把。

    几人站起身,谢过。

    “坐吧。”齐王爷威严说了一句。

    几人再次道谢,规规矩矩的坐下。

    召儿和宏儿依偎在孟倩幽的怀里,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盯着齐王爷和齐王妃看。

    齐王妃注意到了这两个粉妆玉雕的小人儿,心生欢喜,吩咐人上了茶水以后,对他招手:“这是召儿和宏儿吧,听轩儿提起过,来,到我这边来。”

    皇甫逸轩从小失踪,齐王妃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亲眼看着他长大,所以,对任何的孩子都有一种莫名的心喜,即使到了现在,这种心喜也没有改变。

    召儿和宏儿同时抬头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笑着点头:“去吧。”

    两个小人儿不怕生的走到齐王妃面前,齐齐喊了一声:“奶奶!”

    所有人愣住。

    孟贤夫妇和孟义夫妇惊愣过后,立刻惊骇的站起来赔罪:“王妃恕罪,小儿”

    他们的话没说完,齐王妃竟然响亮的应了一声:“哎”

    四人再次愣住。

    齐王妃笑着将两人搂在怀里,越看越喜欢,吩咐玲珑:“去库房挑两件稀罕的好玩的玩意来。”

    玲珑应声,快步走了出去。

    两个小人儿童声童气的谢过。

    齐王妃更加的欢喜,道:“要不是你们在京城呆不长,我真想留你们在王府常住。”

    说完,抬头对四人道:“你们这是做什么,赶快坐下。”

    四人受到惊吓的心落了回去,安心的坐回椅子上。

    “今天是家宴,我们两家是亲家,没有身份之分,你们不要动不动就行礼赔罪,这样就显得生分了。”说完,笑着侧头问齐王爷:“王爷,您说是不是?”

    齐王爷看了她怀里的两个小人儿一眼,神情虽没有什么变化,却轻“嗯”了一声。

    玲珑很快回来,拿来了两个黄金项圈,“娘娘,奴婢找了半天,只有这两个项圈适合两位小公子。”

    齐王妃接过,一人脖子上带上一个,点头:“嗯,好看。”

    孟贤夫妇和孟义夫妇想起身阻止,孟倩幽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四人想起的动作顿住。

    “谢谢奶奶”召儿和宏儿甜甜的道了谢,高兴的跑回孟倩幽身边,不住的低头看着金灿灿的项圈。

    齐王妃慢声细语的跟几人说了半个时辰的话,等几人消除了紧张感,才吩咐厨房摆饭。和齐王爷一起,陪着几人吃过饭。

    一顿饭下来,孟贤和孙茜心对齐王爷也不是那么惧怕了,说话也放开了一些。

    吃过饭以后,在齐王妃的引导下,还给她讲了许多乡下的趣事,惹的齐王妃羡慕不已,直道以后有时间会去乡下看看。

    齐王妃的身体虽然已经好很多了,可较常人还是差些,虽然一直脸上带着笑意的陪他们说话,但是整个人已透出疲色。孟倩幽看在眼里,起身道:“王爷,王妃,我们该回去了。”

    孟贤夫妇和孟义夫妇也赶紧起身,告辞。

    齐王妃没有完挽留,嘱咐皇甫逸轩送他们回去。

    皇甫逸轩应声,果真依着齐王妃的吩咐把几人送回了家里。等众人都去了自己院子里歇息的时候,顺势跟着孟倩幽来到她的院子里。

    青鸾和朱篱看两人走进屋内,退到院外守候。

    好多天没见,皇甫逸轩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把孟倩幽压在床上好一番亲吻,直到孟倩幽喘不上气来,才肯罢休。孟倩幽已然习惯了他的这种行为,上手搂着他的脖子,放软了身子,任他无所欲为。

    想着不能被孟贤几人看出端倪,皇甫逸轩本来已经克制住自己了,可抬眼看到她面色绯红,双眼迷蒙,一副意乱情迷的样子,还是没忍住,掀过一旁的被子盖上,一把扯开了孟倩幽的衣服,嘴唇落在她洁白的胸前。

    皇甫逸轩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孟倩幽早已经做好了他随时要了自己的准备,所以对他的行为并没有阻止,只是手更加搂紧了他一些。

    皇甫逸轩终归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气喘吁吁的躺在了她的身侧,搂紧她,费了好大的力气平息下自己的欲火,发誓道:“最多半年,我一定会娶你进门。”

    孟倩幽任他搂着,静静的躺在他的身边,没有说话。

    又过了两日,孟贤夫妇带着孟杰和召儿领着马队在郭飞领着十几名精卫的护送下,回了老家。

    孟义夫妇也领着宏儿搬去了周府。

    家里一下子冷清了下来。

    不过这下方便了皇甫逸轩,家里没人约束,他只要在京城无事,不论白天,黑夜都会过来。

    家里的人也都习惯了,只要他一来,就连青鸾和朱篱两人也不再守着院门口了,跑的远远的,任他们在屋子里折腾,来个耳不听为静。

    一晃又十多天过去了,孟倩幽除了定时去将军府给看望冯静姝以外,剩下的时间就是待在府里领着众人配置治疗伤疤的药。

    这天,看天气晴朗,吩咐青鸾:“让郭飞去赶马车,咱们去德仁堂。”

    郭飞领着精卫护送孟贤安全到家以后,便赶回来了。

    青鸾应声去了下人房。

    孟倩幽把配好的药装好,拿在手里,走出家门。

    郭飞已经赶着马车在门外等候。

    等孟倩幽上了马车,直接赶着马车来到德仁堂。

    伙计看到她进来,立刻热情的招呼她:“孟姑娘,您来了。”

    孟倩幽点头,问:“你们东家在吗?”

    “刚才府里的人来报,说少奶奶有些不舒服,我们东家急冲冲的赶回去了。”

    孟倩幽皱眉,“可说了是什么情况?”

    伙计摇头,“小的不知道。”

    转身往外走,走到门口,回头,问:“你可知你们东家的住处?”

    伙计点头。

    “带我去看看。”孟倩幽吩咐。

    伙计没有迟疑,给其他伙计说了一声,便领着孟倩幽来到文府。

    文府的看门人识得伙计,上前来问话:“二子,东家刚回府,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伙计应声,指着下了马车的孟倩幽道:“这是孟姑娘,是东家的至交好友,正好去德仁堂找东家,听说少奶奶不舒服特意过来探望一下,麻烦你进去禀报一声。”

    看门人好奇的打量了几眼,才匆匆的跑进去禀报。

    不一会,有急促的脚步声从门里传出,随后文泗焦急的脸出现在门前,连招呼也没打,直接对孟倩幽道:“雯儿有些不舒服,你快进来看看。”

    话落,人才走出门外。

    看他神色着急,孟倩幽心里发沉,抿嘴,随着他进入府内,一路来到他们住的院子里,走进屋内。

    冯静雯正脸色有些发白的躺在床上,床边坐着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大夫,正在给她号脉。

    见孟倩幽进来,面露喜色,张嘴就要给她打招呼。

    孟倩幽把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又指了指老大夫,示意她静下心来让来大夫把脉。

    冯静雯意会,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老大夫仔细的把完脉以后,捋着自己的胡须,笑着恭喜:“恭喜东家,恭喜少奶奶,少奶奶的这是有喜了。”

    话落,屋内一片寂静,各人脸上的神情大不相同。

    文泗先是不敢相信,随即狂喜,走到老大夫面前,连声问:“你说的可是真的,雯儿有喜了,你没有号错?”

    冯静雯则是猛然睁大了眼睛,手立刻搭在了几的小腹上,抬头看了看老大夫,又看了看孟倩幽,眼睛有些泛红了。

    老大夫听了文泗的问话,明显愣了一下,不满道:“东家,老夫在德仁堂坐诊也有几十年了,你这是怀疑我的医术吗?”

    文泗早已经激动的语无伦次了,“我不是,我、我、我”

    “他是高兴过头了,”孟倩幽笑着说了一句。

    孟倩幽经常去德仁堂,老大夫也认得她,当即笑呵呵的点头:“孟姑娘说的也是。”随即又收敛了笑意,对文泗道:“不过少奶奶身体有些虚弱,还需要精心养着才好。”

    文泗连连点头。

    “还有房事上也要节制一些,这次会出现这种情况全是你们不知节制造成的。”老大夫也不避讳,当着众人的面直接说了出来。

    文泗的脸腾的就红了,冯静雯也是羞得脸色能滴出血来。

    老大夫也不管他们的反应,起身,走到桌前,打开药箱,拿出纸笔,写下一个方子,道:“按照这个方子,先抓几幅药来,给少奶奶服下。”

    文泗立刻吩咐去抓药。

    老大夫边收拾自己的药箱,边道:“还有啊,派人去给老东家说一声,让他也高兴高兴。”

    文泗连忙应声。

    收拾好自己的药箱,老大夫背着往外走,文泗亲自送了出去,吩咐人赶着马车送他回德仁堂。

    冯静雯想要起身,孟倩幽上前几步,阻止了她:“老大夫既然说让你多躺着休养,你就不要乱动,好容易怀上的孩子,别出了什么意外。”

    冯静雯停止了动作,乖乖的躺回了床上,示意孟倩幽坐在床边的凳子上,对众人道:“你们全下去吧。”

    丫鬟们应声,退了下去。

    屋内只剩下两人。

    冯静雯立刻拉住孟倩幽的手,神情激动:“幽儿妹妹,我没有听错?我是真的又有孩子了是不是?”

    见她一副想相信又不敢相信的表情,孟倩幽失笑,肯定的点头:“是,没错,你确实又有孩子了。”

    冯静雯的脸上立刻散发出光彩,双手摸着自己的腹部,欢喜的喃喃道:“我又有孩子了,我又有孩子了。”说完,似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孟倩幽的手,紧张的问:“这次我的孩子一定能保住是不是?”

    “当然能,”孟倩幽笑着回应:“你的身体已经完全调理好了,平平安安的生下这个孩子是没问题的。”

    冯静雯红了眼眶,脸上浮现了满满的感激,声音也有些哽咽的说道:“谢谢幽儿妹妹。”

    孟倩幽板起脸,佯装生气的说道:“嫂子,我不是说过了吗?以后不许这样的话,你要是再这样说我可要生气了。”

    冯静雯有些慌了手脚,急忙抓住她的手:“幽儿妹妹不要生气,嫂子以后不这样说了。”

    文泗恰巧进门,听见了她的话,不用猜也知道她说了什么,一副一家人的口吻道:“这个丫头又不是外人,你跟她客气什么。”

    说完,来到冯静雯面前,看她眼眶有些泛红,心里知道她是激动的,忙道:“你这刚查出有了身子,还是别太激动了,免得动了胎气。”

    冯静雯乖巧的点头:“我知道了。”

    文泗放柔了声音,问:“想吃什么,我吩咐人去给你做。”

    想起上一个孩子就是因为有人在自己的膳食里下毒,才导致生下来的就是死胎的,冯静雯心里一阵发凉,连忙摇头:“我不饿,我什么都不想吃。”

    孟倩幽察言观色,也知道她想到了什么,笑着劝解:“嫂子,这刚开始的时候,是你身子最弱的时候,多吃点补身子的东西,对你和孩子都好的。”

    “可是万一”冯静雯的话没有说完全,文泗和孟倩幽也知道她担心什么,孟倩幽道:“人都说十月怀胎,才瓜熟蒂落,您总不能十个月不吃饭吧。而且,你这样担心,对孩子也会不好的。听我的,该吃吃,该喝喝,而且还要多吃多喝,别的什么都不想,这样才能生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

    文泗也跟着附和,“就是,你放心,以后你入口的东西我会让人仔细检查的。绝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冯静雯脸上的忧色也退了下去,点头,对文泗道:“我暂时还不想吃,等我想吃了告诉你。”

    文泗刚要说话,一个高兴而又激动的苍老的声音在院子里响起:“泗儿,你在屋里吗?”

    “在呢,爷爷。”文泗应声往外走。

    “孙媳妇是又有身子了吗?”文泗刚走出门外,老者的声音又响起。

    文泗高兴的应声:“是啊,爷爷,刚才老大夫亲自给好的脉,错不了。”

    “老天保佑呀,我文家终于有后了。”

    要是搁在别家,老公公询问孙媳妇是不是有了身子,肯定会让人说老不正经,可文家不一样,文泗的娘和老夫人早已不再了,冯静雯又是长孙长媳,加之上回生了个死胎,被老大夫确诊以后再也不会有孩子,而文泗又不纳妾,文老东家觉得文家一脉自此就要绝后了,自己百年以后也无颜去见文家的列祖列宗,整天的长吁短叹,没有一丝精神头。现在乍然听了文泗派去的丫鬟的禀报,说是冯静雯又有喜了,这才不顾规矩的赶来文泗的院子里,舍下脸皮亲自问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