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四章 跟你做个买卖(二更)
    皇上虽然生气,却也无奈,沉着声音下旨,“宣贺琏上殿。”

    旨意很快传到了丞相府府里。

    贺琏刚睡醒,还没有起床。

    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快速的爬起来,穿戴整齐,问身边亲随:“传旨的公公可说了什么?”

    “传旨的公公是笑着来的,应该是有什么没好事。”亲随满脸高兴的回答。

    贺琏闻听心情愉悦的出了自己的院子,来到传旨公公面前,一副谦恭的样子:“劳烦公公久等了。”

    “无妨,这旨意传的急,大公子慢了一些也在情理之中,现在请随我上殿面圣吧。”

    贺琏应声,上前,从袖带里掏出一张银票不动声色的塞在公公的手里,退开,跟在身侧,低声问:“公公可知皇上宣我何事?”

    公公快速的把银票塞入袖中,尖细着嗓子笑着回道:“临城闹瘟疫,需要官员前去治理,丞相亲自举荐了大公子,如果这次的差事办好,大公子以后前途无量呀。”

    他的话落,贺琏的心里却是凉飕飕的一片,治理瘟疫,这可是有生命危险的大事情,丞相怎么会举荐他去。又转念一想,丞相这么做肯定有他的用意,自己只需听从就行了。思及此,情绪恢复了自然,乐呵呵的跟着公公的后面,有一搭无一搭的跟他套着近乎。

    公公表面客气,心里确是一片鄙夷,贺琏就是一个没脑子的东西,仗着自己有个丞相爹,才谋得了一个小小的官职,却还不好好做事,被吏部的人从风月场所昏着抬了回去,这事弄得满城皆知。要不是看在丞相和他那贵妃妹妹的面子上,恐怕皇上早就把他废了,哪里还会有重新启用的机会。而他却还一副喜洋洋的样子,殊不知这瘟疫不会是那么容易治住的,弄不好,他命丧临城也说不定。

    想归想,表面的功夫还是要做的,公公也有一搭无一搭的应和着他的话,很快来到宫门前。

    贺琏整好衣冠,一路低着头来到殿上,三拜九叩之后,规矩的跪在地上。

    皇上开口:“贺琏,有奏折来报,临城开始闹瘟疫,朕要朝廷派官员去治理,丞相亲自举荐了你,你可愿意。”

    贺琏想也没想就应承了下来:“为朝廷处出力是微臣的本分,微臣愿意。”

    这话说的皇上郁闷了一早上的心情好了一些,脸色也缓和下来,道:“好,朕给你配备太医院专管瘟疫的太医五名,即刻起身,前往临城。随后朕会再下一道旨意,临城的所有官员听你调派,如有反抗不服者,可先斩后奏。”

    贺琏一个头磕在地上,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激动:“臣领旨!”

    群臣惊诧,却又觉得在合理之中,毕竟治住瘟疫是大事,皇上给予大权也是应该的。

    只有齐王爷微皱起眉头,眼神锐利的盯在贺琏的身上。

    贺琏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这次心中没有了惧怕,而是得意之极。

    旨意定下,退朝,全部官员走出金銮殿。纷纷给贺琏打招呼。

    贺琏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待遇,一脸得意。

    齐王爷却熟视无睹的从他身边经过,贺琏心里恨极,表面却没有显现出来。

    贺章了解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德行,唯恐他得意之下露出原形,头前往外走去。

    贺琏匆匆给众官员寒暄了几句,紧走几步跟上贺章的步伐。

    出了宫门,坐上马车回了府里,之后,贺章直接领着贺琏去了书房,不知对他说了些什么,一个时辰以后出来的贺琏满脸带笑,心情愉的哼着小曲去了自己的院子里。

    他走后,贺章坐在书房里沉思了一会儿,对着空气吩咐:“率二十名暗卫助大公子一臂之力,必要的时候不择手段。”

    没有人现身,却传来了应声:“是,主子。”

    齐王爷回了府里,也直接去了书房,连午饭也没吃,一直到天黑才出来。

    忙的陀螺似的孟倩幽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以后了,而皇甫逸轩竟然给她又来了一封信。信中除了表述了自己的思念之情外,还告诉她,自己这次只所以间隔了三天就给她写这封信,是因为怕她知道了临城闹瘟疫担心自己,还告诉她自己现在一切都好,让她不要惦记自己,也不要有过去帮她的心思,以后他还是会三天给她写一封信。

    信的字迹工整,苍进有力,不像前几次一样潦草,应该不是随意找个地方随意写下的。

    拿着这封信,去了齐王府,齐王妃看过,多日来悬着的心放下,道:“轩儿没事就好。”说完,抖着手边缝制了一半的嫁衣让孟倩幽看:“还剩一半,肯定耽误不了你们的大婚。”

    经过了大半个月,地里的土豆也差不多种完了,就在北城的人们害怕没有活计做的时候,孟倩幽又安排了人们去担水浇地,并告诉他们这个活计差不多持续的土豆快要成熟为止。

    一家老小的生计又有着落了,干活的人们一阵欢呼,几乎要给孟倩幽下跪了。

    如此又过了几天,孟倩幽又收到了皇甫逸轩的一封信,信里照例是说自己没事,让她放宽心。

    而贺琏也快马加鞭的给皇上传回了消息,说瘟疫蔓延的很厉害,有一个安置灾民的地方,里面的人几乎全部死去。他采取了措施,把传染了瘟疫的人单独隔离出去,任他们去自生自灭,而剩下的人则是加紧排查,以免有没查到的,传染到了其他人。

    皇上听完,当着百官的面连声称赞,直言他做的好,等瘟疫控制住了以后,回来给他加官进爵。

    满朝文武对着贺章一顿巴结吹捧。

    贺章摸着胡须,笑着点头,脸上的表情有说不出的愉悦。

    土豆种完了,剩下的事情文彪和众精卫们就可以处理,孟倩幽又闲了下来,去分别看过冯静姝和冯静雯姐妹俩后,开了一个单子,让德仁堂的活计给她送了一车的草药过来,令府中众人加紧捣碎草药,她配置了许多药丸。

    又是一个三天过去,孟倩幽没有收到皇甫逸轩的来信,眉头开始皱了起来。

    又过去了一天,依旧没有任何消息,孟倩幽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了,府中的人从来没有看到过她这个样子,在她面前,大气也不敢出,走路都不敢发出声音。

    第五天,天不亮孟倩幽从睡梦中惊醒,披衣下床,连鞋也没有穿,打开屋门,对着侧房里吩咐,“青鸾,朱篱收拾东西,随我去临城。”

    她一开屋门,青鸾和朱篱就听到了声音,等她的吩咐一落,两人就一跃而起,收拾了几件衣服,走了出来。

    孟倩幽吩咐完,转身赤脚走到箱子边,打开箱盖,胡乱的拽出了几件衣服,放到包袱里,这才一边穿鞋,一便吩咐青鸾,“喊郭飞带二十名精卫跟着我一起去。”

    青鸾应声,去了下人房,郭飞惊醒,听了青鸾的话,也立刻着手准备。

    文彪自然也听到了青鸾的说话声,穿好衣服后,跟着来到这边的院子里。

    孟倩幽已经收拾停当了自己,拿着包袱和所有的药丸走出门外,看道文彪,急声吩咐:“家里交给你了,如果遇到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就去齐王妃或者包大人哪里请求帮忙。”说完,没等文彪应声,人已经到了院子外。

    出了府门,郭飞已经率二十名精卫在府外等着了。

    翻身上马,一路打马来到城门口。

    天色尚早,城门还没有打开,门前一片静悄悄的。

    守门的兵士看到有一队人骑马疾奔过来,伸手阻拦:“停下,城门没开,不得出城。”

    抬头看了眼天色,天刚蒙亮,距离城门打开还有一段时间,孟倩幽心里着急,客气商量:“我有急事,能不能通融一下,让我们出城。”

    看她的穿戴不错,却没有官宦人家的做派,料定是那个富家的小姐有事出去,兵士强硬了口气:“每个出城的人都这样说,要是都轻易的放行,我们还守着城门做什么?”

    看守城门是他们的职责,孟倩幽也不好硬闯,正自着急之际,青鸾打马上前,掏出腰牌晾在兵士面前:“我们是齐王府的人,有事要出城,赶快打开城门放行。”

    兵士看清了是齐王府的腰牌没错,顿时吓得有些腿脚发软,点头哈腰的道歉:“小人有眼无珠,没有认出各位,还请各位见谅。”

    “少啰嗦,快打开城门,耽误了大事,砍了你的脑袋!”朱篱一惯的扳着脸,训斥兵士。

    兵士不敢再废话,和另一名兵士卸下沉重的门闩,放他们出城。

    孟倩幽带头打马冲了出去。

    厚重的城门又重新关上。

    而城门上立着一个身穿黑衣之人,看到她们出了成以后,朝着天空放了一个暗号。旁边守城的头目弯着腰,恭敬的站在他的身侧。

    “做的不错,回去后我会禀报丞相大人,给你请赏。”黑衣人开口,嗓音阴柔,带着满满的杀气。

    守城的头目心中一喜,连声道谢。

    “记住,今日之事不可对任何人说起,一旦透漏,你全家老小的性命不保。”黑衣人说完,大步走下了城楼。

    守城的头目却出了一身的冷汗,望着他离去的方向,脊背发凉。

    旁边的兵士战战兢兢的凑过来,“队,队长”

    队长直起腰身,厉声训斥城门上的人,“都听见了,把嘴巴都闭紧,不要哪天脑袋掉了都不知道。”

    兵士们惶恐应声。

    孟倩幽一行出了城门,快马加鞭,朝着临城的方向疾奔,一天下来,人困马乏。

    感受到众人明显慢下来的速度,到了一处有树林的地方,孟倩幽勒住缰绳,命令:“都下马歇息一下,吃点干粮,一个时辰后在”话没说完,紧绷了身体,冲着树林中说道:“是哪里的朋友,现身见见吧。”

    话落,一阵阴森的笑声从树林中传出,随后一人缓缓的走出来:“孟姑娘,好久不见。”

    端坐在马上,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孟倩幽也是微微一笑:“文二公子,好久不见。”

    文二又是一阵大笑:“孟姑娘,自从年前一别,我对你实在是想念的很,下马一叙如何?”

    孟倩幽端坐马上不动:“劳烦二公子挂念了,只是我今日有急事,需要赶路,不如我们以后再叙。”

    文二面不改色,依旧笑的风骚:“孟姑娘天不亮就出了城门,现在天已经黑了,想必也是困乏之极,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歇息一下,我们也好谈个买卖。”

    孟倩幽思量了一下,点头同意:“也好,我确实感觉有些累了,顺便歇歇吧。”

    说完,下马,走到一边的一棵大树下坐好,面色沉静的问:“二公子想要谈什么买卖。”

    扫视了一眼马上的人,文二笑问:“孟姑娘,你这属下不歇息吗?”

    “都下马,歇一会,吃点干粮,我和文二公子是故交,他没有恶意的。”孟倩幽吩咐。

    青鸾和朱篱对看一眼,下马,来到大树下,站在孟倩幽两边。

    郭飞和二十名精卫也下了马,却似没动,静立在马侧。

    “看来孟姑娘这手下对我是不放心呀。”文二笑着说道。

    孟倩幽也是笑着回道:“确实,以文二公子以前的作风,他们不放心也是应该的。”

    文二又是一阵大笑:“以前是我不对,不过这次我是真心诚意的想和孟姑娘谈买卖的。”

    孟倩幽似真的累了,身体往后靠了靠,闲适的倚在树干上,一副懒散的摸样:“文二公子想谈什么样的买卖,请说。”

    文二看向他,眼里露出称赞,稍纵即逝,道:“我要谈的买卖孟姑娘早就知道,又何必多此一问。”

    孟倩幽收敛了笑意,脸色有些发沉,声音也不悦起来:“文二公子这是那我消遣吗?我孟倩幽又没有看透人心的本事,如何得知你想谈的是什么?”

    文二脸上的笑意不改,拱手赔罪:“孟姑娘莫要生气,是文二的不对,在这先给你赔个礼。”

    孟倩幽却揭穿了他:“文二公子不是磨叽之人,现在却一再说这些给无关紧要的事,莫不是为了拖延时间,阻止我去临城?”

    文二微微一愣,随即恢复了自然,“孟姑娘多心了,我真只是想和你谈笔买卖,至于你去不去临城,与我无关。”

    孟倩幽自然看到了他发愣的动作,心里微沉,看来逸轩是真的出事了,否则以文二的性格不会跟她在这废话,只是不知道这文二是自己找上门来的,还是和贺章勾结在一起,如果是后者,要想快速的处理了他,还真的有些麻烦。

    心里千思百转,面上却一点也不显,依旧沉着脸色问:“既如此,文二公子快说吧,我这人没有什么耐性,一着急会对你大打出手的。”

    没料到她会这样说,文二又是一愣,笑道:“我想和孟姑娘谈的条件有三,一个是我要把文泗那个废物除掉,还希望你不要插手。”

    孟倩幽也没说答应不答应,直接问:“第二个呢?”

    看了她身旁的青鸾和朱篱一眼,文二道:“第二个就是你这两名丫鬟我相中了,孟姑娘能不能卖个人情送给我。”

    “还有呢?”

    “最后一个是,你速回京帮我把冯静雯肚子里的孩子除掉。”

    孟倩幽点头:“文二公子说的这三个条件不难,不过,我帮你做了这些,我有什么好处呢?”

    文二卖着关子:“好处是有,不过孟姑娘要先答应了我这三个条件再说。”

    孟倩幽微微一笑,“文二公子知道我是个生意人,你看到哪个生意人会做吃亏的买卖的?”

    “我文二对天发誓,孟姑娘给我做了这个买卖,绝对不会吃亏。”

    “哦,那就说来听听,我看值不值?”

    文二笑的阴森,笑的诡异:“以皇甫逸轩的命来换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