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后手 (一更)
    文二说完,阴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孟倩幽,想从她的脸上看到惊慌失措的神情。

    孟倩幽的心跳漏了半拍,真是差点惊跳起来,用了两辈子所有的毅力,才勉强克制住。

    于是孟倩幽脸色不改,云淡风轻的笑道:“逸轩的命无论何时都是我的,文二公子这个条件未免可笑了些。”

    没从她的脸上看到任何惊慌的表情,文二脸上的笑容就有些维持不住了,忍不住问:“我说的可是皇甫逸轩的命,你真的不换吗?”

    “同样的话我不会重复说两遍,文二公子还是换个别的条件吧。”

    “你”文二被噎住,一时说不上话来。

    “怎么,文二公子没有筹码了吗?那对不住了,恕我不能做赔本的买卖。”说完,起身,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朝着马儿走去,边走边吩咐:“歇息够了,上马赶路。”

    文二冷笑一声:“孟姑娘,我好心给你个台阶下,你却不领情,非要跟我作对,今天晚上,你是走不掉”了字没有出口,经过他身边的孟倩幽,却身形一转,手中闪着寒光的匕首逼在了他的颈侧,幽冷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我平生最恨的就是有人威胁我,文二公子犯了我的大忌,不知想要个怎样的死法?”

    前面两次,文二并没有和孟倩幽过过招,打死他也不会想到孟倩幽会有这么好的身手,所以有些放松了警惕,现在被匕首顶着脖子,大骇,“你”

    “文二公子最好不要说话,免得我一不留神,割断了你的脖子。”孟倩幽警告他。

    随后,对着树林内喊道:“阁下一直躲在树林里偷窥,不太好吧,还是现身见个面吧。”

    话落,无人应。

    孟倩幽也不拖泥带水,手中的匕首用力,文二的脖子被割破,鲜血顿时流了出来。

    文二疼的闷哼了一声。

    树林中涌出许多黑衣身影,带头之人面露惊慌,高声道:“放开我们主子!”

    不是贺章的人,孟倩幽微微松了一口气,嘲讽道:“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手下,都喜欢偷偷摸摸,暗地使阴招。”

    这是讽刺他们躲在树林里想要暗袭,带头的黑衣人涨红了脸,欲要开口,孟倩幽却先开口道:“既然你们知道我的目的是什么,那我不给你们废话了,让开路,放我们过去,你们主子自然没事,否则”说着,手中匕首又往前递了一寸。

    文二吃痛,再次闷哼出声。

    “主子!”带头黑衣人惊慌叫道,随即摆手,黑衣人立刻把所有的人围在了当中。

    “放了我们主子,我可考虑放你们一马,要不然”黑衣人虚张声势的叫嚣。

    孟倩幽冷声打断他:“要不然如何,同归于尽吗?如果你们主子舍得了他这条命,我不介意奉陪。”

    把死说的如此淡然、不在意的人,竟然是个女人

    就算是男人如此有气魄的也没有几个,黑衣人闻言愣了一愣,刚想要张口说些什么,却又一次被孟倩幽堵了回去:“别废话,到底是让还是不让,给个痛快话!”

    黑衣人被噎住,看向文二,用询问的口气喊了一句:“主子?”

    文二了解孟倩幽的手段,说到做到。这时他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憋出来:“放他们过去。”

    黑衣人挥手,其它的人退回到他的身边。

    “还是文二公子识时务,不过我却信不过你的为人,这样吧,让你的人原地不动,等我们跑出去十里地以后,自会放了你。”孟倩幽依旧淡然说道。

    文二的磨牙声已响起:“你不要得寸进尺!”

    孟倩幽轻笑一声:“我为刀俎,你为鱼肉,文二公子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文二气得说不出话来,额头的青筋也冒了出来。

    孟倩幽心里着急,不想再跟他废话,道:“文二公子放心,我说话算话,只要你乖乖的配合我们,我绝不会再多动你一根汗毛。”

    命脉被她捏在了手里,不答应也得答应,文二闭了闭眼睛,满脸不甘的下了命令:“你们留在原地。”

    他的话出,孟倩幽也不废话,命令郭飞:“带好文二公子,不许伤到他,我们走!”

    郭飞应声,走上前来,手中精致的小刀,抵在文二的颈侧,拉着他上了马。

    孟倩幽也翻身上马,扬起马鞭,朝着前方疾奔而去。

    所有的人紧紧跟在后面。

    走出十里地,来到了一片树林前,孟倩幽停下马,命令郭飞,“放了文二公子。”

    郭飞收回抵在文二公子颈侧的小刀。

    文二得了自由,跃下马背,如毒蛇一样阴冷的眼神看着孟倩幽,脸上却露出诡异的笑容:“孟姑娘,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还会在见面的,希望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还会这么悠哉。”

    孟倩幽也回了一个微笑,语气嘲讽:“无论何时何地,在文二公子面前,我一直会这么悠哉。”

    话落,不再理会他,继续打马朝着临城而去。

    文二看着黑夜中远去的身影,脸上的神色不停的变幻。

    一刻钟后,后面大批的黑衣人尾随而来,全部下马,静立。

    文二接过头前一名黑衣人手中帮他牵的马儿,吩咐:“给前方传信,就说我们没有得手,让他们谨慎行事。”

    黑衣人应声。

    文二上马,却调转马头,朝着来时的方向带头狂奔而去。

    把文二甩在了后面,孟倩幽继续打马往前奔,脑子里却不停的思考。疾奔了一天了,别说人,就连马儿都累了,这才是她没有趁机除掉文二的原因,如果跟那些黑衣人硬碰硬,以现在这种状况,她的这些人必定会有伤亡,她不能不管他们,也不能留他们下来疗伤,那明日再走就会拖行程了。可连文二都得到了她出城的消息,那贺章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不派人拦截。思及此,果断下令:“到了前面,找了客栈,休息一晚,明日再赶路。”

    又走了大概几十里路,就在众人实在是困乏至极的时候,终于到了一个小镇。

    放缓了速度,进入镇中,来到了一家看起来不错的客栈,全部下马,孟倩幽走进店内,询问:“掌柜的,还有没有房间?”

    这个小镇是从京城到临城的必经之路,平日里也有结伴而来的人住店,可是像这样二十多人的情况可不多见,掌柜的抬头看到这写人,脸上笑开了花,连声应道:“有,有,有,姑娘想要几间?”

    “我们全都住下,你随意安排,房间不要太差。”孟倩幽道。

    是个不差钱的,掌柜的心里高兴,态度更加的热情。提起油灯,亲自领着他们来到楼上,指着左右两排的房间,道:“这楼上的房间都是,姑娘看看可还满意?”

    “打开看看。”

    掌柜的应声,依次把房间全部打开,把里面的油灯全部点上。

    孟倩幽扫了一眼,虽然简陋了一些,但干净整洁,点头:“就这些吧,麻烦给我们备些热乎的饭菜,吃完以后,我们立刻歇息,明早还要早起赶路。”

    掌柜的欢喜的应声,把二楼走廊的油灯也全部点上,这才下楼吩咐伙计去做饭菜。

    郭飞等人把马儿牵去了后院,让伙计照料好,回到了楼上。

    孟倩幽挑了一个最里面的房间,剩余的让他们自动分配好。

    跑了一天,终于有床可以躺一躺了,众人仿佛没有了骨头一样,瘫在了各自的床上。

    伙计做好了饭菜,人们下楼去吃饭。

    孟倩幽带头走到楼下,不动声色的把饭菜检查了一个遍,发现没有任何异常,这才坐下,带头吃起来。

    众人也都放下心纷纷坐下吃起来。

    吃完饭,上楼,孟倩幽吩咐郭飞,“派两人值守在走廊,”考虑到众人都累了,便又嘱咐了一句:“半个时辰换一次。”

    郭飞应声。

    孟倩幽回了房间,躺下,身体疲累的很,脑子却一直回想着文二的话,怎么也睡不着。

    翻来覆去不知到了什么时候,才迷迷糊糊要睡去,却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声异响。猛然坐起身,倾听外面的动静,却没有了任何的声息。

    上世身为杀手的警觉告诉她,刚才的异响绝不是她听错了,穿鞋,下床,打开房门,走出屋外。

    走廊里一片寂静,半个值守的精卫也没有看到,心中警铃大作,警惕的四下看着,慢慢移动脚步走到旁边的门前,轻轻的敲了敲,喊道:“青鸾、朱篱。”

    两人惊醒,应声,快速起床走了出来,“主子。”

    “情形不对,叫醒其他人。”孟倩幽吩咐。

    青鸾和朱篱分头去敲其他的房间。

    众人被全被惊醒,郭飞走上前来,询问:“主子,发生什么事了?”

    “值守的人呢?”

    郭飞扫视了走廊一眼,没看到有人,皱起眉头,问:“这个时辰该谁值守?”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一会儿才有人说出了值守精卫的名字。

    郭飞查看,没有看到他们的人,急声道:“主子。”

    人不可能无缘无故失踪,只有两种情况,那就是被抓了,或者暗害了,而后者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孟倩幽抿唇,冷声命令:“收拾东西,马上离开客栈。”

    她的话落,楼下便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恐怕来不及了,这镇子上都是我们的人,孟姑娘还是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

    声音落,楼下立刻亮起了不少的火把,把整个一楼照的如白昼一般,掌柜的领着客栈里的伙计站在一楼,正笑吟吟的遥望着他们,而他们的面前,两名精卫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显然是已经死了。

    孟倩幽的心沉到了谷底,二个武功高强的精卫无声无息的就被解决了,看来对方里有高手,如果他们这些人拼死一搏的话,不知有多少的胜算。

    掌柜的依旧笑眯眯的,“孟姑娘,好高的警觉性,实在是让在下佩服,我们原本想悄悄的解决了你们的,免得惊扰到镇子上的其他人。”

    孟倩幽居高临下,声音清脆,不慌不忙,道:“掌柜的过奖了,再高也没有掌柜的高明,竟然以这种身份藏在客栈里,让倩幽佩服之极。”

    掌柜的也不隐瞒,“这家客栈本来就是我家主子开的,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个让我们动手的人。”

    “那我可真是幸运,不知道你们主子的命令是什么?”孟倩幽朗声问。随后眼神示意郭飞去查看房间里的窗户,看看他们能不能伺机逃走。

    掌柜的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笑道:“孟姑娘,这客栈前前后后都是我们的人,我看你还是别费力气了,乖乖束手就擒吧。”说罢,挥手,一批手持弓箭的黑衣人进入客栈内,箭都搭在了弦上,对准了他们。

    孟倩幽面色没有任何改变,笑道:“丞相大人可真看的起我,派了这么多人来截杀我。”

    掌柜的没有回答,反而笑着发问:“孟姑娘,你们是下来束手就擒的,还是让我们的人把你们射成筛子?”

    郭飞回来,对孟倩幽点了点头。

    孟倩幽意会,笑着对楼下道:“还是我们下去吧,被射成筛子的滋味可不好受。”

    说完,转身领着众人不紧不慢的下了楼梯,来到掌柜的面前。

    掌柜的点头:“孟姑娘,果然是识时务,那我们也别耽误时间了。”

    说完,示意伙计们上前将孟倩幽等人绑起来。

    伙计们刚迈出一步,孟倩幽的娇喝声响起:“慢着!”

    伙计们的脚步停下,掌柜的皱眉:“我劝孟姑娘还是不要耍什么花样,在下可以保证给你们留个全尸。”

    “人死如灯灭,留不留全尸的我倒是不在乎,我只是想知道你们的主子到底是谁?否则我就是死也不瞑目。”孟倩幽道。

    掌柜的狡猾的很,又怎么能轻易的透漏出他们主子的名字,道:“我们主子是谁,到了阴曹地府,阎王爷自会告诉你,现在还是不要耽误时间了。”

    说完,挥手,示意伙计上前。

    孟倩幽朝后打了个手势,等几名伙计走到他们面前,拿着绳索想要绑他们的时候,孟倩幽和青鸾、朱篱、以及郭飞还有几名精卫出手,制住了几名伙计,迅速的把他们挡在了自己身前。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掌柜的没想到到了这个时候了,他们还敢反抗,愣了一下,随即大怒:“孟姑娘,看来你是想要死抗到底了?”

    孟倩幽的匕首抵在伙计的颈侧,笑着道:“我这人从来不做赔本的买卖,所以只好先拉几个垫背的了。”

    “好,我佩服孟姑娘的勇气,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了你。”掌柜的道。说完,后退了几步,退到弓箭手的身后,扬起了手。

    孟倩幽盯着他的手势,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

    “嗖!”的一声传来,掌柜的手没有落下,人却往前扑倒在地,一声未吭,没有了气息,而他的后背上插着一只箭矢。

    于此同时,密密麻麻的箭落在了客栈内弓箭手的身上,顿时死伤了一大片,孟倩幽几人挟持着伙计往后退后了几步,免得伤及了自己。

    三四十名黑衣人从外面闯了进来,二话不说,手起刀落,剩余的弓箭手,连声音也没有发出来,便全部死去。

    客栈内一片寂静。

    被挟持的几名伙计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望着这一切。

    黑衣人拱手见礼:“孟姑娘!”

    没等孟倩幽点头,客栈外却响起了打斗声。

    孟倩幽手里的匕首用力,伙计的身体软了下去。

    另外几人手里寒光闪过,全部的伙计死去。

    走出客栈外,院内有六人在打斗。

    其中有三人孟倩幽认得,就是以往跟在皇甫逸轩身边的暗卫,吩咐:“郭飞,上去帮忙,速战速决!”

    郭飞应声,带人加入,形势很快发生了逆转,没过五十招,那三名黑衣人便被杀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