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七章 生死相随(二更)
    郭飞收手,领着人退回孟倩幽身侧。

    剩下的黑衣人上前,对孟倩幽拱手行礼:“孟姑娘!”

    孟倩幽点头。

    黑衣人道:“齐王爷知道孟姑娘带人出了城,担心你路上有什么意外,特派我等赶来相助。”

    “多谢王爷了。”孟倩幽道。

    黑衣人继续说道:“我等留下善后,请孟姑娘先去临城,处理完了这边我们随后跟来。”

    孟倩幽点头:“里面有两个兄弟遭了毒手,请你把他们安置好。”

    黑衣人应声,又道:“孟姑娘,王爷说了,有人胆敢为难你,不必手下留情,出了事他担着。”

    看来齐王爷也可能料想到了某些事情,才会带了这些话给她。

    孟倩幽点头,领着众人去了后院,牵出马儿,翻身上马,打马离去。

    一路再无阻拦,到了第二日的晚上终于到达了临城。

    进入临城地界,连丝人烟也没有,路上也看不到行人,孟倩幽心里着急,马儿催的更快。

    快到临城府,才在路边陆陆续续的看到无数个安置灾民的地方,而每个安置的地方面前,都支着几口大锅。显然是给灾民们做饭用的。

    没有慌乱,没有暴力,看起来很平和。

    越往城里走,这种安置点越少,而人们的脸上也有了恐慌的表情。

    但却没有看到满大街有死人堆放的情景。

    拦住一个老人,孟倩幽有礼的问:“老伯,不是说临城闹瘟疫,死了很多人吗?我看着这大街上秩序井然,不像是传说中的样子。”

    老人上下打量了她几眼,道:“姑娘是外地人吗?”

    孟倩幽点头。

    老人叹了一口气:“姑娘有所不知,这些都是齐王世子的功劳,他来了以后,便设置了许多安置点,把我们这些灾民安置在里面,每天定时定量的供应给我们热乎的饭菜。后来瘟疫爆发,也是世子想出了这个好主意,把有可能感染的人全部安置去了西城,隔离起来,我们这些剩下的人才免于被传染。”

    听她提到皇甫逸轩,孟倩幽急切的问:“那他人呢?老伯可知道在哪?”

    老人又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哎,世子一心记挂着我们这些老百姓,没日没夜的领着人做安置、做隔离,还想办法治理瘟疫,可惜呀,他自己却染上了病,被新来的大人关去了西”

    他的话还没落,眼前已没了孟倩幽的身影。

    老人愣住,望着远处的尘土,疑惑不解。

    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孟倩幽的心沉到了谷底,已经六天了,不知道逸轩能不能撑下来。

    青鸾和朱篱以及郭飞的心里则是惊骇的不行,世子竟然感染了瘟疫,京城里的人却没有得到任何一点消息,就连皇上的龙卫都没有消息传出,难道

    几人不敢想下去,只是随着孟倩幽急急的打马来到西城。

    刚要出城门口,便有守城的兵士想要拦下她们:“站住,外面是隔离区,不许在往外走”

    孟倩幽没有理会,直接打马从他面前飞奔而过,后面众人跟随。

    兵士吓了一跳,堪堪让开身体,怒声骂道:“奶奶的,不知道好歹,非得自己去找死。”

    出了城门,大概又走了二三十里,才看到有一片用绳子圈起搭起来的简易的棚子,里面横七竖八的躺着人,而绳子的外面则有不少的兵士把守。

    而在这些兵士的面前,贺琏正一脸阴狠的看着她。

    孟倩幽下马,径直朝着贺琏走过来,还没走到他面前,便被兵士拦下:“站住,这里的瘟疫区,不许再往前走。”

    孟倩幽停住脚步。

    贺琏皮阴沉着嗓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孟倩幽,好久不见呀。”

    也不跟他废话,孟倩幽直接问:“逸轩呢?”

    贺琏伸手往后一指,声音里有说不出的痛快和得意:“世子感染了瘟疫,依他定下的规矩,送他去了里面。”

    孟倩幽移动脚步往前走,贺琏命令兵士:“拦下她!”

    而孟倩幽的冷声也响起:“郭飞,拿下!”

    话落,郭飞飞身一跃,想要挟持住贺琏,从贺琏身后也跃出几道身影,在半空中对郭飞打出凌厉的招式。

    郭飞身子后仰,退了回来。

    青鸾和朱篱立刻迎了上去。

    郭飞没等站稳,又跃了过去,身后众精卫也纷纷出手。

    贺琏的带来的暗卫很快被制服,而郭飞手里手里精致的小刀抵在了贺琏的颈侧。

    兵士们大骇,齐齐惊呼:“大人!”

    贺琏的脸色瞬间就白了,强撑着虚张声势道:“孟倩幽,你好大的胆子,我是皇上亲派的朝廷官员,有先斩后奏之权,你竟敢对我动手?”

    孟倩幽定住身形,转身,走到他面前,盯视着他,面色沉静,声音平稳,说出的话却让贺琏身子不由得打颤:“如果逸轩有事,我就拿你陪葬。”

    说完,转身往隔离区走去。

    “大胆!竟敢挟持朝廷命官,来人呀,给我拿下!”身后传来一个陌生而又略有些熟悉的声音。

    孟倩幽回头,一名身穿官服的官员边急匆匆的走来,边对自己带来的衙役命令。

    衙役们应声,亮着明晃晃的大刀将郭飞众人围了起来。

    孟倩幽眯起眼睛。

    官员来到孟倩幽面前,大声呵斥:“大胆刁民,敢动”却在看清孟倩幽的面容时,惊呼出声:“孟姑娘!”

    孟倩幽点头微笑,“章大人。”

    章泽怀的声音里充满激动:“孟姑娘,你怎么会来临城?是有要事要办吗?”

    孟倩幽没有隐瞒,简短回道:“齐王世子是我将要成亲的相公。”

    章泽怀倒抽了一口凉气,天下盛传,齐王世子有一心仪女子,为了她,不惜毁了和兵部尚书府小姐的婚事,更是为了她,小小年纪,便替皇上办一些重要的差事,原来这个女子竟然是孟倩幽。

    心里思量,脸上的神色也变换了许久。

    孟倩幽一直盯着他,看他脸色变化,自然猜出了他的心思,笑问:“不知章大人可否行这个方便?”

    她说的行方便,自然是放她进去疫区内,可是

    “怎么,章大人不愿意?”孟倩幽脸上的笑容退去,声音冷了一些。

    章泽怀急忙摆手:“不不不,孟姑娘,你误会了,当年你助我和语儿的时候,我就说过,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你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就是赴汤蹈火,我也在所不辞。可是,现在是性命攸关的时候,姑娘要是进去里面,有可能就出不来了,你可要三思呀!”

    孟倩幽面色清冷,神色淡然,没有任何惧怕,道:“我和逸轩同命而生,如果没有了他,此生我也没有了意义,所以,章大人不必顾忌这些,尽管让你的人让开就是。”

    章泽怀心里震撼,不再犹豫:“好,我放孟姑娘进去,我会日夜守在这边,姑娘若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孟倩幽的神色缓和了一些,露出一丝笑容:“那我就谢过章大人了,如果我和逸轩能活着出来,绝对会报答你的这份恩情,如果不能,我也会传信齐王爷,保你一生平安。”

    这一话出,在场的人都明白了,章泽怀以后这高官厚禄是免不了了,顿时有不少的兵士转了念头。

    而章泽怀却急忙说道:“孟姑娘对我和语儿有再造之恩,这点小事怎能劳你挂在心上。在下只是盼着孟姑娘和世子能够平安出来就行。”

    孟倩幽点头,朝着里面走。

    青鸾和朱篱对看一眼,跃身,挡在她的面前,单膝跪下,拱起手,请求:“请主子三思!”

    孟倩幽停住脚步,看着她们,不说话。

    郭飞等人站在原处,不知道该不该阻拦。他们当年接受训练时,唯一的职责是保皇甫逸轩的安全,后来皇甫逸轩将调令精卫的玉佩交给了孟倩幽,孟倩幽便变成了她们的主子,现在皇甫逸轩不知是死是活,而孟倩幽进去后也不知怎样。

    “你们知道逸轩对我的重要性,别的话我不想多说,让开!”孟倩幽冷声开了口。

    青鸾和朱篱没动,青鸾道:“奴婢的职责是守护主子的安危,誓死也不会让主子去做这样的事情。”

    青鸾和朱篱的武功高强,要是两人执意拦截,自己肯定闯不过去,孟倩幽迅速拿出匕首,抵在了自己颈侧。

    “主子!”

    “孟姑娘!”

    惊恐的叫喊声响起。

    青鸾和朱篱神色着急的望着她:“主子,你”

    孟倩幽威胁:“两个选择,一是我立刻割断自己的颈脉,死在你们的面前,先一步去黄泉等着逸轩。二是你们让我进去,我和逸轩同死或者同生?”

    青鸾稍微动了一下,孟倩幽的匕首抵得更紧,道:“青鸾,你应该知道我的本事的,我要想死,你拦不住我。”

    意图被识破,青鸾停止了动作,语气里有了无奈和请求:“主子!”

    “我数到三,你们给我一个选择。”

    说完,便喊道:“一”

    青鸾和朱篱没动。

    “二”

    两人的身体震动了一下。

    “三”字刚出口,朱篱立刻答应:“我们让主子进去!”

    抵着颈侧的匕首没动,孟倩幽命令:“你们起来,退后三米!”

    “主子!”

    “快点!”

    青鸾和朱篱起身,退后了三米。

    孟倩幽动作不改,倒退着进入隔离区内,才把匕首拿开。

    青鸾和朱篱立刻跃起,想要跟着进来。

    孟倩幽似乎早就料到了她们的动作,手中的两把匕首同时出手,对着两人飞来。

    两人大惊之下,立刻撤回了身形,回到了原地。

    匕首落在地上,发着寒光。

    “章大人,看好她们,如果敢擅闯,依法治罪。”孟倩幽趁机吩咐。

    “主子!”两人惊叫。

    “知道了,孟姑娘。”章泽怀应声。

    孟倩幽毫不犹豫的往里走,后面传来贺琏气急败坏的声音:“章知府,你竟然敢放她进去,你这脑袋是不要了吗?”

    章泽怀没有说话。

    郭飞依旧挟持着他。

    疫区内,到处是此起彼伏的咳嗽声,多数的人面色潮红,还有呕吐的,症状重的已经就口吐白沫,奄奄一息了,有几名身穿厚重衣服,全身包裹严实的兵士正在不断的往外抬尸体。

    看到她没有任何症状的进来,兵士和那些症状较轻的人们用奇怪的眼光看着她。

    孟倩幽没有理会,边往里走,边轻喊着皇甫逸轩的名字:“逸轩!逸轩!”

    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皇甫逸轩,孟倩幽的心沉到了谷底,身体阵阵发凉,拦住一名搬运尸体的兵士,急切的问:“齐王世子在哪?”

    兵士仿佛怕被她传染了瘟疫似的,急忙后退了几步,才打量了她几眼,没有说话,用手朝着放置死尸的地方指了指。

    孟倩幽的腿脚发软,差点跌坐在地上,兵士接下来的话却让她瞬间惊喜起来:“世子身份高贵,怎能与这些平民呆在一起,我们知府大人特意给他在那边搭建了一个小屋。”

    “谢谢,谢谢”孟倩幽差一点喜极而泣,再也没有了淡然的样子,连声给兵士道谢,甚至还给她鞠了一个躬,才转身朝着他指的那个小屋狂奔而去。

    兵士用看疯子的眼光看着她的背影,摇了摇头。

    小屋里传来了咳嗽声,孟倩幽一脚踹开了小屋的门,惊喜的喊了一声:“逸轩!”

    皇甫逸轩闭着眼睛,面色潮红的躺在屋内的床上,旁边几名龙卫躺在地上。

    昏昏沉沉中,听见了有人喊自己的名字,皇甫逸轩用了好大的力气,才睁开眼睛,看到孟倩幽站在眼前,凄惨一笑,低声呢喃:“我真的是快死了吗?竟然看到幽儿站在了我的面前。”

    说完,又无力的闭上了眼睛。

    孟倩幽蹲下身子,手在他的脸庞拂过,让他感受到自己的温度,柔声道:“逸轩,是我,我来救你了。”

    皇甫逸轩猛然再次睁开了眼睛,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真实的孟倩幽。

    孟倩幽笑望着他。

    感觉这不是幻觉,孟倩幽是真的在自己的面前,皇甫逸轩没有狂喜,反而用了很大的力气怒声大吼:“谁让你来的,赶快走!”

    喊完,似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躺在被子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孟倩幽笑着抓起他的手,眼中含泪的笑着说道:“刚才在外面找了一圈,没有找到你,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我准备杀了贺琏之后,立刻就去找你的。幸好,幸好,你没死。”

    皇甫逸轩眼中也流出了眼泪,费力的想举起手,摸一摸她的脸,可是被传染了好几天了,他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虚弱之极,没有丝毫的力气。

    孟倩幽明白了他的意思,把他的手放在了自己脸上。

    皇甫逸轩的眼泪如断了线一般流了下来,喃喃道:“幽儿,你不该来的。你若出了事,爹娘会很伤心的。”说完,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喃声道:“我的错,我应该给章大人要了纸笔,给你写封信的,那样你就不会不顾性命的过来了。”

    说完,眼泪流得更凶,急促说道:“幽儿,你听我说,趁着现在你还没有被感染,赶快出去,我腰间有皇伯父给的令牌,你拿着它,没人敢阻止你,走,快走,不要管我!”

    孟倩幽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似乎是做对了一件很大很大事情的表情:“出不去了,我刚才为了找你,在前面的疫区里已经转了一个遍,也许早已感染上瘟疫,这时候出去,只能给更多的人带去危险。所以,我只能留下来陪你。”

    皇甫逸轩神情出现了绝望,口气了带了埋怨和深情:“幽儿,你这又是何苦?”

    孟倩幽把脸贴在他的手上,摩挲了几下,眼中的泪水也流了下来:“逸轩,你忘了,我曾经许诺过,这一生我们不离不弃,生死相随。你若是走了,我又怎么可能独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