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八章 齐心协力(一更)
    皇甫逸轩闭上了眼,任泪水横流,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眶微红,欲要开口说话。

    孟倩幽把手放在了他的嘴唇上,阻止了他,眼泪虽依然滴落,脸上却露出了笑容,“逸轩,你忘了,我会医术,在来之前,我已做了准备,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我们还要生儿育女,白头到老。”

    皇甫逸轩的眼睛里有了光亮,含着泪珠,点了点头:“我信你!”

    旁边的几名龙卫也听到了孟倩幽的话,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狂喜。

    孟倩幽这才想起自己制作的药丸没有带过来,忙放下皇甫逸轩的胳膊,起身,道:“你们等一下。”说完,大步往外走。

    皇甫逸轩躺在地上,看着她急匆匆的背影,脸上溢出满满的幸福。

    走到隔离区边,孟倩幽对着焦急的朝着这边张望的青鸾大喊:“把我制作的药丸扔一些过来。”

    青鸾快速的从马鞍上解下一个包裹,从里面拿出两个瓷瓶,给孟倩幽扔了过去。

    孟倩幽接过,吩咐:“给我们的人和章大人一人分发一颗。”

    说完,转身又急匆匆的往里走。

    青鸾又拿出了几个瓷瓶,扔给了精卫们,自己手里留了一个,打开,倒在手心里几粒,举到朱篱面前。

    朱篱拿起两颗,一颗放进了自己嘴里,一颗送到了郭飞嘴边,示意他张开嘴,把药丸投了进去。

    青鸾则把剩下的一颗给了章泽怀。

    章泽怀也不客气,拿起,放入嘴中,吞咽了下去。

    想起自己的妹妹说过,孟倩幽会医术的事,贺琏眨了眨眼睛,不顾廉耻的嚎叫:“给我一颗!”

    没人理会他。

    贺琏气急,冲着章泽怀怒吼:“章知府,你是活腻了吧,快把他们拿下,我”

    话没说完,被朱篱一个手刀劈在颈部,当下便是身子瘫软,倒在地上。

    “大公子!”跟随他来暗卫惊恐大叫。

    “嚷什么嚷,人又死不了。”青鸾不耐烦的训斥他们。

    几人闭上嘴,不敢再说话。

    “章大人,他们几个太碍事了,不知可否有地方安置他们一下?”青鸾转头,礼貌的问章泽怀。

    章泽怀几年之内,便做到了知府的位置,心思灵透的很,立刻就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是让把贺琏几人关起来。虽然是犯上之罪,可早先他帮孟倩幽的时候,便把自己置身在了贺琏的对立面,已然没有了退路,以后是死是活,全系在了孟倩幽的身上,点头,吩咐:“来人,把大公子和他手下,先押去监牢,暂时看管。”

    衙役应声,上前架起瘫在地上的贺琏就要往监牢里走。

    暗卫首领阴声怒喝:“章知府,你好大的胆子,大公子是皇上亲自下旨派来治瘟疫的,你这样做,不怕大公子回去奏明了皇上,砍了你的脑袋吗?”

    章泽怀不软不硬的顶了回去:“大公子已来好几日了,却毫无作为,使得疫区内的百姓越来越多,我一会儿便写奏折一封,命人快马加鞭,送去京城,我倒要看看,皇上是砍了我的脑袋,还是砍了他的脑袋?”

    贺琏来了临城以后,除了每日催促太医院的几名太医加紧想办法去除瘟疫,别的还真是什么都没做,一切都是用的现成的。只不过他是皇上亲派下来的,章泽怀即使有怨言,也不敢拿他怎样。现在孟倩幽来了,有了撑腰的了,章泽怀自然是不惧了,口气硬了起来。

    几名暗卫被他噎的顿时没有了话说。

    章泽怀挥手,衙役架着贺琏,精卫们挟持着暗卫朝着监牢走去。

    朱篱不放心,对郭飞道:“郭统领,他们武功高强,监牢恐怕关不住他们,你不如派几名精卫前去看守,可别一个不留神,让们再出来给主子添麻烦。”

    郭飞点头,吩咐了下去,又有几名精卫立刻跟在了后面。

    贺琏的暗卫暗恨,想他们堂堂丞相府的暗卫,平日里出门办差事,到哪里都被人高看三分,没想到今日会落得被关入监牢的地步。

    孟倩幽拿了药瓶以后,急匆匆的走回小屋,蹲在皇甫逸轩面前,倒出一颗,放到他的嘴里。

    皇甫逸轩咽下。

    又给了其余几名龙卫一人一颗。

    几人咽下去以后,顿时感觉身上滚烫的温度下去了一些。

    等皇甫逸轩吃完,孟倩幽柔声问:“好点了吗?”

    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皇甫逸轩轻轻的点了点头。

    孟倩幽露出欣喜,这才稍安心了一些,坐在他面前的地上,小心的拿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身上,把手搭在了他的脉搏上给他把脉。刚一搭上,便眉头微皱,良久才松开,换了另一只手。

    好长时间以后,孟倩幽放开他的手,问:“逸轩,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自己感染了瘟疫的?”

    皇甫逸轩望着她,虚弱回道:“三天以前。”

    “当时感觉如何?”

    “浑身滚烫,全身发软,没有力气,而且还不停的咳嗽,感觉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卡在那里。”

    “所有的人都这样吗?”

    皇甫逸轩点头:“都这样,一开始安置灾民的地方就只有几个人,我没有在意,以为他们是寻常风寒,谁知后来咳嗽的人越来越多,出现这种症状的人也越来越多,我这才意识到可能出现了瘟疫,这才命人把他们隔离了起来。可是已经晚了,有很多的人已经被传染了。”说完,脸上露出很痛苦自责的神情:“我要是早一点发现就好了,也不会死那么多人了。”

    孟倩幽露出一个笑容,柔声道:“皇上派贺琏带了五名太医过来治理瘟疫,这几天想必他们也有了一些头绪,你闭上眼睛睡一会儿,我过去找他们商议一下,等你醒来,我就回来了。”

    连续几天的高烧发热,已经耗干了皇甫逸轩的体力,看到孟倩幽过来一直强撑的精神,在听完她这几句话后,也泄了下来,顿时感觉全身没有了一丝力气,虚弱的点头,低声嘱咐:“你小心一些,先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紧。”

    孟倩幽笑着点头。

    皇甫逸轩闭上了眼睛。

    等他传出均匀的呼吸声,孟倩幽才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边走,边心思飞转,据她摸的皇甫逸轩的脉象,不是鼠疫,而是像现代的病毒性流感,可是像这个时代,没有抗生的药物,这么多人被传染,的确只有等死的份。

    边想边快速的往外走。

    青鸾和朱篱一直守在外面,看她又急匆匆的走过来以为又有什么吩咐,急切的喊:“主子!”

    孟倩幽在距离他们三米以外停住,大声问章泽怀:“章大人,太医院的那五名太医呢?”

    “他们在内城安置灾民的地方,正逐一检查,看看还有没有被传染的人。”章泽怀回道。

    “速去将他们喊来,就说我找他们商议治疗瘟疫的事情。”

    章泽怀大喜,应声,忙派人去吩咐。

    既然有可能是病毒性流感,首先要做的就是先做好预防,避免有更多的人感染。孟倩幽又道:“章大人,你给我投进纸笔来,我写一个单子,你命人熬制后,分散给各处的灾民喝。”

    章泽怀应声,忙命人拿了笔墨纸砚来,想要亲自送进去。

    孟倩幽喝止他:“不要进来,这种情况下我也不能保证你不会被传染,临城的百姓现在全靠你了,你千万不能倒下。”

    章泽怀停住脚步,弯腰将手中的笔墨放在了隔离带内,然后退后几步。

    孟倩幽上前,拿起,找了一个平坦的地方写下单子,重新放置在隔离带边,然后起身,也退后了几步,问:“不知那几位太医做了什么措施没有?”

    “做了,来了以后,便命人先把安置灾民的地方做了彻底的消毒,这几天传染的人少了。”

    孟倩幽点头。太医们都是医术高明之人,对于治疗瘟疫还是有一定办法的,只是不知道怎么这么多天了,也没有想出治疗瘟疫的办法。

    五名太医很快来到,看到孟倩幽站在隔离带内,大惊的同时也露出欣喜的表情,一人高声喊道:“孟姑娘!”

    孟倩幽仔细一看,原来是给齐王府看病的太医院院首姜太医,点头,没有寒暄,直接问道:“这几日您几位可是探查出什么病因了没有?”

    姜太医闻言,扬声回道:“我等来的第一日就探查了病人,细究之下,觉得和风寒的症状差不多,但是又和一般的风寒不一样,有开了几幅方子,让灾民熬制了喝下去,但是没有什么效果,感染的人还是越来越多。我等惭愧,愧对皇上的重托。”说完,又希冀的问:“孟姑娘可是查探出了什么?”

    孟倩幽点头,“有一些,所以才找几位太医过来商议。”

    能进入太医院,成为太医的,都是医术较好的人,但性情上也比一般坐堂的大夫高傲一些,见孟倩幽不过是一介女流,心里已是不屑,可院首对她如此恭敬,便默不作声的站在一边,现听她这样一说,有位刚入太医院几年的年轻太医有些不高兴了,开口道:“我们四人和院首一起,研究了三天,也没有找出确切的病因,姑娘刚来,便敢这样说,是不是有些大言不惭?”

    他的话落,姜太医心里大惊,急忙要开口训斥,孟倩幽却不软不硬的怼了回去:“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有幸成为太医,但不见得会是医中翘楚。”

    年轻太医被噎住,脸色涨红,有些恼羞成怒。欲要再出言讽刺几句。

    姜太医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他要做什么,开口训斥他:“刘太医,孟姑娘的医术高超,不是你我可以相比的,你切莫要再出言不逊!”

    毕竟是自己的手下,姜太医这话其实是为了维护他。

    谁知刘太医不但不领情,反而还怒声道:“我们是堂堂的太医院太医,奉皇命来治理瘟疫,却要听一个丫头的建议,说出去岂不让天下人笑掉大牙,说我等是无能之辈。”

    能做到院首的位置,没有个几十年的资历是不行的,医术当然深厚,连宫里的嫔妃、娘娘们也是礼让三分的,现在却被自己手下这样一个小小的太医高声责问,心里也是不舒服的,沉下脸色,道:“放肆!再敢胡言乱语,回去后我禀明皇上,将你逐出太医院。”

    其实话出口,刘太医就后悔了,听了院首的责问,心里大惊,脸上的神情不停的变幻几下后,低下了头,不敢再说话。

    姜太医拱手:“孟姑娘,是在下治理不严,请你莫怪。”

    孟倩幽神情没有任何变化,摆手道:“这些都是小事,目前最重要的是我们需尽快的找出病因,将瘟疫治好,你们才能回去交差。”

    姜太医急忙说道:“孟姑娘所言极是,不知可否告知您查探出了是什么病因?”

    病毒性流感这词姜太医等人肯定没有听过,孟倩幽思量,要怎样简单的告诉他们。

    姜太医看她不说话,站在原地沉思,以为是治理完了瘟疫以后,怕他们几人抢了她的功劳,连忙说道:“孟姑娘,请放心,今日这许多人作证,如果您找到了病因,给出了方子,治好了瘟疫,我一定会上书皇上,奏明是你的功劳的。”

    知道他是想岔了,孟倩幽摆手,道:“您想多了,我只是思量着该如何说。”

    “姑娘有什么尽管直言,我等洗耳恭听。”

    孟倩幽斟酌着开口:“您说的不错,这确实是风寒,但是又比一般的风寒严重,传染性很大,如果不及时就医的话,连续发烧几天后,人便会五脏六腑衰竭而死。所以被传染了的人们用药又和一般的风寒用药不同。”

    姜太医听完她的话,急切的问:“姑娘可有医治的法子。”说完,感觉距离孟倩幽这样远,喊着说话费力气,便撩起绳子,走进隔离区内。

    其余三名太医急忙喊道:“院首!”

    姜太医回头道:“孟姑娘一个无关的人都不怕被传染,尽力查找治理瘟疫的办法,我等又岂可退缩。”

    剩下三人相互看了几眼,咬牙也跟了进去。只有刘太医站在外面,原地未动。

    孟倩幽对姜太医有些刮目相看了,不过还是提醒他:“这只是我的初步诊断,至于对不对还有待验证,姜太医还是不要过来的好,免得不小心被传染上。”

    “姑娘的医术,在给齐王妃治病的时候,我已经见识过了,你既然敢说出来,应该是**不离十了。”姜太医道。

    跟来的三名太医听了他的话,目光中露出了狂喜,原来这就是治好齐王妃的人,那这瘟疫说不定她真的就找到了办法了。

    脚下加快了步伐,跟着姜太医来到孟倩幽面前。

    孟倩幽拿起刚才的纸笔,写下的一个方子,递到几人面前:“这是我想到的方子,各位看看,有什么不足的地方?”

    姜太医拿过,仔细的看了一遍,点头:“姑娘这方子并无差错,只是这里面有一味药比较稀少,要想治好这些被传染的人,可能不够。”

    “不要紧,有多少算多少,我们先熬制一部分,给较重的人喝下去,如果见效,您可上书一封,让皇上从全国的药店里尽量的调派一些过来。”说完,想起了什么,拿出身上的瓷瓶的,倒在手心里四颗药丸,递到姜太医面前,“这是我配置的药丸,对被传染有些帮助,您几位若是不嫌弃,便一人吃一颗吧。”

    姜太医大喜,伸手,孟倩幽反手把药丸倒进他的手心里。姜太医毫不犹豫的拿起一颗吃了下去。

    其余三人见状,也一人拿起一颗放进嘴里,略有些苦味,可吃下去以后,胸膛里凉飕飕的,这个人也仿佛清明了许多。一时对孟倩幽又信服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