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九章 鬼门关前(二更)
    姜太医不再多言,拿着方子,转身走了出去,来到章泽怀面前,递给他,道:“章大人,麻烦你从城中的药铺给我们调集这些药材过来,我们需要马上熬制治疗瘟疫的药。”

    一听是治理瘟疫的,章泽怀不敢怠慢,命令手下的衙役赶快去办。

    姜太医又回了孟倩幽身边,道:“孟姑娘,可否陪我们去查看一下病人们的情况,告诉我们您是如何诊断出他们是不同于平常的风寒的?”

    说实话,这话有偷艺之嫌,姜太医说出来以后,心里也是忐忑,唯恐孟倩幽不答应,翻了脸。

    孟倩幽却没有在意这些,痛快应道:“走吧。”

    姜太医心喜,跟在后面。

    青鸾和朱篱着急的喊了一声:“主子!”半只脚也已经迈入了隔离区内。

    孟倩幽停住脚步,回头,沉了脸色,道:“如果不听我的话,你们哪里来的就滚回哪里去。”

    孟倩幽这话明是训斥,实是怕她们被传染,青鸾和朱篱心里感动,可是也怕孟倩幽真的把她们撵回齐王府去,吓得收回了脚,祈求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脸色缓和了一些,“你们留在外面,我还有事要你们做。”

    两人应声。

    几人来到安置病人的地方,孟倩幽蹲在一名较重的病人面前,给他好了脉,说了他的几个主要症状,而且连他前期的症状也说了出来,问他对不对。

    病人虚弱点头。

    姜太医等人更加的信服,几人在这屋子里转了一圈,给不同的程度的病人号过脉,仔细的讨论着他们的病情,不时的询问孟倩幽。

    孟倩幽是有问必答,毫无隐瞒。

    章泽怀派人把药抓来,站在外面命人高喊。

    姜太医几人听见喊声,走了出来。命人仍了一包药进来,打开,查看无误后,命人赶快去熬好端过来。

    药熬好,端了过来,放在隔离带前。

    孟倩幽上前,端起,领着几人来到皇甫逸轩单独的小屋内。

    皇甫逸轩听见动静,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了孟倩幽进来,露出微弱的笑容。

    姜太医几人却大吃一惊,他们来了以后,就听说世子感染了瘟疫,自己下令把自己隔离起来,所以并没有见到他。可现在的世子人已经瘦的脱了形,完全没有了以往丰神俊朗的摸样,而且虚弱不堪,仿佛会随时死去一般。

    几人心里面惊骇,皇甫逸轩看在了眼里,心里发沉,面上也不动声色,微微点头,给院首打招呼:“姜太医。”

    姜太医恭敬应声。

    孟倩幽蹲下身子,把药碗放在地上,轻柔的慢慢扶起他,倚在自己的身上,重新端起药碗递到他面前,道:“这是我和太医们研制出的方子熬的药,你先喝下去,看看效果如何。”

    姜太医可不敢居功,连忙说道:“孟姑娘折煞我们了,这是您写的方子,我们不能抢这份功劳。”

    皇甫逸轩已经虚弱的说不出话来了,只是对孟倩幽露出一个笑容,示意她把药给自己喝下去。

    孟倩幽端着药碗,慢慢的让他把药喝了下去,然后把碗放到地上,扶着他小心的躺下,道:“你闭上眼睛睡上一觉,等醒了,我们看看有没有效果。”

    皇甫逸轩微微点头,闭上眼睛沉沉睡了过去。

    孟倩幽和几位太医守在她的身边。

    天色已暗,负责抬人的兵士点了几盏灯笼挂在疫区内,而后脱去了厚重的衣服,去了外面吃饭。

    章泽怀也命人给孟倩幽和姜太医几人准备了饭菜,见他们迟迟没有出来,站在外面大喊。

    听到他的喊声,姜太医几人对看一眼,试探的喊了一声“孟姑娘!”

    孟倩幽自从皇甫逸轩睡着了以后,就目不转睛盯着他。

    孟倩幽转头,眼里的担心消失,嘴角动了动,露出一个几不可见的笑容:“几位太医下去吃饭吧,我守着逸轩,看看他有什么症状出现。”

    姜太医点头,道:“也好,我几人先去吃饭,等吃好了过来替换你。”

    孟倩幽点头,几人走了出去。

    青鸾和朱篱看到孟倩幽没有出来,心里焦急的不行,却也无可奈何,只的站在外面,不停地往里张望。

    孟倩幽伸手摸了摸皇甫逸轩的额头,依然还是十分滚烫,又探进他的衣服里,摸着身上也是滚烫一片,心里有些发凉,咬牙,站起身,快速走到外面,吩咐青鸾和朱篱:“去买些毛巾,棉被和烈酒来。”

    两人应声,纵身而去。

    孟倩幽接着吩咐郭飞:“今夜轮流值守,看好外面,如果有人胆敢趁机动手,不要手软。”

    郭飞应声。

    青鸾和朱篱把东西买来,孟倩幽又让人打了一盆温水过来,一一拿进小屋里,解开皇甫逸轩的衣服,拿过打开烈酒,倒在手心里一些,搓热以后,擦在他的前胸,然后用力的上下搓起来,直到被搓红了,身体发热了,才停了手。又费力的给他翻过身去,开始搓后背。

    整个过程,皇甫逸轩犹如没有知觉一般,任她摆弄。

    搓完,给他擦干净身体,穿好衣服,又将所有的棉被盖在了他的身上。

    然后才跌坐在他身侧,心里涌出了从没有过的恐慌,即使是上一次,自己坐的飞机失事,知道自己很快就会死亡的那一刻,也从来没有这么恐慌过。

    时间一点点过去,皇甫逸轩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孟倩幽心里涌现了绝望,抿唇,盯着他,咬牙切齿道:“皇甫逸轩,你若敢就这样轻易的死了,我给你保证,以后千百年轮回,我再也不要碰到你。”

    皇甫逸轩没有动静。

    孟倩幽的声音变成了祈求:“逸轩,我从来没有要求你过什么,我就求你这一次,坚强的熬过去行不行?哪怕用我们的亲事来换,我也愿意,我不求与你天荒地老了,我只求你能够活下来。”

    “只要你活下来,哪怕让我此生不见你,我要愿意。”

    姜太医几人吃饭回来,走到小屋前,正好听到了这番话,不由停住了脚步,心头发酸的立在外面。

    孟倩幽听见了几人的脚步声,收敛了情绪,道:“几位进来吧。”

    走进屋内,看到屋中的东西,几人对看一眼,姜太医道:“孟姑娘,我们守着世子,您去吃饭吧。”

    孟倩幽摇头:“我不饿,等逸轩醒来陪他一起吃吧。”

    看看皇甫逸轩依然潮红的脸色,姜太医想要劝慰的话咽了回去。世子已经感染了好几天了,已经到了生命的边缘,如果喝下去的药不管用,也许很快就会孟倩幽呆在他身边,也许能看他最后一眼。

    几人静默,立在屋内。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屋内几人的心已经沉到了谷底,距离吃下药去大概有一个时辰了,世子还没有醒转的迹象,那说明孟倩幽的这个方子根本不管用,到了明天,依然会有大批的人死亡,那整个临城的人们也会再次陷入恐慌之中。

    没有人说话,小屋内一片寂静,静的只听见几人的呼吸声。

    孟倩幽时不时的伸出手,小小心翼翼的探到皇甫逸轩的鼻子下,感受他是不是还有呼吸。

    看着她明显多此一举的举动,姜太医几人眼眶有些发酸,这才明白,人们散播的孟倩幽看中了皇甫逸轩的权势,扒着他不放的谣言都是假的。眼前的女子明明是爱惨了世子,不顾自己的安危陪伴在他的身侧。

    几人心思转念间,皇甫逸轩却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声音,“水。”

    孟倩幽猛然就跳了起来,没等姜太医几人反应过来已然冲了出去,几乎是小跑着到了隔离带牵,急声命令:“水,温水,快拿温水来。”

    青鸾和朱篱慌忙去找了温水,倒了一杯过来。

    孟倩幽接过,快速的回了小屋内,慢慢的给皇甫逸轩喝了下去,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

    皇甫逸轩的额头上开始出现细密的汗珠,慢慢的越来越多,脸上的潮红也退下去了一些,姜太医几人大喜,也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孟倩幽急声吩咐:“快,再去倒水来。”

    一名太医拿起杯子,踉踉跄跄的快步朝外跑去,不一会儿就端了水进来。

    又给皇甫逸轩喝了下去,他脸上的汗珠也越来越多。

    孟倩幽不顾众人在场,把手伸在他的衣服里,摸着他身上也有了一丝潮湿,大喜:“管用了。”

    她的话落,姜太医几人差点高兴的跳起来:谢天谢地,终于找到治疗瘟疫的方法了,这些百姓的命保住了。

    皇甫逸轩脸上的汗越出越多,似乎是感到热的不行了,下意识的就要伸手去掀被子,孟倩幽死死的摁住被角。大概是感觉掀不开,身上又热,急了眼,用脚踢开被子。

    姜太医见状,效仿孟倩幽的动作,也蹲下身子,按住一侧被角,其他三名太医一见,也蹲下身子帮忙。

    皇甫逸轩踢不开,心里着急,脸上、身上的汗出的也越来越多。不一会人,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而人也迷迷糊糊的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孟倩幽欣喜不已。

    而皇甫逸轩双眼迷离,无意识的看了她一眼,又闭上了眼睛。

    孟倩幽轻轻呼唤他:“逸轩!”

    皇甫逸轩猛然再次睁开了眼睛,意识有些回笼,沙哑着声音开口:“幽儿。”

    孟倩幽差点喜极而泣,红了眼眶,低声问:“感觉怎么样?”

    皇甫逸轩轻声回应:“饿,”

    愣住,随即狂喜,刚要开口。

    姜太医却已利索的站了起来,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喜悦,“我去给世子端饭过来。”话落,人已经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剩下的几名太医睁大了眼睛,不相信的看着他跑出去的身影,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姜太医已经五十多岁了,平时走路都是慢悠悠的,此刻却如了青壮年一般在黑夜里奔跑,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他们几个也不相信这是真的。

    听闻世子醒了,要喝粥,青鸾和朱篱以及郭飞等人差点忍不住欢呼出来。

    章泽怀更加高兴,名人急忙端了稀粥过来,姜太医接过,一路带风的走了回来,小心的交给孟倩幽。

    孟倩幽拿起小勺,一口口的为皇甫逸轩喝下去,喂完以后,把碗放在地上,柔声问:“现在感觉如何?”

    皇甫逸轩沙哑着嗓音开口:“好多了,不再是被油煎的感觉,身上也有了一丝力气。”

    说完,对孟倩幽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低声请求:“能不能给我盖薄一点的被子,太热了。”

    见太醒转,孟倩幽的心又活了过来,也有了开玩笑的心思,闻言,板起脸,一本正经的问他:“你说呢?”

    皇甫逸轩看到脸色,用力的摇头:“不能,坚决不能。”

    孟倩幽“噗嗤”一声笑出来,柔声道:“忍耐一下,等你好身上的热度退下去,就不用盖这么多的被子了。”

    皇甫逸轩乖乖的点头。

    姜太医几人则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孟倩幽转头,对姜太医道:“逸轩身体强健,抵抗力强,确还是用了这长的时间才醒过来,我想我们的方子应该改一下,加大一些药量。”

    姜太医也已经想到了这个问题,点头,“是,我觉的发汗的药物多加一些就行了,至于其它的,都是寻常百姓,药量加大了,恐怕身体会承受不住。”

    孟倩幽摇头:“去病毒的也要多加一些,尤其是那些病情严重的。”

    姜太医头一次听到病毒这个词,不知是和含义,不解的看着她。

    孟倩幽说出了草药的名字。

    几人这才恍然,正是稀少的那味药。

    点头,却又为难,姜太医道:“这味药本来就稀少,如果再加大药量的话,恐怕不能熬制这么多人的量。”

    “你写书信,章大人写奏折,八百里加急,送去京城,请求皇上调集药材过来。至于药材,熬制两份,一份加大药量,给重病的人喝下去,至于那些症状轻的,先喝普通的药量,缓解一下。”孟倩幽道。

    姜太医点头,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孟倩幽低头,对皇甫逸轩道:“我也出去一下。”

    皇甫逸轩点头,孟倩幽也走了出去。

    姜太医正站在隔离带内对着章泽怀大声说了孟倩幽吩咐的话。

    章泽怀应声,命人回府衙拿奏折回来。

    隔离区外多了不少的黑衣人,正是留下处理客栈善后的那些人,看孟倩幽出来,恭声打招呼:“孟姑娘。”

    孟倩幽点头,等姜太医写完了,立刻拿起纸笔快速的写下一封信,上面把听到了逸轩来了以后所作的事情,以及自己路上遇到截杀的事情,还有皇甫逸轩感染了瘟疫被隔离,而贺琏故意阻止她进去疫区内,想要借机要了皇甫逸轩的命的事全部都写了下来,交给了黑衣人首领,道:“速派人送去京城交给王爷,让他想法牵制住贺章。并把贺琏的所作所为呈现给皇上。”

    黑衣人首领恭敬应声,接过,立刻派人连夜送回去,并对孟倩幽说道:“孟姑娘,我等的职责就是保护世子的安全,会寸步不离的守在这里,如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

    孟倩幽点头。

    青鸾上前,道:“主子,世子醒了,你是否该吃点饭了。”

    皇甫逸轩醒来,心情放松了,孟倩幽确实也感觉有些饿了,道:“好,给我端些饭菜来。”

    青鸾欣喜应声,转身去端饭菜。

    章泽怀得了姜太医的吩咐,迅速命人在隔离区外支起两口大锅,按照他所说的药量,熬制不同的汤药。

    青鸾把饭菜端来,孟倩幽端着它回了小屋内,坐在皇甫逸轩面前,大口吃了起来。

    看她吃的毫无形象,皇甫逸轩有些心疼,轻声道:“慢一点。”

    孟倩幽含糊不清道:“章大人正在熬制汤药,一会儿我还要和几位太医一起给人们分发。”

    皇甫逸轩神情中关切更甚,而另外几名太医对她更是佩服。

    汤药熬好,有十多名穿着厚重衣服的兵士过来帮忙,孟倩幽才把一名兵士领到了小屋里,给几名龙卫灌下去以后,又来到大屋里,按照不同的病情,让兵士们给病人喝不同的汤药。

    姜太医几人也效仿,整整忙了两个时辰,所有的人也全部喝下了汤药,而孟倩幽和姜太医等人还有哪些兵士,几乎快累瘫了。

    忙完,姜太医等人回落脚的地方去休息,而孟倩幽回到了小屋内。

    皇甫逸轩已经熟睡,孟倩幽轻手轻脚的坐在了他的身旁,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

    直到困意袭来,才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中,却听见了皇甫逸轩的痛苦的哼声,猛然睁开眼,却发现他的脸又潮红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