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章 鼎力相助(一更)
    意料之中的事,孟倩幽没有惊慌,掏出怀里的瓷瓶倒出药丸,喂他吃下一颗后,急匆匆的来到外面,对值夜的青鸾吩咐:“快去熬一碗药来。”

    青鸾轻声,去熬药。

    黑衣人首领看她慌张的样子也跟着惊慌起来,急切的询问:“孟姑娘,是世子不好了吗?”他们是皇甫逸轩的暗卫,这次出行,由于逸轩带了龙卫,暗卫不便与他同行,便没有跟着过来。后来齐王爷得知孟倩幽出城,料想到肯定是皇甫逸轩出了事情,才命他们后面紧跟而来。如果皇甫逸轩真的出了事,不用齐王爷吩咐,他们这些暗卫也是要跟着陪葬的,所以,此刻内心是十分的惊慌。

    “没事,不要惊慌,你只管守好这里就可,逸轩交给我就行。”孟倩幽安慰他。

    暗卫首领常跟在皇甫逸轩身边,知道孟倩幽医术高超,听了她的话镇定下来,保证:“孟姑娘只管专心照顾主子,如果有人胆敢来捣乱,在下一定让他有来无回。”

    孟倩幽点头,回了小屋内,看着皇甫逸轩越来越红的脸色,心思飞转,看来这次的病毒很强,逸轩都能反复发烧,那剩下的人就更别说了,本来药材就缺少,这下更加不够用了。而八百里加急昨天晚上才传回去,最快到今天晚上才能到京城,等皇上下令筹集药材送过来,就算是最近的府县也得两天以后才能送过来,那这些被传染的人没敢想下去。

    青鸾熬好了药,在外面喊她。

    看着皇甫逸轩越来越红的脸色,孟倩幽咬牙,起身,走到外面,拿起纸笔,写下了几句话,握在了手里,等过去端药的时候,喊了一声:“青鸾,”便扔给了她。

    青鸾打开,看清上面的内容,脸色丝毫不变,走到暗卫首领面前,让他也看清了上面的内容。

    两人对看一眼,不约而同的走到熬药的大锅前,弯身把治疗重症的药包拿起了一些,藏好。

    天黑,值守的兵士又累又困,早就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去睡觉,当然没有人看到他们这一动作。

    回到小屋内,孟倩幽把药给皇甫逸轩喝了下去,便睁着眼睛等在他的身边。一直到天亮,他的高热才又退了下去。

    姜太医四人一大早醒来便过来替换,看到孟倩幽青黑的眼眶,劝道:“孟姑娘,你去歇息一下吧,世子由我们来照看。”

    孟倩幽摇头:“昨晚逸轩又发了高热,我给他喂了药后,刚刚下去,恐怕别的人也”话没说完,便被一兵士惊慌的声音打断:“太医,您快去看看,昨晚有些缓和的病人,现在又突然发起高热来了。”

    姜太医也顾不上和孟倩幽说话了,转身匆匆的去了大屋那边,又是一通忙活,让章泽怀命人熬了药来,给所有的人服下,姜太医等人才算松了一口气。

    而章泽怀看着两口大锅面前,空空如也,心里升起了一片寒凉,即使有治疗瘟疫的方子又如何,药材没有了,这些穷苦的人们照样会死去。

    姜太医等人稍微喘了口气后,也想起了这个严重的问题,顿时面露惊慌。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孟姑娘再有本事,没有药材一切都是白搭。

    似乎看到了疫区内人们的死亡,整个疫区内外半丝声音也无。

    又是半上午过去,皇甫逸轩没有在发热,孟倩幽却不敢离开他半步,眼睛一直盯着他。

    忽然外面传来青鸾惊喜的叫喊声:“主子,你快出来看!”

    孟倩幽想要站起身,奈何一个姿势坐的久了,身体有些发麻,缓了好一会儿才站起来,刚走到小屋外,却看到文泗已经走进了疫区内,正朝着小屋走来。

    沉下了脸色,孟倩幽怒声道:“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文泗愣住,不相信的看着孟倩幽,嘴唇动了几下,没有说出话来。

    听到她的话,疫区外的人也愣住。

    青鸾张嘴,想要说文泗是送药来的,却被孟孟倩幽的怒声打断:“听不懂吗?我让你滚出去,快点,再不出去,别怪我不客气了。”说完,抽出自己的匕首,拿在手里。

    文泗吓得立刻退了回去,不满的嘟囔:“臭丫头,这么凶做什么?”

    放好匕首,走到隔离带前三米远的地方站住,怒斥他:“这是疫区,你不知道吗?不知死活的进来,是嫌命活得太长了吗?”

    文泗撇嘴,不在意道:“你在里面,不也没事吗?你怎么知道我就一定会被传染。”

    “青鸾,给他一颗药,立刻送他出临城,他若敢反抗,打断他的腿扔到沟里去,免得死到我面前,我还得给他收尸。”孟倩幽冷声命令。

    青鸾这次没有应声,只是拿出瓷瓶走到文泗面前。

    文泗怪叫起来,“臭丫头,我可是好心给你送药材过来,你就是这样对我的?”

    孟倩幽皱眉。

    姜太医等人却欣喜若狂。

    文泗说完,接过瓷瓶,打开,倒出一粒药丸,放进嘴里,又把瓷瓶还给了青鸾。

    孟倩幽质问:“送什么药,谁让你送的药?”

    “哪有什么人让我送药,你前脚刚出京城,后脚全京城里的人都知道了。我知道你来了临城,料定它们这边肯定缺少药材,便按照你前几日让伙计给你送的药材,运了两车过来。我告诉你,臭丫头,你别不知好歹,我在路上差点赶死,才好不容易这个时候赶到了。我刚听说了,你们这边的药材已经用完了,我来的正是时候。”说完,还略有些得意。

    自己制的药里只有预防的成分,没有那种药材,不过,可以熬给那些没有被传染的人喝,可以预防一下,而且他是德仁堂的东家,德仁堂遍布全国,到处都有分店,如果他调集药材的话,应该比皇上下令还要快一些。

    缓了脸色,孟倩幽问:“如果从最近的德仁堂调集药材,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文泗伸出一个手指头,“一个时辰。”

    孟倩幽示意章泽怀把昨天开的药单给他,道:“按照这个单子,速给你分店的掌柜的传信,让他们一个时辰内把药材送来。”

    文泗接过,看到那味药材的名字时,微皱了下眉头,随即舒展开:“没问题,要多少?”

    “有多少,要多少,至于银钱,等瘟疫得到治理后,回了京城再给你结算。”

    文泗不在意的摆手:“先不提那些,我即刻写信一封,你命人送去周边临县的德仁堂即可。”

    孟倩幽点头,道:“除了周边临县,你给其他的德仁堂分店也传信,让他们及早把药材送来。”

    文泗应声。

    章泽怀已命人备好了纸笔,文泗找了个平坦的地方,写了几封书信,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郭飞,你命人快速送去,越快越好。”孟倩幽命令。

    郭飞接过书信,立刻派人送去了附近的几个德仁堂分店。

    姜太医等人看到这一切,悬着的心放了回去,而那位年轻的太医却一直看着他们,不知在想些什么。

    文泗办完这一切,有些得意,道:“死丫头,多亏我来了吧,要不”他的话没说完,孟倩幽转身往小屋走,边走便吩咐青鸾:“看好他,如果他敢迈进疫区一步,打断他的腿。”

    “你”看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文泗气得差点跳起来,道:“你个死丫头,我容易吗?我了给你送药,我差点被”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

    孟倩幽的脚步顿住,回头看着他,冷声道:“活该,当初我就劝你斩草除根的,是你顾念兄弟亲情不舍的出手的,现在连番的吃亏,是你自找的。”

    文泗惊讶,问:“我又没说是他,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他想要杀了我,没有得手,想必是在回京的路上碰到了闷头撞上来的你。”说完,双臂环手,一副好奇的样子,“我很奇怪,你怎么没被他弄死,安然活到这里的。”

    文泗气急,真的跳了起来,不满道:“你个臭丫头,有你这么咒人的吗,早知道”

    懒得再听他废话,孟倩幽吩咐朱篱:“朱篱,如果他敢再多说话,就把他的嘴巴堵上。”

    朱篱响亮的应了一声,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文泗张嘴刚要不服的说几句,看到朱篱的眼神,到最的话咽了回去,在喉咙里嘟囔了两句。

    “小心一些,嫂子刚有了孩子,还等着你照顾呢,你不能有任何闪失。”话落,孟倩幽转身,去了小屋内。

    文泗闻言咧嘴笑了起来:“就知道你个死丫头不是没良心的,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一个时辰后,需要的药材果然被按时送来了。

    章泽怀命人快速熬好,给那些重症的先喝了下去。中间也有抗不住死去的,但是已经比前几天好了很多,最起码那几个负责抬人的兵士不再是忙的站不住脚。

    而那位年轻的太医看到了效果,也默默的走进疫区内,加入救人的行列。

    姜太医看着他忙碌的身影,叹了一口气,这位太医医术不错,秉性也不坏,只是性子孤傲一些,但愿孟姑娘不会计较他昨天的出言不逊,放他一马,否则的话,他这太医恐怕是做到头了。

    下午,各地德仁堂纷纷的送了药材过来,章泽怀一一的登记以后,命人又熬制了一些出来。有病情较重的,给他喝一碗下去。

    而皇甫逸轩也再次发起了热,有了药材,孟倩幽也不是那么担心了,小心的给他喂过药后,一直守在他的身边。

    第二日,皇上接到八百里加急奏报,下旨令各地的药铺把药送到临县了,严令:有敢不送者或趁机抬价者,立刻砍头,并株连全族。

    旨意一下,哪里有人敢反抗,第三日各地的药材源源不断的送了过来。

    而接连两天三夜没有休息,孟倩幽的精神也达到了极限,最终坚持不住,趴在沉睡的皇甫逸轩的身上睡着了。

    皇甫逸轩也清醒过来,一睁开眼,看到孟倩幽弓着身子,姿势困难的趴在自己身上睡着了,眼里流露出心疼,想要伸出手去摸摸她的脸庞,却又怕惊醒了她,只能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

    实在是太累了,孟倩幽这一觉几乎睡了一个多时辰,才猛然惊醒过来,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摸皇甫逸轩的头,却在看到他面色带笑的看着自己时,微微一愣,随即喜悦问道:“逸轩,你醒了?”

    皇甫逸轩抬起手,抚上她的脸庞,眼里的疼爱和爱恋一览无余,沙哑着声音道:“幽儿,辛苦你了。”

    见他有了精神和力气,孟倩幽面色含笑,嗔怪他:“傻瓜,说着些做什么,你醒了就好。”

    意识到自己可能是活下来了,皇甫逸轩有些激动,轻咳了两声。

    孟倩幽立刻站起身,道:“我去给你倒杯水,”便匆匆的跑了出去。

    青鸾看她跑出来,以为皇甫逸轩又发热了,正要去盛一碗汤药来,却听孟倩幽吩咐:“快,给我一杯水,逸轩醒了。”

    朱篱反应迅速的倒了水过来。孟倩幽接过,脚下生风的回了小屋内。

    皇甫逸轩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孟倩幽摁住他:“你发热了好几天,滴米未进,没有力气,还是躺着吧我来喂你。”

    确实感觉自己身体虚脱了,皇甫逸轩没有坚持。

    孟倩幽左手使力把他的头抬高了一些,右手端着杯子让他把水喝了下去。

    连续几天的高热,差点抽干了皇甫逸轩体内的水分,一杯水下去,才感觉缓和了一些。

    孟倩幽把他放在被子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笑望着他。

    伸出手,把他的手拿在了自己脸庞,摩挲了几下,皇甫逸轩才开口:“幽儿,我以为此生不会在见到你了,我已经写好了书信,交给了章大人,让他等我死后交给你,幸好,我没有死掉,你以后也不用另嫁他人。”

    摩挲着他的脸庞,孟倩幽的眼中已经有了晶莹:“傻瓜,我们不是约好了吗,此生不离不弃,我又怎么可能让你离我而去。”

    皇甫逸轩也红了眼眶,回视着她。

    一旁的几名龙卫也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到两人的样子,吓得立刻又把眼睛闭上了。

    孟倩幽耳聪目明,岂能没有听到他们的动作,抽回手,温声朝着几人的方向问:“你们几个今日感觉如何?”

    龙卫知道她已经察觉到了,犹豫着睁开眼睛,恭声回道:“好多了,多谢孟姑娘。”

    孟倩幽摇头:“不用谢我,你们能够活下来,靠的是自己,和我无关。我这就命人给你们端一些稀粥来喝下,身体还会好受一些。”

    龙卫们点头:“谢谢孟姑娘。”

    孟倩幽起身,招呼专门负责喂饭的兵士端了粥过来,喂在几人喝下。而她则端起一碗粥,一勺一勺喂给了皇甫逸轩。

    喝完,躺了一会儿,皇甫逸轩和龙卫们再次沉睡过去。

    看着几人熟睡的面容,孟倩幽知道他们几人算是熬过去了,而这场瘟疫也算是截止住了。虽然还有死亡的人,但那毕竟是少数了,大多数人都可以活下来了,临城也不会因为这场瘟疫成为空城了。

    同样高兴的还有姜太医他们,疫区内的人们发热的越来越少,有症状轻一点的甚至能够站起来走路了,说明这治疗瘟疫的方法管用了,而他们几个的脑袋也算保住了。

    章泽怀也是异常高兴,虽然看不到里面的具体情况,但是看到兵士们今天只抬出了一个死人,他也知道,这场瘟疫差不多算是制住了,他这个临城知府不但乌纱保住了,连命也保住了。

    青鸾和朱篱差点喜极而泣了,世子没事了,主子也没事了,以后她们又能继续过以前那种欢快的日子了。

    郭飞和暗卫首领更甭提,平时内敛的人,这时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最夸张的要数文泗了,几次走到隔离的绳子前,想要进屋内看看,又想起孟倩幽的话,退了回来。

    临城这边的所有人都高兴的不行,而京城齐王府的书房内,齐王爷看着眼前的书信,脸色阴沉的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