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一章 进宫面圣(二更)
    贺章这一次做的很隐蔽,即使知道贺琏是在他的授意下,过去暗害轩儿,但是明面上他们却找不到他任何的证据。因为隔离区是轩儿自己设置的。感染了瘟疫以后,也是他自己要求被隔离的。贺琏去了以后,并没有做任何的动作,至于不让孟倩幽进去疫区内,那是照章办事,没有任何不妥。还有拦截孟倩幽那些人,薛暗卫情急之下把他们都杀光了,没有留下任何一个活口,就凭着眼前这封书信皇兄是不会信服的。

    可是贺章这明目张胆的一招却也惹急了他,盯着眼前的书信好久,齐王爷趁着脸色吩咐:“来人呀!”

    有人应声而进。

    “去,给贺章那个老东西找点麻烦,不要让他的日子过的太轻松了。”

    应声,人去。

    齐王爷拿起书信,出了书房,朝着齐王妃的院子里走去。

    自从知道了孟倩幽去了临城,齐王妃的心神一刻也没有安宁过,连嫁衣也没有心思做了,每日里都焦灼不安的等着她能传回消息。几天下来,人竟然消瘦了一圈,连精神也变的颓靡起来。

    齐王爷拿着书信走进齐王妃的屋里,看她还是坐在窗前的软塌上发呆,走到她面前,把信递给了她,柔声道:“孟姑娘的来信。”

    齐王妃顿时面露欣喜,来了精神,急切的接过书信,一目十行的看完,气怒,生平第一次骂人:“贺章这个王八东西,早就该死了。”

    话出口,齐王爷愣住。

    齐王妃依然在气头上,没有反应过来,抬头,对呆愣的齐王爷道:“王爷派人出手了没有?”

    齐王爷回神,点头,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放心,在轩儿他们回京以前,他不会有好日子过。”

    果然,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贺大丞相,接连遭遇了此生以来不断的倒霉事。先是出门去早朝的时候,前面的轿杆脱落,他整个人从轿子里被摔飞了出来,不但差点摔了个满脸花,老胳膊老腿也差点被摔的分了家。头昏眼花,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又被人蒙了麻袋,一顿精准的拳打脚踢之后,人散去,而他却躺在麻袋里,差点昏死过去,呼喊,无人应答,强撑着自己把麻袋拿下来,却发现他的轿夫们全都被点了穴位,一脸惊恐的僵愣在原地看着他。时辰还早,大街上无人,可怜一生风光的丞相大人找不到人呼救,几乎是爬着回家的。而到了晚上,如厕的时候,不知是打盹了,还是身上的伤太疼,老眼昏花的丞相大人不慎跌入了恭桶中,听到动静进去救他的家丁,闻到那全身的臭味,熏得恶心的好几天没有吃下饭,更被说贺章本人了。

    连番的发生意外,就是傻子也知道了是怎么回事,更何况是贺章,给皇上请过假后,派府卫牢牢的围住丞相府,一只苍蝇也不能让它飞进去,自然也没有了精力管临城的事情。

    这边贺章自顾不暇,临城那边的瘟疫却得到了极大的控制,而皇甫逸轩在疫区内又呆了三天后,所有人一点发热的迹象也没有,众人欢呼同庆的同时,章泽怀也命收拾好了别院,让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搬去别院中住。

    即使病好了,皇甫逸轩的身体也很虚弱,需要精心的调养几天,孟倩幽没有推辞,带领青鸾和朱篱,以及精卫和暗卫全部住去了别院中。

    瘟疫得到控制,皇上也得到了奏报,同时也得到了皇甫逸轩痊愈的消息,大喜之余下了圣旨,齐王世子赈灾有功,治理瘟疫有功,特封赏黄金千两,珍玩无数。并令其回京好好休养,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临城知府章泽怀。至于贺琏和孟倩幽,连提也没有提。

    皇甫逸轩有惊无险的活了下来,孟倩幽就什么都不在意。

    至于贺琏,还被关在牢中,根本不知道外面的事情。

    连着好几天守在皇甫逸轩身边,孟倩幽的精力和体力都得到了极大的透支,带人住入别院,安排好了众多事宜之后,回了主屋内,脱掉外衣,躺在皇甫逸轩的身侧,搂着他的腰身,便睡了过去。也许是安心了,这一睡就睡了一天一夜,吓得皇甫逸轩以为她也感染了瘟疫,一直不断的摸着她的额头。

    青鸾和朱篱也是吓坏了,提着心站在屋外,就盼着屋内有人出声吩咐她们做事,那样的话,主子就是醒过来了。

    在众人忐忑不安的等待中,睡够了的孟倩幽终于在第二日的上午醒了过来,睁开眼睛,看到皇甫逸轩一脸担心的看这自己,对他露出一个笑容,柔声问:“我睡了多长时间。”

    摸了摸她的额头,依旧温凉,再看她精神奕奕的样子,皇甫逸轩悬了一天一夜的心落回了原处:“一天一夜。”

    “吓坏了吧?”依旧声音轻柔。

    点头,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柔声回道:“你再不醒,我就请姜太医他们过来了。”

    话落,起身,给她盖好被子,走到外面吩咐,:“幽儿醒了,去把饭菜端过来。”

    青鸾和朱篱已经听到了屋内的声音,欢喜不已,闻言,急忙去了厨房,把一直温在灶上的饭菜麻溜的端到门口,皇甫逸轩接过,端进屋内,放到了桌子上。

    孟倩幽要起身,皇甫逸轩制止了她,一脸温柔:“别动,我来伺候你。”

    孟倩幽失笑:“我没事,只不过这几天太累了,才会睡了这么久,以后不会了。”

    皇甫逸轩犹如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抱过一边的被子叠好,连枕头也放在上面,靠在了床头,拍了拍,示意孟倩幽半起身,倚在后面。

    见他坚持,孟倩幽索性也就依了他,坐起身,倚了上去。

    走到水盆边,打湿了毛巾,又走了回来,仔细的把她的脸和手一一擦拭干净,放下毛巾,皇甫逸轩才把桌上的饭菜移到她的面前,端起碗,拿起小勺,舀了一勺粥,送到他的嘴边,示意她张开嘴。

    孟倩幽微微愣怔了一下。

    “张嘴,”皇甫逸轩的声音里有说不出的宠溺。

    愣愣的张开嘴,配合他的动作,皇甫逸轩笑着把饭喂入了她的嘴里。

    就这样,在一个宠溺,一个发呆的情况下,一碗粥被喂了下去。

    轻柔的帮她擦了嘴,皇甫逸轩柔声问:“吃饱了吗?还吃吗?”

    愣愣的摇了摇头,随即又急急的点了点头:“吃饱了。”

    难得见到她这副傻样子,皇甫逸轩失笑,吩咐人把剩余的饭菜端了下去。

    脱鞋,上床,把人紧紧的搂在怀里,没有说话。

    孟倩幽柔顺的依偎在了他身上,温馨的情意在两人之间流淌。

    两人谁也没说话,屋内一片寂静,屋外的青鸾和朱篱奇怪的对看了一眼,随即想到了什么,立刻退到了院门外守候。

    直到章泽怀和郁语过来拜访,才打破了这种静谧。

    站在院门外的青鸾首先看到了他们夫妇过来,示意了朱篱一眼,转身快步的走道门口,低声禀报:“主子,章大人来了。”

    两人这才分开,起身下床,收拾自己。

    朱篱则给章泽怀夫妇见了礼,道:“章大人,夫人,我们主子沉睡了一天一夜刚醒,还没有梳洗打扮,请二位稍等一下。”

    孟倩幽昨天住进别院以后,章泽怀和郁语就过来了,但是被拦在了门外,说是孟倩幽太累了,睡下了,请他们夫妇改日再来。所以两人今天吃过早饭以后,才又过来。听了朱篱的话,也没有多想,站在院门外等候。

    把自己和床铺都整理好,皇甫逸轩坐在屋内的椅子上,点头示意青鸾请两人进来。

    青鸾走出门外,恭声最两人道:“章大人,章夫人,请进吧。”

    两人走进屋内,看到皇甫逸轩坐在屋内,微愣了一下,随即恭敬见礼:“见过世子。”

    皇甫逸轩微颔首,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坐!”

    两人谢过,坐下。

    郁语抬眼看向孟倩幽,孟倩幽也正笑着打量她,见她看过来,笑道:“章夫人是越来越漂亮了。”

    郁语连忙起身,道:“孟姑娘说笑了,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娘了,哪还担的起漂亮一说。倒是孟姑娘,如今长开了,活脱脱的大美人一个。”

    孟倩幽笑着摆手,直言道:“章夫人抬举我了,我这容貌顶多算清秀而已,离美人还差的很多。”

    郁语被她逗笑:“几年不见,孟姑娘还是这么风趣。”

    笑着请她坐下,孟倩幽问:“二位今日过来,可否有什么要紧的事?”

    章泽怀和郁语同时站起身,章泽怀道:“我们夫妇今日过来是感谢当年孟姑娘对我们的再造之恩的。”

    起身,阻止两人行礼的动作,孟倩幽笑道:“要说感谢,是我应该感谢你们,要不是夏荷四年前在省城救了我一命,恐怕我和逸轩现在都不知魂在何处了。”

    郁语吓得摆手:“孟姑娘切莫这样说,夏荷那只是举手之劳,不足以挂齿,您当年的行为才是值得我们感念一辈子的。”

    “好了,过去的事我们不要再提了,眼前最重要的是把受灾的百姓安置好,不要引起骚乱,还要再次防止瘟疫的传染。”孟倩幽道。

    章泽怀开口:“孟姑娘说的是,我今日过来就是请示世子,下一步要如何做。”

    皇甫逸轩道:“赈灾的银两和粮食几乎全部到位,足够灾民们维持一段时间,现在要考虑的是,灾后重建的问题。这场大水过后,地里的庄家全部被淹毁,灾民们这一季颗粒无收,国库没有那么多的银两拿来维持这么多人半年的生计,唯一的方法就是自救,看看能想出什么可行的办法,让人们度过这个难关再说。否则就算是我们治理了瘟疫,解除了人们的恐慌,如果没有收入,一旦朝廷不再救济,这些百姓也是只有死路一条。”

    “这个下官已经考虑过了,可现在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就算现在农田里的水退去,百姓们也是没有什么也可以种植的。”章泽怀道。

    在乡下长了十几年,皇甫逸轩自然知道这个时候没有什么可以种植的,那三个月以后,临城的百姓依旧是颗粒无收,这次侥幸活下来的人们,到那时依然摆脱不了饿死的命运。

    这是个沉重的话题,屋内四人一时陷入沉默。

    好一会儿,皇甫逸轩才开口:“我回去后,会如实禀报这里的情况,争取多拨一些银两下来,让这里的百姓能够多享受一时日的补给,章大人也想想办法,尽量让百姓们去谋个生路。”

    章泽怀感激拱手:“世子实在是临城百姓之福,我先在这里谢谢世子了。”

    几人就灾民的安置,瘟疫后期的处理又上商议了一番,一个时辰后,章泽怀夫妇才告辞而去,临走时,郁语拉着孟倩幽的手道:“孟姑娘,希望您有空的时候去我们府里坐坐,我有好多贴心的话要对您说。”

    孟倩幽笑着应了她。

    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却没有了空闲。因为即使做了预防措施,瘟疫还在在小范围的传染,一拨又一拨的人被波及,而在此时被染上的人喝多少的汤药都无济于事,没几天就会很快的死去。

    姜太医几人找不到根源,急得团团转,不得已便过来请求孟倩幽帮忙。

    皇甫逸轩也要跟着忙着去安置灾民的事情。

    已经有了前车之鉴,唯恐他再次被传染,孟倩幽给他列出了两个条件,一个是立刻启程回京城,二是他呆在别院里,剩下的事交给她做。

    皇甫逸轩自然是不肯,孟倩幽也没有跟他争辩,二话不说便吩咐郭飞准备马车回京。

    看她真的是要带他回京,皇甫逸轩无奈妥协,嘱咐道:“你也要小心一些。”

    接下来的半个月的时间,孟倩幽亲自领着姜太医五人,一一把安置点内的灾民先迁出来,把里面彻底的用药物消毒了以后,又仔细的检查每个人,一旦发现有不对劲的,立刻隔离起来,杜绝一切传染的根源。

    每天早出晚归,忙活了十多天,才把所有安置点内的人员检查完毕,而在这以后再也没有被传染的人抬出。

    那些被传染的人,也在几人精心的照料下,无一人死亡。

    至此,孟倩幽这三个字刻在了临城人们的心里,无论走到哪里,都获得人们的敬重。

    这消息自然通过龙卫的传信也到了皇上的耳朵里,听当时皇上正在御书房内看奏折,听了龙卫的禀报,挥退了伺候的太监和宫女,一人静坐在里面,眉头微皱,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皇上的这一行为也很快传到了齐王爷的耳朵里,摸不透皇上心思的同时,立刻给皇甫逸轩捎了口信,让他早日回京。

    灾民安置好,没有任何的暴乱发生,瘟疫也得到治理,再也没有人染病,皇上的旨意已全部完成,皇甫逸轩也正打算回京复命呢,接到齐王爷的口信,便和孟倩幽商议第二日启程回京。

    孟倩幽没有异议,让青鸾给郁语传信,说自己明日要回京了,等下次来临城的时候,再去他们家小坐。

    然后命人收拾好了东西,隔天的一大早便和皇甫逸轩领着众人一起,悄悄的离开了临城。

    等章泽怀和临城的百姓们自发的出来相送时,别院里早已没了人影。

    百姓们愈发的赞叹。

    而同日跟着回来的文泗则坐在马上不住的嘟囔,“做了这么大的好事,临走了却跟做贼似的,还得偷偷摸摸的出城。”

    无人搭理他。

    来时匆匆忙忙,回去的时候自然是不用着急了,该住店的住店,该吃饭的吃饭,用了三日,才到了城门前。

    齐王妃听说今日他们会回来,按捺不住,亲自到了城门口迎接,见两人无事,自然又是一番欢喜。正要拉着孟倩幽也去齐王府,一名管事太监却骑着马匆匆而来,到了齐王妃面前,下马,恭敬对皇甫逸轩道:“世子,皇上口谕,命你和孟姑娘进宫面圣。”

    ------题外话------

    推荐新文:首席独宠:军少的神秘权妻作者/南燚

    1v1,双c宠文,异能军婚,甜爽温馨。

    异能帝国,演绎别样铁血柔情。

    一段看似可笑的婚约,充满了巧合。一段本应该不存在的感情,却成了命中注定。

    魂穿孤女,打极品灭敌人,在军中步步前行,却意外惹到了杀神

    这是一部女杀神重回巅峰史,也是男杀神的另类护妻史。

    异能、军婚、学院、想看不一样的故事的妹子就来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