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二章 清河县主(一更)
    齐王妃闻言,想起那日齐王爷说与自己的皇上反应,心生警惕,问:“公公可知,皇上宣轩儿和幽儿进宫何事?”

    传旨公公恭身回道:“回王妃娘娘的话,小的不知。”

    齐王妃心里更加不安。

    皇甫逸轩倒是神色坦然,对公公道:“你先回去复命,我和幽儿随后就到。”

    公公应声,骑上马回了皇宫。

    齐王妃立刻吩咐青鸾:“你速回王府告诉王爷,我陪轩儿和幽儿去见皇上了,请他也立刻赶去皇宫。”

    青鸾应声,快速而去。

    见她神色着急,皇甫逸轩也没有阻拦。

    安排好众人以后,三人坐上马车,朝着皇宫而去。只有朱篱和郭飞跟在身边。

    精卫和暗卫们分别回了南城和齐王府,文泗则吩咐伙计们回了德仁堂之后,自己回了文府。

    到了宫门口,下了马车,三人走进皇宫内。

    门口的侍卫拦截住孟倩幽,客气询问:“这位姑娘,身上是否携带了兵器,请交出来。”

    面圣都要搜身的,以防带了兵器行刺皇上,孟倩幽知道这个事情,没有说话,把身上的两把匕首拿出来,交给侍卫。

    侍卫接过,因她是世子的女人,不好再搜身,打量了她身体几眼,感觉她没有别的兵器,恭敬的放行。

    三人进去宫内,早有管事太监立在宫门内等候。

    见几人进来,立刻迎了上去,给齐王妃行了礼,道:“王妃娘娘,皇上宣世子和孟姑娘御书房觐见,您?”

    御书房是皇上办公的地方,轻易是不许女人进去的,就连皇后和太后也不能例外,如今却要孟倩幽随着皇甫逸轩去,齐王妃惊愣的同时,笑着回道:“我已有些时日没有进宫来看望母后了,正好给她老人家去请个安,等轩儿两人无事后,还劳烦公公派人去知会我一声。”

    公公应声:“这个好说,包在我身上,王妃娘娘尽管放心的去太后宫里。杂家就带着世子和孟姑娘先过去了。”

    齐王妃点头,“劳烦公公了。”

    皇甫逸轩拉着孟倩幽的手,跟在公公的身后。

    几人走远,齐王妃才转身,朝着太后宫中走去。

    走到半路,迎面一顶轿子过来,齐王妃和玲珑停住脚步,立在一边,想等轿子过去以后再走。

    不料轿子却在她面前停下,宫女打开轿帘,贺贵妃坐在里面。

    玲珑身子紧绷,跪下行礼。

    齐王妃却面不改色,对她福身,声音平静无波的道:“贵妃娘娘。”

    贺贵妃没有说话。

    齐王妃福身的姿势也没动。

    玲珑的心紧紧的提了起来。

    好一会儿,贺贵妃才声音里带着恨意的开口:“免礼吧。”

    齐王妃直起腰身,谢过:“谢娘娘。”

    玲珑也跟着站起来。

    贺贵妃已恢复了如常,问:“王妃今日进宫何事?”

    “好多时日没有进宫给母后请安了,今日特意过来看看她老人家。”齐王妃回道。

    “去吧,我也刚从太后宫中回来,她惦记你的很。”

    齐王妃应声,恭立在一侧。

    贺贵妃摆手,宫女落下轿帘,太监们抬着轿子远去。

    齐王妃这才往前走,玲珑颤抖的声音却在她身后响起:“娘,娘娘”

    疑惑回头,却见玲珑身子不断打颤,立在原地不动。恍然,她是吓坏了,转回身走到她面前,轻声安慰她:“无事,上次她已经得到惩治了,不会在明面上对付我的。”

    玲珑点头,缓了好一会儿,才随着齐王妃朝着太后宫中走去。

    而贺贵妃此刻却是一脸的狰狞,上次被禁足三个月,等她出来的时候,恩宠已经不复存在。好不容易使计用六皇子才重新引起皇上的注意,说什么她也不敢再轻易的招惹齐王妃了。可是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恶狠狠自言自语道:“等着,早晚会抓住你们的软肋,让你们趴在我的脚下求我。”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来到御书房前,管事进去禀报以后,出来,道:“世子,孟姑娘,皇上宣您们进去。”

    两人进去御书房内,皇甫逸轩恭身见礼:“皇伯父。”

    孟倩幽则跪在地上,叩头行礼:“民女孟倩幽见过皇上。”

    皇上没有说话,用幽深的眼光盯着孟倩幽。

    孟倩幽叩头的姿势不变,心里却把这个老东西骂了无数遍:奶奶的,要是搁在上一世,有人胆敢这样对待姑奶奶,早灭了你不知多少次了。

    不过也只能是在心里骂骂而已,表面上还是恭恭敬敬的,谁让这是个皇权至上的朝代呢。

    御书房内寂静无声,旁边伺候的宫女、太监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出。

    终于在孟倩幽骂了无数遍以后,皇上威严开口:“平身吧。”

    谢过,起身,和皇甫逸轩一起恭立在一旁。

    “赐座!”

    太监应声,搬了两个软凳放在两人的身后。

    孟倩幽毫不客气的坐下。

    看她丝毫没有惶恐不安的神情,皇上眯了眯眼睛,没有说话。

    孟倩幽自然感受到了她的态度变化,但是他不发问,她便低着头装傻也不说话。

    “轩儿,这次的赈灾做的不错,临城的百姓和当地官员对你赞赏有加,辛苦你了。”

    “为皇伯父分忧,是侄儿应尽的本分,没有辛苦一说。”皇甫逸轩道。

    显然这句话愉悦了皇上,哈哈一笑,道:“轩儿想要什么赏赐,尽管说来。”

    皇甫逸轩站起身,往前走了一步,跪在御案前:“皇伯父,侄儿想要和幽儿的成亲圣旨,还请皇伯父成全。”

    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会这样说,皇上又是笑了一下,打起了太极,道:“这有何难,朕早在数月以前就答应过你父王,要破格封孟姑娘为你的侧妃,朕马上拟旨,全了你的心愿。”

    “皇伯父,”皇甫逸轩道:“侄儿想娶幽儿为正妃,而且一生只娶她一人,绝不会再要侧妃,还望皇伯父成全。”

    皇上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看了孟倩幽一眼。

    孟倩幽眼观鼻,鼻观心的端坐在凳子上,仿佛皇甫逸轩请旨赐婚和她无关一样。

    皇上心里有了丝不满,语气里带了些怒气,威严的问:“孟姑娘,你如何说?”

    好不容易起来了,孟倩幽才不会再给他下跪去回话,抬手,恭声回:“回禀皇上,逸轩在临城得了瘟疫的时候,民女给她说过,此生我们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威胁,这是**裸的威胁,皇上的脸色当即就沉了下来,满身的怒气一触即发。

    孟倩幽说完以后,没有低下头,而是毫不畏惧的看着他,再次说道:“民女倒是不在意什么身份,但是民女善妒,他既然许诺了我今生只娶我一人,那他就不能再有别的妻妾,否则民女会忍不住出手的。”

    这话无疑是火上浇油,皇上气怒的一拍面前放置奏折的桌案,怒道:“好大的胆子,竟敢威胁朕?”

    桌案上的一部分奏折被震了下来,吓得御书房内伺候的宫女、太监齐齐跪下了地上。

    孟倩幽却像没有感受到他的怒气一般,挺直了腰背,道:“皇上,民女只是实话实说而已,不敢有其他的想法。”

    皇上气怒之下,冷声问:“你就不怕朕杀了你吗?”

    “皇上想要民女的命,民女无话可说。”孟倩幽依旧一副淡然的摸样,坐在软凳上不卑不亢的回道。

    “别以为你帮着治理了瘟疫,得了临城人们的称颂,就会觉着朕不敢对你下手,朕是九五之尊,金口玉言,绝不是吓唬你。”

    “民女不敢,民女去临城治理瘟疫,初衷是为了帮逸轩,从来没有沽名钓誉的想法,也没有想到会得到人的称颂,更没有想到以此挟功请求皇上答应我们的亲事。”

    皇上脸上浮现不相信的神色。

    孟倩幽接着说道:“民女和逸轩情投意合,许下生死承诺,不会被轻易的拆散。但皇上要是执意阻止的话,民女想要用一个条件来换,不知皇上可否答应?”

    皇上眯起了眼睛,威严的看着她。

    孟倩幽不躲不闪,坦然回望着他,等着他的回复。

    皇上其实已准备好要给赐婚旨意了,今日叫他们过来无非是试探一下,没想到这个乡下的小丫头,还真的是令他刮目相看。进了御书房以后,没有好奇的四处打量,行完礼以后,也没有好奇的抬头看他几眼,只是静静的坐在轩儿的身边,如果不是他发问,她整个人安静的仿佛不存在一般。

    就这份淡然和安静,也让他对孟倩幽增加了几分好感,如今她竟然敢跟自己提条件,就这份勇气也让皇上不由得对她赞叹,怪不得连皇弟也过来求赐婚圣旨,果然是个不同的女子,就这份气度,比皇家的女儿也不逊色。

    心里如是想,面上假意起来的怒色便消退了下去,挥手示意皇甫逸轩起来,等他坐回了软凳上才开口问:“你有什么条件可拿出来给朕换的,朕倒想听听。”

    跪着的宫女和太监见皇上不但没有火大到让人把孟倩幽拉出去砍了,还收起了怒气,心里惊讶,低着头互相传递了一个眼神。

    孟倩幽的声音响起:“临城人们受灾严重,朝廷的赈灾只能解燃眉之急,几个月后,没有收成的人们依旧会面临饿死的境地,说不定还会因此暴乱。民女手里有一年两季的土豆,现在正是春季种植的季节,如果皇上答应了我和逸轩的亲事,我便把家里所有的土豆全部贡献出来做种子,帮助临城的人种下去,等三个月以后,便可以有第一季收成。”

    她的话落,皇上的身子不自觉动了动,神情也不是那么淡然了,声音里有些急切,“你说的可是真的?”

    孟倩幽点头:“民女不敢撒谎。民女在全国总共开了二十多家土豆粉店,如果皇上答应,我便关掉这些店,把剩余的土豆贡献出来。还有,北城外我还有五百亩地的土豆,三个月后,除了种子,我也可以全部贡献出来。”

    这些土豆粉店每年的收入可是一大笔数字,孟倩幽眼睛不眨的就说关了,这份气度,让皇上对她又多了几分欣赏,语气亲和了一些,问:“如此,你的损失岂不是很大?”

    “钱财乃身外之物,皇上要是答应了我们的亲事,以后嫁入齐王府,是吃穿不愁的,我要那么多的银两也没用。”孟倩幽的语气里也适时的有了几分俏皮。

    皇上竟然笑出声来,当即答应:“好,朕应了你们的亲事,即刻就会下旨。不会,你这平民之身,嫁给轩儿,也确实有些不合皇家规矩,这样,朕再拟一道圣旨,封你为清河县主,赐良田千亩,黄金千两,翡翠、珍玩五十件,算是弥补你的损失。”

    皇甫逸轩大喜,再次跪下,声音激动:“谢皇伯父!”

    孟倩幽也跪在了他的身旁,真心的道谢:“谢皇上!”

    看到她和刚才判若两人的举止,皇上又是一阵大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