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四章 欢送(一更)
    贺琏当场瘫坐在地上,心里的绝望涌上来,眼前一阵阵发黑,最终昏厥了过去。

    皇上厌恶的看了一眼,命人抬下去送回丞相府。

    贺章听完送贺琏回去的太监说了这个消息,一口老血也喷了出来。

    贺章只有贺琏这一个独子,还想着有生之年扶持他坐上高官,现在旨意一下,就等同于断了他的官路,以后再无入仕的可能。

    贺贵妃也听说了这事,气得把屋里所有的东西都砸烂了。

    娘家就是她的依靠,丞相年事已高,没有几年便要告老还乡了,到时她和六皇子唯一的依靠便是这个哥哥,如今这旨意一下,等同于以后断了她的依靠。没有了依靠,在这个人吃人的宫中,用不了多长的时间她便会被人挤下去的,到时连皇上也许都忘了她是谁。

    心中的恨意闪过,怒吼出声:“你们给我等着,这个帐我一定会算回来的。”

    而此刻远在临城的皇甫逸轩和孟倩幽还没有得到消息,不过两人也顾不上这些了,孟贤收到信后,把家里的马车全用上,才装了一小部分的土豆,让文虎和文豹带着镖局的众兄弟们一起跟着他押运过来了。

    孟倩幽指挥众人把土豆卸到章泽怀准备的空地上,开始教大家如何的给如豆快速的发芽。

    而文虎和文豹稍微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带着众人又急匆匆的回去了。虽然辛累,镖局的众兄弟们却很兴奋,时隔好几年,终于又体验到押镖的快乐了。

    孟贤留在了临城,帮助孟倩幽去田间指导众人先把沟垄做出来。

    皇甫逸轩也没有闲着,和孟贤分头去指导众人。

    几天以后,第二批土豆运到,而第一批土豆早已经发好了芽,百姓们在孟倩幽的指挥下把带芽的土豆一个个切好,按照孟贤的指导种了下去。

    一批接一批,后来的一批到了,前面运来的一批早已经发好芽被种去了地理,如此半个多月以后,家里的土豆全部运来,而临城有一多半的土地都种上了土豆。

    这些就能够临城的百姓们支撑到下一季了,章泽怀一直提着的心才算安定下来。

    孟倩幽却安不下心来,家里的土豆都已经长出了叶子了,这边的土豆才种下,也不知道能不能成活,忐忑不安的等了几天,直到大多数的种下去的土豆发出的芽都钻了出来,这才也放下心来。

    前前后后的时间也过去了一个多月,孟贤在得知孟倩幽的成亲的日期订到十月份以后,也急急忙忙的和文虎、文豹一起领着镖局的人回去,让家里人准备孟倩幽的嫁妆去了。

    确认土豆大部分都长了出来,孟倩幽和皇甫逸轩也开始准备回京。

    上次走以前,答应过郁语,要上她的府上去玩的,可事情紧急没有去成。这次有了时间,孟倩幽让青鸾买了一些礼物,在临行的前一天来到了知府衙门前求见。

    现在临城的人们小到三四岁的稚童,上到六七十岁的老人,没有人不知道孟倩幽的,衙役们更是不用说,见她过来,直接拱手给她见礼:“孟姑娘!”

    “你们夫人在吗?”孟倩幽笑问。

    “在,孟姑娘里面请。”衙役回声。

    随着他来到知府后衙,梳着妇人头的夏荷正领着几个孩童在院子里玩耍,看到衙役领着孟倩幽进了后院,立刻惊喜的喊出声:“孟姑娘!”

    郁语坐在屋子里给几个孩子缝制衣服,听了夏荷的喊声,立即放下手里的活计,快步迎了出来,高兴道:“孟姑娘,你来了,快屋里坐。”

    孟倩幽走进屋内,坐下。

    郁语命人沏上茶来以后,笑道:“昨天老爷回来了以后,说是地里的土豆已种完,这几天你们准备回京城了,我们正准备等他今日忙完了,过去看您和世子呢,没想到你过来了。”

    “上次答应了过来你府中小坐的,当时急着回京,没有多余的时间,便没有过来。明日回京,今日有空,便过来看看。”孟倩幽笑应。

    夏荷领着三个孩子进来,有两个孩子一进门就跑到郁语的怀里喊娘。另一个小一点的则依偎在夏荷的怀里。

    郁语笑着柔声对几个孩子道:“你们几个过来拜见一下孟姑姑,她不仅是临城人们的救星,更是我和老爷的救命恩人。”

    这段时间,几个孩子也从大人的议论声中,知道了孟倩幽的存在,闻听她就是,都用纯真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她。

    孟倩幽笑着摆手:“切莫这样说,当年的事情,是我大哥的请求,和我无关,你们要感谢也是感谢我大哥。”

    孟贤前几天过来,章泽怀和郁语一直想要找个机会感谢他,可是他太忙了,连个说话的功夫都没有,两人便做了罢,闻言,郁语道:“孟公子的恩情,我们夫妇也会铭记在心里一辈子的。”

    事情过去了多年,孟倩幽不想再反复的说这件事情,便笑着对三个小人儿招手。

    三个小人儿也不怕生,走到她面前。

    一一摸了摸他们的头,孟倩幽示意青鸾把给孩子们准备的礼物拿出来,递给他们,道:“这是我临时让人去买的,也不知道你们喜欢不喜欢。”

    三个孩子拿到礼物,高兴的不行,异口同声,高兴的回道:“喜欢!谢谢孟姑姑。”

    孟倩幽又一一摸了下他们的头。

    夏荷屈身给她行了礼:“孟姑娘,你和夫人说话,我带着孩子们出去玩了。”

    说完,招手,让孩子们回了她身边,领着三个小人儿出去了。

    郁语笑着解释:“在省城的时候,夏荷和府里的年轻管家,便看对了眼,我和老爷做主,让他们成了亲,最小的那个就是他的儿子。如今才三岁。”

    孟倩幽点头,问:“夏荷对你们夫妇忠心耿耿,她和管家,正好是你们的左膀右臂,有什么事你们省力不少。”

    郁语也是高兴,“嗯,确实是,有他们俩在,如今这府里的一切都不用我和老爷操心。”说完,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神色飘忽了一下。

    孟倩幽看在眼里,道:“虽然我们不是故交,但你如果遇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可以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上忙。”

    郁语脸上的笑容退去,看了青鸾一眼。

    孟倩幽明白,吩咐:“青鸾,你去外面等我。”

    青鸾应声,走了出去。

    郁语走到桌子的另一边做下,伸手示意孟倩幽喝茶。

    孟倩幽端起茶杯,抿了一下口,放下,看向她。

    郁语这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我这事也只能给孟姑娘说说,别人可真是帮不上忙。”

    孟倩幽看着她不语。

    郁语接着说道:“孟姑娘知道当年我和老爷私奔出来的,拿着您给的那几百两银票,我们直接去了京城,后来老爷考中,被外派去了省城,而我那时候也面临生产。等生下孩子,养好身体以后,已经过了一年了。我便想着给我爹娘和大哥捎个信,告诉他们我一切安好,可是我又不敢,怕他们一怒之下,闹到省城,对老爷的仕途有影响。毕竟老爷的出身摆在那,没有什么依靠,经不起任何的不利影响,思量之下,就忍痛没有跟家里写信,而这一拖,就是这些年。而到了现在,越发的不敢跟家里联系了。临城没有受灾以前,我曾命人悄悄的去镇上打听过,说我爹娘已经老了很多,有了满头的华发,我忍不住哭看了好几天”

    “那就回去看看”没等她说完,孟倩幽便打断她。

    郁语愣住,张着嘴愣愣的看着她。似乎没有想到她给的方法这样简单。

    “你是他们的女儿,即使做了再大的错事,他们也会原谅你的。更何况章大人现在已是知府之身,也对得起你跟他私奔一场,你的爹娘会原谅你们的。”

    “可、可是”郁语结巴着不知说什么。

    “没有可是,你们做错了事,受到惩罚的却是你的爹娘。这么多年,他们不知有多担心你,要不然也不能这个年纪就白了头发。你现在要做的就是收拾东西,明日就回家。”

    郁语忽然激动起来,眼睛晶亮,站起身,在屋内来回走了几步,喃喃道:“我怎么就没想到呢,我怎么就没有想到的。”念叨完,仿佛忘了孟倩幽在屋里一般,疾走几步到了门口,撩起门帘,大声对着门外急切喊道:“夏荷,你过来一下。”

    夏荷赶紧跑过来,急声问:“小姐,什么事?”

    “你快去准备东西,明日我们回清溪镇看我爹娘。”郁语急声吩咐她。

    郁语一时没反应过来,愣在原地。

    见她不懂,郁语着急,催促她:“快去呀!”

    夏荷如梦初醒,高兴的应声:“哎,我这就去。”

    说完,也顾不上三个孩子了,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三个小人儿觉得好玩,也跟在后面嬉笑着跟了出去。

    郁语也没有喊住他们,满脸笑意的看着他们跑了出去。这才回身,一脸的感激之情,激动说道:“孟姑娘,谢谢你。”

    孟倩幽笑着站起身,“你已经有了回去的心思,不过是需要有个人推你一把,而这个人正好是我罢了,谢就不用了。没什么事,我也该回去了,明日一早还得动身回京呢。”

    郁语点头,没有强留,亲自送她出了府衙,看她坐上马车走远了,才兴冲冲的回了后衙。

    回了别院,皇甫逸轩已经命人收拾好东西,坐在屋里等她回来。

    两人商议了一番,决定还是像上次一样,一大早便偷偷的出城。

    晚上早些睡下,第二日早早的起来,悄悄的吃过早饭,郭飞等人收拾好了马车,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以及众人坐在不同的马车上,悄无声息的朝着城门走去。

    没想到,他们来到城门的时候,城门已经打开,城门前围满了前来送行的百姓。

    郭飞见状,停下马车,头一次有些激动的喊:“主子,你快看!”

    皇甫逸轩打开车帘,有些愣住。

    孟倩幽也探出头来,看到眼前的情景,也愣住。

    知府章泽怀,站在城门中间,带头给两人跪下,“临城知府章泽怀带领临城的百姓给世子和孟姑娘磕头了,谢谢世子和孟姑娘对临城百姓的救命之恩。”

    皇甫逸轩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快速走到章泽怀面前,亲手扶起他:“章知府,快快请起。”说完,又对着他身后众人伸出手:“大家快快请起来吧。”

    众人起身。

    孟倩幽也下了马车,走到皇甫逸轩身边。

    站在章泽怀后面的一位老者,由家里的子孙扶着,颤颤巍巍的走到两人面前,道:“世子,孟姑娘,老夫就托个大,代表临城的百姓说几句,您二位不但治好了临城的瘟疫,还给临城的百姓带来的生机,乃是临城百姓的再造父母呀。您们的大恩大德临城的百姓绝不会忘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