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五章 报复(二更)
    “老人家,你千万不要这样说,大家也不必因此而感念不忘。我也是在其位,谋其政。这些都是我们的分内之事。”皇甫逸轩道。

    “世子仁义呀,上次您和孟姑娘临行前,我们临城的百姓就过来相送,没想到您们早早的就出城走了。这次我们唯恐你们又如此,半夜便开始在此等候了,为的就是欢送我们的大恩人一路。”老者道。

    皇甫逸轩拱起手,高声道:“多谢众位厚爱了,你们的情意我和幽儿记下了。”

    老者又道:“世子切莫这样说,世子和孟姑娘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如今拿不出东西送与你们,也只有这颗爱戴您二位的心了。”

    后面的百姓纷纷跟着附和,场面一时有些失控。

    怕出了什么意外,章泽怀马上高声道:“众位相亲们,京城路远,我们就不要耽误世子和孟姑娘的行程了,大家让开一条路,让他们过去吧。”

    闻言,前面围着的人让开了一条道路,后面的人虽然不知是怎么回事,却也跟着让开。

    皇甫逸轩牵着孟倩幽的手一直走到城门外,才回身,拱手对着众人道:“大家请回吧。等到土豆丰收的时候,我们还会再过来的。”

    郭飞把马车赶到两人面前。

    在众人的告别声中,两人上了马车,朝着京城方向而去。

    章泽怀和所有的百姓,目送着,直到看不到他们的马车的影子了,才回了城中。

    三日后,到了京城,皇甫逸轩去了皇上那里复命,孟倩幽则回了南城的家里休息。

    听闻土豆已种好,三个月后即可收成,皇上龙心大悦,当即就道:“轩儿,这段时间你也劳累了,回府休息去吧,短期内,朕不会再派给你差事了。”

    皇甫逸轩谢过,回了府里。

    齐王妃看他回来,又是一番心喜。命厨房做了不少的好菜,亲自坐在一边看着他吃,道:“你和幽儿成亲的日期已定下,既然你没事,便开始着手准备吧。”

    皇甫逸轩高兴的点头:“知道了,母妃。”

    休息了一天,孟倩幽便去了北城外的那一千五百亩地里查看,因为是在北城之外,土地较为贫瘠,说是良田,也只不过比荒田还好了一点,还需要大量的人力来开垦,平整。

    当机立断,回了城内,找到包清河,与他说了要雇人平整那一千五百亩地。

    包清河大喜,连忙命人贴出告示,告知人们上到五十岁,下到十五岁,只要身体康健的,不论男女老少,都可以过来报名。

    这下北城的人们是真的沸腾了,几乎家家户户都来了,喜气洋洋的有秩序的在衙门口排起了十几列长队,等着报名。

    就连那些跟着窦统领巡城的兵士,听说一天给八十个铜板,中午还管一顿有肉的大锅菜,都忍不住想要过来报名了。

    孟倩幽当然也给他们安排了差事,笑着对窦统领道:“我这次招的工人不少,恐不好管理,我想和窦统领商议一下,您可否每日派人去巡视一下,至于工钱吗,因为是在城外,距离城内较远,兄弟们每日来回奔波,比较辛苦,每日一百个铜板,外加一顿午饭。”

    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即使孟倩幽不给工钱,窦统领也必须要派人过去的。

    跟着过来维持秩序的兵士也听到了孟倩幽的话,惊喜的都睁大了眼睛,期待的看着窦统领,要知道他们这些小兵卒一个月只有二两银子的饷银,而孟倩幽给的工钱每月却有三两,比他们的饷银还高,他们哪里不盼着过去。

    窦统领也了解兵士们的心思,可总得有人要留下看守作坊,如果只为了挣工钱,把所有的兵士放出去,一旦作坊出事,皇甫逸轩非要了他的命不可。

    几番思量下来,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把前来北城的兵士们重新十人分成有一个小组,排好编号,每日留一个小组在作坊前巡视,其余的则去帮着出城维持秩序,第一天先从一号小组开始,一次是二号,三号,来回轮流。

    这样很公平,每人都可以有出去挣钱的机会,兵士们没有意见。一个个乐呵的很。

    这场热热闹闹的招工持续了三天的时间,而整个北城,除了上了年纪的老人和稚儿,几乎所有的人都去了城外上工。往日热热闹闹的大街上,如今冷冷清清的,除了偶尔有只猫狗遛过,再也没有了其他痕迹。

    这当中最高兴的莫过于包清河了,反正几乎家家户户都空了,也没有人闹事了,他也干脆不在衙门里坐着里,领着师爷和衙役们也出城去帮忙。

    孟倩幽自然不会亏待了这些衙役,和那些巡城的兵士待遇一样。

    而包一凡的腿伤基本上是好了,只是走路还有些一瘸一拐,也跑过来帮忙。小小的墨儿头一次出城,看到这么多人在一起劳作,高兴的在田地里跑来跑去。

    最不高兴的莫过于牙婆。

    牙婆不高兴的是,现在没有人卖儿卖女了,她没有了新鲜的人进来,生意惨淡的很,一天不如一天。每日里站在院子前,望着空空的街道长吁短叹,自己干了一辈子牙婆了,临老了,这身本事却没用了。

    还有更不高兴的就是皇甫逸轩了,以前是为了让皇上应允了他和孟倩幽的亲事,不断的接着差事往外跑,十天半个月见不到面是常事。可现在他有空闲了,孟倩幽却忙着的面也见不着。

    家里的人除了青鸾和郭飞,其余的人等,包括土豆粉店下来的那些工人,也全被孟倩幽派去了城外。孟义就更不用说了,比在土豆粉店里的时候还忙。

    足足用了十多天的时间,才把所有的事情安排好,孟倩幽这才清闲了下来。

    皇甫逸轩终于逮到了人,说什么也不会放过,从头一天晚上从孟倩幽家里吃过晚饭以后,便拉着她进了屋子,直到第二天快到中午了,才一脸餍足的出来。

    两人的成亲的日期已经定下,青鸾和朱篱便不再劝孟倩幽了。任由他们去了。

    所有的事情进展的很顺利,顺利到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忘记了还有人要对他们不利。

    这日晚,和往常一样,皇甫逸轩赖在家里不肯走,吃过晚饭以后便要拉着孟倩幽回屋,门房却匆匆来报:“东家,外面有一名文府的小厮过来,说是他们的少奶奶出事了,文东家派他来请你赶快过去。”

    孟倩幽的心一下沉了下去,去临城的路上,她和文泗都遭到了文二的截杀,当时文泗虽然衣衫有些破碎,但是人没有事情,再加上那时候,皇甫逸轩人还不知如何,她便没有多问,后来又忙着去临城和北城外田地的事,竟然把这件事忘到了脑后。

    正因为文泗的及时送药,临城的瘟疫才能及时的治理住,而被革了职的贺琏怎么会放过文泗。还有被文二拦截的那日,听他的意思应该是和贺琏一起的,那

    不敢想下去,心里一阵发凉,立刻吩咐:“牵马,立刻去文府!”

    青鸾和朱篱应声快步去了后院。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沉着脸色来到府门口。

    文府的小厮看到她,立刻给她行礼,焦急的说道:“孟姑娘,我家”

    孟倩幽打断他我,问:“你家少奶你怎样?”

    “小的也不知,不过我们东家看起来脸色苍白,神色惊慌。”

    孟倩幽的心又沉了一下,道:“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话落,马已经被牵来,两人立刻上马,打马朝着文府而去。

    青鸾和朱篱和郭飞跟在后面。

    天色已晚,路上没有行人,几人的马速快了一些,不料刚拐过一个弯,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老人领着一个孩子正好迎头走过来,看到两匹马疾奔而来,孩子失声惊叫:“啊”

    老人则一把把孩子抱入了怀中,用自己的身体盖住了他。

    距离太近了,即使勒住了马儿也会冲撞到两人的,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同时从马上跃起,接着跃到两人面前,一起出手将老人和孩子推去了旁边。而疾奔的马儿已到了眼前,两人要想再躲已经来不及。

    “主子!”

    “主子!”

    “主子!”

    紧跟在后的三人也被这一变故吓坏了,同时失声惊喊。

    情急之下,皇甫逸轩运足内力对着马儿一掌打了过去。

    马儿中招,马身歪斜,嘶鸣一声,撞到了另外一匹疾奔的马上,两匹马同时相撞,倒向了一边。

    郭飞三人也已经跃下了马来,想要看看两人伤到没有。

    孟倩幽却转身走到被推到在旁边的老人和孩子面前,急忙扶起他们,问:“老人家,你们没事”

    一把闪着寒光的刀子已经到了孟倩幽的咽喉前。

    “主子!”

    “幽儿!”

    四道惊吓的声音同时喊出来。

    孟倩幽往后一弯身,堪堪避过了咽喉前的刀子,而另一把同样泛着寒光的刀子,攻向了她的下身,朝后半弯着腰身,只来得及微微侧开了一下身形,避开要害,那把刀子插在了她的大腿上,而刀子的另一端却在那个孩子手上。

    四道身影同时跃起,三人扑到伪装成老人和孩子的面前,而皇甫逸轩则直接抱住了孟倩幽摇摇欲晃的身子,看着插到她腿上明晃晃的刀子,狠厉的吩咐:“要活的。”

    郭飞三人眼中冒火,招招凌厉,誓要将两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两人招架不住,连连后退,却在几招之后,被三人打断了腿骨,动弹不得

    青鸾和朱篱两人的软剑架在他们的脖子上:“说,谁派你们”

    话没问完,两人同时身体一软,口吐黑血,瘫倒在地上。

    蹲下身,伸手在他们的鼻下探了一下,起身,青鸾道:“主子,他们没气了。”

    皇甫逸轩抱着孟倩幽朝着青鸾骑的马走去,咬牙切齿的吩咐:“查,只要查出蛛丝马迹,任何人我也不会放过他。”

    抱着孟倩幽纵身跃上马背,调转马头就要去齐王府。

    孟倩幽了解了他的意图,急忙阻止:“去文府!”

    “必须立刻把你腿上的刀子拔出来,否则会有危险的。”皇甫逸轩不赞同,一抖马缰绳,便要回府。

    “我的伤我清楚,没有什么大事,赶快去文府,晚了,嫂子就有可能出大事了。”孟倩幽的声音里带着急切和恳求。

    冯静雯出了大事自然是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有关,当初孟倩幽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治好了她的身体,如果这次要是再出事,孩子不保,那以后

    见他不语,孟倩幽更加的着急:“这点小伤到了文府以后,随意的包扎一下就行了,赶快,晚了,嫂子出了事就麻烦了。”

    确实是,文府里什么药材都有,治疗起来也不比王府差,更何况这里离文府还要近一些,皇甫逸轩不再坚持,重新调转马头,疾奔去了文府。

    青鸾和朱篱跃到同一匹马上,跟在了过去。

    郭飞留在原地,把两具尸体,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到了文府前,皇甫逸轩抱着孟倩幽跃下马,快步的朝着府里走。

    看门人看清是他们,再看看孟倩幽腿上的插着的明晃晃的刀,吓了一跳:“孟姑娘,您”

    “带路,去你们东家的院里。”皇甫逸轩冷声打断他。

    看门人感觉脊背一凉,立刻闭了嘴,头前小跑着领人来到文泗的院子里。

    屋里有痛苦的呻吟声传出来。

    孟倩幽示意皇甫逸轩放下自己。

    看着她插着小刀,不断往外冒血,半条腿都被染红了,皇甫逸轩哪里愿意,高声喊道:“文东家,你出来一下。”

    屋里的文泗看着冯静雯的痛苦的样子,心疼的就似刀扎一般,听了皇甫逸轩的话,两步就窜了出来,还没看清人,就大吼:“你们怎么这么磨蹭,雯儿都要”却在看清孟倩幽腿上的刀子时,瞪大了眼睛,吃惊的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听着冯静雯痛苦的呻吟声,孟倩幽的声音比他还着急:“我没事,快过来扶我进去。”

    这是冯静雯的卧室,而且又不知里面的情况,皇甫逸轩这个外男,当然不能进去。

    文泗应了一声,赶紧过来,皇甫逸轩却抱着孟倩幽一闪,避过他的碰触,吩咐:“青鸾,你来!”

    青鸾上前,接过孟倩幽抱进屋内。在她的示意下,来到了冯静雯的窗前。

    冯静雯脸色苍白,满头的大汗,双手摸着自己的小腹,神色绝望的无法抑制的呻吟出声,看到孟倩幽过来,那双绝望的眸子有了一丝光亮,伸出手,拉住她的衣角,哀声请求:“幽儿妹妹,快救救我的孩子”

    “放我坐在凳子上。”孟倩幽吩咐。

    青鸾小心的把她放在床前的凳子上,满脸担心的看着她不断往外冒血的小腿。

    孟倩幽犹如没有感觉到疼痛一般,把手搭在冯静雯的脉搏上。

    冯静雯尽力克制自己不要呻吟出声。

    孟倩幽眉头皱起。

    冯静雯的心沉了下去,喘息着问:“幽儿妹妹,我的孩子是不是保不住了?”

    孟倩幽没有说话,抓过她的另一只手,继续把脉。

    冯静雯绝望的闭上眼睛,眼角里的泪水流了下来。

    把她的胳膊放回原处,孟倩幽回头,对文泗道:“我说你记,命人速去抓药来。”

    “哦,好!”文泗已经六神无主了,闻言立刻站在桌前,拿起笔。

    孟倩幽说,他写,药单写好,拿着就往外跑:“我亲自去抓药过来。”话落,人也到了门外。

    青鸾真想追出去把他揪回来:我们小姐腿上的刀子还没拔呢,你不知先拿止血药和纱布过来,却不管不顾的跑出去抓药了。

    她的想法没落,文泗又重新冲了回来,把一个药瓶朝着孟倩幽的方向扔过来:“这是止血药,你先把刀子拔下来,至于纱布,一会儿我给你捎回来。”话落,人又没了踪影。

    有了止血药,拔刀子的动作简单,孟倩幽点头,青鸾蹲下身子,撩起她的裙摆,撕开伤口周围的衣服,握住了刀柄。

    冯静雯也听到了文泗的话,这才发现孟倩幽的腿上插着一把刀子,鲜血一直在往外流,连地面都染湿了,失声惊问:“幽儿妹妹,你这是”

    青鸾快速的拔出刀子,血柱窜了起来。

    冯静雯的脸色也彻底的没了血色,屋里伺候的丫鬟吓得全部叫出声来。“啊”

    孟倩幽迅速的把止血药洒在伤口上,血柱消失,血被止住。

    青鸾松了一口气,拿过她手中的药瓶,把止血药全部倒在了伤口上,并吩咐一旁伺候的丫鬟又搬过来一张凳子,把孟倩幽的伤腿小心翼翼的放在上面。

    等在外面的皇甫逸轩听了屋内丫鬟的惊呼声,差点没忍住冲进屋子里去,颤着声音,急忙询问:“出什么事了?”

    “没事,青鸾把刀子拔了出来,现在血已经止住了,你不用担心。”孟倩幽的嘴唇也已经有些泛白,却还是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平静的对外面说道。

    听她的声音没事,皇甫逸轩提着的心却没有放下来,扬声问:“可以回去了吗?”

    “等文东家抓药回来,嫂子喝下去以后,看看情况再说。”孟倩幽回道。

    皇甫逸轩也知道得等冯静雯没事了才能回去,可是他现在看不到孟倩幽的情况,心里着急,有些乱了分寸,才有此一问。

    文泗的速度很快,不到一刻钟拎着药包就回来,一进门就吩咐下人,“拿去熬好!”

    下人应声,刚要接过药包,孟倩幽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你亲自去看着!”

    文泗一愣,猛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霎时变得不好看了,周身也散发出阴冷的气息。

    下人感觉到了他的气息,接过药包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吓得不知如何是好。

    文泗阴沉着脸走去了厨房,下人颤着腿哆哆嗦嗦的跟在后面。

    亲自看着下人把药熬好,文泗细心的晾了一下,赶紧端了过来。

    冯静雯已经疼的把嘴唇都咬破了,丫鬟上前,半扶起她,靠在自己的身上,文泗坐在床边,把药碗递到她嘴边,柔声道:“雯儿快把药喝下去,喝下去我们的孩子就没事了。”

    冯静雯顿时有了力量,张开嘴,一口气把药喝了下去。

    把药碗递给丫鬟,文泗扶着她躺了回去,轻柔的给她擦拭了一下脸上的汗珠,“闭上眼,不要胡思乱想,睡一觉醒来,就没事了。”

    冯静雯哪里会睡得着,转着他的手,急切的询问:“相公,我们的孩子一定会没事的对不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