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六章 留驻(一更)
    文泗语气里没有丝毫的犹豫,轻哄她:“我们的孩子很坚强的,当然不会有事。”

    “真的,你没骗我,我们的孩子真的不会有事?”冯静雯急切的又问了一遍,盯着他的眼睛,想要再一次得到证实,这样才会心安。

    文泗点头:“我没骗你,放心吧,孩子不会有事。”

    冯静雯仿佛真的心安了。露出一个弱弱的微笑,双手抹摸在自己的小腹上,似要说服自己一般,喃喃道:“我的孩子没事,我的孩子没事”

    孟倩幽抿唇,不知该如何劝慰她。

    一刻钟后,冯静雯痛苦的神色缓和了一点,仰头对着文泗道:“相公,你出去一下,我有话要给幽儿妹妹说。”

    文泗定定的看着她,没有动。眼神里却有了惊慌:“雯儿,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的面说。”

    冯静雯对他露出一个虚弱的笑容:“相公不用担心,我现在好多了,我只是有些贴己的话想给幽儿妹妹说而已。”说完,用手轻轻的推了他一下,“去吧,世子还在外面呢,你总得去招呼一下。”

    文泗犹豫,转头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点头。

    文泗起身,走了出去。

    等听到他招呼皇甫逸轩的声音,冯静雯才凄惨一笑,道:“幽儿妹妹,我的孩子保不住了。”

    孟倩幽刚要开口安慰她,冯静雯却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让孟倩幽看到她下身流出的血迹:“刚才我感觉有东西流出,是孩子离我而去了吧。”

    孟倩幽看到她身下的血迹,心里一阵阵发沉,这是她早就预料到的情况,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她心里也充满了惊慌,脸上却没有显现,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你这种情况,出点血是正常的,不要太担心了。”

    “真的吗?孩子真的没事吗?”冯静雯仿佛获得了希望,眼神一点点亮起来,欣喜的询问。

    孟倩幽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却还是镇定的点头。

    冯静雯最是信服她的话,见她点头,便信以为真,脸上出现欢喜的表情。

    一旁的丫鬟看到冯静雯下身出血,差点惊叫出声,赶紧捂住了自己嘴巴。孟倩幽吩咐她:“替你们少奶奶收拾一下,记住,要轻一点。”

    三名丫鬟不敢说话,不住的点头,急急拿来了干净的亵裤和备用的东西,轻轻的将冯静雯的下身收拾干净。做完这一切,拿着手中带血的衣服,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扔床底下吧,别让相公看见。”冯静雯轻声吩咐。

    丫鬟撩起床单,把脏衣服塞在了下面。

    孟倩幽抿唇,拿过冯静雯的手给她把脉,眉头一直舒展着,看不到丝毫担心的样子。

    冯静雯一直观察着她的神态,看她的面色与刚才无异,真的信服了她的话,心安了不少。

    把完脉,孟倩幽脸上竟然有了一丝笑意,道:“比刚才好很多了,嫂子不必担心了,好好的睡一觉,等醒来孩子就没事了”

    一闭上眼睛,脑子里闪过的都是孩子没有了画面。冯静雯不敢睡,拉着孟倩幽的手,想要祈求她陪着自己,一撇眼看到她被鲜血浸染了的衣裙,到嘴边的祈求的话变成了安慰:“幽儿妹妹,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感受到她的手在抑制不住的颤抖,孟倩幽回握住她,笑道:“嫂子放心睡就是了,我今日也有些乏了,不想走了,就住在你们文府了。”

    知道她是为了自己才留下的,冯静雯的眼眶有些湿热,哽咽着开口:“幽儿妹妹”话没说完,便被猜到她要说什么的孟倩幽打断:“嫂子是不欢迎我住下吗?”

    冯静雯连连点头:“欢迎,欢迎,幽儿妹妹想要住多少时日都可以。”

    给她盖了盖薄被,掖了下被角,孟倩幽道:“那嫂子闭上眼睛睡一觉吧,我也好去休息。”

    冯静雯不再说话,立刻闭上了眼睛。刚开始应该是假睡,睫毛一直在不停的颤抖,两刻钟以后,听出她的呼吸平稳,确实是睡着了,孟倩幽才示意青鸾把自己扶着自己出去。

    青鸾哪里肯,直接抱起她走了出去。

    文泗请皇甫逸轩去会客厅里坐一坐,皇甫逸轩没动,一直等在院子里。文泗没法,也只能陪着他等着。

    看孟倩幽被抱出来,皇甫逸轩着急的走上前,接过她,一言不发,转身就往外走。

    “等等!”孟倩幽着急的阻止他。

    皇甫逸轩停住脚步,不赞同的看着她。

    “嫂子现在还不稳定,我不能走,我们今晚就在文府歇一晚吧,顺便把该处理的都处理了,免得一直留个隐患在我们身边。”

    很显然,今夜对方的目的,是为了除掉自己和孟倩幽。冯静雯能有此劫难,全是受了他们的连累,孟倩幽明白,皇甫逸轩也明白,可是即使在黑夜里,皇甫逸轩也看到了她那没有血色的嘴唇已经发白,虽然血已经止住,但是他还是不放心,急着想回王府拎个太医在给她看一看。

    所谓的关心则乱不过如此了,孟倩幽就会医术,这又是外伤,止住血,包扎好,好好休息就行了。皇甫逸轩显然是忘了这样处理就行了,心里才如此急迫。

    孟倩幽的声音里有了一丝冷意,“今日他们没有要了我的命,还会有后手的,隐患不除,我们永远处于被动之中,会被他们牵着鼻子走,早晚我们会有疲于应付的时候,不如我们留下来,帮他们彻底解决,一劳永逸。”

    皇甫逸轩深深的看了他一会儿,抬头,道:“文东家,麻烦了。”意思是同意留下了。

    冯静雯的病情不稳定,文泗也盼着孟倩幽留下。可孟倩幽有伤在身,文泗不好意思开这个口,也不敢开这个口,听了皇甫逸轩的话,稍愣过后,立刻反应过来了,高兴的点头:“不麻烦,你们随我来。”

    说完,头前大步的带路,来到了文府专门招待客人的院子里,让皇甫逸轩在门口稍等,他亲自走进屋子里,掌上灯,才掀开门帘,请两人进去。

    抱着孟倩幽走进屋内,皇甫逸轩环视了一下,直接抱着她去了床边,把她轻轻的放在床上,道:“文东家,麻烦您回避一下。”

    文泗明白了他的意思,转身往外走,孟倩幽的声音响起:“让丫鬟给我找套嫂子的衣服来穿吧。”

    文泗应声,人也走到了外面。

    皇甫逸轩迅速的掀开她的衣裙,看伤口处不再流血,松了一口气,紧绷的面色也缓和了一些。

    孟倩幽笑道:“这都是小伤,你不用担心,明日过一天,后日我就可以下床走动了。”

    当时是近距离,这一刀插的极深,要不然皇甫逸轩当时就给她把刀子拔下来包扎一下就可以了。孟倩幽这样说,显然是在安慰他,皇甫逸轩抿唇不语。

    孟倩幽抬手,抹平了他紧皱的眉头,“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这侥幸又逃过了一劫,是不是说明我的福气还是很大的。”

    她不说还好,这一说皇甫逸轩立刻想起了五年前孟倩幽为了救他,差点丢掉性命的事,脸色更加的不好看了。

    孟倩幽也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尴尬的笑了笑,把头倚在了他的胸膛上,闷声道:“嫂子这次是受了我们的连累,肚子里的孩子还不知道能不能保住,我要是不留下来,回去也不会心安的”

    皇甫逸轩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发,声音里有着微微的颤抖,“他们出手的那一刻,我的心跳都停止了,幸亏你没事。”

    感受到了他的颤意,孟倩幽伸出手环住他的腰身,“你放心,来而不往非礼也,丞相给我们这一份大礼,我们如果不回报他就太对不起他了。”

    皇甫逸轩的话里有着不同以往的冷意:“这话应该我来说,处理完文府的事后,你乖乖的在家里养伤,剩下的事交给我来做,你不许动手,也不许伤神。”

    孟倩幽轻轻的点头。

    “主子,衣服拿来了!”青鸾的禀报声在院子里响起。

    “拿进来吧。”皇甫逸轩应声。

    青鸾和朱篱拿着衣服走到床边,想要给孟倩幽换下来。

    “给我吧,”皇甫逸轩伸手,接过衣服。

    两人有一瞬间的错愕,孟倩幽顿时红了脸。

    皇甫逸轩却紧声跟着吩咐:“朱篱,你回去,看看郭飞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跟上来。另外,如果他没事的话,让他立刻调二十名精卫过来。青鸾,你去找文东家,把纱布拿过来。再给文东家要颗百年的人参,你亲自煮了参汤送过来。”

    “是,世子。”青鸾和朱篱应声,走了出去。

    皇甫逸轩弯腰,开始脱孟倩幽身上的衣服。

    孟倩幽摁住他的手,小声的祈求:“我自己来。”

    皇甫逸轩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盯着她的眼睛。

    好一会,孟倩幽败下阵来,松开了手。红着脸,任由皇甫逸轩给他把脏污的衣裙换了下来。

    给她穿完衣服,皇甫逸轩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孟倩幽掏出自己的身上的帕子,轻柔的给他擦拭。

    皇甫逸轩半弯着腰,等她擦拭完,仔细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口,看没有血迹流出,长舒了一口气。

    青鸾把纱布拿来,便又走了出去。

    皇甫逸轩给他缠好,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把文东家叫进来吧,问问他到底是这么一回事?”孟倩幽道。

    皇甫逸轩起身,来到外面,文泗取完纱布和人参之后,见冯静雯已经睡着了,不放心孟倩幽,便又过来了,正好走到院子里。

    “文东家,进来吧。”皇甫逸轩道。

    知道孟倩幽已换完衣服,文泗走了进来,坐在屋内的椅子上。

    “嫂子是怎么回事?看样子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你没有按我的吩咐每日检查她的饮食吗?”

    “雯儿入嘴的东西,我每日都是让人检查三遍才会进入她的口中,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今晚就突然肚子疼了起来,明明吃完饭那会还挺好的。”文泗皱眉回道。

    他的话落,孟倩幽也皱眉,如果不是吃错了东西,那又会是怎么引起的。

    皇甫逸轩不懂医术,沉默的坐在一边。

    “雯儿一出事,爷爷得到了消息,就大怒,派人把厨房里的丫鬟,婆子都抓了起来,命人审到现在,也没有查出什么有用的线索。应该不是吃食里的问题。”

    “文老东家现在在那儿?”孟倩幽问。

    “爷爷也是急了,还在审那些人。”

    “麻烦你去把老东家喊来,我有事要给她说。另外,你去把你们院子伺候的人全部召集到这个院子里,我有事问他们。”孟倩幽道。

    文泗也不问她要做什么,起身,走了出去,吩咐随身伺候的小厮去把院子众人召集起来,自己亲自去了文老东家的院子里。

    自从冯静雯再次有了孩子后,文老东家天天高兴的走路都带风,过几个月以后,不管生下来的孩子是男是女,他这把老骨头在有生之年都可以看到下一辈的人了。再说了,有一便有二,只要生下来了这一个,还怕没有下一个。

    老东家天天做着美梦,并且天天监督厨房里的人给冯静姝开小灶,各种大补的东西给他炖个不停。尤其是文泗去临城那些时日,文老东家怕她有个什么闪失,日夜派人在她的院子外巡逻,可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了人下手,听到冯静雯肚子疼的打滚,老东家就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要保不住了,而自己会再一次的失去孙子或孙女了,心里的怒火再也压不住,平生第一次,拿出了狠厉的手段,命人把厨房里的上到厨娘,下到打杂劈柴的小厮全部抓了起来,一一审问,审了半天,却没有结果。

    于是下了死令,命人把所有的人打的皮开肉绽,哀嚎一片,却还是没有任何收获,连他自己都忍不住要相信冯静雯的肚子疼是个意外了,一时间苍老了不少,整个人也没有了精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