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八章 隐藏的真身(一更)
    文峰眼睛眨了眨,又眨了眨,回头朝着屋里看了一眼,有些心虚的回道:“爹,蓉儿已经睡下了,有什么事等明日再说吧。”

    文老东家心里的怒火盛起,怒声问:“你是想爹让人把她抓出来吗?”

    “爹,”文峰的声音也有了不悦,“您一个老公公,大晚上的带人闯进儿子的院子里,还公然的要见儿媳妇,这要是传出去,会让人笑话你的。”

    听他这不孝的言语,文老东家的身子晃了几晃,气得差点昏厥过去,这个儿子以前也是通情理、辨是非的人,怎么现在就变成了这样了呢。

    看到文老东家的异样,文峰的脚步下意识的往前移动了一下,似乎是要搀扶他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迈出的一只脚又缩了回去。

    文老东家看到了他的动作,心里一片悲凉,这就是自己从小宠到心里的好儿子!

    而一直摇摆不定的决定,也随着他的这个动作坚定起来。

    文泗也看到了,抿唇,上前,扶住了文老东家,最后,彻底的深深的看了自己的亲生父亲一眼。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看到了,相互看了一眼,脸上同时有怜悯的神情闪过。

    文峰不知道众人一时间闪过这么多的心思,犹自开口:“爹,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先告诉儿子吧,等明日蓉儿睡醒了,儿子再告诉她。”

    “混账东西!”文老东家怒骂出声:“滚进去,把你媳妇叫出来。”

    文老东家很少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文峰吓了一跳的同时,终于意识到可能出了什么事情,不但没有进屋,反而移动了身体,死死的挡在门前,“爹,你有什么事直接问我好了,蓉儿什么事也不知道。”

    看他这明显维护的样子,文老东家气坏了,指着他,深喘了气,愣是一个字没有说出来。

    文泗替他顺了顺后背,有些担心的喊了声:“爷爷。”

    文老东家摆手,缓了一下,朝着屋内喊道:“儿媳妇,你是自己出来,还是爹让人请你出来?”

    屋内没人应答。

    孟倩幽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喊:“朱篱!”

    朱篱的身影已经朝着文峰飞了出去。

    文峰大骇,还没有来的及反应过来,便被朱篱推去了一边。

    刚要进去屋内,却感觉一阵凌厉的掌风打过来,不得已,朱篱飞身后退了几步,站回了原地。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眯起眼睛。

    文老东家和文泗大骇,瞪大了眼不相信的看着屋里缓缓走出的妇人。

    妇人衣裙整齐,首饰未卸,眼神清明,哪里有半分睡下的摸样。

    弯身仪态万千的给文老东家福了福身,妇人开口,几十岁的人了,声音还如少女一样清脆:“不知爹爹会来,儿媳身体不适,早早睡下了,还望爹爹莫怪。”

    明着是道歉的话,暗里是指责文老东家不顾礼仪,大晚上的跑到她的院子里。

    文老东家岂会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黑了脸。

    孟倩幽却是有点佩服这个女人了,明知道她们是来做什么的,却还是一副不慌不忙、装作什么都不知的样子,好高的演技。

    文老东家连番被儿子、儿媳指责,心里恼怒至极,也不跟她废话,厉声问:“我问你,雯儿今日肚子痛,肚里的孩子不保,是不是你派人做的?”

    夫人适时露出一副惊讶的表情:“爹爹这话从何说起,自从您老人家把我们夫妇两人关于这芙蓉园后,我们再也没有关心过外面的任何事情,又如何派人毒害她呢。”

    “事到如今,你还狡辩,你以为你做的隐蔽,当真就没人知道是你背后指使吗?”看她的神情,文老东家更加的生气,怒问。

    夫人依然是面无惧意,道:“我知道爹爹一直看我不顺眼,我也一直按您的心意不出现在您的面前、惹您心烦,儿媳自认做的够好了,爹爹为何还把这莫须有的罪名按在我的头上了。您一进院子,不分青红皂白,就命人杀了我院子里伺候的所有人,儿媳连声都没敢吭一声,爹爹这样说,莫不是想找个理由,连儿媳也赶尽杀绝吧。”

    文老东家还没说话,文峰却一下子挡在她的面前,对着文老东家道:“爹,你要是敢动蓉儿一个手指头,儿子立刻就死在你的面前。”

    要不是顾忌文老东家的面子,孟倩幽差点就笑出声来了,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老东家直接把德仁堂交给文泗,而没有传给自己的儿子了,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他这样子,德仁堂到了他手里估计用不了几天就会易主了。

    妇人不再说话,低头站在文峰身后,一副以夫为天的模样。

    而文峰则对文老东家怒目而视。

    文老东家气的浑身都打哆嗦,原以为把他们关进芙蓉园,两人会反省,没想到这个没出息的东西竟然到了是非不分的地步。挥手吩咐:“把人带上来!”

    有人把吓得身体发软的秋菊带了上来,扔在地上。

    秋菊看到门口的两具尸体,更急的害怕,手脚发软的爬到文峰夫妇的面前,磕头祈求:“夫人,求您救救奴婢吧。奴婢都是为了给您办事呀。”

    文峰怒眼圆瞪,一脚踹在秋菊的身上,踹的秋菊在地上连打了几个滚,还犹不解气,骂道:“混账东西,连你这种阿猫阿狗都敢来诬陷夫人,是嫌命太长了吗?”

    夫人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还是站在文峰身后不语。

    文老东家把手里的香囊气得朝着文峰的脸上扔去。

    文峰偏头躲过,香囊打在他身后的门帘上,“砰”的一声又落在地上。正好落在妇人的脚下。

    妇人依然没有任何的动作,甚至连头也没有抬一下。

    “儿媳妇,现在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何话要说?”文老东家厉声问。

    “爹,蓉儿根本就没有做过,你让她说什么?”文峰不满甚至责备的问道。

    文老东家气急,命令,“把他的嘴给我堵起来!”

    孟倩幽看向郭飞。

    郭飞点头,对两名精卫使了一个眼色。

    两名精卫上前,堵住了文峰的嘴。

    文峰哪里肯就范,激烈挣扎。

    两名精卫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堵上了他的嘴,把他拉到一边,露出后面的妇人。

    妇人只是淡淡瞥了文峰一眼,便收回了视线,转向文老东家,声音柔柔的反问:“我要是不承认,爹爹是不是也要把罪名强加到我的身上?”

    文老东家没说话,孟倩幽却开了口,“夫人,您是明白人,我们既然来找你,便能确定的了事情是你做下的,你又何必不承认。”

    妇人蹙起眉头:“这位是”

    “孟倩幽。”笑答。

    妇人了然点头:“原来是孟姑娘,久闻大名。”

    孟倩幽也笑着点头:“彼此彼此。”

    妇人眉头没有舒展,一副疑惑的样子:“不知我们文家的的家务事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也插嘴了,难道外面的传言是真的,早在几年前你和我们家的大少爷就有了不清不楚的关系,才会”

    话没说完,一把精致的小刀对着她的面部飞去。

    妇人话头打住,面上却没有丝毫惊慌,等小刀到了近前,才不慌不忙的偏头躲过。

    小刀直接插进后面的门框上。

    妇人只是轻瞥了一眼,笑道:“我说是谁能悄无声息的杀了我的人呢,原来是闻名已久的精卫。”

    知道“精卫”的人少之又少,妇人却凭着一把小刀就认出郭飞是精卫,孟倩幽心里吃惊不少。

    文泗心里却是惊涛骇浪一片,精卫的本事当年在清溪镇他见识过,都是以一顶十的好手,郭飞这么近距离的出手,连他都没有把握躲过,他这个继母却轻而易举的躲了过去,武功显然是极高的,而这些年府里却没有一人发现过。思及此,看向他的父亲,见他脸上没有任何惊讶之色,了然,他的好父亲是知道的,只不过瞒着他和爷爷而已。

    妇人随即看向皇甫逸轩,“这位想必就是传说中的世子了,都言世子容貌无双,气质尊贵,今日一见,果然是传言中还要多上几分,着实让人惊艳的很。”

    话落,皇甫逸轩的面色沉了下来,内力外泄,朝着妇人压迫而去。

    妇人虽然还是面带笑容,可脸色已有些不好看,没坚持多久,便被内力压迫的喷出一口鲜血。

    文峰心疼坏了,拼命的挣扎,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皇甫逸轩收回内力。

    妇人明显松了一口气,掏出帕子,优雅的擦试了一下嘴角,然后把带血的帕子扔在了脚下,笑道:“爹爹,您老人家今日兴师动众的请这么多人来帮忙,就为了一个不入眼的丫鬟诬陷我的几句话?”

    毕竟做了一辈子的生意,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文老东家短暂的惊讶过后,已然反应过来,点头:“你进我文家们二十几年,我竟不知你还会武功,看来这些年泗儿几次遇险,具是你的手笔无疑。”

    “爹爹这话不免有失公允,当年文家下聘娶我进门的时候,并没有问过我会不会武功,”说到这,看了文泗一眼,“至于大少爷的几次遇险,与我并没有关系,您老不可能不知道,我这些年就没有出过府门一步。”

    “那孙媳妇的孩子呢,是不是你下的毒手?”文老东家再次质问。

    妇人笑着摇头:“此事更于我无关了,氿儿已被赶出文家,而我被禁足的这芙蓉园已久,连大少奶奶何时有身子的都不知道,又如何毒害她呢。”

    “夫人好一张利嘴,”孟倩幽赞叹:“如果是别人,也许就被你蒙蔽过去了,可惜了,今日您遇到了我,即使再百般抵赖也是无济无事的,你刚才亲口承认是你害了嫂子。”

    妇人微微一笑,依旧风华绝代,“孟姑娘莫不是伤到脑子了吧,我何时承认我害人了。”

    孟倩幽还了她一个笑容:“夫人,伤到脑子的是你不是我吧,你刚一从屋里出来,直接就说你没有毒害少奶奶,可是我们根本就没有说是有人下毒了,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妇人的面色微微有了一丝慌乱,稍纵即逝,快的让人看不清楚,“我只是猜测的,你们一进院子便杀了我院子里的所与有人,我惊慌之下,才猜测少奶奶是中毒了。”

    “是了,这便是您的第二个破绽之处,您刚才明明说您身体不适,早已睡下了,为何又知道你院里众人被杀了呢,说明你一直没睡,听着外面的动静,或者你早就料到了文老东家这次会气急,会对你痛下杀手。”

    妇人用那双漂亮的丹凤眼定定的瞅着她,好一会儿才嫣然一笑,“孟姑娘说的不错,香囊确实是我命人放到那个该死的贱人房里去的。这本该是个万无一失的计划,但我没想到,半路截杀的人却没有得手,致使你来到了文府,破坏了我的计划。”

    听她承认,文老东家怒声质问:“你为何如此狠毒,一再毒害雯儿,是想让我们文家绝后吗?”

    ------题外话------

    恭喜梦棠0532荣升贡士

    恭喜梦棠0532荣升贡士

    恭喜梦棠0532荣升贡士

    感谢亲一直以来的陪伴和支持,谢谢,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