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零九章 不讨喜的家伙(二更)
    妇人冷然一笑,“爹爹,你莫不是忘了,氿儿也是您的孙子呀。”

    提起文氿,文老东家的情绪更加激动:“别给我提那畜生,他连自己的亲大哥都想杀死,他不配做我文家的子孙。”

    妇人的神色也激动起来,“氿儿之所以会那样做,还不是您的偏心造成的。氿儿从小聪慧,无论是武功还是做生意,一点就通,一学就会。而且乖巧可人,那么多年一直围绕在您的身边孝敬您、哄您开心。可您呢,就因为这么一个废物占了嫡子的位置,您便把所有的家业全都传给了他,凭什么?氿儿不服,我也不甘心,这一切本应该就是我们氿儿的,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们也要拿回来。”

    “你说的不错,氿儿在我的身边,确实带给我不少的快乐,可是那个孩子,被你教的心术不正,做生意竟然投机取巧,我要是将生意传给他,不过几年,我辛苦一生创下的家业就会毁在他的手里,这样的人我怎么会把家业交到他的手里。”

    “做生意讲究的就说挣钱,只要能挣到了钱,投机取巧有什么不对,说到底,还是你偏心这个废物,怕氿儿跟这个废抢家产,才把我可怜的氿儿赶出家门的。我怎么能不恨!凭什么你们在文家享受着众星捧月的待遇,而我的氿儿却要在外面颠沛流离,受尽白眼之苦,我不会让你们如意的,你们不是注重子嗣吗?想要继承人吗?我偏不让你们如意了,我就是要弄掉那个贱人肚中的孩子,看着你们百般痛苦的模样,才能解我的心头之恨。”说到这,妇人一时咬牙切齿,恨意丛生。

    孟倩幽却是微微笑,拍手鼓掌:“夫人可真是会为自己肮脏的心思找借口,您确定文二公子在外面是颠沛流离吗?他偶遇了我几次,可是一副人上人的姿态,恕我直言,你们非要这德仁堂东家职位,恐怕是别有目的,而非是你说的心有不甘吧?”

    妇人的眼睫颤了几颤,脸上终于露出了惊诧之色,不可置信的看向她。

    “看来是我猜对了,”孟倩幽笑着说道:“那我就来猜猜,你们为什么非的要这东家之位,莫不是夫人的娘家出了什么问题。”

    妇人脸上的惊诧更重。

    孟倩幽的笑意更深:“而且夫人的娘家是近几年也有了问题?”

    妇人再也忍不住,脱口而问:“你怎么会知道?”

    “很简单,夫人进门时,文泗还小,而且文老东家常年不在家,夫人想要除掉他是轻而易举的事,可是你没有,只是对他不喜而已,近几年来却突然想要他的命,肯定是有什么刺激了你,而你在文府,虽没有掌家之权,却也衣食无忧,能让你做出这个决定的唯有你娘家的事了。”

    妇人惊诧过后,也恢复了如常的神色,点头,赞叹:“听传闻说孟姑娘心思剔透,聪慧无双,看来是不假的。孟姑娘说的不错,我们争夺这家主之位确实是为了我的娘家。成王败寇,今日事情败露,我也无话可说。不知你们想要怎么对待我?”

    孟倩幽笑着摇头:“您错了,这是文家的家务事,至于你的下场如何,自由老东家定夺,我无权置喙。”

    妇人看向文老东家,淡然的问:“爹爹想要如何的处置我?”

    文老东家来时就已经做好了决定,闻言道:“你做下了如此多的恶事,我们文家自然是容不下你,但也不能放你出去以后再对我们文家不利,你自我了断吧。”

    “我要是不从呢?”妇人淡然反问。

    “你若不从,我便命人下手,今日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再手软!”文老东家面色深沉,坚定回道。

    妇人转头看向文峰,露出一个笑容,柔柔弱弱的是叹息,又似诉说:“相公,爹爹今日想要了我的命呢。”

    文峰激烈挣扎,两名精卫唯恐伤了他,不敢用力,被他挣脱开来。一个箭步窜到妇人身前,高声威胁:“爹,你若是想要杀了蓉儿,就先杀了我吧。”

    文老东家对这个儿子已是失望至极,一句话也懒得给他说,扭头,道:“孟姑娘,麻烦了,至于这个逆子,如果非要如此,也一块送了上路吧。”话虽然说的坚定,但脸上也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孟倩幽看到他的神情,了然,对青鸾和朱篱吩咐:“你们两人,好好的送夫人上路,郭飞,文老爷就交给你了。”言下之意,放文峰一条生路。

    听了文老东家的话,文峰却是傻眼了,文老东家一生与人为善,从来没有与人起过冲突,更别说杀人这样的事了,就连府里的下人犯了错,他最重的一次惩罚也只是罚了半个月的工钱而已,正因为如此,明知道自己的夫人和小儿子做了些什么,才没有阻止,以为顶多事发了文老东家赶他们出家门而已,反正他手里有的是这些年赞下的银钱,不怕的。万万没想到,文老东家会狠心对他这个儿子也动了杀机。事到如今,他才知道事情大了,大到不由他控制的地步,心也慌了,声音改为了祈求:“爹,蓉儿知道错了,你饶过她这一次吧,我跟你保证,我以后会把她看的死死的,再也不会让他害了泗儿家的。”

    他不求情还好,他这一求情,文老东家心里的怒火更深,挥手,示意众人动手。

    有了孟倩幽的命令,几人不再犹豫,青鸾和朱篱抽出腰间软剑,对着妇人刺了过去。

    文峰挡在面前。

    郭飞纵身上前,朝着他的腿部就是一脚,文峰吃痛,身子朝前扑来。郭飞接住,将他拖到一边,点住了他的穴道。

    文峰动弹不得,只有睁大眼睛看着青鸾和朱篱对着妇人攻去。

    即使如此,妇人脸上的神色也没有丝毫惧怕之意,身形柔软的躲过两人的攻击,趁势抽出腰间软剑,攻了回去。

    怕伤及到文老东家,文泗急忙扶着他后退到远处。

    皇甫逸轩抱着孟倩幽,也后退了些。

    怪不得妇人有恃无恐,青鸾和朱篱两人合力一时半会也不能拿下她。

    文老东家心里的惊骇更甚,暗叹自己做了一辈子生意,自认为识人无数,却没想到身怀绝世武功的儿媳妇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晃了这么多年,自己却一无所知。

    双方过了二十多招,仍是没有分出胜负,但妇人的额角已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显然是有些体力不支了。

    青鸾和朱篱等到了机会,一个剑指上路,一个剑指下路,同时攻了过去,妇人有些手忙脚乱,没有避过,被朱篱一剑刺中腕间,吃痛,手里的剑掉落在地上,而青鸾的剑也逼在了她的咽喉。

    妇人被制住。

    文峰的眼几乎都要瞪出来了,喉结不断地来回滚动。奈何身体被定住,动弹不得。

    一切已成定局,文老东家上前,注视着妇人,道:“你既为我文家妇,死后也不会亏待你,绝不会把你抛尸荒野,定会按规矩葬了你,这也算是全了你的脸面。”

    妇人“嗤笑”一声:“爹爹是怕家里的事传扬出去,被天下人耻笑你瞎了眼吧。”

    文峰呜呜出声,似有话要说。

    孟倩幽示意,郭飞解开他的穴道。

    文峰冲了过来,“爹,你可知蓉儿会做下这样的事,是受谁的指使,是”

    “相公!”妇人打断他的话,对他嫣然一笑:“来生我们再做夫妻了。”

    文峰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妇人朝着身后的墙撞去,“砰”的一声,先鲜血溅了过来,溅的文峰满头满脸都是。

    秋菊“啊”的一声,吓得昏死过去。

    文峰傻了眼,好半天没有醒过神来。

    孟倩幽心里却叹息了一声。

    “蓉儿!”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呼,文峰扑到了软绵绵倒在地上的妇人面前,颤抖着手抱起她,看着她汩汩往外冒血的脑袋,慌乱请求:“爹,求求你了,你快救救蓉儿吧。”

    文老东家没有说话。

    文峰低头,用手捂在夫人的伤口上,想要阻止鲜血往外流。

    妇人的身体瘫软,早已绝了呼吸。

    文峰的眼睛都红透了,怒视着众人,疯狂的叫嚣:“是你们逼死了她,你们逼死了她,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看他疯狂的样子,文老东家叹息了一声,从袖中掏出一颗药丸,颤抖着手递与孟倩幽面前:“孟姑娘,麻烦你让人把这个给那个逆子服下吧,他虽不孝,但倒底是我唯一的儿子,还是留下他一条命吧。”

    孟倩幽看了郭飞一眼,郭飞意会,走上前来,接过药丸。

    看他接过药丸,文老东家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却挺直了脊背转身往外走,“泗儿,派人把那些死了的扔去乱坟岗,至于秋菊,拔去舌头,发卖出去。你爹终生就留在这个院子里吧,派人照顾好。”

    文泗喉咙动了动,还没有应声,文老东家已经走了出去。

    皇甫逸轩抱着孟倩幽紧跟在后。

    青鸾和朱篱紧跟其后。

    几人沉默的跟着文老东家走到他的院子前,站住,回头,文老东家,道:“世子、孟姑娘,今日之事麻烦你们了,日后如有用的着文某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一定尽我文家之力相助。”

    皇甫逸轩点头:“逸轩谢谢老东家了。”

    摆手,长叹一声,道:“我今日有些乏了,不招呼二位了,二位自便吧。”

    两人点头。

    文老东家走进院内,苍老的声音传出来:“我累了,要休息一下,不管出任何事情都不要来打搅我。”

    仆人的应声传出来。

    皇甫逸轩抱着孟倩幽沉默的回了客房。

    “青鸾,你去问一下,嫂子醒了没有?”还没进屋,孟倩幽吩咐。

    青鸾应声,去了主院。

    皇甫逸轩把她放在床上,撩起她的衣摆,查看了一下她的伤口,见没有出血,庆幸:“幸亏他们没有在刀子上抹上毒药。”

    青鸾回来,禀报:“主院的人说,文少奶奶一直没醒。”

    孟倩幽心喜,只要冯静雯一直不醒,孩子就保住了。

    大概一个时辰以后,神情有些低落的文泗走了进来,也不说话,只是沉默的在屋里坐着。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也不语,陪着他。

    好一会儿,文泗才起身,看了两人一眼,说了句:“小心一些,”便走了出去。

    孟倩幽愕然。

    皇甫逸轩眯眼。

    一夜无事,第二日孟倩幽早早的睁开眼,推着身边的皇甫逸轩,问:“昨夜主院那边是不是没有来人?”

    皇甫逸轩嗯了一声。

    孟倩幽猛然坐了起来,不小心扯动了伤口,“嘶”了一声。

    皇甫逸轩吓得一下就醒了,弹坐起来,急声问:“伤口裂开了吗?”

    说完,掀开她的衣摆查看,见无血迹渗出,松了一口气。

    “你抱我去主院那边,嫂子这个时辰应该醒了,我要过去看看。”

    看了屋外面蒙蒙亮的天色,皇甫逸轩皱眉:“太早了,文东家他们说不定还没有起床呢”

    “不会的,赶快,抱我过去。”口气着急。

    皇甫逸轩没法,穿好衣衫,抱着她走出屋子,青鸾和朱篱停听到动静,跟了出来。

    来到主院,值守的丫鬟看到她,喊出声:“少奶奶,孟姑娘来了!”

    说完,给两人行了礼,打开门帘:“少奶奶早就醒了,怕打扰孟姑娘,才没有派人过去喊您。”

    依旧是青鸾接手,把孟倩幽抱了进去。

    冯静雯脸带笑容的躺在床上,急切的道:“相公告诉我,说我肚子里的孩子保住了,幽儿妹妹快给我看看,是不是真的?”

    文泗坐在一边,也眼神殷切的看着她。

    示意青鸾把自己放在窗前的凳子上,抓过冯静雯的胳膊,细细的把脉。

    冯静雯和文泗两人屏住呼吸,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的脸色。

    好久,就到文泗忍不住要开口询问的时候,孟倩幽放开冯静雯的个胳膊,点头:“孩子确实保住了。”

    两人一阵欣喜,孟倩幽却又说道:“不过,还是受到了影响,接下来的几个月。嫂子恐怕也在床上度过了。”

    欢喜的神情退去,冯静雯小心翼翼的问:“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孩子随时不保?”

    “有这个可能,”孟倩幽如实回道:“不过,你要是安心静养,孩子五个月后就没事了。”

    冯静雯连连点头:“我静养,我静养。”

    “除了不宜多运动以外,还要保持心情愉快,不能受到任何的刺激。”孟倩幽这话是对着文泗说的。

    文泗自然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微点头。

    又仔细的嘱咐了几句,开了药方,吃过早饭后,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便领着众人回了自己的家里。

    期间皇甫逸轩想要她去王府的,可孟倩幽说住在那里不自在,还要劳王妃为她操心。王妃本来身体就弱,最忌劳神忧思,还是不要过去的好。

    皇甫逸轩随了她的心意,跟她回了南城的家里,接下来的几天,连王府也没回,只让郭飞给皇甫毅捎信,给他送了换洗的衣服过来。

    成亲的日期已经定下,齐王妃也就没有再多管他们,忙着给两人做成亲的衣服。

    一晃孟倩幽腿上的伤结了疤,便试着下床走动,皇甫逸轩阻止不了,便由了她。

    幸亏是没有伤到筋骨,没有什么大碍,走路也和往日无异。

    不过,为了避免出现无法预料的情况,皇甫逸轩还是不让她到处走动,只允许她在院子里闲逛。

    各处的事情已经安排好,也没有什么可操心的。

    孟倩幽也依了他,整日里足不出户。

    这日,天气转暖,皇甫逸轩又陪着她去院子里锻炼,看门人匆匆的跑进来,急声禀报:“世子,东家,外面有名尊贵的公子求见。说是世子的大哥。”

    所有人都知道齐王府就皇甫逸轩和皇甫煜两人,现在却有人出来冒充世子的大哥,看门人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个人是骗子,可看他的言谈举止,衣着打扮,样样不凡,心里又泛起了嘀咕,所以才急慌慌的跑进来禀报。

    皇甫逸轩皱起了眉头,孟倩幽笑道:“什么人这么大胆,竟然冒充你的大哥,还明目张胆的找上门来。”

    皇甫逸轩似乎想到了什么,面色有些不虞,道:“告诉他,我没有大哥,他找错门了。”

    “轩弟这样说可不好,要是传出去,会让人以为我是真的骗子,那我这脸以后可没地搁了。”话落,一名和皇甫逸轩年纪相当,风采翩翩的少年,摇着折扇已然走了进来。

    侧身挡在孟倩幽身前,皇甫逸轩的磨牙声想起:“你来做什么?”

    来人看到他的动作,揶揄一笑,“听闻轩弟还没大婚,便住在女方的家里,不肯回去,我心里好奇,过来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绝色佳人勾了你的魂,让我们一向冷面冷心的世子迷恋上了美色。”

    “滚回去,这里不欢迎你。”皇甫逸轩冷喝。

    来人毫不在意,摇头晃脑,一副斯文酸色:“非也,非也,我既然来了,不见到让你神魂颠倒的佳人是不会离开的。”

    皇甫逸轩凌厉的掌风打了出去。

    来人吓得倒退了几步,从旁边迅速闪出几个人影,身带杀气的挡在他的面前。

    “你们都退下,没有我的吩咐不许出来,要是吓到了未来的世子妃,我砍了你们的脑袋。”来人厉声喝止。

    几人犹豫了一下,立刻飞身消失不见。

    看门人傻了眼。

    “这里没你的事了,出去吧。”孟倩幽道。

    看门人应声,小跑着回了大门口,心里却一直在嘀咕,看样子世子和这人认识,但一见面就上手,应该不是什么好朋友之类的,他是不是应该去告诉郭飞他们一声呢。

    皇甫逸轩的招式未停,又继续打了过去。

    来人伸手也不弱,一边接他的招式,一边还分神给孟倩幽打招呼:“弟妹,我是大哥,咱有话好好说,你快让这个疯子停下来。”

    看他神色举止,再加上皇甫逸轩对他的态度,孟倩幽已猜测出了他的身份,没有理会打斗的两人,转身往厨房里走。

    见她毫不理会,来人似乎急了,声音有些急切:“我说弟妹,你这样的待客之道不好吧,我好歹也是”

    孟倩幽停住脚步,回头,恶狠狠道:“闭嘴,你要是敢说出来,我便把你扔出府去。”

    似乎没有料到她会这样说,少年微愣了一下,立刻被皇甫逸轩一掌打在了身上,整个人噔噔噔连着后退了几步,还咳嗽了几声。

    “活该,下次再敢不经过禀报就进入我家,打的你满地找牙。”孟倩幽又说了一句,转身离去。

    少年瞪大了眼,仿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指着孟倩幽的背影:“轩弟,她、她、她”似乎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天才憋出一句“她完全是个母夜叉呀。”

    又是一阵掌风扫过,少年闪过,不满的叫嚷:“我又没有说错,你干嘛生这么大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