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章 大哥,帮个忙(一更)
    皇甫逸轩也不说话,凌厉的招式不改,逼得少年连连后退,似要把他打出府去。

    青鸾和竹篱和郭飞三人听见动静,急忙跑过来,正好迎面碰到孟倩幽,吩咐:“两个抽风的家伙,不用管他们。”

    闻言,三人停住脚步,只向那边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转身随了孟倩幽去厨房。

    表面虽然震惊,可孟倩幽的内心却是震撼的,太子无缘无故的来访,不知想做什么。

    心里想着,来到厨房转了一圈,看了看食材。由于这几日皇甫逸轩住在家里,各种食材应有尽有,看完,快速的在心里指定了几个菜谱,吩咐人立刻忙活起来。看太子的那个架势,今日无论怎么驱赶都不会走了,索性自己亲自下厨,做几个好菜出来。

    孟倩幽受伤的这段时日,皇甫逸轩看的紧,轻易不让动,连下床活动都不行,别说进厨房做饭了。青鸾和朱篱看那她开始收拾食材,对看了一眼,青鸾试探开口:“主子,世子允许您进厨房吗?”

    “照他们那抽风的架势,等我们做好了,他们都不一定能打完。”孟倩幽边说,便快速的收拾食材。

    两人赶紧上去帮忙。

    还真是被孟倩幽说对了,饭菜做好,院子里还传来两人的打斗声。

    示意青鸾两人摆饭,孟倩幽快步走到院子里,看着满院子的凌乱,和依然还打的难分难解的两人,高声道:“损坏的东西要照价赔偿,少一文钱我也找王妃娘娘告状去。”

    两人一愣,打斗的动作停下来,皇甫逸轩跃回孟倩幽面前,少年立在原地,瞪着大眼睛不置信的问:“凭什么,明明是他先动手,我被逼无奈才还手的,要赔也是他赔。”

    孟倩幽掏出自己的帕子,走到皇甫逸轩面前,轻柔的替他擦拭了一下额头细密的汗珠,才道:“要不是你私闯民宅,他能和你动手了,说来说去都是你的错,你要是不服,损坏的东西便要你全赔。”

    竟然还有这样不说理的人,少年头一次见识到,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感到好奇。等着大大的眼睛,看着她。

    皇甫逸轩下意识的把她挡在了身后,冷声道:“人你已经看到了,可以滚了。”

    少年耍起了无赖:“人我是看到了,可这大中午的,我饿了,滚不动了,我要吃了饭再走。”

    他的话落,“咚!咚!咚!”几声,隐身在各处的暗卫全部从高处掉了下来,跟了少年许多年,头一次看他耍起了这种无赖手段,暗卫们一时受到的惊吓太大,没把持住身形,全部栽了下来。他是太子呀,尊贵之身,只要他说一声饿了,皇宫里几千道美食任他挑选,他竟然耍起了手段,非要赖在一个县主家里吃饭,虽然这个县主是未来的世子妃,可他也用不着这样呀,直接吩咐就行了,难道孟倩幽还敢违抗命令不成。

    孟倩幽敢不敢,皇甫巽心里不清楚,但他知道皇甫逸轩绝对敢。这个家伙几年前刚被接回来的时候,自己看他少年老成,起了逗弄的心思,有事无事的就找机会逗弄他,刚开始还好,这个家伙只是怒目相向,没有任何动作,可后来又一次他被惹急了,对他大打出手,虽然没有沾到便宜,可从那以后,他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每隔几日,便过来自动挑衅他,虽然每次都输,可依然乐此不疲。就这样过了两年以后,他竟然和他打成了平手,再也不是那个败在他手里的家伙。

    一个堂堂的太子说出这样的话来,孟倩幽也差点笑出声来,使力憋住笑,挽着皇甫逸轩的胳膊往厨房里走,没有理会身后的人。

    “喂喂喂!”皇甫巽不满了,在后面叫嚷:“我说你们两个,还没大婚,就这样拉拉扯扯的,太碍眼睛了。”

    皇甫逸轩头也不回的冷声回他:“你要是不想看,留下银子,滚出这里。”

    皇甫巽被噎,好半天没有说出话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打开自己手里的折扇,使出了逍遥架势:“想要用这种方法激我离开这里,门都没有,本太子才不上这个当。”

    好不容易爬起来的暗卫们再次跌倒在地上,心里同时有一个声音闪过,这还是他们那个果断智慧,聪颖无双,狡诈如狐的太子吗?没有被人掉包吧?

    皇甫巽随意的扫了他们一眼,众暗卫只觉这温暖的天里有阵阵的凉风从身上刮过,冻的他们激灵灵的打个冷颤,立时清醒过来,迅速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皇甫巽收回目光,摇着折扇优哉游哉的跟在了两人的后面来到饭厅。

    他的身份摆在那,最基本的要求是有的,孟倩幽命人单独的给他打了一盆清水,皇甫巽洗过手后,不等人相让,大摇大摆的坐在了中间的位置上。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没有说话,挨着坐在了他的左边。

    在宫里,有试菜的规矩,还有人随时在一边伺候的。在自己家里,孟倩幽才不养他这个毛病,等皇甫逸轩给他夹了菜后,两人便吃了起来。

    皇甫巽左右看了一下,除了他们三人便没有别人了,再看两人吃的香甜,也不用人伺候了,便学着他们的样子拿起了筷子,看了一下眼前的六个菜,随意地夹了一点才放入自己的嘴里。

    皇宫里什么好吃的没有,他之所以非要赖在这里吃饭,是因为心里实在好奇,自从去年孟倩幽来到京城以后,关于她的各种传言时不时的传入他的耳朵里,当时他就有找个机会好好会会她的想法,可她和逸轩的亲事未定,自己要是单独见她,惹来了皇甫逸轩的嫉妒,那自己接下来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所以他才压下这个想法,一直到他们被赐了婚,定下成亲的日子,他这才敢过来,当然是挑着皇甫逸轩在的日子。

    漫不经心的把菜放入嘴里,只吃了一口,便睁大了眼睛,不相信的又吃了几口,快速的咽下,瞪着眼睛问:“这、这菜谁做的?”

    皇甫逸轩也尝出了菜的味道,责怪孟倩幽:“不是说了,伤完全好以前,不允许你下厨的。”

    孟倩幽赶紧回了一个讨好的笑容,道:“我这不是看你大哥第一次来,亲自下厨表示个诚意吗,以后不会了。”

    两人一问一答,皇甫巽却听出了他们话里的意思,不相信的问:“这菜是孟姑娘做的?”

    皇甫逸轩的语气里这会儿变成了自豪,炫耀的意味巨浓:“当然,幽儿的做饭的手艺好的很,今天便宜你了。”

    皇甫巽不相信的看了看孟倩幽,又看了看桌子上的菜,随即端起饭碗,多夹了一些放进自己的碗里,嘴里道:“不行,我得多吃一点。”

    孟倩幽嘴里的饭菜差点笑喷出来,好不容易次才勉强的控制住自己。

    这顿饭的结果就是有好大一部分的菜全进了皇甫巽的肚子里,而他也不出意料的吃撑了。

    望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皇甫巽头一次露出了尴尬的表情,笑着解释:“那个、那个、那个弟妹呀,你这饭菜做得实在是太好了,我一不小心多吃了一些。”

    孟倩幽笑着点头,表示理解,道:“没事,大哥喜欢吃就行,这桌饭菜总共是五千两银子,您吃了一多半,我们也不讹您,您给三千两就行。”

    “噗!”刚喝了一口茶水的皇甫逸轩把嘴里的茶水全喷了出来。

    皇甫巽的笑容则僵在了脸上。

    皇甫逸轩把茶杯放下,优雅了擦了擦嘴,转头,声音里有着冷意,“怎么,大哥不愿意?”

    孟倩幽以为皇甫巽会点头,毕竟他是太子,财大气粗的,三千两银子不会放在眼里的,谁知,皇甫巽的反应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直接跳了起来,颤着手,红着脸,愤怒的来回指着两人,气怒道:“你们的心太黑了,这点饭菜就要三千两银子,你们怎么不去抢劫?我,没有!”

    说完,为了表示自己的怒意,还狠狠的踹了一脚身边的凳子。

    孟倩幽愣住,半张着小嘴,惊讶的看着他。

    他的反应却是在皇甫逸轩的意料之中,这个家伙人前装的高贵,稳重,礼数周到。人后却有另一面,要不然这么多年,他们两人也不会打出了深厚的交情。

    皇甫逸轩开口,声音里有一丝笑意:“大哥,如果不想掏银子,替我们办件事也行。”

    皇甫巽气鼓鼓的问:“什么事?”

    随后反应过来,皇甫逸轩喊他什么,瞪大了眼睛,一副兴奋的表情,一个大步就窜到了他的面前,一连串的问:“你刚才喊我大哥是不是?是不是?”

    皇甫逸轩真心不想承认眼前这个不着调的人是自己的堂兄,当朝的太子,武国下一任的帝王。

    皇甫巽却不放过他,一连声的叠问,要知道自从五年前他回京以后,他们打架的次数不下几百次,这个家伙从来没有喊过他大哥,这是第一次,第一次呀,他怎么能不激动。

    看他不回答皇甫巽便不罢休的样子,皇甫逸轩感到一阵阵头痛,无奈的点头:“嗯”了一声。

    皇甫巽更加的兴奋了,差点手舞足蹈起来,“说吧,说吧,什么事?我一定替你办好喽。”

    皇甫逸轩的眼中幽光闪过,道:“大哥,想法子替我对付两个人。”

    也不问是谁,皇甫巽直接拍着胸脯打了包票:“别说是两个,就是一百个也没问题,你说,要怎么对付?”

    “让人不露痕迹的揍他们个牙齿脱落,满脸开花就行。”皇甫逸轩云淡风轻的说道。

    皇甫巽心肝颤了颤,眼前的这个家伙,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主,不知道是谁这么倒霉,惹到了他。

    瞅了他一眼,皇甫逸轩许诺:“大哥要是做成了,以后可以经常来家里蹭饭吃。要是不成,以后别再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你听听,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堂堂的”说到这,想起孟倩幽刚才要银子的话,把后面的几个字咽了回去,重新道:“我这身份是那蹭饭的人吗?”

    皇甫逸轩竟然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严肃而又认真的回道:“是!”

    皇甫巽被噎住。

    孟倩幽感觉憋笑憋的太辛苦了,忙转身,强忍笑意道:“你们接着聊,茶水凉了,我重新给你们沏两杯来。”说完,不待两人应声,便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饭厅内只剩下皇甫逸轩和皇甫巽两人。

    重新坐回了椅子上,皇甫巽恢复了以往的矜持高贵,“说吧,要对付谁,为什么?”

    皇甫逸轩也不隐瞒,把孟倩幽受了伤的事告诉了他。

    皇甫巽先是露出讶异的表情,随即问:“贺章那个老家伙的幕后主使?”

    皇甫逸轩点头。

    “所以你让我帮着对付他两个孙子?”皇甫巽接着问。

    皇甫逸轩没有回答,但看他的脸色,皇甫巽也知道自己说对了,打开随身的折扇,摇了摇,“贺章养的儿子虽然不成器,这两个孙子还是可以的,尤其贺杼,头脑还是可以的,被他那个蠢爹不知强了多少。”

    皇甫逸轩微皱了下眉头,“大哥如果不愿意帮忙,我自己来吧。”

    脚步声由远而近,皇甫巽露收起手中的折扇,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样子,高声道:“帮,怎么不帮,明日给你好消息。”

    他的话落,孟倩幽端着茶水走进门来。先放到皇甫巽面前一杯,才把另一杯给了皇甫逸轩。

    茶水喝完,稍坐了一会儿,在皇甫逸轩的黑脸下,点好了明天中午要吃的菜,皇甫巽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第二日,在国子监上学的贺章的两个孙子,先后出了事,一个是上骑射课的时候,用力过猛,不小心从马上跌落了下来,人虽然没事,可门牙磕掉了好几颗。另一个则是再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拌到了门槛上,收势不住,脸朝下,栽倒在地上,摔了个满脸开花。

    众学子们吓了一跳的同时,七手八脚的把他们扶起来,送去了太医院,姜太医看过以后连连摇头:“这面相破的厉害,即使好了以后,也会在脸上留下伤疤。”

    而两人被送回府后,贺章看到两人的模样,差点没有昏过去,贺琏废了,这两个孙子可是他全部的希望,如今却变成了这样,这等于是绝了他所有的希望。当下大怒,派人调查,誓要找出幕后下毒手之人。可查来查去,也没有查出什么,因为他们两人出事的时候,其他的学子离他们很远,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

    越查不出什么,就越说明这事情有蹊跷,贺章立刻想到了皇甫逸轩,当下便肯定是他的蓄意报复,虽然派人调查之下,皇甫逸轩这多时日没有出孟倩幽家的门,但贺章就是认定了他,面色阴沉,心里发狠,道:“既然你们不让老夫好过,那就谁也别想过痛快了。”

    就在皇甫巽在孟倩幽家里连续蹭了三天饭,蹭的别说是他,就是他的那些暗卫都不愿意离开孟倩幽家里的时候,看门人又急匆匆的跑到了饭厅门口,急声禀报:“东家,外面又有人求见,说是周府的下人,他们家的主子出事了,让您赶快过去一趟。”说完,擦了一额头上的汗珠,心里嘀咕,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东家身边的人接二连三的出事情,这周家他知道,是孟义少爷的岳父家,瞧外面下人的那着急的样子,这次的出的事情一定不小。

    孟倩幽和皇甫逸轩却同时皱起了眉,直觉这件事和贺章有关,立刻放下手里的茶水,站起来往外走。

    刚心满意足的吃完饭,正在悠哉喝茶的皇甫巽也皱起了眉头,能让两人都在意的姓周的人家,应该是前帝师的家里了,不知出了什么事情,遂放下手中的茶杯,也慢悠悠的跟了出去。

    孟倩幽边走边吩咐:“备马,去周府!”

    青鸾和朱篱应声,去了后院。

    两人刚出门口,仆人就神色着急的迎了上来,“孟姑娘,我们两位少爷出大事了,被关入大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