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一章 过招(二更)
    孟倩幽心里一紧,摆手,阻止他要说的话:“我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仆人闭嘴,闪身躲在一旁。

    马牵来,两人上马,朝着周府而去,青鸾、朱篱和郭飞跟在后面。

    皇甫巽思量了一下,吩咐:“来呀,跟着去周府。”

    现在是正午,街上的行人较少,马儿的速度很快,两刻钟以后,便到了周府门口,没等马儿停稳,两人便跳了下来,急急的朝着府中走去。

    周府的看门人认得他们,没有阻拦。

    府内人应该都知道了消息,气氛压抑的很,就连半路碰到的下人给他们行礼也是小心翼翼的。

    直接来到帝师的院子里,门口值守的丫鬟也没有请示,直接打开门帘,请他们进去。

    周家的人几乎都在,除了帝师,个个哭红了眼睛,看到两人进门,周莹红着眼睛,带着哭意喊了一声:“世子,幽儿妹妹。”

    帝师呵斥众人:“好了,啼啼哭哭的像什么样子,我与世子和孟姑娘有话要说,你们先下去吧。”

    几人与皇甫逸轩见过礼后,退了下去。

    帝师指着凳子对两人道:“坐吧。”

    两人坐下。

    帝师刚要开口,管家急匆匆的惊慌的没打招呼就窗了进来:“老爷,太子来了!”

    帝是惊的站起来,整了整衣冠就要往外走,皇甫逸轩站起身,拦住他:“他是随我们一起来的,您不必惊慌。”

    闻言,帝师惊慌的心放下了一些,迎出门外,太子已进入了院内。

    帝师上前,欲要叩头,皇甫巽伸出手扶住他:“不必多礼,我正好在孟姑娘家里用饭,听您府上出了事情,便随他们过来了,您老不介意吧。”

    他是太子,去谁家就是给了天大的面子,是皇家的恩宠,帝师哪里会介意,又哪里敢介意。

    勉强挤出笑脸,道:“太子说笑了,您能来周府,是我周府的荣耀,周某求之不得。”

    说完,伸手做了请的姿势,恭敬道:“您请屋里坐。”

    优雅的走进屋里,看了站在屋里的两人一眼,坐在屋内的椅子上。

    吩咐管家沏上好的茶水过来,帝师才恭敬的坐在皇甫巽的下手。

    皇甫逸轩暗暗白了这个碍事的家伙一眼,问帝师:“两位夫子出什么事了?”

    帝师脸上的神情黯淡了下去,叹了口气,精神也随之颓靡了一些,回道:“近日编纂处忙的很,孝儿和礼儿昨日便被留下值班,这本是常事,可平日也就是多留一两个时辰,等宵禁的时候便回家了。但昨晚却一夜未归,我放心不下,一大早便派人去打听,这才知道,两人昨日值班的时候,不知为何,油灯倒了,等两人发现时已扑救不及,致使编纂出的同僚们,辛辛苦苦一个多月写出来的东西毁于一旦,皇上闻听,大怒,即刻命人把他们关入了牢中,命刑部着手调查,三日后给出结果,如果证实是两人之责,便要发配他们去苦寒之地。”

    皇甫逸轩和皇甫巽同时皱眉,油灯倒了,燃烧纸张的时候,会发出声音,周孝,周礼两人又不是耳背之人,怎么可能听不到,又怎么会扑救不及时,除非有人做了手脚。思及此,两人对看了一眼,随即想到贺章。他们前几日才整治了他们的两个孙子,今日他便出手对付周府的人,看来是急了眼,开始伺机报复了。

    孟倩幽也想到了这其中的关联,歉意的看着帝师,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皇甫巽痛快起身,“我先找人去大牢里询问他们,看看当时是怎么回事,然后再派人去编纂处仔细问问,一个时辰后给你们消息。”

    帝师大喜,起身道谢。

    皇甫逸轩点了点头。

    三人亲自送他出了府外,皇甫巽上了马车,吩咐车夫疾奔而去。

    三人回了帝师的屋里等消息。

    皇甫巽派去牢中打探消息的人很快就传回了消息,确实如他们猜测的那样,周孝、周礼在喝了一杯提神的茶水后,困意袭来,不自觉的趴倒桌上睡着了,等两人被大火炙烤醒了的时候,大火已经烧起来了。

    而派去编纂处打听消息的人却回来禀报,编纂出负责冲倒茶水的太监,昨日也不知什么原因死了,人也连夜被人扔去乱坟岗了,估计尸体现在已经被野狗吞噬干净了。

    这就更急证实了皇甫巽的猜测,派人给皇甫逸轩送信。

    听到这消息后,帝师一阵阵的后怕,如果周孝,周礼两人不是被大火烤醒,那今日恐怕是他这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而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心中则猜测这也许是那个太监心里不忍,茶水里放的药少,两人才会正好在那个时候醒来,捡回了一条命的。

    这必是贺章的手段无疑。两人心中满满的愧疚。周孝,周礼两人是受了完全是受了两人的连累。而这其中的详情又无法与帝师说。

    皇甫逸轩抿唇,保证:“帝师请放心,最晚到后日,两位夫子便会平安回来的。”

    帝师也是经历的经历过几代帝王的人,并不是那么好糊弄的,闻言,微愣一下,试探问:“世子,这其中是不是什么缘由?”

    皇甫逸轩没敢说实话,“我只是有些猜测,不敢下定论,等我调查清楚以后,会与您细说。”

    帝师明白了,长叹一口气,没有再问。

    告别帝师,出了周府,皇甫逸轩对孟倩幽道:“你先回家,路上小心一些,我进宫去找太子,与他商议些事情。”

    孟倩幽点头,没有多问,看着他骑马离去,也上了马,走了一段距离,想着自己也好长时间没有去齐王府看王妃了,便调转马头,来到齐王府,下马直接来到齐王妃的院子里。

    齐王妃正坐在窗前的软榻上认真的给她缝制嫁衣,听到门帘的响动声,抬头,见是她,喜笑颜开,放下手里的活计,笑道:“你们再不回来,我就要去南城找人了,这亲还没成呢,我的儿子就不要她这母妃了。”

    孟倩幽被逗乐,走过去,坐在软塌的另一边,笑道:“你幸亏没去,要不然逸轩这不孝的罪名就真的落下了。”

    齐王妃失笑,把手里的做的一半的嫁衣拿给她看:“看看,喜不喜欢?”

    孟倩幽嘴甜的说了声:“您做的我都喜欢。”

    齐王妃听得更加的心花怒放:“你这丫头,嘴是越来越甜了。”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不会针线活,这嫁衣要是在我手里,一准被我缝成麻袋的样子。”

    齐王妃被逗得笑出声来,“你这丫头,哪有这样说自己的。”

    两人说笑了一会儿,齐王妃问:“幽儿,这成亲的日期定下来了,你什么时候把你的爹娘接进京来,我们商议一下成亲的事情。”

    孟倩幽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头。

    齐王妃吓了一跳,惊的瞪大了眼睛问:“你怎么了?”

    有些羞愧的回答:“我好像忘了给我爹娘说成亲的日期定下来了。”

    齐王妃惊讶半晌,无奈摇头:“你这丫头,这么大的事也能忘了给家里说。”

    “最近太忙了,我没有顾得上,再说,我前些日子受了伤,逸轩”说到这,猛然想起齐王妃不知道她受伤的事,顿时住了嘴。

    可已经晚了,齐王妃惊得站起来,走到她面前使力将她拉起,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上上下下仔细的看了一边,连声的问:“伤哪儿了,严重吗?”

    懊悔的又拍打了自己的头一下。

    齐王妃见状,立刻问:“伤到头了?出什么事了?”

    孟倩幽哭笑不得,拉起自己的衣摆,让她看到自己腿上的伤,道:“那日走路的时候磕绊了一下,伤到了腿,现在已经好了,逸轩这段时日没有回家,就是照顾我呢。”

    齐王妃蹲下身子,看了一眼她的伤口,起身,沉了脸色:“休要糊弄我,这明明是刀伤,不想让我生气的话,赶紧告诉我实话。”

    齐王妃虽然不会武功,但出生在将门,对这些刀剑之伤不陌生,孟倩幽知道搪塞不过去,无奈把受伤的经过告诉了她,然后抱着她的胳膊,撒娇般的说道:“事情已经过去了,我的伤也好了,您就别担心了。”

    认识孟倩幽这么久,在她面前每次她都是一副沉静淡然的模样,从来没有过这种小女儿的神态,齐王妃觉得惊奇的同时又感到很暖心,把她受伤的事给忘了,拍了拍她的手,一脸羡慕的道:“你爹娘真是有福气,有你这么一个好女儿。”

    孟倩幽候着脸皮道:“王妃也有福气了呀,有这么一个好儿媳。”说完,还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齐王妃再次被逗笑,脸色重新明朗起来,笑道:“等你们成亲以后,一定要先生个女儿,你不知道,我看到别人家的女孩,羡慕的都睡不着觉。”

    这个可不是她能决定的,孟倩幽红了脸,没有说话。

    齐王妃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继续问:“你的伤查出是谁所为的没有?”

    到底还是没有躲过去,孟倩幽心里哀嚎了一声,跌坐回软榻上。

    齐王妃的声音再次想起:“别想搪塞我,你要是不说实话,我便派人去调查。”

    孟倩幽摇头,如实回道:“那两人当场自尽,郭飞查遍了他们身上的所有,也没有查出任何的蛛丝马迹。”

    齐王妃不说话,定定的看着她。

    孟倩幽真的没法了,道:“我和逸轩都怀疑是贺章在背后使得阴招,但没有证据。”

    齐王妃眯起眼。

    孟倩幽举起双手保证:“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和逸轩确实没有证据,否则早就不让他安生了。”

    齐王妃不怒之威,身上自有一股凛然气势,道:“看来他是好了伤疤忘了疼了,竟然想要了你们的命,这是活够了。”

    孟倩幽连连点头,赞同她的说法:“他确实是活够了,您放心,我和逸轩很快就会拉他下来的。”

    齐王妃却清醒的很:“没有那么容易,只要贺贵妃不倒,贺章不会轻而易举的被拉下来。”

    两人在王府里说着贺贵妃的事,皇甫逸轩却直接去了东宫,找到皇甫巽,毫不避忌的说道:“你想法给六皇子点苦头吃,拿他警告一下贺章,他要是不收手放了周孝,周礼两人,那也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六皇子是贺贵妃的儿子,是贺家人以后所有的依仗,从小聪慧,会察言观色,讨人喜,不但皇上爱屋及乌的喜欢他,就连太后对他也是赞叹不已,尤其是近几年,隐隐有超了他这个太子的趋势,皇甫巽自然心里不甘,早就想找个机会整治他。闻言点头,沉着声音问:“什么程度?”

    “三五天不能出来晃就行,然后派人告诉贺章,后天见不到两人出狱,以后就别想有依仗了。”

    皇甫巽点头,“晚上给你消息。”随即又道:“你不是最不屑用这种手段吗?怎么,想通了?”

    “他毕竟是皇伯父的亲生儿子,我不想兄弟残杀,才一直未动他,既然贺章一再相逼,那我们也没有必要客气了。”

    皇甫巽嘴角噙着笑,吊儿郎当的对他道:“以贺章和贺贵妃的野心,兄弟残杀是早晚的事,希望到时候你会站在我这边。”

    鄙夷的看他一眼,皇甫逸轩道:“别人不知道你的手段,我还不清楚吗?这些年你猫逗老鼠一样,逗弄的他还少吗?”

    皇甫巽发出笑声:“你真无趣,这么好玩的事情竟然给说了出来。”

    皇甫逸轩起身,嘱咐:“你也该收敛一些了,别被人抓住马脚,还有,要想彻底的治住他们,要想个一劳永逸的方法。”

    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皇甫巽脸上的笑容消失,对着空中道:“世子的话听清楚了吗?”

    不知从哪里传来应答声:“听清楚了。”

    皇甫巽的声音里有了几分狠厉:“去吧,做的漂亮一些,做不好就别再出现在我面前了。”

    一声“是”后,再也无了声息。

    皇甫巽却坐着未动,想着什么。

    出了东宫,皇甫逸轩上马,回了南城。

    孟倩幽和齐王妃说笑了一个时辰以后,估摸着皇甫逸轩该回去了,便告辞了出了齐王府,也回了家里。看他已经回来了,笑问:“如何?”

    “最晚后天放人。”

    放下心来,一句话也没有多问,孟倩幽去了厨房给他做饭。

    第二日,宫里便传出了六皇子晚上起夜,却不慎摔倒的消息,人虽然没有大碍,但太医院的太医们却建议他最好卧床休息三五日。

    消息传出,贺贵妃急匆匆的去了他的宫里,询问是怎么回事。

    六皇子脸沉的锅底一样黑,告诉她是有人暗害自己。

    贺贵妃大惊,欲要去告诉皇上,六皇子阻止他:“无凭无据的,父皇不会相信,也会引起别人的笑话。以后我会小心的。”

    关于六皇子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贺章那里。而这之后后又收到了一封书信,信上的字清秀隽永,信的内容却让他眼前一阵阵发黑,信中道:“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惩罚,如果明日此时还没有好消息传来,那你就等着吧。”写信人的口气并不严厉,贺章的心里却寒凉一片。他筹谋一生,让自己坐上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位置并有了两大依仗,一个是皇甫煜,一个便是六皇子。他原来的打算是杀了皇甫逸轩,助皇甫煜坐上世子之位。

    已经可以和太子比肩的六皇子,也能在自己和皇甫煜的鼎力相助下,坐上太子之位,从而成为下一任的帝王。那他贺家就真的风光无限了。谁知多年的筹谋却坏在了孟姑娘这个该死的乡下丫头身上,先是多次救了皇甫逸轩,而后又医治好了齐王妃那个病秧子,并怂恿她夺回了掌家之权,逼迫的自己小女儿铤而走险,葬生在了齐王爷的手中。

    而皇甫煜也被她安置了作坊里,即使他许了几个侯爷家的公子名利,让他们去闹,也没有成功。现在他们又把矛头对准了他们贺家唯一的依仗六皇子,贺章心里那个恨呀,如果孟倩幽在眼前,他肯定抽了她的筋,扒了她的皮,喝了她的血,吃了她的肉,可惜这一切只能想想,做做白日梦而已,如今形势逼人,他不得不做出让步,咬牙吩咐:“来人呀!去通禀刑部尚书,就说我有关于编纂处火灾的重要证据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