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五章 神情紧张(二更)
    六皇子被不明不白的整治了以后,果真在床上整整的躺了三天以后才敢下床。不过从那以后,表面老实了一些,对人也越发的恭敬,没事的时候,经常去太后宫里,想着法的逗她开心。

    人老了,要的就是个有人在自己面前陪着说说话,太后也不例外。无奈自己的儿子是皇帝,每天日理万机的,让他陪着自己说话简直比做梦还难,幸亏有这么一个好孙子每日来逗她开心,太后自是欢喜的不行,除了不住的夸奖六皇子以外,还赏赐了他不少的好东西,六皇子并没有因为她的心喜和赏赐而变得目中无人,相反却变得更加的谦恭,这让太后又对他心喜了几分。

    贺贵妃通过这件事也意识到自己还没有达到和皇后、太子抗衡的地步,收敛了不少,也变的越发的平易近人。

    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皇后自然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对于她母子的这种改变提高了警惕,并同时提醒了太子,道:“你要多小心一些,这对母子不是省油的灯,别着了他们的道。”

    太子表面恭敬答应,心里确是不屑的冷哼:“就她们那些雕虫小技,也就哄哄太后那样的老人家得了。他们若是敢对我出手,我自然会毫不留情的还击回去。到时一定要打击的他们永远也翻不过身来。”

    宫人去禀报贺章要进宫探望她的时候,贺贵妃正在自己的宫里悠闲的晒着太阳,听后,立即道:“快请丞相进来。”

    宫里的妃嫔包括皇后娘娘,都是不允许轻易见家里人的。不过这些年贺贵妃得宠,皇上便许了她特权,可以随时的见家里人。因此贺章才能这个时候求见。

    跟着宫人来到贺贵妃的屋子里,依礼要给她行大礼的时候,贺贵妃阻拦住了他,并命人赐了座,询问:“父亲,您今日进宫,可是有什么要事?”

    贺章看了伺候的宫人一眼。

    贺贵妃意会,吩咐:“你们都出去吧,离远一些,没有我的命令不许靠近。”

    众人应声,退了下去。

    “父亲,说吧,有何事。”

    贺章还是谨慎的压低了声音:“女儿,为父掌握了孟倩幽的一个秘密,凭这个秘密我们就可以处置了那个贱丫头和那个小兔崽子,为你小妹报仇。”

    贺贵妃当初之所以整治齐王妃,除了为贺涟漪报仇以外,最重要的原因是皇甫逸轩坐稳了世子的位置,皇甫煜没有了机会,而六皇子也失去了争夺太子之位的一大助力,这才是她真正恼火的原因。听了贺章的话,贺贵妃面露欣喜,激动的提高了声音:“父亲说的可是真的?”

    皇宫里没有秘密,她这样大声询问被人听了去,会引起怀疑的。贺章指了指外面,示意她压低声音。

    贺贵妃乍闻这样的消息,也是太激动了,高声询问过后,才意识到了不妥,起身,走到门口,朝外看了看,看到宫人门都恭敬的立在院门口,放下心来,重新坐回了原处,迫不及待得问:“父亲,你说的可是真的?”

    贺章点头:“为父派人去做了调查,千真万确,错不了。”

    “父亲快说,是什么秘密?”贺贵妃压低了声音急切的问。

    贺章的声音更低,低的只有父女两人听见:“那个下贱的丫头,不是真的孟倩幽,而是妖魔转世。”

    贺贵妃惊的差点叫出声来,吓得赶紧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瞪大了眼睛,用眼神再一次跟贺章确认。

    贺章确定的点头。

    贺贵妃猛然站起来,急声道:“那还等什么,我们赶快去禀报皇上,让皇上立即处死她。”

    贺章摆手:“切莫着急,这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

    “这有什么好商议的,皇上最忌讳的就是这个,他要是知道那个死丫头是妖魔转世,肯定会立刻赐死她的。”

    “她是皇上亲封的县主,如果这个时候对天下人宣告她是妖魔转世,无疑是打了自己的嘴巴,惹得天下人耻笑,如果没有万全的证据,皇上也不会轻易相信的。更何况这实还牵连到了齐王妃,皇上一定会慎之又慎,不会轻易的相信我们的。”贺章道。

    贺贵妃有些着急:“那怎么办,我们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除掉她的机会,难道就这样白白的放过?”

    贺章面露冷笑:“放过她,为父从来没有想过。我做丞相的位置这么多年,上至朝臣,下至百姓,哪一个对我不是毕恭毕敬,就连齐王爷也礼让我三分,可自从她来了京城以后,不但一次次的当众落了我的脸面,还害得你大哥落得这个下场,我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方能解我心头之恨,又怎么会放过她。”

    “那父亲的意思是?”贺贵妃急切的问。

    贺章说出心里的打算:“我们兵分三路,你让六皇子去太后跟前不经意的透漏出这个消息,太后年纪大了,最信这些鬼神之说,肯定会按耐不住去找皇上的。而你也要给皇上吹吹枕边风。至于为父这就去找城外青云寺的玄青高僧。玄青高僧道行高深,一切妖魔鬼怪都逃不过他的法眼,这样就不怕她露不出原形。”

    贺贵妃点头。

    贺章朝外看了一眼,叮嘱:“今日这事关系重大,除了你知、我知、和六皇子知以外,其余的人一个字也不要透漏出去,我们要给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这样他们才没有机会营救她。”

    “我知道,父亲放心吧,等我们这边有了消息,我会立刻派人知会父亲。”

    贺章点头,站了起来:“为父这就出城,你们的速度也越快越好,免得拖得时间长了,泄露了风声,让他们有了准备。”

    贺贵妃应下。

    贺章出了宫门,便吩咐车夫去了青云寺。

    而他前脚刚走,后脚贺贵妃就匆匆的命人去把六皇子叫来自己宫中,依旧是屏退所有人,母子两人关好门窗躲在屋里不知说了什么,六皇子出来的时候,脸上是带着笑容的。

    他们的动作很快传到了太子皇甫巽的耳朵里,皱了皱眉,问前来禀报的贺贵妃宫里的宫人:“他们说了什么?”

    宫人恭敬回道:“当时所有人被支开,奴才怕被发现,不敢离得太近,没有听见。”

    “继续查探,有消息立刻回报与我。”

    宫人应声。

    皇甫巽对自己宫里的管事太监吩咐:“给他一百两银子。”

    管事太监应声,递给了他一百两银票。

    宫人接过,拿着银票高兴的走了。

    皇甫巽坐在原地,皱眉想了一会儿,起身吩咐:“本宫出去逛逛,你们不必跟着了。”

    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知道有暗卫随身保护,管事太监也没有阻止他。

    出了宫门,坐上马车,吩咐车夫朝南城走去。他早就得到了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回城的消息,以为皇甫逸轩会在孟倩幽的家里,没料到迎接她的只有孟倩幽一人。

    放下太子的架子,收敛了威严的神色,摆出吊儿郎当的面孔,笑问:“弟妹,轩弟呢?”

    孟倩幽如实回他:“回王府给王妃请安了,不知还会不会过来。”

    皇甫巽对着空中吩咐:“去齐王府把世子喊来,就说本太子在这里等他。”

    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寻常,孟倩幽问:“太子找逸轩有事?”

    露出一个不满意的表情,皇甫巽摆手道:“我说弟妹呀,你这都要和轩弟成亲了,还叫我太子,是不是显得太生疏了,还是和轩弟一样,喊我大哥吧。”

    笑看了他一眼,孟倩幽摇头:“民女不敢,您可是太子,武国未来的君王,我哪敢这样喊您。”

    微微眯起眼,皇甫巽试探的问:“我是不是有哪里做的不对,惹弟妹生气了?如果有,告诉大哥,大哥一定知错就改。”

    依旧不卑不亢,笑着说道:“太子说笑了,您哪里有错处,民女只是胆小,不敢随着逸轩称呼您而已。”

    她越这样说,皇甫巽就越觉得是他惹到了孟倩幽,可是任凭他想破了头,也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她。

    暗卫很快回来禀报:“世子早就出府了,不知去了何处。”

    皇甫巽皱眉,孟倩幽却一脸平静,丝毫没有在意。

    “弟妹,你不担心他?”皇甫巽开口询问。

    孟倩幽笑着摇头:“他总要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皇甫逸轩不在,按说皇甫巽不应该在呆在孟倩幽的家里,可是他却无所知一样,坐着不动。

    虽然接触的不多,孟倩幽也知道这不是皇甫巽平日的作风,他应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找逸轩,笑着开口:“太子,我去做饭,失陪一会儿。”

    皇甫巽的眼睛亮起来,露出贪吃的表情,“去吧,不用招呼我。”

    孟倩幽失笑,走了出去,刚走出会客厅的门口,看到皇甫逸轩迎面走来,笑道:“太子来了好一会儿,应该是找你有事,你们聊,我去做饭了。”

    皇甫逸轩面色如常,停住脚步,转身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孟倩幽疑惑的看了他一眼。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反常,皇甫逸轩心虚的摸了一下鼻子,解释:“刚从临城回来,你也累了,大哥还来添乱,我想帮你做好饭,吃过以后让他赶快走,你歇息一会儿。”

    “不用,你去陪他,让下人们帮忙烧火就行。”说完,孟倩幽转身去了厨房。

    看着她的背影,疯癫和尚的话又出现在脑海里:“近日里,她命中注定将有连番的浩劫,如果能躲过,你们将白头偕老,美满一生。如果躲不过,只有再等一个千年了。”

    抿唇,甩去脑中的念头,皇甫逸轩大步走进屋内。

    皇甫巽依然听见了他们的说话声,笑着打趣:“我们的皇甫大世子看来以后会是妻奴一个。”

    皇甫逸轩心中有事,没心思跟他开玩笑,沉着声音问:“你过来有事?”

    皇甫巽啧啧了几声:“看看,看看,用人靠前,不用人靠后,求我的时候,一口一个大哥,用不着的时候,就给我脸色看。”

    皇甫逸轩的声音里满是不悦:“有话就说,无事就滚吧,我们赶了三天的路,刚从临城回来,累的很,没空应付你。”

    对于他这种态度,皇甫巽早已习以为常了,不过还是收敛了神色,道:“有件事,我还没有得到确切消息,不过直觉和你有关,特意过来告诉你。”

    “什么事?”

    皇甫巽把今日宫人禀报他的关于贺贵妃宫里发生的一切全部告诉了他,“他们今日的举动太不寻常了,可惜我安插的人离的太远了,没有听见他们说什么,不过,我猜他们可能在密谋什么。”

    皇甫逸轩心里猛地一跳,神色变的有些凝重,道:“大哥,您帮我一个忙。”

    “你说。”

    “调动你埋在贺章府里的暗桩,帮我打听一下,他们府里近日有哪些可疑的人和事。”

    这个不难,应该很快就能调查出来,皇甫巽扬声吩咐了下去。

    暗卫应声快速而去。

    皇甫巽试探的开口问:“出什么大事了吗?”

    皇甫逸轩心里有了隐隐的猜测,可是不敢确定,摇了摇头。

    暗卫的动作很快,在皇甫巽美美的吃过一顿午饭以后,便回来了,如实禀报了丞相府里最近发生的一切事情,道:“丞相府里最近发生的唯一的大事便是贺琏半个多月以前收了一名女乞丐做小妾,这件事府里上上下下的人都知道,令人奇怪的是,这个女乞丐曾经还是五年前被他赶出去的,”

    皇甫逸轩的脑子里有什么闪过,加重了语气,急切的问:“那个小妾叫什么名字?”

    被他的语气吓住,暗卫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恐慌道:“这个奴才没问。”

    皇甫巽也察觉出了他的不对劲,暴喝暗卫:“没用的东西,还不再去打探。”

    暗卫应声,一转身,迅速的窜了出去。

    在两人急切的等待中,暗卫很快的回来禀报:“奴才打探清楚了,那名小妾叫刘丽。”

    “轰”皇甫逸轩的脑中一阵轰鸣,是了,刘丽和孟倩幽是一起长大的,对她的一行一动在熟悉不过,孟倩幽有了这么大的变化,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要是贺章以此为引子,告诉了皇上,那孟倩幽的下场不敢想,也不愿意再想下去。皇甫逸轩面色严肃对皇甫巽道:“大哥,你立刻回宫,派人监视贺贵妃和六皇子的一行一动,有任何的风吃草动,立刻派人告诉我。还有贺章府里的暗桩,也调动起来,严密的监视他们府里的一切动向。”

    看到神情紧绷,一副出了大事的模样,皇甫巽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寻常,问:“可是出了什么大事?”

    皇甫逸轩不敢说实话,半真半假的说道:“暂时还不能确定,不过贺章他们应该是想出了什么恶毒的计策,想要害死幽儿。”

    皇甫巽吓了一跳,皇甫逸轩对孟倩幽的心思他可是知道,要是孟倩幽出了什么事,那他也活不了了,当下也不再询问了,带人匆匆忙忙的回了宫中,并立刻吩咐了下去。

    六皇子从贺贵妃宫中出来了以后,看了看天色,思量了一下,朝着太后宫中走去。等管事公公通禀完,便走了进去,给太后恭敬的行了礼,规矩的立在她面前,笑道:“皇祖母,我今日又来你这里蹭饭了。”

    太后笑着对他招手,让他坐在自己的身侧,“你这个皮猴,准是知道我宫里做好吃的了,闻着味儿就来了。”

    六皇子配合的吸了吸鼻子,“皇祖母说的是,我在我宫里正温习功课呢,突然闻到了一股子香味,便顺着过来了。这才知原来是从皇祖母这里飘过去的。”

    太后被他逗乐,嗔笑道:“你呀,这张嘴,这么讨人喜,也不知随了谁?”

    六皇子当即说道:“我在您眼前长大,当然是随了您呀。”

    太后又是一阵大笑。

    一旁伺候的宫女、太监也抿起了嘴,这六皇子人经常来太后的宫里,不但讨得太后欢心,对他们这些下人也随和,还时不时的赏点小玩意给他们。比那个过来规矩的请完安后,坐着不说话的太子好多了。

    见太后被自己的逗的心情很好,六皇子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的说道:“皇祖母,孙儿前几天听到了一个有趣的事,您老想不想听听。”

    太后一辈子被困在了宫里,特别喜欢听民间那些传闻轶事,闻言,笑道:“什么有趣的事,说出来让哀家听听。”

    扫视了屋内众人一眼,六皇子道:“这个趣事是个真人真事,我怕听得人多了,对当事人不好,皇祖母能否请他们都出去一下,我只告诉您一个人。”

    “你这个皮猴,弄得神神秘秘的,待会儿我要听着不是趣事,非命人打你一顿板子不可。”话是这样说,却也挥手让众人退了下去,就连管事姑姑也被她支到了门外,吩咐她:“你去门外候着,别让人进来,我倒要听听他能说出什么样的趣事来。”

    管事姑姑退了出去,轻轻的关上门,站在门口。

    “说吧,什么趣事。”太后笑道。

    六皇子故意吊了个胃口,小声道:“我说个这个趣事呀,保准皇祖母没有听说过。”

    太后瞪了他一眼,举起手佯装要打他:“故意吊皇祖母的胃口,是想挨打了吧。”

    六皇子笑着求饶,“皇祖母,饶了孙儿吧,孙儿这就说给您听。”

    太后再次被他逗笑。

    门外候着的宫人们对看了一眼,也笑了起来,每次六皇子来,都是他们这些宫人最轻松的时候。

    见火候差不多了,六皇子清了清嗓子,绘声绘色的,添油加醋的讲起来:“听说呀,在武国的某个地方,有这么一个小姑娘”

    他讲的绘声绘色,太后听得入迷,还不时的发出惊叹声:“哎哟,这姑娘真是奇了,摔破了头以后竟然会了这么多的本事。”

    六皇子点头附和:“谁说不是呢,所以那个村里的人都很奇怪,但她也给村里人带来了好处,大家也就把这份怀疑压在心底了。”

    太后正听得入迷,催促他:“你快点往下说,后来这位姑娘怎么样了?”

    “后来呀”看了太后一眼,六皇子半真半假的说道:“后来这位姑娘来了京城,据说是来寻找他四年未见的相公。”

    太后一愣,随即不解的问:“这个姑娘不是年纪不大吗?怎么会有相公了?”

    “听闻她那相公呀,是从小定下的亲事。”

    太后了然的点头:“这就不奇怪了,乡下人好多都是定下娃娃亲的。”随后又催促:“快说说,再后来呢?”

    “再后来呀,”看着太后的脸色,刘皇子继续往下讲。

    太后起先听的津津有味,后面越听越觉的有些不对劲,只感觉他讲的这个故事自己怎么那么熟悉。尤其是她那个相公原来是富贵人家丢失的孩子,找回来后便嫌弃她的出身低,不同意他们的亲事的这段,完全就和当时自己阻止逸轩亲事的情景一模一样。

    见她变了脸色,六皇子知道她起了疑心,便直接说道:“皇祖母知道这位姑娘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变化吗?”

    太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稳了稳心神,开口询问:“为什么?”

    “因为她根本就不是原来的那个姑娘了,而是被妖魔附了体。”

    ------题外话------

    推荐文:缥瑶农门枭妃30~2号pk,求收藏评论

    家徒四壁,无米下锅,远远不到贫穷的最高境界。

    宁子柒穿越了,不知道是老天爷对她的惩罚还是奖励,现代杀手之王变成了奄奄一息的农家女儿。

    这家人也刷新了她对苦日子的认知,全家一无所有的被赶出来,暂住的破茅屋五面透风,别人家是穷的揭不开锅,而她们是根本没!有!锅!

    渣渣亲气死父亲,还为将她们变成白花花的银子而不择手段,比狠?那她就让她们被银子扎烂了那黑心。

    杀手之王是她,美食博主是她,这里的农家女也是她,以后富甲天下的女富豪也是她。

    种田,赚钱,两不误,谁让她有逆天的金手指呢!

    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好心救的那个却是自己的仇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