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我以人头担保(一更)
    “哐当!”太后手里的茶杯掉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候在门外的宫人们齐齐被这声响吓得浑身一震。

    未等管事姑姑开口询问,六皇子赶紧站起身,一副惊慌赔罪的模样:“皇祖母,吓到您了吗?都是孙儿的错,孙儿就不该说这些给您听。”

    太后就是太后,在皇宫里呆了大半辈子,又经历过宫廷之变的人,一瞬间的惊诧过后,很快平静下来,虽然没有露出笑容,却也语气不变的摆手说道:“没事,哀家手滑了一下。”

    六皇子收起惊吓的表情:“那就好,孙儿还以为自己讲到的趣事吓到您了呢。那样的话,孙儿的罪过就大了。”说完,又急忙解释:“孙儿这趣事都是道听途说的,孙儿一说,您老一听,乐呵过后就完了,千万别往心里去。”

    怎么能不往心里去,又怎么会不往心里去,如果那孟倩幽真的是妖魔附体,那她就会害了自己儿子一家,她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管事姑姑的在门口关切的询问:“太后,需要奴婢进来收拾吗?”

    “进来吧。”太后应声。

    管事姑姑进来,看到地上的碎片,连忙吩咐宫女进来收拾干净。

    稳下心神,太后吩咐摆膳,虽然面色无异,但明显吃的有些心不在焉。

    六皇子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知道太后已经起疑,也没再多说,吃完饭后,回了自己的宫里。

    而太后却躺在软塌上,沉默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尽管两人的声音很低,管事姑姑却也听了个大概,心里震惊无比,六皇子这含沙射影的话,肯定已经让太后起疑了,自己要想个办法出宫去告诉夙英一声才行。

    同一时间,刚回了宫里的太子也得到了消息,但却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

    竟然这么神秘,太子也不由得慎重起来,派人给皇甫逸轩传信以后,又命令安插在贺贵妃和六皇子宫里的人盯紧了,任何的风吹草动都不要放过。

    孟倩幽敏锐的感觉到了皇甫逸轩有心事,静静的陪坐在他的一旁,等着他说出来。

    皇甫逸轩几次欲言又止,犹不知该如何说出来。

    孟倩幽反而笑着安慰他:“如果觉得不好开口,就等你想好了再说。”

    握紧她的手,皇甫逸轩认真的保证道:“幽儿,我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贺贵妃此时也在想办法。在这宫里没有秘密,虽然她和自己的父亲说话的时候声音小之又小,但谁能保证没被人听了去呢。如果他们知道了做了准备,那要一下子置孟倩幽与死地就困难了,唯今之计,就是赶快让皇上知晓,然后早下决断,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而这一切的前提是自己能很快的见到皇上。

    想到此处,站起来,打开首饰匣子,咬牙拿出一只金钗,交给自己的贴身宫女,吩咐了一番。

    宫女拿着金钗,按照她的吩咐找到了皇上的贴身太监,悄悄的把金钗递给了他。道:“贵妃娘娘想请公公帮个忙,晚上让皇上翻了她的牌子。”

    宫嫔们为了侍寝,经常要来贿赂,贴身太监已经习以为常了,不过贺贵妃还是第一次,并且出手这么大方,贴身太监自然是乐意做这个人情,贺贵妃本来就得宠,让皇上去她宫里是轻而易举的事,道:“你回去禀了贵妃娘娘,就说这事包在我身上。”

    宫女应声,回了贺贵妃宫里禀报。

    贺贵妃喜出望外,早早的里里外外收拾好了自己,等着皇上过来。

    皇上果然在天黑以后,来到了她宫里。贺贵妃使出浑身解数,柔情蜜意的伺候了他以后,趁着皇上心满意足的时候,不露痕迹的吹起了枕边风。

    第二日上早朝的时候,皇上是阴沉着脸离开的,贺贵妃宫里的宫人全都吓坏了,以为是贺贵妃得罪了皇上,恐怕以后要被打入冷宫了。

    只有贺贵妃心里明白皇上为什么会这样,脸上的神情分外的高兴。

    而早朝的时候,皇上也是心不在焉,贺章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知道时候到了,站了出来,高声道:“皇上,臣有一事要禀报。”

    看他一眼,皇上道:“说。”

    “今日民间有传言,说新封的清河县主是妖魔附体,臣恐伤及到皇上的龙体,危害到皇上的安危,臣恳请皇上把她处死。”

    “轰”朝堂上炸了锅,众大臣议论纷纷。

    齐王爷愣在了原地。

    皇上原本阴沉的脸色此刻难看无比,身体前倾,怒视着贺章,厉声喝问:“一派胡言,清河县主为临城百姓带去生机,替朕解决了心头大事,怎么会是妖魔附体?”

    贺章做了几十年的丞相,自然了解皇上的心思,知道他已经相信了这个说辞,之所以对他厉喝,无非是给自己一个台阶,给满朝文武一个交代,更顺势让自己说出证据。

    立刻装出满脸惶恐的跪下,惊恐的大呼:“皇上,臣说的是千真万确呀。”

    皇上的喝问的声音里多了几分急切:“何以见得?”

    贺章提高了声音:“臣十几天前听闻了此事,心里大骇,为了皇上的安危着想,立刻派了府里的暗卫、府卫和下人三拨先后悄悄地去清溪镇去打听,打听到了消息是一样的。这清河县主原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小丫头,没有神秘、特别之处。直到十二岁那年,从山上摔下来以后,才性情大变,不但了解一些村民不知道的东西,而且还有了很高的医术。”

    齐王爷缓过神来,怒声说道:“这是什么证据,孟姑娘天资聪颖,什么东西一学就会,不行吗?”

    贺章侧头看向她,嗤笑了一声:“王爷的理由好牵强,试问一个最远就去过镇上的小丫头,即使天资再聪慧,也不可能短短的几天内学会医术吧。”

    齐王爷被噎住,别的都可以找理由搪塞过去,唯独这医术还真的不是一下就学会的。

    听贺章说的有根有据,证据确凿,众大臣的议论声更大了,有机灵的、贺章一派的,立刻站出来,高呼:“皇上,兹事体大,您万万不能留着这妖魔祸及到您的安危呀。”

    他这一出,后面立刻又有六七名官员站出来,高呼。

    皇上的脸色依然阴沉的厉害,却什么话也没有说。

    齐王爷也站了出来,一撩官袍跪了下去,“皇上,孟姑娘无论是救北城的百姓于水火之中,让他们吃饱穿暖,还是救临城的百姓于危难之际,使他们得以保住性命,这两件大事,哪一件不是利国利民的大事,她要真的是妖魔附体,又怎么可能这样做?”

    齐王爷当年有救驾之功,又是皇上的亲兄弟,皇上早已免了他的跪拜之礼,有十多年了,没有在朝堂上给皇上下跪过,而现在这一跪,不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也让皇上的心里震撼了一下,没想到那个乡下的野丫头不但迷住了皇甫逸轩的心神,连自己的皇弟这样英明神武、杀伐果断的人也被他笼络住了。心里也更加的确定,她绝对是妖魔附体无疑。

    齐王爷这一跪,也吓坏了众大臣,孟倩幽从身份来讲,是王府的世子妃,是齐王爷的儿媳妇,一个王爷弯下了十多年没有弯的膝盖,竟然是为了给儿媳妇求情,这、这、这众大臣实在是想不出什么合适的言语来形容。

    齐王爷一派的人自然也不会让他落了单、输了气势,自然也站出来纷纷求情。

    一时间朝堂上一片混乱的争吵声。

    皇上被孟倩幽是妖魔附身的消息吓得一晚上没有睡好,本就精神不济,如今听到众大臣的吵闹,脑子里嗡嗡作响,心情也更加的恶劣,气得猛然拍了一下龙案,怒声训斥:“都给朕闭嘴!”

    刚才的争吵的大臣们立刻安静了下来,这才意识到不妥,心里打着鼓,低下头,忐忑的等着皇上接下来的训斥。

    皇上已经被孟倩幽的事被完全占据了心思,哪有空训斥他们,看了跪在地上的齐王爷一眼,厉声对贺章道:“丞相,你说的只是片面之词,这世间多有稀奇古怪的事情发生,清河县主一时变了很多,这并不能说明她是被妖魔附了体。”

    贺章磕了一个头,道:“皇上,这事微臣也想过,所以昨日出京把青云寺的玄青高僧接到了府里。臣想着,一旦皇上命人把清河县主抓起来,就让高增做法,她自然会露出原形。”

    玄青高僧是得道高僧,法力高强,深的皇上和众官员以及天下百姓的推崇,如果真的有妖魔鬼怪,绝对逃不过他的眼睛,贺章的话落,众官员又议论纷纷起来。

    而这次齐王爷等人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皇上表面上不为所动,道:“清河县主是朕钦封的县主,又是轩儿的世子妃,如果真的是妖魔附体,朕自然是不会手下留情,会命人斩了她。可若不是,朕这样做法,会寒了天下百姓的心,到时让朕如何对天下人有一个交代,以后还有谁对朕这江山社稷出力?”

    众臣闻言纷纷点头。

    贺章心里却把皇上骂了无数遍,明明心里已经相信了,却不松口,无非是在天下人面前落得一个明君的称号,而让自己背上这个黑锅,承担这个责任。但此时他已然没了后路,今日不在朝堂上让皇上下了圣旨擒住孟倩幽,一旦散朝之后,她得了消息,说不定会逃之夭夭,到时要想在捉拿她就难了,咬牙,磕头,高声道:“臣以头顶乌纱做担保,如果清河县主不是妖魔附身,臣就摘了这官帽,回家养老去。”

    等的就是贺章这句话,皇上脸上的表情未变,却放松了身体,扫视了众人一眼,道:“丞相既然如此说,众位爱卿觉得如何?”

    都是常年察言观色、见风使舵的人,皇上这明显松了一口气的表情,众臣当然看在了眼里,立刻就有人附和:“臣觉得丞相所说之法可行。”

    一人应声,后面的人跟随。顿时朝堂上都是附和声。只有齐王爷一派的人不说话。

    “皇弟,”看着面色不好,极力压住怒火的齐王爷,皇上喊了他一声,声音里有着万般的无奈和愧疚。示意自己虽身为帝王,这件事也是身不由己。

    齐王爷除了刚开始的震惊以外,现在已经平静下来,道:“皇上,既然丞相有如此大的信心,拿头上官帽做保,微臣无话可说。不过,臣有一要求。”

    皇上的声音温和下来,“你说。”

    “臣恳请三日以后在做法验证孟姑娘是不是妖魔附身。”

    “不行!”贺章第一个出口强硬的反对:“三天的时间太长了,如果她趁机跑了怎么办?”

    不屑的看他一眼,齐王爷道:“本王爷拿项上人头担保她不会跑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