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调精卫进京(二更)
    贺章被噎住。

    皇上虽然猜不出齐王爷要延后三天的目的是什么,但他既然拿了人头作保,就一定不会孟倩幽跑掉,点头,应允:“好,就依你,三日之后,让玄青大师当着全城百姓的面公开做法。”

    事情定下,早朝散去,所有的臣子往外走。贺章看到齐王爷脚步匆匆的样子,眯起了眼,加紧脚步出了宫门以后,低声吩咐随从,快把孟倩幽是妖魔附体的传言散播出去。

    随从应声,小跑着离开了。

    而齐王爷回了府里以后,询问了皇甫逸轩并没有回来以后,去账房支了几万两银子,骑上快马,来到了南城,在暗卫的打听下,很快的找到了孟倩幽的家里。

    看门人不认得他,但看他的穿着和皇甫逸轩有些相似的面孔,差不多猜出了他的身份,吓了一跳,急忙跪下:“小民见过王爷。”

    “他们在府里吗?”齐王爷急声询问。

    看门人微微愣了一下,随即醒悟过来,他们指的是孟倩幽和世子,立刻点头:“在在在。”

    吩咐:“领我去见他们。”

    看门人立刻站起身,小心且恭敬的在前面带路,领着他来到孟倩幽的院子前。

    青鸾和朱篱站在院门口守着,看到齐王爷也是齐齐吓了一跳,行礼:“王爷!”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听到了青鸾两人的喊声,对看了一眼,同时站起来,先后走出来,看到果真是齐王爷,皇甫逸轩的心里涌起不好的预感,“父王,您怎么过来了?”

    掏出银票,递到他面前,也不解释,直接沉声吩咐:“拿上这些银子,和孟姑娘离开京城,走的越远越好。”

    皇甫逸轩抿唇,没接。

    孟倩幽却是吓了一跳,:“王爷,出什么事了?”

    齐王爷避重就轻的回道:“贺章派人去你的家调查了你的过往,查出了一些对你不利的消息,皇兄已然下了捉拿你的旨意,我想法拖延了三日,足够您们走的远远的。”

    孟倩幽露出一个云淡风轻的笑容,笑问:“王爷是如何拖延的?”

    齐王爷心里着急,摆手:“这你们不用管了,什么东西都不要收拾了,趁着现在贺章还没有反应过来,尽早离开吧。”

    孟倩幽笑着摇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的家人还在清溪镇,如果他们用我的家人威胁,即使我们跑到了天涯海角,也还是会乖乖的回来的,还不如不跑。”

    齐王爷心里着急,一直想着让他们两人赶紧逃跑,确实没有想到她家人的问题,闻言愣住。

    “王爷,我们去会客厅说吧,您如实的告诉我们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孟倩幽道。

    三人来到会客厅坐下,齐王爷才稳下心神,把今日朝堂上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说完,紧紧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一丝惊慌害怕的神色都没有,笑问:“王爷看我像妖魔鬼怪吗?”

    齐王爷摇头:“我自是不信的,可是皇兄却深信不疑,我怕”

    “父王不用怕,”一直沉默不语的皇甫逸轩开口:“这件事我早做了安排,幽儿不会有事的。”

    齐王爷愣住。

    皇甫逸轩接着道:“以贺章的为人,此刻应该已经派人在散布消息了,父王现在要做的是回府安慰好母妃,我留下和幽儿在一起。”

    齐王爷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皇甫逸轩打断他,再次强调:“父王放心吧,我们两人不会有事的。”

    齐王爷要说的话咽了回去,看了两人几眼,叹了口气,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两人也跟着起身,送他出了府们,看他骑着马走远了,才转身往回走,皇甫逸轩边走边吩咐:“让郭飞来见我。”

    青鸾应声,转身去了下人房。

    两人到了孟倩幽的屋子里,郭飞也赶来了,皇甫逸轩吩咐他:“你去找聚贤楼的掌柜的,让他发出号令,两天以内,三千精卫全部到达京城。”

    自从十多年前,皇甫逸轩失踪,三千精卫分散在各地的聚贤楼,再也没有聚齐过,现在听到这样的吩咐,郭飞意识到出大事了,没敢耽搁,应声以后快步走了出去。

    郭飞出去,屋内一片寂静,两人谁也没有说话。

    许久,孟倩幽抬头,笑问:“你早就知道了吧?”

    皇甫逸轩没有说话。

    “怕吗?”再问。

    温柔的看着她,起身,走到她面前,把她轻轻的搂在怀里,皇甫逸轩柔声道:“傻瓜,不管你是谁,你永远是我心仪的女人。”

    孟倩幽的眼睛有些湿润,伸出手抱紧他的腰:“我上一世,在知道自己死亡的那一刻,是不怕的,甚至还很庆幸,终于可以解脱了。可现在,我有些怕”

    “有我在,怕什么”皇甫逸轩的声音里有浓浓的心疼。

    孟倩幽的声音里有着不舍:“怕再次魂飞烟灭,怕不能与你长相厮守,怕来世不能在遇到你。”

    皇甫逸轩好听的声音里有着让她安心的力量:“不用来世,这一世我们一定会好好的在一起,多子多孙,幸福美满。”

    孟倩幽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他。

    清河县主是妖魔附体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传遍了整个京城,传进了所有人的耳朵里,然后又像风一样往外急剧扩散,不到两天,几乎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文泗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是刚盘完德仁堂的昨天的入账,准备回家陪冯静雯,听见病人的议论声,正要走出门槛的他吓得差点摔个大跟头,赶紧把迈出的一只脚收回来,倒退着走到议论的病人面前,不相信的高声问:“你刚才说谁是妖魔附体。”

    正议论的起劲的病人被他的大嗓门吓了一跳,刚要爆粗口,却看清是德仁堂的东家,口气立刻软了下来,道:“清河县主呀。”

    文泗一把将回答的病人提了起来,凶狠的问:“谁让你胡说八道的,清河县主怎么会是妖怪?”

    病人不明白他为什么发这么大火,吓得身上的冷汗都出来了,结巴的说道:“大、大、大街上的人都是这么说的。”

    文泗立刻扔下他,快步走了出去。

    留下惊愣愣的病人看着他的背影,感觉自己的病也一下子好了很多。

    果然,几乎大街上所有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和那名病人说的一模一样。

    转身,回德仁堂门口,也不坐马车了,吩咐车夫把马儿解下来,也没有马鞍,直接骑在光溜溜的马背上快速的来到南城。

    滚下马,不待看门人反应过来,一溜烟的直接跑进了孟倩幽的院子里。高声叫嚷:“小丫头,外面的传言是怎么回事?”

    话落,人已经打开门帘走了进去。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已经平静了下来,正安静的坐在屋内,相互看着对方,见他直接进去,瞪了他一眼,道:“什么怎么回事?”

    “外面的传言呀,说你是妖魔附体。”文泗急切的回道。

    “我说是真的,你要打算怎么办?”孟倩幽笑问。

    文泗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围着她转了一圈,上下打量着她。

    孟倩幽被看的莫名其妙,“你看什么?”

    “妖魔不都是三头六臂吗?你怎么没有?”文泗奇怪的问。

    “滚!”孟倩幽笑踹了他一脚,心里却暖洋洋的。

    皇甫逸轩紧绷的心也舒缓了下来,道:“那是贺章想出来的对付幽儿的招数,你不用担心。”

    文泗坐在椅子上:“我能不担心吗?贺章那个老狐狸什么阴损的招数都有。即使小丫头无事,万一被他做了手脚呢,不行,我们得想个万全之策。”

    “你不添乱就行了,能想出什么万全之策?”孟倩幽故意逗他。

    文泗瞪了她一眼,回道:“我好歹是德仁堂的东家,怎么就不能想出个好办法?”

    收敛了神色,孟倩幽严肃的说道:“这是我们和贺章之间的事,与你无关,你没事立刻回家去,不要掺和进来。”

    “谁说没有我的事,你既然喊雯儿为嫂子,那我就是你大哥,我们是一家人,一家人!知不知道?你出了事我怎么能不管。”

    孟倩幽心中的暖意更甚,却不希望他因此再扯进来,这件事的后果如何,谁也不能预料,万一自己真的被希望他们不会受到牵连才好,刚要说话,却被文泗打断:“你不要说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告诉你,我绝不会袖手旁观的。这样,我立刻回去给各地德仁堂的掌柜的写信,让他们马上带人进京,如果后天贺章敢出什么幺蛾子,咱先劫了法场再说。”说完,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行,竟然站起身就往外走。

    孟倩幽失笑,同时一脚把脚边的一个凳子用力踢了过去,挡在了文泗的前面。

    文泗被迫停住脚步。转身,看向她。

    “我和逸轩做好了安排,你不用管了,目前你要做的就是赶快回家去,防止府里的人乱议论,免得传到了嫂子的耳朵里,惊了胎气。”孟倩幽道。

    文泗摇头摆手:“那不行,我放不下心,除非你们告诉我做了什么安排。”

    如果不告诉他,说不定他真的会把全国各个地德仁堂的伙计调到京城,孟倩幽无奈,道:“我们把所有的精卫调回了京城,如果我有事,他们会出手的。”

    精卫的本事文泗见识过,比自己的伙计不知强了多少倍。这才放下心来,顺势坐到了凳子上,道:“这还差不多,说吧,需要我做什么?”

    “你要做的是老老实实的回府去,呆在嫂子身边,就可以了,”孟倩幽再次强调了一遍。

    “真的不需要我做什么?”

    孟倩幽点头。

    “好吧,我先回府安排一下,明日再过来。”站起身,搬开凳子,正准备往外走。却又停住了脚步,回头,有些脸红的问:“能不能给我来一套马鞍。”

    孟倩幽不解。

    文泗面红耳赤的解释:“我听病人说了你的事以后,心里着急,便让车夫直接把马儿卸下来,就骑过来了,然后现在”

    孟倩幽笑出声来。

    文泗被她笑的涨红了脸。

    孟倩幽扬声对外面喊“青鸾!”

    没人应声。

    孟倩幽这次想起逸轩在的时候,两人通常不会在院子里守着,起身,道:“走吧,我领你去牵匹马。”

    皇甫逸轩站起来,“我去吧,你在屋里歇着。”

    孟倩幽点头。

    皇甫逸轩陪着文泗去了后院,让他牵了一匹马出来,送他出了家门,看着他骑马远去,才转身回了屋里。

    同样段时间内听到这消息的还有包清河,也是惊愣住,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包一凡,文彪,和在北城外干活的人们也听到了这个消息,都以为自己听错了,尤其是北城的人们,打死他们也不相信,那个给他们带来了生机,改善了他们所有人生活的那个活菩萨一样的孟倩幽会是妖魔附体。

    而在军营里的褚文杰直到晚上回到府里才从管家的嘴里得到了这个消息,管家又道:“我已命令府里众人不得议论此事,免得让夫人听到,着急之下,动了胎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