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共赴艰险(一更)
    褚文杰停住了脚步,嘱咐了一句:“照顾好夫人,”便转身出了府门,骑上马,直奔齐王府,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王爷回府后,思量着把这件事告诉了齐王妃,齐王妃大惊之下,感觉眼前一阵阵发黑,差点昏过去。齐王爷连忙扶住她,小心的把她扶到椅子上。

    齐王妃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咬牙怒骂:“贺章这个老不死的,太狠毒了,竟然想出了这样的计策。”说完,抓着齐王爷的手,急切的说道:“王爷,您快去,趁着这两天让那两个孩子离开京城,走的越远越好。”

    齐王爷没动,“我已经去过了,轩儿说,他已做好了安排。”

    “他能做什么安排,贺章这次明显的就是要置幽儿于死地,皇上最忌讳的也是这个,万一”说到这,摇晃着要站起身:“不行,我得亲自过去劝说他们赶紧离开。”

    齐王爷阻拦她,轻轻的把她领回了椅子上:“轩儿从来不做无把握的事,我们要相信他,更何况,现在想跑也已经来不及了,皇兄应该已经派御林军守住城门了。”

    齐王妃又着急又生气,身子不住的发抖。

    褚文杰到了王府,齐王爷把早朝上发生的事一字不落的全告诉了他。

    褚文杰听完,皱眉,道:“我去面圣求情!”

    齐王爷摆手:“贺章这一次正说到皇兄的心思上,你去求情,不但不会帮孟姑娘解脱,还会惹起皇兄的猜忌,还是别去了,我们静观其变好了。”

    褚文杰是武将,自然没有齐王爷那么多的心思,闻言道:“贺章心思狡猾,难免会有后招,我们也要做一个完全的准备,不能让他得逞。”

    齐王爷也有这样的心思,两人去了书房商议。

    同一时间,被孟倩幽是妖魔附体的事弄得一整天心神不宁的皇上,在去了太后宫里陪她用晚膳时,被太后又提及了此事,而且隐晦告诉提醒他,妖魔的本事多的很,如果被她趁机逃跑了,以后再想抓她就难了。

    皇上顿时没有了吃饭的心思,即刻下旨,派五千御林军包围孟倩幽的家,任何人不得出入,违者立刻斩杀。

    当五千御林军走在大街上,京城众人的心里更乱了。而贺章和贺琏听说了以后,心里却乐开了花。

    五千御林军气势汹汹而来,看门人连滚带爬的跑进去禀报。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早已料到了皇上会这样做,镇定的很。吩咐:“关闭府门,任何人不得妄动。”

    所以,等褚文杰和齐王爷商议好了以后,来到南城的时候,被御林军拦在外面。“大将军,皇上有旨,任何人不得随意出入,请您回去吧。”

    端坐在马上,望着黑压压的御林军,褚文杰无可奈何,只得打马回了自己的府里去做安排。

    第二日,包清河和包一凡和以及文老东家和文泗同样也被挡在了外面。望着紧闭的大门,四人心里急的不行,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同一时间,得到消息临城的百姓们自发写了万民的请愿书,交给了章泽怀,请求他呈给皇上。

    官员的奏折是层层上报,这请愿书和奏折一起,不知要等多少天以后,才能到了皇上的手里,章泽怀咬牙,让几名会骑马的衙役连夜带他去京城。

    第二日下午,陆陆续续的有无数的贫民涌进了京城。

    守城的兵士以为是进城看热闹的普通百姓,也没有起疑心。

    这些人进城了以后,直接去了聚贤楼,然后就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出来。

    第三日一早,皇甫逸轩和孟倩幽如往常一般起来,洗漱完毕后,和府中众人一起吃过早饭,便命看门人去把大门打开,等着宫里的太监过来宣旨。

    皇上这几天一直没有休息好,后悔自己答应了齐王爷拖延三天,连今日的早朝也是匆匆的就散了,回了御书房,便立刻下旨,命人把孟倩幽押到街口,当着满城百姓的面,让玄青大师做法,让孟倩幽现出原形。

    传旨太监对两人传来圣旨,皇甫逸轩慢慢的站起身,走到孟倩幽面前,拉起她的手,幽深明亮的眼睛注视着她,柔声问:“怕吗?”

    孟倩幽嫣然一笑,摇头,说了一句。青鸾和朱篱听不懂,传旨太监也不懂,而皇甫逸轩能听懂:“我已经赚到了,不怕。”

    皇甫逸轩笑着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传旨太监阻拦:“世子,皇上只说让”

    “让开!”皇甫逸轩口气冷冽,有着浓浓的杀意:“今日谁若是阻拦我陪着幽儿一起,杀无赦。”

    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杀意,传旨太监吓得心头猛跳,乖乖的让开了身体,愣愣的看着两人手牵手,肩并肩的走出去。

    随着传旨太监来的,还有一辆马车,马车上装着一个铁笼子,显然是为孟倩幽准备的。皇甫逸轩只看了一眼,命令郭飞:“去赶马车来。”

    郭飞应声,去了后院。

    御林军统领为难的看着皇甫逸轩,恭敬道:“世子,这于法不合。清河县主是妖孽,万一她要是”

    皇甫逸轩沉着脸,一脚踹了过去。

    御林军统领没有防备,被他踹的连着后退了几步,才勉强稳住了身形,恼怒道:“世子,您”

    “青鸾!朱篱!”皇甫逸轩没有理会他,冷声喊道。

    青鸾、朱篱上前,恭敬道:“世子!”

    皇甫逸轩扫视了所有的御林军一眼,下令,“如果有谁敢再说你家主子是妖孽的话,斩杀!”

    青鸾和朱篱响亮的应声。

    他声音里的冷意如寒风一般吹到御林军首领的身上,冻得他激灵灵的搭了一个寒颤,一股寒意也从脚底冒起,张了张嘴,没敢再说话。

    孟倩幽始终抿唇不语。

    郭飞把马车赶过来,皇甫逸轩拉着孟倩幽的手,坐了上去。

    青鸾和朱篱以及郭飞还有三十多名精卫护在马车的两侧。

    没人阻拦,也没人敢阻拦。

    直到马车缓缓地朝着街口走去,御林军统领才回过神来,挥手示意众人跟上。

    从南城到街口的道路两侧已经站了不少看热闹的人们,众人一直对这位贫民出身的清河县主比较好奇,却从来没有见过,今日都是过来看一看,她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又到底是何样的妖孽附体的。还有一部分不知是受到了怂恿,还是自发的,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准备着当铁笼子从自己眼前过的时候,把手里的东西砸出去。

    令他们失望的是,铁笼子里根本就没有人,众人傻了眼,弄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马车从他们面前经过,有人反应过来,说不定孟倩幽就是在前面的马车上,当下不再犹豫,一名大汉先出手把手里的一颗石子朝马车扔了过去,“砰”的一声砸在车壁上,掉落在地上,随即他愤怒的喊声也响起:“打死这个妖孽”

    后面的人刚要效仿,朱篱已然飞身跃起,轻易的就把大汉从人群里提了出来,朝着马地上狠狠的扔了下去。

    众人只听见一声闷响,眼前溅起一阵尘土,大汉也哼也没有哼一声,便昏死过去。

    想要跟着朝马车扔东西的人吓住了,愣愣的看着尘土过后,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不知死活的大汉,再愣愣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东西,猛然反应过来,迅速把手里的要扔出去的烂菜叶子,臭鸡蛋,还有梆硬的窝头,扔在了脚边。还下意识的举高自己的手,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表明自己手里根本没有东西。

    朱篱加了内力的声音也跟着在众人耳边响起:“有谁再敢效仿,下场如他一样。”

    人群中静悄悄的没有了半点声音。

    御林军统领头一次见识了孟倩幽身边人的手段,暗自庆幸,刚才只是被世子踹了一脚,没有对自己造成大的伤害。看大汉的样子,下半生应该会是在床上度过了。

    文彪上前,一脚将没有任何知觉大大汉踢到一边,郭飞赶着马车继续不紧不慢的往前走,而所有围观的人别说朝马车扔东西了,就是喘气声也没有,都纷纷的屏住呼吸,等马车走远了,才敢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摸了摸自己发凉的脖子。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非常庆幸还长在上面。

    有此做例,一路上没有一个人再蠢蠢欲动,马车畅通无阻的来到了街口。

    街口的中间搭了一个高台,一名慈眉善目,身披袈裟的和尚坐在高台上,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在念经。

    东西南北城的百姓们几乎都来了,将高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面色阴郁的皇上和一脸紧张的太后坐在远处。

    马车一到,看到铁笼中无人,皇上立刻变了脸色,正待喝问。

    皇甫逸轩先不慌不忙的下了马车,然后伸出手,把孟倩幽牵了下来。

    人群中一阵轰动,皇上和太后更是大惊失色。

    扫视了众人一眼,皇甫逸轩拉着孟倩幽一步一步朝着高台走去。

    太后忍不住下令:“快,拦住世子!”

    有两名兵士上前,伸出手,拦住他:“世子,请留步!”

    皇甫逸轩冷冷的扫视了两人一眼,两人只觉得脖子后凉飕飕的,下意识缩了缩脖子,却没有退缩。

    停住脚步,朝着皇上和太后恭敬的行了一礼:“皇上,太后,请开恩,允许我陪着幽儿一起上去。”

    听着不同以往的称呼,皇上和太后心里同时“咯噔”了一声,明白皇甫逸轩这是怨上他们了。可是他们也是为了他好,如果这个孟倩幽真的是妖魔附体,被玄青大师打出原形,那他就有危险了。想到此处,太后咬牙,道:“哀家不允许,她是妖孽!你怎能跟她在一起。”

    “太后,”皇甫逸轩直起腰,高声道:“幽儿是不是妖魔附体,一切还未下定论,您这样说,是不是太过了?”

    回来四五年,这个孩子虽和自己不是很亲近,却也是恭顺有加,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过话,太后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轩儿,你”

    皇甫逸轩似乎没有看到她的态度,继续说道:“幽儿是我心仪的女子,是和我同生共死过的人,她今日被人污蔑,被人当成妖孽,在万人面前示众,我如果不能陪她在一起,那我就不配为人,更不配为她的男人。”

    刚才还议论纷纷的人群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齐齐的看向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看到两人无畏无惧的并肩站在一起,没有任何的紧张和不安,心里对孟倩幽是妖孽这事产生了怀疑。

    皇上眯起了眼睛。

    太后气得直点头,“好好好,既然你不听我劝,要执意和她在一起,我便成全了你,希望你一会儿不要后悔。”

    太后的话等于是下了旨意,拦住两人的兵士退下。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手牵手上了高台。

    齐王妃眼里含泪、无助的看着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