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三章 又起事端(二更)
    青鸾不满的声音响起:“朱篱,你怎么回事,我忙着去给主子盛粥,你着急忙慌的添什么乱,撞死我了。”

    朱篱摸着自己的脑门,埋怨的声音更重:“我也去给主子盛粥,不行呀。”

    孟倩幽的笑声更大。

    见她一醒来,就有这么高兴的心情,一点儿也没有受到那件事情的影响,皇甫逸轩的心情自然也跟着极好,转头也笑眯眯的看着两人。

    这个世子,可是个外表温和,内里腹黑的主,他用这样的眼光看着自己,青鸾和朱篱心里同时升起了不好的预感,脑门也不感觉疼痛了,急忙打开门帘同时快步走了出去。

    孟倩幽脸上的笑意散去,嗔怪的看了他一眼,语气里略有些埋怨:“你吓到她们了。”

    皇甫逸轩高举起双手,高呼自己很冤枉。

    孟倩幽再次被他逗笑。

    青鸾很快把粥和咸菜端来。

    皇甫逸轩小心的扶着她坐起来,打湿了毛巾,细心的替她擦拭了脸和手后,端过粥,拿起勺子舀了一勺,递到她的面前。

    孟倩幽没有拒绝,乖乖的张开嘴,把勺子里的粥吃了下去。

    一碗粥吃完,孟倩幽周身暖洋洋的,也有了力气,看着皇甫逸轩的眼睛,轻声祈求:“躺了三天了,骨头都疼,我想下床去走走。”

    满以为他不会答应,没想到皇甫逸轩却点了点头。

    孟倩幽欣喜不已,一把掀开被子就要下床。

    皇甫逸轩出手阻止了她。

    孟倩幽错愕,愣愣的看着他。

    低下头,弯下腰,拿起孟倩幽的鞋子,替她穿上,皇甫逸轩才轻柔的拉起她的手,柔声道:“走吧,出去转转。”

    孟倩幽呆呆的,愣愣的任他拉了出去。

    此时的阳光正好,照在身上暖暖和和的,皇甫逸轩一直牵着她的手,两人不紧不慢的在院子里走着。

    孟倩幽抿唇,轻声道:“逸轩,我没事。”

    侧头看着她,手却抓的更紧:“我知道。”

    动作和回答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孟倩幽以为是自己沉睡了好几天,吓到他了,刚要在出口安慰,朱篱匆匆走过来禀报:“主子,谢公子他们来了,在府外等着,见吗?”

    孟倩幽看向皇甫逸轩。

    “带他们去会客厅等着。我和幽儿马上就到。”

    朱篱应声,转身走了出去。

    皇甫逸轩拉着她的手不紧不慢的朝着会客厅走去。

    朱岚三人没到京城就听到了孟倩幽无事的消息,但心里担心她,还是快马加鞭的过来了。一进门,看两人并排站在会客厅里等着他们,想要给皇甫逸轩见礼。

    皇甫逸轩摆手:“都是朋友,以后我们独处的时候,这些俗礼就免了吧。”

    三人这才看向孟倩幽,见她的精神虽然很好,脸色却有些发白,朱岚关心的一连声的问:“脸色如此苍白,是哪里不舒服吗?找大夫看过了吗?大夫怎么说?”

    孟倩幽还没有回答,皇甫逸轩先开了口:“幽儿睡了三天,刚醒,脸色自然是难看一些,养两天就好了。”

    三人一路也听说了玄青大师给她做法的事,想到可能是伤到了孟倩幽,点头,没有再追问下去。

    谢江风道:“我们听到消息的时候,差点吓死了,急急忙忙往京城赶,半路听到了你没事的消息,才稍微放了一点心。平白无故的,怎么会有这种说法?”

    孟倩幽没有隐瞒,从刘丽开始,把事情的前因后果告诉了三人。

    三人听后,气愤不已,安以源道:“天下间竟然还有这样丧尽天良的人,同是一个村里的,不仅不帮衬一把,还做陷害之事,这样的人定然不得好死。”

    谢江风和朱岚点头赞同。

    孟倩沉默,并没有把刘丽在京城是做乞丐的事告诉他们。至于下场,不用猜,肯定也不会好到那里去。

    三人又说了一回话,看孟倩幽的脸色依然还是很苍白,道:“你好好休息吧,我们在京城里住几天,如果有用的着我们的,尽管招呼我们。”

    谢江风和安以源在京城里有生意,三人吃喝有着落,孟倩幽便也没有挽留,点头道:“趁此机会,你们也去看看包公子吧,他的腿伤好的差不多了。”

    三人应声,起身,告辞,走了出去。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目送三人走远,牵着手回了屋子里。

    虽然疯癫和尚保证孟倩幽会醒来,皇甫逸轩还是不放心,片刻不离的守着她,没有休息好。如今孟倩幽醒了,心里放松下来,有些疲倦,便拉着孟倩幽躺回了床上,低声和她说了一会儿话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孟倩幽睡了三天,本以为睡不着的,想着闭上眼睛陪他,谁知一会儿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屋里没有了动静,青鸾和朱篱料想两人可能是睡着了,轻手轻脚的退到了院门外把手,不允许任何人出入。

    知道孟倩幽长睡不醒,齐王妃心里着急,天天派人过来询问,今日派去的人听闻孟倩幽醒了,赶紧快马加鞭的回去禀报,齐王妃听了,自然是欣喜不已。

    齐王爷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如果孟倩幽再不醒,齐王妃也该跟着急病了。

    同样得到孟倩幽醒了消息的还有文泗和褚文杰,同样也是松了一口气,欣喜不已。

    聚贤楼的掌柜的,亦是高兴不已,三千精卫还在京城,没有皇甫逸轩的命令,掌柜的不敢让他们散去,可是如果让皇上知道了,说不定又会起了疑心。但孟倩幽家里这几天闭门谢客,所有的消息传不进去,他已经急的嘴上都长泡了,这下好了,孟倩幽醒了,主子该也给个确切的消息了。

    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一直到下午才醒来,收拾利索,吃过午饭,青鸾才进来禀报有好几拨人过来探望了,被她挡了回去。不过,他们明日应该还会再来。

    皇甫逸轩点头,吩咐:“我和幽儿要出去一趟,你们去收拾马车。”

    青鸾应声,走了出去。

    又睡了一觉,孟倩幽的脸色好看多了,皇甫逸轩道:“我领你去见一个人。”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救命恩人。”

    孟倩幽没有多问,点了点头,任由他牵着手,领着她出了家门,坐上马车,来到了别院,走了进去。

    别院里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没有。

    皇甫逸轩微皱眉,喊道:“毅儿!”

    皇甫毅闻声从屋子里跑出来,看到孟倩幽,惊喜的喊出声:“幽儿姐姐!”

    孟倩幽笑着点头。

    “大师呢?”皇甫逸轩问。

    “哦,大师刚走不久,他说幽儿姐姐已经醒了,就没他什么事了,他云游四海去了,说让您不要找他。”皇甫毅回道。

    皇甫逸轩的声音里有些着急:“大师还说了什么没有?”

    皇甫毅摇头:“没有,他就只说了这些,便走了,我在屋里收拾东西,准备等收拾好了就去孟姑娘家里找您呢。”

    他来,没事,幽儿一来,他便走了,这明显的不想和幽儿见面,皇甫逸轩抿唇,一时脑里闪过很多东西,尤其疯癫和尚的那几句话,在他的脑子挥之不去。

    接下来的几天,几乎所有熟知的人都知道孟倩幽醒来,过来看望,就连太后都专门派人过来探望,还送了不少的东西过来。并传她的口谕,让两人有空的时候进宫去陪她说说话。

    皇甫逸轩表面点头应允,内心却把她的话当成了耳旁风,这个耳朵里进了,那个耳朵里就冒了。一点没往心里去。

    聚贤楼的掌柜的也暗中派人过来询问,得到的答复是三千精卫留京,皇上如果知道了就知道了,不用惧他。

    得了指示,掌柜的放下心来。把三千人分散安排了下去。

    孟倩幽的家里人来人往,热闹非凡,而贺嫔和六皇子的宫里却是惨淡一片,宫里的人都是见风使舵的人,两人一失宠,立刻墙倒众人推,连个过来安慰的人都没有,就连伺候的宫女,太监,也不如以前那么尽心了。而这一切都不是最坏的,最坏的是,皇上已经下了命令,让六皇子三天之内,必须离开京城,去往苦寒之地。而现在已过去了两天,明日就是最后的期限了。

    六皇子宫里的东西能砸的前两天已经全被他砸烂了,因为他要走了,内务府也没有派人再给他添加,如今他的屋里除了留有几个木凳子和桌子外,多余的物什一件都没有。

    泄愤的把桌子、椅子全部踹倒,六皇子无力的瘫在地上,这次是真的完了,他辛辛苦苦的经营了多年的局面一下就毁于一旦,他不甘心,却又无力扭转局面。贺章被免了职,贺贵妃也被降了位。他所有的依靠全都没有了,即使他再不甘心,也不能做些什么了。而这一切全都是拜孟倩幽所赐,对,就是孟倩幽,是她害的自己落得现在这个局面,也是她害的母妃落得这个下场,更是她害的自己的外祖家成了京城人的笑话,这一切都是因为她,都是因为她!想到此处,六皇子眼里露出怨恨而又恶毒的光,凭什么她现在活的滋润快活,而自己一家人却要受到这种待遇,不行,他绝不能让她过的这么好,他要报复,他要让她不得好死。

    被仇恨充斥着,六皇子眼里露出嗜血、疯狂的光,慢慢站起身,扬声吩咐:“来人!”

    连喊了两声,才有一名小太监急急忙忙的跑进来,战战兢兢道:“六皇子。”

    “你去,把丞相给本宫喊来,就说本宫有急事要见他。”六皇子下令。

    太监没动,战战兢兢的问:“哪个丞相?”

    “你”六皇子气急的抬起脚。

    太监吓得“扑通”跪在地上:“奴才是新来了的,真的不知道六皇子找的是哪个丞相。”

    这才记起,贺章已被免了职,不再是丞相,以他如今的身份是进不了宫的。

    脚放下,拂袖,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等他走远,小太监才敢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额头上吓出的汗,走到外面。另一名小太监迎了上来,骂道:“活该,让你不长记性,刚给你说了,他现在就是一条疯狗,逮谁咬谁,让你躲的远远的,有吩咐装听不见就行了,反正他明日就走了,永生都不会回来了。”

    这名小太监花心有余悸的不住的点头:“这次记下了,一会儿我就躲得远远的,无论他怎么喊,都不会凑上去了。”

    六皇子满腔怒气的来到贺嫔如今破落的住处,想要进去,却被人挡在门外:“皇上有旨,命贺嫔闭门思过,从今日起,任何人不得探望。”

    六皇子无奈,朝着紧闭的大门看了一眼,转身走出宫外,来到贺府。

    贺府的大门紧闭,门前一片萧瑟,没有了往日半分的繁华。

    六皇子上前,抓起大门上的铜环,用力的拍打了几下。

    好一会儿大门才被从里面打开,看门人探出脑袋来,看清是六皇子,急忙,打开半扇大门:“六皇子,您来了,请进。”

    抬脚走进府内,六皇子问:“外祖父呢?”

    “老爷在他的房间里,躺了好几天了。”

    直接来到贺章的院子里,候在屋外的管家上前给他见礼。

    贺章听见了管家的话,挣扎着坐了起来。

    六皇子进屋,看着几天不见苍老了许多的贺章,心里的恨意更大,直接道:“外祖父,那个下贱的丫头害我们如此的地步,难道您就这么甘心了吗?”

    贺章当然不甘心,这几日躺在床上,想了无数个置孟倩幽于死地的办法,闻言恨声道:“六皇子,老臣”说到这,想起自己被罢免了丞相之职,改了口,咬牙切齿的哼了一声,露出一丝冷笑:“甘心?怎么会?我就是死也会拉着他们一起。”

    一个时辰后,六皇子面带笑容的离开了丞相府。在他走后,从贺府的后门,有几名身穿黑衣的暗卫骑着快马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

    第二日,六皇子在无人相送的情况下,一个宫女、太监也没带,孤零零的坐着马车去了苦寒之地。

    两天后,临城知府章泽怀命人快马加鞭的送来了消息,不知为何,这几日地里的土豆大片大片的死去,而且还有扩散趋势。

    孟倩闻言,着急的不行,立刻就要动身去临城。

    皇甫逸轩拦住她:“你身体刚好,不宜长途劳累,你在家好好的休息,我去吧。”

    也好,孟倩幽点头,仔细的给他说了几个注意的事项。

    皇甫逸轩一一记下,叮嘱她:“我很快就会回来,在此之前,你哪里也不要去,乖乖的在家等我回来。有什么事,尽快让人给我传消息。”

    孟倩幽点头,应下。

    皇甫逸轩回府给齐王爷贺齐王妃说了一声,领着十名精卫去了临城。

    而在他走后的第二日,文虎骑马匆匆而来,一进门,就大声嚷道:“东家,家里出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