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四章 风光大葬(一更)
    孟倩幽的心沉了下去,文虎是个稳重的人,家里如果不是出了大事,他不会这么慌慌张张的叫嚷的。立刻走出屋子,来到院门口问:“什么事?”

    “四老爷被人杀死了!”

    孟倩幽“腾”就站了起来,冷厉的眼光闪出,声音里有了狂风暴雨般的怒气:“到底怎么回事?”

    跑的气喘吁吁的文虎深喘了一口气,道:“前天夜里,突然有大批的黑衣人袭击家里,四老爷在和黑衣人的打斗中不小心被杀死了,镖局的好几个兄弟也受了重伤。”

    “我爹娘呢?大哥他们呢?有没有事?”孟倩幽急切的问。

    文虎摇头:“当时我和文豹和大少爷保护在老爷和太太的身边,他们没事。只有四老爷不听我们的劝阻,执意要和镖局的众兄弟们去抵抗黑衣人,才”

    孟倩幽立刻对闻声赶过来的众人吩咐:“文彪,你去收拾马车,我们即刻启程回家。”

    “郭飞,速去聚贤楼,召集五十精卫随我回家。”

    “文虎,你连日奔波,累了,留下休息,顺便照看好家里。”

    众人应声,纷纷转身而去。

    孟倩幽也转身回了屋里,拿出两支匕首放在身上,又把青鸾喊进来,吩咐她把平日里配置的药丸,全部拿出来装好,随身携带好,又拿了圣旨,放好。然后两人出了屋子,快步朝大门口走去。

    朱篱跟在后面,小声道:“主子,您是不是该给世子传个消息?”

    孟倩幽的脚步微顿了一下,随即大步往前走:“不用,他昨日刚走,接到消息会分心的。那些土豆是临城百姓的救命根本,马虎不得。”

    来到大门外,文彪已经领着众人赶着马车在等候了。文虎也也非要回去,被孟倩幽拒绝,又嘱咐了文虎一遍,在她们走后,闭门谢客。

    文虎郑重的点头,表示记下。

    孟倩幽上了马车,直接吩咐文彪往城外走。

    十多辆马车出了城门,郭飞领着五十名精卫已在城外等候。

    所有人上了马车,朝着清溪镇而去。

    一路无事,两天后,到了家里。

    远远望去,门前白幡飘荡,前来祭拜的人络绎不绝。

    等稍微走近一些,屋内震天的哭声传出来。

    屋外负责接待前来祭拜的人看到马队过来,立刻迎了过来。

    孟倩幽下了马车,大步朝着家中走去。

    随她来的众人候在门外。

    孟清的嗓子已经哭哑了,看到孟倩幽进来,踉跄的站起来,满脸泪痕的冲到她的怀里嘶哑的喊了一声:“幽儿姐姐。”

    孟倩幽摸了摸他的头,抿唇,牵起他的手,来到了灵堂前。

    屋内的哭声更大。

    孟氏三妯娌和孙茜、王嫣、以及英子,已经哭的两眼红肿,声音嘶哑。

    孟倩幽掀开盖在孟小铁脸上的寿布,孟小铁平静的脸出现的面前,脸上似乎还带着些微微的笑意。

    孟倩幽的眼泪流了下来,抿唇,双手颤抖的给他盖好寿布,“噗通”跪在灵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高声道:“四叔,你一路走好,这个仇我一定会给你报。”

    老孟氏的压抑不住的哭声从屋里传了出来。这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让她悲恸的几欲昏厥过去。孟中举也是瞬间老了许多,头上的黑发几乎全部变成了银丝。

    站起身,穿好孝衣,戴好孝带,孟倩幽跪在灵前。

    孟家现在是远近闻名的富贵之家,孟倩幽又被封为了县主,前来吊唁的人陆续不断,有附近村里的人,有各处的乡绅,有和孟家有生意往来的人,最后就连镇长和县令也亲自过来了。

    孟倩幽一直跪在灵前,没有动,直到天黑。

    第二日就是孟小铁下葬的日子。在众人的悲痛的哭声中,封棺。

    老孟氏终于承受不住,昏了过去。幸好孟氏的老族长有先见之明,先请了大夫守在家里,才避免了众人手忙脚乱。

    然后,孟大金,孟二银,孟三铜和孟仁在前,孟贤,孟义还有关系较近的两位孟氏的子弟在后,八人亲自向外行棺,孟清打幡,孟杰抱罐,众人抬着孟小铁向孟氏的墓地一步步走去。后面跟着自发过来吊唁的人。

    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从排出了好几里地。别说是黄庄本村的人,就是清溪镇上乡绅富户们也没有过这么大的排场,孟中举伤心、悲痛的同时,也替自己的儿子感到欣慰,能得到这么多人送他最后一程,他这一生也算值了。

    风风光光的葬礼折腾了一天才结束,村民们当然是各自散去,乡绅们却不断的过来给孟倩幽打招呼,以求混了个脸熟,孟倩幽一一点头应过。

    最后只剩下镇长和县令战战兢兢的过来。

    孟倩幽不但是清河县主,还是齐王府的准世子妃,而她的家人竟然遭到了黑衣人的围杀,镇长自从得到了这个消息的那一刻起心里就没有踏实过。

    县令是刚上任的,对于上一任的下场自然是有耳闻,唯恐孟倩幽把这罪责怪罪到他的头上,此刻心里也忐忑的不行。

    两人站在孟倩幽面前,给她打过招呼后,惴惴不安的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孟倩幽开口,声音略有些沙哑:“多谢二位大人百忙之中还抽出时间来送我四叔一程,你们的心意,倩幽没齿难忘。”

    两人吓了一跳,县令急忙恭声道:“清河县主客气了,在本官的管辖范围内,竟然有歹人公然出来作恶,是下官的失职,下官定当竭尽心力,捉拿歹人。”

    镇长也跟着附和。

    黑衣人是谁派来的,孟倩幽已然心里有数,不过不好明说,只得客气道:“多谢两位大人了。”

    听她语气中,没有任何责怪的意思,县令和镇长同时松了一口气,一再保证会彻底的查清是何人所为后,才告辞离去。

    忙活了好几天,哭了好几天,众人的精神也疲惫不堪。在送走所有的人后,都呆呆的坐在屋中的椅子上,谁也不说话。

    孟清红肿着双眼,走到孟倩幽面前,声音里有着浓浓的悲伤:“幽儿姐姐,我以后就是没爹没娘的孩子了。”说完,眼泪再一次忍不住喷涌出来。

    孟倩幽拿出随身携带的帕子,替他擦拭干净了眼泪,看着他红肿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清儿,放心,幽儿姐姐不会让你爹白死的,这个仇我一定会替他报回来。这里还有我们大家呢,我们会比以前更加的疼爱你。”

    孟清哽咽着点头。

    孟氏走了过来,把孟清抱在了自己的怀里,柔声道:“清儿,放心,虽然没有你爹了,你还有二伯母,二伯母以后会更加疼爱你的。”

    孟清的眼泪又流了出来。

    孟大金家的和孟三铜家的也走过来把孟清抱在怀里。

    孟中举开口:“铁儿没了,清儿以后跟着我们老两口吧。你们以后各忙各的,不用担心他。”

    孟二银摇头:“爹,四弟是为了保护我们而死,清儿怎么能让你们去养,还是留在我们家,由我和贤儿娘照顾吧。”

    孟氏也点头附和。

    孟小铁这些年一直住在孟二银家里,由孟二银夫妇照料,顺便也担负看家护院的责任,这次虽然是为了保护孟二银一家人而死,但不能把他的死因归结到孟二银一家的头上,更不能让他们担负起养育孟清的责任,孟中举摇头:“我和你娘虽然年纪大了,但还是有能力教导清儿的,不用麻烦你们了。”

    孟二银和孟氏不愿意,孟中举夫妇年事已高,尤其经过孟小铁一事,两人的精神明显差了很多,怎么可能让他们在费精神去教导孟清。

    几人争执不下,孟倩幽开口:“爷爷,奶奶,爹,娘,你们别争了,清儿暂时就留在咱家吧,等我和逸轩大婚了以后,便把他和杰儿接到京城去上国子监。”

    国子监那是什么地方,是专门培养皇亲国戚,京中达官贵人子弟的地方,里面的夫子,无论从哪一方面都是千里挑一,高人一等的,那种地方是他们这些乡下人想都不敢想的地方,如今孟倩幽说出这样的话,孟中举在激动之余,略有些担心:“这,合适吗?万一杰儿和清儿给你丢了脸面怎么办?”

    也不怪孟中举会这样想,他虽为秀才,在这十里八乡的有些名声,但他这一生,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省城,还是几十年以前考秀才的时候去的,对于只从别人口中听说过,却从来没有去过的京城,有一种莫名的敬畏。

    孟倩幽了解他的心思,道:“爷爷,不用担心,我们孟家的子孙,到哪里都是好样的,绝对不会给家里人丢脸。”

    这句话说的孟中举热血澎湃,是啊,脸上露出了多日来的第一丝微微的笑意,摸着自己的胡须,点头道:“说的好,我们孟家的子孙确实一个比一个强,爷爷等着你们光宗耀祖的时候。”

    一家人悲痛的心思被这好消息冲淡了不少。

    送走所有人,孟倩幽去看了受了重伤的镖局的弟兄们,吩咐青鸾把带来的药给他们给内服的内服,该外用的外用。完了以后,又找到孟贤,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孟贤详细的告诉了她,最后道:“这伙人的武艺高超,如果他们全力出手,咱们家的人恐怕现在一个都活不了,但他们只是在杀死了四叔以后,立刻就撤走了,赶尽杀绝的意思却没有。”

    孟倩幽皱起眉头,心里隐隐有了猜测,这伙人之所以对自己的家人下手,而没有赶尽杀绝,应该只是为了引自己回来,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还不能久呆家中,以免给家里人带来更大的伤害。

    想到此处,孟倩幽对孟贤撒了谎:“大哥,临城的土豆出了问题,逸轩已经带着人过去了,我恐怕他解决不了,等四叔头七一过,我便要赶过去。家里就交给你了。除了镖局的这些弟兄们,我来时带的五十精卫,再给你留下四十名,好好的看护家里,绝对不能再出意外。”

    孟贤点头。

    一晃又是好几个月没有见到女儿了,孟氏有好多话要问她,先是询问了她和逸轩的亲事,然后又问她前几日被传出的她是妖孽附体的事是怎么回事。

    孟倩幽避重就轻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出来。

    当听说是刘丽从中捣的鬼时,孟氏气愤不已:“这个刘丽,我们与她无冤无仇,她竟然这样陷害你,一定会不得好死。”

    刘丽的下场皇甫逸轩已经派人打听了,不但没有好下场,就连尸骨也被野狗叼的到处都是。不过这些孟倩幽没有告诉孟氏。毕竟她是乡下人,就算恨坏了刘丽,要是知道了她有这样的下场,心里肯定也是不好受的,万一再传出去,被刘丽的娘知道了,恐怕又是一场事端,还是不说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