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六章 绝境(一更)
    伴随着话声,文二嘴角噙着邪肆的笑容从树林里不紧不慢的走出来,阴沉沉的笑道:“孟姑娘,怎么样?我和贺大公子联手,你还有路可逃吗?”

    孟倩幽心里沉了一下,面上却无畏无惧,嘴角轻撇,依旧不屑道:“你们俩也太高看自己了,就凭你们,也想制住我?”

    文二城府要深一些,看着孟倩幽不变的面容,大笑了几声,拍了几下手:“孟姑娘不愧是女中豪杰,胆量实在是令人佩服,不过,可惜了,你太自负了,自负到以为就凭你们这几个人就想逃过我们布下的天罗地网,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了!”

    孟倩幽端坐马上,嗤道:“文二公子这话说早了。是不是痴人说梦,你待会儿就知道了。”

    文二惋惜的摇头:“孟姑娘的伶牙俐齿一直是我佩服的,可惜呀,你马上就要死了。不过看在我们惺惺相惜的份上,我给你保证,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孟倩幽也笑着摇头:“文二公子太高抬自己了,我可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和你惺惺相惜了,不过,我也可以给你保证,如果你今日伤了我身边的人,你死后,我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文二一愣。

    贺琏耐烦了,呵斥他:“跟这个下贱的丫头说这么多的废话干什么?赶快命人动手,速战速决,我还等着去处理那个小兔崽子呢?”

    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孟倩幽喝问:“你们把逸轩怎么样了?”

    贺琏眯了眯眼,露出狰狞的笑意:“怎么了,当然也是送他上路了,让你们这对苦命的鸳鸯去黄泉路上有个伴,免得一个人太孤单了。”

    孟倩幽脸上露出了厉色,整个人的气势外放,仿佛忽然间变成了一把凌厉的刀。

    即使隔着好几道绊马索,贺琏和文二也不由自主的被她这凌厉的气势逼退了几步。

    文二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这个动作很可笑,停住脚步,仰天大笑了几声,拍了拍手,两旁的树林里立刻冲出了几十名黑衣人,个个身手矫捷,一看就是武功高强之人。

    青鸾和朱篱一惊,催马挡在了孟倩幽的身侧。

    文二假惺惺道:“孟姑娘,你是束手就擒,让我给你留个全尸呢?还是让我的人把你斩成一段段的,送去给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配成一对呢?”

    话音未落,孟倩幽手中的匕首对着他就飞了过去。

    文二的武功自是不低的,可是面对孟倩幽扬手甩过来的匕首,即使他警惕的连连后退了几步,却还是没躲过,匕首擦着他的脸庞而过,在他的脸部留下一道血印后,又飞回了孟倩幽的手里。

    感觉脸上有些刺痛,文二伸手摸了摸,却摸到了一丝血迹,脸色有些狰狞起来,厉声道:“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一挥手,几十名黑衣人立刻朝着这边围攻过来。

    郭飞、文彪率十名精卫挡在最外面,把青鸾和朱篱以及孟倩幽围在里面。

    精卫们的武功自是不弱,都是以一顶十的好手。可今日,贺琏和文二似乎是下了血本,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这些黑衣人,武功比精卫一点不弱。这样一来,双方的力量就有些悬殊了。郭飞等人抵挡起来就有些吃力了,虽然暂时双方都没有伤亡,但时间久了,这些精卫们肯定会吃亏的。

    贺琏阴着脸,冷冷的看着这边,眼里满是嗜血、疯狂的光,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今日无论付出何种代价,一定要杀了孟倩幽。

    文二心机要深沉一些,对着拼命抵抗的精卫们高声引诱道:“冤有头,债有主,今日我们要的是孟倩幽的命,与你们无关。只要你们乖乖的让开,我便放你们一条生路。”

    青鸾忍不住怒呸了一声:“呸,就凭你这种见不得光的小人,也想要了我们主子的命,简直是痴心妄想。”

    文二自从被文老东家赶出家门以后,便藏匿西城中,不敢再在京城中露面,后来又如丧家之犬一般被孟倩幽和皇甫逸轩逼出了城,开始了东躲西藏的生活。青鸾的这句话一下子就戳中了他的痛处,气得他失去了理智,疯狂的对着黑衣人大叫:“杀光他们!杀光他们!”

    黑衣人的攻势更猛。纵然精卫们武功再高,也有些招架不住,有一名精卫一招不慎,被黑衣人一刀砍在腿上,登时血流如注。

    郭飞一看,虚晃一招,躲过攻击自己的黑衣人,挡在了他的面前。

    这名精卫的腿几乎已断,只留有一点皮肉在一起,却吭也没吭一声,举起手中的精致的小刀就往自己的脖颈抹去。

    孟倩幽手中的匕首反着出手,刀背打在他的手上,精卫手中的小刀落地,抬头惊诧的看着她。

    收回匕首,下马,孟倩幽走到他面前,低头,道:“没到绝望关头,谁也不能自杀。”

    精卫已经疼的冷汗如柱,却还是强撑这说道:“主子,我这样会连累你们的。”

    蹲下身子,伸手,青鸾把止血药递给她。打开瓶塞,把一整瓶药全部倒在了他的伤口上,看着血流的少一些了,孟倩幽才沉着声音说道:“是我连累了你们,要死一起死,要活我带着你们一起活。”

    受伤的精卫被她的这句话震撼住,其余的精卫也霎时间热血沸腾,身上也顿时充满了力量,招式更加的凌厉,不一会也重伤了好几名黑衣人。

    敌众我寡,照这样下去,等精卫们的体力消耗的差不多了,自己这边的人真的就到了任人宰割的地步,必须要速战速决,孟倩幽命令:“青鸾,朱篱,跟我来!”

    话落,人已经朝着贺琏和文二飞跃了过去。

    青鸾和朱篱紧跟在身后。

    贺琏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文二似乎早就料到她会有这样的动作,嘲笑的看着她,朝着树林一挥手,又有几名黑衣人从树林中飞跃而出,有两人瞬间就当在了文二和贺琏的面前,而其余几人半空中则是直接朝着孟倩幽三人攻击过来。

    面前是绊马索,孟倩幽不敢大意。

    黑衣人攻过来的同时,她手里的匕首也同时出手。

    匕首闪着寒光,黑衣人感觉不妙,半空中一个翻身,退了回去。

    孟倩幽三人也随之跃到了贺琏和文二的面前。一句话不说,对着两人就出手。

    即使有黑衣人挡在面前,贺琏还是大骇,连着退了好几步,文二也是不由自主的跟着退了两步。

    只要拿下了贺琏和文二两人,其余人势必会停手,所以孟倩幽招招都是杀机,毫不拖泥带水,青鸾和朱篱护在她的身侧,抵挡着两侧攻过来的黑衣人。

    这几名黑衣人显然比另外那些黑衣人的功夫还要高很多,即使孟倩幽使出了全力,也未在他们的手中讨得半点便宜。

    看到孟倩幽三人被黑衣人围攻的毫无分身之术,贺琏定下了心神,仰天大笑了几下,狂妄道:“孟倩幽,你得死期到了。”

    孟倩幽没有说话,专心对付面前的黑衣人。

    贺琏头一次如此扬眉吐气,笑声不断。

    文二也露出了阴森的笑意:“孟倩幽,我母亲之死全是拜你所赐,我恨不得剥你的皮,拆你的骨,喝你的血,吃你的肉,所以今日你必须死,必须死!”说到后面这些话时,人已有些疯狂。

    孟倩幽完全不受他们的影响,专心的对付眼前的黑衣人。瞅准一个黑衣人收招的机会,伏低腰身,对着黑衣人的腿部就扫了过去。

    黑衣人中招,小腿被削断,哀嚎着躺在了地上,那凄惨的叫声惊得其余的黑衣人心神颤动了几下。

    郭飞的心里愈发着急,自己带着的这些人被黑衣人围困住,脱身不得,而主子那边的黑衣人显然身手要高一些,如果主子出了差错,他万死也不能抵了自己的罪过。

    他这一晃神的功夫,便露出了破绽,被黑衣人一刀砍在了左臂上,虽然他及时回神避开了一些,却还是伤的不轻。半条手臂都耷拉了下来。

    文彪抵挡开一名黑衣人的进攻,挡在他的身前,急切的问:“你怎么样?”

    趁着这个功夫从衣服上割下一块布,包扎住自己的伤口,郭飞满不在意的回道:“没事,死不了。”

    文彪松了一口气,连着几个大的招式逼退了黑衣人,道:“我顶住这边,你去保护东家。”

    郭飞应声。

    可说的容易,面对着一比五六的黑衣人,根本就冲不出去。

    郭飞从怀里掏出几个信号,接连放了出去。距离京城有些远,又是白天,信号不太明显,希望留在京城里的精卫能看到,及时过来帮助他们。

    文二也注意到了郭飞放的暗号,心里大叫不好,急声命令黑衣人:“快,他们叫援兵了,速战速决。”

    所有的黑衣人加快了进攻的速度,郭飞和文彪以及众精卫顿时感觉到了压力。

    孟倩幽三人也是吃力的很。

    一刻钟后,再次有一名精卫被砍断了手臂,倒在了地上。

    精卫也不过如此,黑衣人精神大振,攻势更加的猛烈。

    渐渐的,精卫一个个倒下去,最后只剩下郭飞还有文彪被围困在中间。

    而围困他们的黑衣人也不过剩余了十余名,可这些对两人来说,还是有些吃力了,尤其是郭飞,受伤的左臂几乎是抬不起来了。

    孟倩幽三人也不好过,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他们也只是重创了三两个黑衣人,剩下的依然在拼命的朝着他们攻来。而三人已感觉体力有些不支。

    距离郭飞放信号的时间过去了好久,唯恐京城里的精卫看到信号出来增援,文二心里的惊惧加剧,对着树林中大喊:“还不出来,你要等到何时?”

    从树林里不紧不慢的走出一个身形瘦小,眼光锐利的蒙着脸的黑衣人。

    文二急切的命令他:“快,他们的援兵就要到了,速战速决,杀了这个死丫头。”

    这人显然是黑衣人首领,挥手,命令:“退下!”

    所有围攻孟倩幽三人的黑衣人停住招式,身体后跃,回到了了这名黑衣人的身旁。

    “小姑娘,束手就擒吧,我要是出手,你连个全尸也不会有。”

    孟倩幽不着痕迹的喘了口大气,不屑道:“好狂妄的口气,想要我死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黑衣首领摇头:“小小年纪,牙尖嘴利,不是什么好事,我劝你下一世投胎的时候收敛一些”

    文二打断他,催促道:“别给她废话了,赶快解决了她,那边不知怎样了,我们还要赶过去帮忙呢。”

    黑衣人首领一跃而起,掌风中夹了浑厚的内力,打了过来。

    孟倩幽敏捷的翻身一躲,却还是被他的掌风扫到,身子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出去了好几米远。

    “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