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难有子嗣(一更)
    鼻息下有微弱的热气呼出。

    皇甫逸轩狂喜,小心地拨开了青鸾,一把将孟倩幽抱了起来,沉声吩咐:“把所有的人小心的带回京城,送去王府。”

    说完,抱着孟倩幽跃上马背,使力的抖动缰绳,催促马儿朝着京城疾奔而去。

    几名精卫也跃上马儿,紧跟在后面。

    剩下的精卫,也顾不得男女之嫌了,把青鸾和朱篱小心的放到马背上,将昏了过去的文彪和郭飞,以及受了不同程度的重伤,或死或伤的精卫们全部抬到了马上。

    这场打斗太惨烈了,包括孟倩幽在内的所有人都受了重伤,精卫们内心的震惊和愤恨可想而知,把自己的人抬到马背上以后,连管也不管死在路上的其他人,任由他们被野狗撕碎了叼走。翻身上马,尽量在不颠簸到马背上受伤的人的情况下下也向着京城里疾奔而去。

    孟倩幽浑身是血,皇甫逸轩不知道她伤到了何种地方,心里着急的不行,到了城门口,一边催马进城,一边解下自己腰间的腰牌仍给了身后的精卫,“去太医院,命姜太医领着最好的太医和医女去王府。”

    精卫应声,接过腰牌,进了城门之后,调转了马头,快速的去往太医院的方向。

    皇甫逸轩直接抱着孟倩幽直接回了王府。

    王府的看门人看到浑身是血的皇甫逸轩抱着滴血不止的孟倩幽进了府门,吓得腿脚发软,连走路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王府的下人也是吓坏了,齐齐惊骇的同时有人跌跌撞撞的跑去了禀报了齐王妃。

    这些时日闲着没事,齐王妃把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的成亲的喜服都做好了,此刻正美滋滋的拿在手里询问玲珑好不好看。

    下人跌跌撞撞的跑进院子里,连行礼都忘了,声音里带着颤意禀报:“王妃娘娘,出事了!世子和孟姑娘浑身是血的回来了。”

    齐王妃手里的喜服掉在地上,脸色刷一下就白了,手脚顿时有些发麻,转身,快步走到门边,急声问:“怎么回事?”

    下人摇头:“不知道,世子抱着孟姑娘去了他的院子里了。”

    这名下人的声音刚落,又有一名下人连滚带爬的跑进院子里,禀报:“王、王妃娘娘、出事了,孟姑娘的贴身丫鬟和孟家的下人全部满身是伤的被送进了王府。”

    齐王妃的眼前阵阵发黑,身子晃了几晃,玲珑赶紧扶住她,道:“娘娘,您要保重身体呀。”

    齐王妃抬脚就往外走,“快,扶我过去看看。”

    同一时间,齐王爷也得到了下人惊慌的禀报,先一步来到皇甫逸轩的院子里,走进屋内。映入眼帘的首先是浑身是血的皇甫逸轩,然后才是紧闭双眼,躺在床上,身上还不断有血往外滴的孟倩幽。

    “轩儿,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伤的怎么这样重?”齐王爷失控的大声问道。

    “我没事,身上的血是别人的,幽儿伤的厉害,麻烦父王去看看姜太医怎么还没来?”望着孟倩幽身上不断往下低落的血迹,皇甫逸轩也慌了神,慌乱的回答了以后,伸出手,想要检查一下孟倩幽到底是哪里受伤了,却看着满身的血迹,不知该从哪里下手。

    齐王爷大步走了出去。

    管家迎面走过来,禀报:“王爷,这些人伤的太重了,府里没有那么多的止血药”

    “吩咐人去德仁堂找文东家,告诉他详情,让他把德仁堂里所有的止血药全部送过来。”齐王爷边走边吩咐。

    管家应声,立刻派了一名机灵的小厮去了德仁堂。

    还没走到府门口,姜太医领着十余名太医和三名医女满头大汗的匆匆而来,见到齐王爷,刚要行礼。

    齐王爷挥手阻止:“救人要紧,快去!”

    姜太医带头小跑着去了皇甫逸轩的院子,姜太医和一名医女留下,其余的人被管家带去了另外的院子里。

    齐王妃已经到了皇甫逸轩的屋子里,看到皇甫逸轩和孟倩幽的样子,差点没有昏过去。连声问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甫逸轩还没有回答,姜太医领着医女也走进了屋子里,看到孟倩幽的惨状,倒吸了一口凉气,急声命令医女,“快给孟姑娘医治。”

    医女平日里也就是给各宫的娘娘们,把个平安脉,哪里见过这样的伤势,有些吓呆了,战战兢兢、哆哆嗦嗦的上前。

    孟倩幽是个姑娘,又是未来的世子妃,姜太医自然不适合留在屋里,可又怕医女的医术不精,耽误了孟姑娘的病情,便只转过身去,道:“你先给孟姑娘检查一下,看看到底是哪里受了伤,有多严重。”

    齐王妃看医女的样子,一边走上前去帮忙,一边吩咐玲珑:“去搬屏风过来。”然后又对皇甫逸轩道:“你先去椅子上坐下,别站在这里碍事。”

    皇甫逸轩听话的往后挪动了身体,却没有坐下,而是站在远处,抿唇,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孟倩幽。

    屏风搬来,挡在了姜太医和皇甫逸轩面前。

    玲珑搬了椅子放在两人面前,请两人坐下。

    姜太医坐下,皇甫逸轩依然站着。

    落下床纱,齐王妃和医女小心翼翼的把孟倩幽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一眼就看到了她往外流血的伤口,医女吓的失口叫出声来:“院首,这,这,这”

    皇甫逸轩的手握成了死死的拳头。

    “怎么了?”姜太医着急的问。

    医女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

    齐王妃这时候反倒镇静下来,冷静说道:“伤口在腹部,很深,应该是上了止血药,但是现在仍血流不止,其余的地方没有伤口。”

    姜太医打开随身携带的药箱,拿出好几瓶止血药,一下全部递给了玲珑:“全部洒在伤口上。”

    玲珑接过,拿到床边。

    齐王妃拿起一瓶,打开瓶塞,迅速的倒在了孟倩幽的伤口上。然后又拿起另一瓶直到这几瓶止血药全部倒完,孟倩幽的血才好像是止住了。

    齐王妃松了一口气,惊喜道:“止住了!”

    姜太医皱了眉头,伤在了腹部,又用了好几瓶止血药,恐怕不过,自己还没有把脉,但愿一切都是想多了。随即道:“看孟姑娘的脸色,应该是失血过多,府中如果有上好的百年老参的话,最好马上命人熬一些过来。”

    齐王妃身体不好,府里长年备着各式各样上好的补药,再加上皇上、太后赐的,不知有多少。齐王妃立刻吩咐:“玲珑,去让管家把府里的好参多拿几颗出来,熬成汤,让其余受伤的人也喝一些。”

    玲珑应声,快步走了出去。

    管家得了吩咐,不敢怠慢,拿了五六颗上好的人参,命人赶快去熬参汤。

    姜太医接着吩咐:“孟姑娘伤口太深,失血过多,轻易移动不得,你们两位给她擦拭一下身体,仔细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伤口,如果没有,给她盖严实些,我需要给她把一下脉。”

    吩咐玲珑打来了温水,齐王妃仔细的、轻轻的把孟倩幽的身上擦拭了一个遍,没有发现被的伤口。

    整个过程中,跟过来的医女一直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

    齐王妃轻轻叹口气,道:“你先出去吧,这里我来就行了。”

    医女都要哭出来了,她费尽心力才考入了宫中,当了医女,如果因为这件事而被姜太医赶出了太医院,那她以后的前程就全毁了。张嘴,要求情。

    齐王妃冷声把她要说出口的话堵了回去:“出去吧,我不会责怪你。”

    听闻这话,姜太医的眼神闪了闪。

    医女满脸羞愧的到了屏风外。

    姜太医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齐王妃仔仔细细的给孟倩幽盖严实,这才命人撤了屏风,请姜太医到了近前来给孟倩幽把脉。

    皇甫逸轩也走了过来。

    齐王妃把孟倩幽的脸部也擦拭干净了,众人这才看到她的脸色比白纸还要白。

    不单单是皇甫逸轩和齐王妃,就连姜太医的心里也一阵阵发沉,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示意玲珑把孟倩幽的手拿出来。

    不等玲珑弯腰,齐王妃亲自低下头,小心的把孟倩幽的右手拿出来,掏出自己的丝帕,搭在她的手腕上。

    姜太医伸出手,搭在他的脉搏上。

    屋内几人都屏住了呼吸,忐忑的不安的看着姜太医。

    过了好久,久到玲珑感觉到自己都要窒息了,姜太医才放开了孟倩幽的手腕,道:“幸亏没有伤到要害,没有性命之忧,不过有些失血过多了,身子亏损的厉害,至少半年才能养过来。”说完,同情的看了皇甫逸轩一眼。世子和孟齐孟姑娘的亲事一波三折,好不容易等到皇上下旨允许两人成亲了,孟姑娘却又出了这样的大事,十月份恐怕不能如愿成亲了。

    孟倩幽静静的躺在床上,乍看之下,宛如没有了呼吸。

    皇甫逸轩眼神幽深的望着她,不知在想些什么,没有说话。

    齐王妃却松了一口气,连声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皇甫逸轩仿佛被她的话语惊醒,看了姜太医一眼,道:“我先换件衣服,麻烦姜太医去会客厅了等候,我有些话想要问你。”

    姜太医点头,他正好也有些事要给皇甫逸轩和齐王爷说。起身,打开药箱,写下一个方子,交给玲珑,嘱咐她快点抓来,熬好,给孟倩幽服下后,盖好了药箱盖,背起了往外走。

    医女跟在后面。

    玲珑赶紧追了上去,领着两人去会客厅。

    皇甫逸轩脱下外面沾满血的外袍。到了衣箱,拿出一件外袍,静静的换好,才对齐王妃道:“母妃,你照看一下幽儿,我去去就回来。”

    齐王妃点头。

    皇甫逸轩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他的背影,齐王妃微蹙起眉头,她总感觉皇甫逸轩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

    青鸾和朱篱以及受了伤的精卫全部被安排在另一个院子里,王府里的下人进进出出的忙个不停。

    跟着皇甫逸轩而来的精卫也没有闲着,帮着太医给那些受了伤的精卫包扎。

    管家也是忙的满头大汗,里里外外,进进出出,吩咐个不停。

    路过院门口的皇甫逸轩只偏头朝里面看了一眼,便越过门口,来到会客厅。

    齐王爷沉着脸坐在会客厅内。

    姜太医战战兢兢的坐在他的下首,离他很远的位置,看到皇甫逸轩进来,才微微松了一口气。齐王爷的脸色太吓人了,恨不得要杀人一样。

    皇甫逸轩坐好,直接开口道:“幽儿的身体到底有什么不好的情况,姜太医就直说吧。”

    咽了下口水,偷偷的瞧了齐王爷一眼,姜太医尽量平稳着声音,把自己把脉的真实情况说了出来:“孟姑娘腹部的伤口太深了,就算医治好了,以后也会难有子嗣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