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血洗贺府(二更)
    齐王爷“腾”就站了起来,厉声惊问:“你说什么?”

    姜太医的身子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哆哆嗦嗦的又说了一遍。

    齐王爷跌坐回椅子上,逸轩一再给他说过,今生只娶孟倩幽一人,如果她难有子嗣,那他这王府齐王爷不敢再想下去,也不愿再想下去。难过的闭了闭眼睛,脸色比刚才的还要阴沉。

    皇甫逸轩似乎早就料到了会是这个结果,脸上的神情没有任何波动,依旧沉着嗓音温声问:“其它的呢,人有没有大碍?”

    皇甫逸轩的反应倒是在姜太医的意料之外,摇了摇头,如实回道:“没有,只要好生休养,孟姑娘的身体半年后就无大碍了。”

    “谢谢姜太医了,以后可能还要经常麻烦您过来。”皇甫逸轩道。

    孟倩幽伤的这样严重,就算皇甫逸轩不说,姜太医也是每日都要过来把脉的,闻言急忙道:“世子客气了,这是我份内之事,应该的。”

    皇甫逸轩点头:“幽儿的丫鬟和下人也受了重伤,在另一个院子里,麻烦姜太医亲自去给他们再把一下脉,尽力保住他们的性命,逸轩感激不尽。”

    过来会客厅的时候,姜太医也看到了另一个院子里进进出出的下人,闻言站起身,道:“王爷,世子,我这就过去看看。”

    齐王爷没有说话,皇甫逸轩点了点头。

    姜太医快步走了出去。

    会客厅内一片寂静。

    良久,齐王爷才咬牙切齿的问:“谁干的?”

    “贺琏和文二。”皇甫逸轩回完,站起身,道:“父王,您照看好府里,我出去一趟。”

    齐王爷也站起身,“不必,我去即可。”

    皇甫逸轩看向他,见他周身都充斥着嗜血的气息,知道是孟倩幽不能有孩子的事情刺激到了他了,没有阻拦,道:“三千精卫已留在了京城,我立刻命人召集起来,您带着他们过去吧。”

    对于精卫,齐王爷这些年来也只是有耳闻,没有亲眼见过,不过当年的老将军能从无数人当中挑选出了这三千人训练好了保护轩儿,身手绝对是不错的,应该比自己的府卫强很多,点头,应下:“好。”

    “让他们大张旗鼓的去,不必再隐藏他们的身份,等这件事一过,我光明正大的留他们在京城,如果有人不满,我自有应对之策。”皇甫逸轩道。

    能不满的人只有皇上了,要是以前,齐王爷还会顾忌一些,可自从上次孟倩幽的被污蔑是妖魔附体,而皇上却相信了以后,齐王爷的心里对这个皇兄已是失望至极了,他已经明白了,在那个位置坐久了,没有了任何的血脉亲情了,既然如此,自己也不必再收敛锋芒,做一个近乎闲散的王爷。再次点头,应下。

    父子俩同时走到回客厅外。

    齐王爷去了自己的院子里,换上王爷的朝服。

    皇甫逸轩则来到下人进出的院子里,吩咐一名精卫去给聚贤楼的掌柜的报信,命他速传信给所有的精卫,一刻钟后到王府门前集合。

    齐王爷穿戴整齐,走出院子,府内的下人见到纷纷惊讶,王爷一般上早朝的时候才穿朝服,今日怎么都快晚上了,王爷穿上朝服不知要去做什么。

    齐王爷面色凝重,周身散发着杀气,走到了府外,正好出来吩咐下人去烧水的管家,看到他的背影,仿佛又看到了十几年前他带兵要闯入皇宫的那一刻,面前有一阵的恍惚,等回过神来,哪里还有齐王爷的身影。

    精卫们的动作也很快,接到掌柜的信号,不到一刻钟就在王府门前集合好了。

    这么大的动静,自然是惊动了周围的人,一个个派人小心的探出头来观察着这边的动向。

    自然也惊动了府内的人,下人们议论纷纷,传到了玲珑的耳朵里,当然也到了齐王妃的耳朵里。

    孟倩幽和她手下的人都受了重伤,一看就是被人有预谋的截杀了。齐王妃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谁下的手,听了玲珑的话,一点吃惊的意思都没有,给孟倩幽掖了掖被角,道:“由着王爷去吧,不报了这个仇,我这心里也憋屈的慌。”

    齐王爷背脊挺直,沉稳的声音里带着无限的杀气,对众精卫道:“今日,你们听本王号令,随我去给你们的主子报仇。”

    “是,王爷!”三千精卫的应声震天,震得偷偷前来观看的人心里颤颤的,吓得急忙关上自己家的大门,一溜烟的跑进去禀报给自己家的主子。

    十多年前,齐王爷命人杖杀了护着齐王妃去逃命的丫鬟、仆人,齐王府门口的道路被染红的事再一次浮现在众人的脑海里。他们不由的猜想,今日是谁该倒霉了,心里害怕的同时,又好奇的要命,命人再速去打探。

    齐王爷没有骑马,穿着官服,沉着脸色,大步流星的走在前面。三千精卫步伐整齐的紧跟身后。

    已是晚上,大街上的行人很少,仅有的几个行人看到黑压压的,一群人过来,个个带着杀气,吓得急忙躲在了一旁。

    穿过两条街,到了贺府。

    贺府的大门紧闭,府内一丝动静也没有。

    齐王爷挥手,示意几名精卫上前,撞开贺府大门。

    一排弓箭手,从墙里冒出头来,个个箭搭在弦上,蓄势待发的对准他们。

    齐王爷只扫视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犹如他们不存在一般,对着门里说道:“贺章,你以为就凭着这些弓箭手就能挡住我吗?”

    门里响起贺章阴沉的笑声:“齐王爷,我这些弓箭手可都是百里挑一的好射手,你若不信,可以试上一试,看看是你的人厉害,还是我的弓箭手厉害。”

    齐王爷的声音里充满了不屑:“贺章,你我相识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我要想除掉的人从来没有能逃过去的。”

    “正是因为知道,我才提前做了准备。”贺章在心里念道,当然这灭自己志气的话他没有说出来。原本他是在家里等好消息的,可是一直到了天黑贺琏还没有回来,他便知道,他们失手了,贺琏也有可能回不来了,自己这白发人要送黑发人了,悲痛欲绝之下,便把隐藏在暗处的弓箭手全部调集了出来,准备跟上门的皇甫逸轩拼个鱼死网破。可他没想到,竟然是齐王爷自己来了。心里的惊骇多了几分。

    齐王爷的声音又传进他的耳朵里,“看在涟漪的份上,你若乖乖受死,我便给你留个全尸,否则的话,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贺章做丞相多年,做下的恶事不少,这句话从来都是他对别人说的,没承想今日自己也听到了这样的话,仰天长笑了几声,道:“好狂妄的口气,等你先过了弓箭手的这一关再说吧。”

    说完,命令弓箭手:“射!”

    无数的箭矢带着风声对着齐王爷和精卫们射过来。

    如果带来的是府卫,这一轮箭雨下,肯定会死伤无数,可今天来的是精卫,早在弓箭手一出现,所有人都做好的准备,箭矢一发,前面的人纷纷跃起,用内力把快要到眼前的箭矢震飞了出去,后面的精卫再后撤了两步,给他们让开了距离。

    有两支箭矢朝着齐王爷快速的飞来。

    齐王爷动也没动,眼都没眨一下,运用内力,挥手将箭矢挥落在地,冷声命令:“撞开大门!”

    弓箭手们看到一轮箭矢发出去,一个人也没有伤到,有些乱了手脚,再次搭箭上弓的动作慢了一些,几十名精卫趁此飞跃到墙上,手中寒光闪过,直接抹了弓箭手的脖子。

    这些弓箭手擅长的是拉弓射箭,对于近身肉搏根本任何招架之力,一下就死了一大片。

    贺章站在院内,看不到外面的情形。可当弓箭手被一击致命之后,也慌了手脚,连忙挥手,示意站在自己身后的三百府卫上去帮忙。

    一部分府卫冲上前去,拼命抵挡住快要被撞开的大门,一部分府卫拿着各式各样的兵器对着墙头上的精卫,胡乱戳了过去。

    又有数十名精卫越过墙头,落在府内,和府卫们混站在了一起。

    剩余的精卫上前,帮着用力冲撞大门。

    大门经不住这样的冲撞,“砰”的一声,倒向了府内,砸死了在门内抵挡的府卫。

    这下没有了任何遮挡,齐王爷带领剩余的精卫大步走进府内。

    墙上的精卫已把弓箭手全部解决,纷纷跃了下来。和府卫们混战在一起。

    贺府的府卫说好听了,就是保护府内众人安全的,说不好听了,就是看家护院的,本事没有多少,自然不是精卫们的对手,三百府卫眨眼的功夫就全部横尸在了贺章的面前。

    贺章的脸色有一瞬间的惊慌,随即消失不见。

    齐王爷站在被暗卫护在里面的贺章,冷冷一笑,命令精卫:“除了贺氏的人,其余的一个不留。”

    这一声令下,贺章是真的变了脸色,齐王爷这是要屠门呀,立刻高喝:“你敢!”

    回答他的是精卫们的应声。

    几百名精卫四下散去,府内立刻充满了惊呼声。只不过,一眨眼的功夫,这些声音都没有了。

    半刻钟后,有两名精卫提着吓得浑身瘫软的贺章的两个孙子过来,扔到了齐王爷面前。

    这两个孙子是十六七岁了,比贺琏要强的很多,是贺章的心头宝,平日里疼宠的很,见他们此刻吓得浑身发抖,贺章的心痛极了,颤着声音道:“你放了他们,我们有话好说。”

    齐王爷一脚踩踏在一人的身上,嘲讽的说道:“现在你还有给我说话的资格?”

    贺章被噎住。

    被齐王爷踩踏的孙子却是疼的高声嚎叫:“祖父,救我!”

    府内没有了声音,应该是被他们屠杀干净了,贺章知道自己今日也在劫难逃了,开口,声音里有了几分祈求:“你放了他们,我拿这条命给你换。”

    齐王爷抬头看向他,嘴角慢慢的弯曲,咧开,露出一个阴森嗜血的微笑,伸出手,一命精卫捡起地上的一把刀恭敬的递到了他手里。

    眼睛看着贺章,刀慢慢的举起。

    贺章明白了他要做什么,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下意识的伸出手阻止:“不要!”

    齐王爷手里的刀插在了脚下之人的胸膛上。

    脚下之人连哼都没哼一声,头一歪,没了气息。

    贺章心痛的当即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另一名孙子吓得连滚带爬的去了贺章的方向。

    齐王爷没有阻止,却在他刚要到达贺章面前,贺章也已伸出手准备拉出他的时候,手里的刀飞掷而出,稳稳的插在了他的后背上。

    贺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孙子身体一僵,伸出的手掉落了下去,脑袋耷拉,也没了气息。

    又是一口血从贺章的口里喷出,不住的摇晃着身体,怒声高喊:“我给你没完!”

    齐王爷却没有理会他,转身,往外走,冷声吩咐:“一个不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