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剿灭明家庄 (二更)
    皇甫逸轩点了点头,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上千名精卫静立在府外,鸦雀无声。

    皇甫逸轩走了出去,站在府门前,所有的精卫齐声高喊:“主子!”

    喊声震天,惊动了府内的人,也惊动了王府周围的人,立刻有不少的人探出头来好奇的看着这边。

    皇甫逸轩点头,高声说道:“十几年了,你们一直在暗处,见不得阳光,从今天以后,你们便光明正大的立于阳光下,听从我的号令。”

    精卫们神情激动,自从当年皇甫逸轩失踪以后,他们以各种身份隐匿于各处,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人召唤他们,他们都已经快要忘了自己的使命了,如今皇甫逸轩的这几句话,无疑是告诉他们,他们以后再也不是漂泊在各处,一无是处的平民了,而是令人闻风丧胆的精卫。

    皇甫逸轩又高声道:“今日,有两件重要的事情要交给你们去做,希望你们不要辜负了我的期望。”

    精卫们期待的看着他。

    皇甫逸轩扫视了他们一眼,提高了声音问:“精卫首领何在?”

    一高大精壮男子走出来,拱手:“属下周安,奉命统领京城精卫,请主子吩咐。”

    “郭飞受伤,从今以后,三千精卫由你统领,直接听从我的号令。”

    “属下遵命!”周安高声应道。

    皇甫逸轩点头,对周安招手。

    周安上前,在他面前站定。弓下身子,听他的吩咐。

    皇甫逸轩低声吩咐了几句。

    周安点头,挺直腰身,转身回了队伍前,另外点出十名精卫。

    “去吧,府中有快马,给你半个月的时间。”

    周安应声,领着十名精卫去了后院,各自牵出马匹,飞身上马,快速而去。

    又命人去牵了一匹马出来,皇甫逸轩也跃上了马背,领着精卫们,出了西城门,朝着离京城五十里外的明家庄走去。

    这一番动静自然又是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齐王爷已经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了,皇上明白,皇甫逸轩这是要去文二的外祖家报仇了,长叹了一口气,揉了揉两侧发痛的太阳穴,轻声下旨,“命巡防营的人紧随其后,等世子得手后将人给我带回来。”

    言下之意是不要阻止,等皇甫逸轩杀完人以后再出手。皇上这是明着袒护世子了,贴身太监明白了他的意思,巡防营统领也明白了皇上的旨意,不紧不慢的点齐了兵马,晃晃悠悠的朝着明家庄着走去。

    明家庄不是一个普通的村庄,这个庄子里的主人只有一家,那就是文二的外祖家,明盛祖家。这明家不是本地人,而是上一辈从很远的地方迁居过来的。据说是个大富之家,手里拥有着不少的生意。当年正是因为明盛祖不知何事受了伤,性命垂危,得亏文老东家救了他一命,才存活了下来,为了报答救命之恩,就把自己的小女儿嫁给了文泗的爹,做继室。

    上一次孟倩幽遇到袭击后,皇甫逸轩便命人调查清楚了这明家所有的底细,以前是盘踞在南方的土匪世家,后来朝廷多次围剿。不得已,才重新换了身份逃来了天子脚下,改头换面,做起了生意人。

    南方的官府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会有这么大胆,竟敢来了京城,所以前几年找不到他们的下落后,就把这事搁置了下来。

    而明家从此以后也算洗白了,做起了正派的生意,而且前几年还做的有声有色,一时在这京城周围也算是小有名气。

    不过,不知从何时起,生意开始走了下坡路。

    一个村子里都是当时从南方带来的人,好几百人都需要养,所以才打起了德仁堂的主意,只要文二把的德仁堂弄到手了,不但财路上没有了后顾之忧,就是村庄里的这些闲人也可以安置一些。

    可惜呀,如意算盘打得好,却没想到一再被孟倩幽破坏,明盛祖也是气坏了,才铤而走险,一次又一次的暗害孟倩幽。尤其这最后一次,几乎动用了村庄里这些年培养出来的所有的精干力量。

    天色已晚,文二还没有回来,此时的明盛祖已经坐不住了,不停的在屋子里来回的转悠。

    皇甫逸轩领着精卫们到了明家庄的时候,看守庄门口的人立刻就发现了他们,赶紧跑进去禀报。

    明盛祖听完,瘫坐在椅子上。皇甫逸轩来了,那说明贺琏和文二两人没有得手,说不定还不敢想下去,强撑起精神,明盛祖咬牙命令:“快,把村子里的人集合起来,绝不能让他们进入村子里。”

    村里有一口集合的大钟,遇有紧急的事情的时候,这口大钟就响起,村里的男女老少就会全部到此地集合。

    黑夜里,钟声传的很远,皇甫逸轩自然也听到了,蔑视的瞥了下嘴角,领着精卫直接来到了庄门口。

    一名和文二有些相似面容的四十多岁的大汉,拿着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凶神恶煞般的领着一群黑衣人站在门口,对皇甫逸轩怒目而视。

    不慌不忙的下了马,不紧不慢的走到他面前三丈远的地方停下,皇甫逸轩开口,声音里没有任何起伏:“是我让人动手,还是你自己了断。”

    大汉朝着他“呸”了一口,不屑道:“好大的口气,你爷爷我长这么大,还没人敢给我说过这样的话,你是活的”

    话没说完,眼前人影一晃,皇甫逸轩已经到了他面前,大汉身后的黑衣人惊呼,大汉慌忙举刀想要抵挡,可惜晚了一步,皇甫逸轩的手已经掐到了他的勃颈上,一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大汉的脖子一歪,立刻没了气息。

    皇甫逸轩松手,大汉朝前“噗通”倒在地上,溅起了阵阵尘土飞扬。

    所有的黑衣人惊骇,吓得不由自主的退后了几步。

    皇甫逸轩一步一步朝着庄子里走去。那踏在地上脚步声,震得所有的黑衣人心里发慌。

    精卫紧跟在后。

    进去村庄后,皇甫逸轩站定,扫视了黑衣人一眼,冷声问:“明盛祖呢,让他滚出来!”

    黑衣人眼神慌乱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说话。

    其中的一个黑衣人实在受不了这种气氛了,大吼了一声,从人群中冲了出来,举着手里刀快速的朝着皇甫逸轩砍去。

    皇甫逸轩站着没动,他身后的一名精卫快速迎了上去,和黑衣人擦肩而过。

    黑衣人身形顿住,好一会儿身体才朝前扑去。

    皇甫逸轩的声音也同时响起:“杀!”

    精卫上前,没有喊杀声,没有打斗声,几十名黑衣人瞬间毙命。

    无视这满地的尸体,皇甫逸轩继续朝着庄子里走去。

    忽然间无数的火把亮起,照的整个庄子里如同白昼一般,一名身穿黑衣,面色阴沉的老人由两个和他长相差不多的大汉拥着出来,他的身后,是拿着各式各样兵器的男女老少。

    皇甫逸轩停住脚步,看着他,问:“明盛祖?”

    明盛祖没有回答,反而怒声道:“皇甫逸轩,你杀了我的儿子和外孙,我与你没完!”

    皇甫逸轩嘴角微撇,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如同谈论今日天气如何般云淡风轻道:“文二已经上路了,既然你如此疼他,就下去陪他吧。”

    想到是一回事,亲耳听到又是一回事,明盛祖心里一阵绞痛,身体也踉跄了几下。

    旁边的两名大汉同时喊了一声“爹”扶住了他。

    明盛祖深吸了一口气,厉声道:“皇甫逸轩,我要活剐了你。”

    “等你有命活下来的时候再说吧。”皇甫逸轩声音不疾不徐,不缓不慢,却莫名的让听到的庄内众人打了一个寒颤。

    明盛祖当年也是雄霸一方的土匪,虽然老了,血气还在,哪能咽得下这口气,命令众人:“都给我上,今日就算拼个鱼死网破,也要杀了这个畜生,为你们的三少爷和表少爷报仇。”

    所有的人呐喊着冲了上来。

    皇甫逸轩没动,十几名精卫将他围在中间,其余的人分别去对付庄里的人。

    庄里的精锐去截杀孟倩幽和皇甫逸轩的时候都被灭了,剩下的更加不是精卫们的对手,一刻钟后,所有的人都躺在了地上,火把扔的到处都是。

    明盛祖已经白了脸色,他万万没想到皇甫逸轩带来的这些人如此厉害,几乎是没费什么力气,便把他的人杀了个一干二净,只留下了他们爷仨,不,还有,但愿他们能跑远一些。

    他的想法没落,皇甫逸轩的声音响起,“明盛祖,现年六十三岁,三儿两女,除女儿嫁给了德仁堂的少爷,做了继室外,其余的都留在了明家庄。其中三子共添五男三女,长女有两男一女,小女生有一子,总共十七个子孙,除去你的小女儿和文二,除去我刚才杀了的那一个,还剩十四人,而今只有两个儿子留在你的身边,不知其他人去了那里。”

    明盛祖的心里颤了几颤,他没有想到皇甫逸轩会把他的情况了解的这样清楚,强撑着说道:“老夫早就做了两手准备,在氿儿出发以前就送走了他们,你想要找到他们,别做梦了。”

    皇甫逸轩微微一笑,反问了一句,“是吗?”

    明盛祖的心里又颤动了几下,亮开了架势,咬牙道:“老夫也称雄了一生,今日绝不会乖乖的束手就擒,想要我的命,有本事就过来拿吧。”

    他的两个儿子也亮开了架势。

    皇甫逸轩站着没动,温声道:“明庄主何必着急,等你们一家团聚了再送你们上路也不迟。”

    说完,挥手,下令:“一刻钟!”

    精卫们应声,四散开去。

    明盛祖心里着急,和两个儿子对望了一眼,都抡着手里的大刀朝着皇甫逸轩冲了过去。

    皇甫逸轩没动,精卫们迎上前,和他们缠斗在一起。

    别看老了,明盛祖的身手还在,精卫们一时半会也无法拿下他。

    皇甫逸轩也不着急,站在一边静静的观看。

    半刻钟后,父子三人同时被拿下。

    一刻钟后,精卫们带了十多个年轻的男子和女子以及一名四十多岁的女人从庄子的深处走了出来。

    看一个不少,明成祖睚眦欲裂,挣扎着问:“皇甫逸轩,你要做什么?”

    皇甫逸轩露出温和的笑容,走到他面前,捡起他掉落在地上的大刀,直起身,走到一名男子面前,手起刀落,男子的人头掉落在地上,骨碌碌滚到他面前。

    正是自己一向疼宠的大孙子,明盛祖心疼的差点昏过去,拼力的挣扎,嘶吼道:“你要杀就杀我,截杀清河县主的事于他们无关。”

    “我做的最大的错事,就是当时在西城的时候放走了文二,没有早日剿灭你们。导致幽儿一次次的受伤,今日我不会再心慈手软饶过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人。”说到这,露出一个阴森的笑意,让明盛祖的心里又一阵发慌后,才接着说道:“放心,我会让他们在你的面前一个个死去,让你也尝尝那种彻骨的疼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