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四章母妃,我是你亲儿子(一更)
    已是第三天,孟倩幽依然没有醒来。

    不仅齐王妃,就连齐王爷都着急的不行,不断的训斥姜太医等人。

    姜太医等人挨个战战兢兢的给孟倩幽好号过脉后,感觉一切如常,可是人就是醒不过来,集体商议过后,归结为孟倩幽的身子太弱,需要大补。

    齐王妃补药过剩,而导致身体越发虚弱的事,齐王爷一直记在心里,闻言骂道:“一群废物,除了会用补药以外,还会什么,枉你们自称医术精湛,位于太医院,平日里就是用这一套来糊弄皇上和各宫娘娘的吗?”

    这个罪名可就大了,姜太医等人吓得冷汗直流,当即就跪在了地上,姜太医道:“王爷息怒呀,孟姑娘的病情确实没有恶化呀,这几日的血气也补回来一些了,按理说早就应该醒了,可是”

    齐王爷更加的暴怒,“按理说?你们打着太医院名医的幌子,做着庸医的事情,按理说本王就该砍了你们的人头。”

    齐王爷一怒之下屠了贺章满门,丢掉了以前温和有礼的形象,露出嗜杀的本性,姜太医等人本来就害怕的很,现在被齐王爷的几句话,吓得更是浑身哆嗦的不行,只感觉自己的后脖颈凉飕飕的。

    虽然暴怒,但齐王爷还是没有失去理智,姜太医身为太医院院首,医术自然有过人之处。要是杀了他和另外的几名太医,说不定孟倩幽更加不知何时醒来了,冷哼了一声,下了命令:“最迟明天晚上,要是孟姑娘还没有醒过来,你们就自己谢罪吧。”

    脑袋暂时保住了,可是如果孟倩幽醒不来,它也只是多吃三顿饭的事,姜太医等人不敢怠慢,再次凑在一起紧张的研究孟倩幽的病情。

    皇甫逸轩对这一切毫不理会,用仅剩的精神支撑着自己,等着孟倩幽醒来。

    又是一夜过去,除了受伤的众人熬不住,稍微休息了几个时辰以外,就连王府的下人都没人敢去睡觉,都静立在各自的岗位上,祈祷着孟倩幽赶快醒来,要不然,这王府里以后再也不会有欢声笑语了。

    似乎听到了众人的祈祷,也似乎皇甫逸轩这几天来的呼唤起了作用,第二天天色将明的时候,孟倩幽轻轻抖动了几下。

    皇甫逸轩一直盯着她,自然没有放过她这个细微的动作,欣喜若狂,用几乎说不出话来的沙哑的声音轻轻的喊道:“幽儿,幽儿。”

    孟倩幽的睫毛颤动更加的厉害,好一会而才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憔悴不堪的皇甫逸轩,皱了皱眉头,不满的道:“声音难听死了。”

    皇甫逸轩一愣,随即眼泪喷涌而出,似哭似笑道:“谁让你这么多天不醒的,就是用这难听的声音吵醒你。”

    孟倩幽抬手,想要替他擦下眼泪,皇甫逸轩抓住她的手,把脸贴在她的手上摩挲,大颗的泪珠掉落在她的手上。看着她的眼睛轻声道:“我以为你再也不回来了。”

    “傻瓜!”孟倩幽也红了眼眶,嗔怪他:“这里有你,我怎么可能放的下。”

    皇甫逸轩露出这四天来的第一丝笑容,道:“这可是你说的,以后上穷碧落下黄泉,你都要跟我在一起,如果你敢食言,我不会放过你的。”

    孟倩幽的眼眶更加红了,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笑着点头,轻应,“好,我答应你。”

    皇甫逸轩伸手,抹去她的眼泪,却任由自己的流了下来。滴滴落在薄被上,却熨烫在孟倩幽的心里。

    门外值守的丫鬟听到屋内的动静,大喜,不顾规矩的轻轻的打开门帘,朝着里面看了一眼,见真的是孟倩幽醒来,风一样跑去齐王妃的院子里禀报。

    齐王妃早已经醒了,精神不济的很,正坐在床上不住的叹气。听了丫鬟的禀报,精神一振,立刻下床,也没来得及穿好就往外跑,玲珑想拦都没有拦住。

    一口气跑到皇甫逸轩的屋子里,气喘吁吁的看着醒来的孟倩幽,心里一喜,眼眶也立刻红了。

    齐王妃一下挤开皇甫逸轩,坐在床前的凳子上,欢喜的问:“幽儿,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这几天要担心死我了。”

    皇甫逸轩好几天滴米未进,身体虚弱的很,被齐王妃猛力这一挤,跌坐在地上,感觉眼前真真发黑,身体摇晃了几下,差点昏过去。

    齐王妃却连看也没看他一眼,关心的孟倩幽:“饿不饿,要不要我给你去熬些粥过来喝。”

    看着皇甫逸轩的狼狈样,孟倩幽“噗嗤”一声,轻笑出来。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皇甫逸轩不满的声音在地上响起:“母妃,我才是你亲生的,我也好几天没吃饭了。”

    回头瞪了他一眼,齐王妃道:“活该,谁让你没有保护好幽儿的。”

    皇甫逸轩瞠目结舌,不相信的看着齐王妃,愣愣的好一会儿没有说出话来。

    孟倩幽第一次看到他这傻傻的样子,喷笑出声,却不小心扯动了伤口,疼的“嘶”了一声。

    齐王妃急忙着急的问:“怎么了?伤口疼了吗?”

    皇甫逸轩也急忙站起来,焦急的问:“伤口疼的厉害”谁知起得太猛了,眼前一阵发黑,一头朝着孟倩幽的身上就栽了下去。

    齐王妃吓了一跳的同时,失声惊呼的同时竟然用力推了他一把。

    皇甫逸轩往下栽的同时已经清醒过来,慌忙伸出手想要扶住床沿,支撑住自己的身体不要压到孟倩幽的身体上,谁知被齐王妃这么一推,虚弱的身子竟然被她推开了,整个人朝着孟倩幽头顶的方向歪斜了过去,然后孟倩幽听见了“咣”的一声响,站立不稳的皇甫逸轩脑袋撞到了床杆上。直撞的他眼前又无数金星飘过。

    没有跌倒孟倩幽身上,压到她的伤口,齐王妃松了一口气,一点怜惜的意思都没有,反而责怪皇甫逸轩:“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要是压到幽儿的伤口,看我怎么跟你算账。”

    皇甫逸轩捂着发痛的脑袋,摇了摇头,把眼前的金星甩掉之后,再一次郑重的重申:“母妃,我是你亲儿子。”

    齐王妃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这个你不用说了,全天下的人都知道。”

    孟倩幽再次忍不住轻笑起来,同情的看了皇甫逸轩一眼,收敛了笑意,满脸歉意的对着齐王妃说道:“让您担心了。”

    齐王妃再次红了眼眶,低下头,帮她掖了掖被脚,借以掩饰自己的情绪,终究还是没有控制住,眼泪滑落了下来,声音哽咽的说道:“我这几天,心里被剜了肉一样疼,你呀,以后千万别再受伤了,我承受不住。”

    孟倩幽也再次红了眼眶,轻轻点了点头:“我给您保证,以后不会了。”

    齐王妃也点了点头。

    皇甫逸轩站在一边抿唇不语。

    齐王爷和姜太医等人也得到了孟倩幽醒了的消息,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尤其是知道了自己的脑袋彻底的保住了的姜太医等人兴奋不已,来到皇甫逸轩的院子里,等着求见。

    齐王妃给孟倩幽盖严实了以后,拿出丝帕搭在她的手腕上以后,才出声让几人进来。

    迫不接待的走进屋内,看到孟倩幽正笑望着自己,姜太医心里那个激动呀,恨不能仰天大笑三声,几个大步便走到孟倩幽面前,激动的说道:“孟姑娘,您可醒了,您再不醒,我等的人头可就真的保不住了。”

    孟倩幽轻笑了一下,调侃的说道:“您老这人头,结实的很哪,不会轻易的没有了的。”

    想起自己和孟倩幽的第一次见面,因为治不好齐王妃,齐王爷就扬言要砍了自己的人头,再到临城的瘟疫,以为这条老命会交代在那,再到如今给孟倩幽看病,自己确实每次都是有惊无险,姜太医笑了起来,道:“这一切都是托了姑娘的福,我等才能安然活到现在。”

    后面的几名太医也跟着轻笑出声。

    齐王妃站起来,姜太医坐下,手搭在孟倩幽的脉搏上,仔细的给她号脉,脉搏虽然微弱,却跳的平稳,没有什么大碍了,笑着点头:“伤势已无大碍,姑娘只管安心养伤就是,几个月后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这样的重创伤,孟倩幽比他懂得多,自然知道自己的身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之所以让他把脉,就是为了让齐王妃,齐王爷和皇甫逸轩听了放心,等姜太医说完,便笑着道谢:“谢谢您了。”

    姜太医吓得急忙摆手:“孟姑娘客气了,这是我们的份内之事,应该的。”

    齐王爷和齐王妃以及皇甫逸轩听完以后果然全部都松了一口气,齐王爷吩咐:“去端些参汤来,给孟姑娘服下。”

    门外有人应声,随即脚步声快速而去。

    姜太医等人的心也放下,在饮食方面多嘱咐了一些,才全部走了出去。

    齐王爷也跟着走了出去。

    参汤端来,皇甫逸轩伸手要接过,被齐王妃抢先一步端在手里,道:“厨房里一直温着粥,你也喝一些,好几天没有吃饭了,再好的身子也受不了的。”

    连着四天不眠不休,皇甫逸轩的身体和精神也确实到了极限,没在坚持,吩咐下人把粥端来屋子里,守着孟倩幽吃下。

    齐王妃小心的喂孟倩幽喝完了半碗参汤,替她擦了擦嘴,看她的脸色有了疲色,道:“你的身体还很虚弱,先好好的休息,其它的什么都不要想。”

    孟倩幽轻轻的点了点头,闭上了眼睛,不一会便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见她睡熟,齐王妃才站起身,给皇甫逸轩做了一个手势,母子俩轻手轻脚的走了出去。

    走出门外,齐王妃眼里露出心疼之色,对皇甫逸轩道:“你也好几天没有休息了,去旁边的院子里好好休息一下吧,母妃替你照顾幽儿。”

    皇甫逸轩摇头,拒绝:“谢谢母妃,还是我来吧,不然我心里不踏实。”

    孟倩幽就差一点儿就没命了,齐王妃了解他心里的那种恐惧,叹了一口气,道:“那好,你警醒一些,如果熬不住就派人去喊母妃过来帮忙。”

    皇甫逸轩点头,玲珑搀扶着齐王妃走出了院子。

    轻手轻脚的回了屋内,走到床前,皇甫逸轩脱掉了自己的鞋袜,小心的越过孟倩幽去了床里面躺好,把胳膊搭在她的胸前,轻搂着她,心满意足的也沉沉的睡了过去。

    孟倩幽这一觉又睡了一天一夜,等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床前围满了人,而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孟氏那张焦急而又担心的脸。

    “幽儿,你醒了,”见她醒来,孟氏的声音里有着掩饰不住的狂喜。

    “娘,”孟倩幽如多日未的小女儿一般撒娇的喊了一声。

    孟氏的眼泪滴落下来,哽咽着应了一声:“娘在这。”

    ------题外话------

    谢谢亲爱的,然然,借宝地打广告

    推荐好友新书凤吟九霄之惊世狂妃太嚣张,阡陌子然著,pk中,奖励多多,欢迎入坑!

    她,21世纪的绝顶杀手,隐世家族的少主,一朝被人陷害穿越重生,变成了神幻大陆郁孤家的超级废物——郁孤凌然。

    从此废材逆袭,凤吟九霄。

    都说百里家的少主高冷神秘,那她面前这个嬉皮笑脸,一脸谄媚,摸爬滚打求包养的是谁?

    “登徒子,滚远点,我们不熟!”某然拍走那只咸猪手。

    某彻一脸委屈,嘟着嘴巴,“你昨天才亲过人家的,难道打算始乱终弃?”

    “靠,那只是个意外,意外懂不?”

    “我不管,人家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就收了我吧,小然然!”

    某然一脸生无可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