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五章 自我了断(二更)
    孟倩幽转头,看到同样一脸焦急的孟二银,喊了一声:“爹。”

    孟二银也红着眼眶点头应声:“爹在这。”

    “大哥,”

    “大嫂,”

    “二哥,”

    “二嫂,”

    孟倩幽一一喊了过去。

    几人也红着眼眶应声:“大哥在,”“大嫂在,”“二哥在,”“二嫂在,”

    孟倩幽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我没事,你们不要担心。”

    众人的眼泪落下。

    齐王妃也红了眼眶,掏出手帕,擦了擦不由自主流到脸颊上的泪水,给齐王爷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们两人出去,让孟家的人好好的陪孟倩幽说会儿话。

    齐王爷意会,站起身,随着齐王妃走了出去。

    孟氏的眼泪流得最凶,大颗大颗的滴落在孟倩幽盖着的薄被上。

    孟倩幽伸出手,想要帮她擦一下眼泪,皇甫逸轩阻止了她:“小心扯到伤口。”

    孟氏慌忙用手背擦了擦眼泪,也急忙阻止她:“你别动。”

    看着双眼通红的样子,孟倩幽故意装出一副轻松的表情,“你们不用担心,我这次伤的比五年前轻,过不了几个月就会好的。”

    她这一说,孟氏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原本是想安慰众人的,却又惹得孟氏掉下了眼泪,孟倩幽神色有些着急,“娘,别哭了,我很快就会好的。”

    孟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不停的点头。

    孟二银倒是理智一些,也跟着劝慰孟氏:“幽儿醒来就好了,太医不是说了吗,好好的养几个月就又活蹦乱跳了。”

    孟倩幽也赶紧跟着附和:“对,我很快就会好的,娘不要太担心了。”

    孟氏擦干净了泪水,抽噎了一下,道:“幽儿,娘想过了,等你好了以后,你和逸轩跟着爹娘回乡下吧,娘每天看着你,守着你,心里踏实。”

    皇甫逸轩站在一边没有说话。

    看了他一眼,孟倩幽笑着对孟氏说道:“娘,这个可能有点难度,逸轩是王府的世子,离不开的。”

    孟氏还要再说,皇甫逸轩跪在了两人面前,“爹、娘,是我不好,没有照看好幽儿。”

    屋内众人吓了一跳,孟二银赶紧上前扶起他:“你这孩子,幽儿受伤不能怪你,快起来。”

    孟氏也急忙说道:“娘就是这么一说,你这是做什么,你对幽儿的心意娘能不知道吗?”

    皇甫逸轩站了起来,道:“爹、娘,您二老放心,从今以后,再也没有人敢伤害幽儿了。”

    贺府被屠了满门的事,孟家人也已经知道了,闻言孟氏点了点头:“娘知道,娘相信你以后会保护好幽儿的。”

    小人儿孟召站在孙茜身边,也一脸担心的看着孟倩幽。

    孟倩幽笑着对他招手:“召儿,过来。”

    孟召乖乖的走上前来,小身子前倾,小手在孟倩幽苍白的脸上摸了摸,童声童气的问:“姑姑,疼不疼?”

    孟倩幽摸了摸他的小脑袋,笑着回道:“刚才还疼,现在看到召儿就不疼了。”

    “那我一直陪着姑姑吧,那样姑姑就一直不会疼了。”孟召懂事的说道。

    众人被他童稚的言语逗乐。

    孟倩幽也轻笑了一下,微微点头:“好,以后召儿就陪着姑姑。”

    孟家人听到消息,一路急着赶来,谁都没有休息好,这会儿脸上也全是疲惫之色,皇甫逸轩看在眼里,道:“爹、娘,我已命人收拾好了院子,您二老和大哥、大嫂,二哥、二嫂先去休息吧,我来照顾幽儿。”

    一家人到了京城之后,因为担心孟倩幽,就直接来到了齐王府,由看门人领着走到皇甫逸轩的院子里。当时心里惦记孟倩幽的病情,心里着急,没有想那么多。现在看孟倩幽醒了,太医又亲口对他们说没事,只需好好的养几个月就好了,一家人放下心来,孟氏这才想起来害怕,闻言直摆手:“不行,不行,我们可不能住在王府里。”

    孟二银同样也是胆怯,自己一家都是乡下人,不懂王府里的规矩,如果说错了话,做错了事,惹了齐王爷和齐王妃不高兴,那就麻烦了,也跟着点头附和:“我们不住王府里,我们先回幽儿买的宅子里住。等过几天,幽儿的伤势好一些了,我们便把她也接回去。”

    皇甫逸轩了解他们的想法,知道如果强留他们住在王府里,他们肯定会吃不好睡不着的,看向孟倩幽。

    孟倩幽笑道:“就依了爹娘吧。”

    孟氏松了一口气,道:“娘,以后白天就过来照顾你,晚上再回去。”

    皇甫逸轩刚要说不用了,有自己照顾孟倩幽就行了,孟倩幽先开了口:“好,那娘今天先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明日再过来,我想吃您做的饭了。”

    每日里往王府跑的孟义夫妇,也跟着孟二银夫妇回了南城的家里,听了孟小铁死了消息后,惊愣了好一会儿孟义才痛苦的说道:“我真是不孝,竟然没有送四叔最后一程。”

    孟贤拍了拍他的肩膀,庆幸的说道:“幸亏你们跟着幽儿回去,否则的话”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众人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孟义夫妇如果随着孟倩幽回去了,必定还会随着她回来,那这半路的截杀绝对会要了他们一家三口人的命。

    一家人在京城里住了下来,孟二银,孟贤和孟义每日坐着马车去城外,指挥工人们照看那一千五百亩土豆,孟齐则帮忙去照看作坊。

    孟氏领着孙茜,王嫣和周莹每日里想法给孟倩幽做好吃的,做好了以后,便提着食盒去王府,轮流照看孟倩幽。

    这期间,齐王妃也每日过来,陪着她们说话。

    孟氏见齐王妃没有架子,待了几日后,心里的紧张和害怕消除了,等孟倩幽睡着了以后,就去齐王妃的院子里边帮孟倩幽做衣服,边陪着她说话,给她讲一些乡下的趣事。

    齐王妃听着津津有味,直言以后有空闲了,要去乡下住一段时日。

    而孙茜和王嫣以及周莹则抽空搭伴去给孟倩幽购置成亲要用的东西。

    王嫣的孩子还小,齐王妃十分的喜爱,每当这时候,就自告奋勇的帮着看孩子,只要孩子到了她的手里,就一直抱着不撒手,左摇右晃的逗得小家伙十分开心,以至于到了后来,只要齐王妃出现在他面前,便张着小手让她抱。

    而这其中最不高兴的就属皇甫逸轩了,白天孟倩幽一天都是被孟氏几人霸占着,自己只有等到晚上的时候才可以抱着她说会儿悄悄话。

    如此又过了几天以后,周安领着十名精卫风尘仆仆的回来了,把从六皇子哪里得来的银票如数上交给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没接,吩咐:“分给三千兄弟们吧。”

    六皇子的银票有几十万两,即使三千人平分,一人也能分得不少。周安大喜,连声道谢:“谢谢主子。”

    同一时间,皇上也收到了苦寒之地官员的奏报,奏报中称六皇子在接近苦寒之地的时候,遭遇了流寇,和流寇动了手,被流寇所杀,所带财物也被抢走,而跟随他去的车夫因为放弃了抵抗,捡回了一条性命,奏折中还附了一份摁着车夫血手印的口供。

    而皇上派出去的龙卫也在同一天回来了,禀报说看到了六皇子的尸体,也详细的询问了车夫,口供一致的说六皇子确实是遭遇了流寇,因为插入他背上的那把大刀,便是流寇们经常使用的弯刀,一般人轻易拿不到。

    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孩子,皇上怎么可能不清楚,六皇子的武功也是不弱的,怎么会轻易的死于流寇之手,心中隐约有猜想,可能是齐王爷父子所为,但又找不到证据,只有郁闷的再次砸了御书房内的东西,大骂龙卫们是一群饭桶后,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而被娘家灭了满门,刺激的已经有点癫狂的贺贵妃,在听到“有心人”传递给她的六皇子已死的消息后,跑去御书房外跪着求见皇上,问他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到底是疼宠了多年,心里也不是一点感情没有,又怜惜她接连失去了娘家人和儿子,皇上破天荒的出来见了她,并亲口告诉她,六皇子的事情是真的,他已派出了龙卫去保护,却还是晚了一步。

    娘家和儿子没有了,多年的筹谋成了一个笑话,贺嫔一路癫狂的大笑着回了自己的宫里,当晚趁着宫人不注意,一根白绫把自己吊死在了自己的屋子里。等宫人发现的时候,尸体已经僵硬了。

    皇甫逸轩听了宫里传出来的这个消息,连眼都没有眨一下。

    皇上却是痛心不已,下了圣旨,恢复她贵妃的身份,以贵妃之礼安葬,并表明自己三日内不会再宠幸后宫的任何人。

    多年的宿敌落得这样的下场,皇后的心里那叫一个痛快,连当天的早饭都多吃了不少。

    皇甫巽却来到了齐王府,一见到皇甫逸轩就迫不接待的问:“是你做的吧?”

    皇甫逸轩没理他。

    皇甫巽无趣的撇了撇嘴,道:“你这就不够意思了,我和他斗了那么多年,好歹你也让我看看他临死前的惨样。”

    皇甫逸轩当即扬声对外面吩咐:“来人!”

    周安走了进来,拱手,恭敬道:“主子!”

    “立刻送太子去苦寒之地见六皇子,如果下葬了,就把尸体挖出来给他看。”皇甫逸轩一本正经的吩咐。

    没等周安应声,皇甫巽惊吓的咽了下口水,不相信的惊问:“你是开玩笑的吧?”

    皇甫逸轩的一点玩笑的表情都没有,道:“您是太子,未来的帝王,您的吩咐我怎么可能不遵守,您放心,精卫的速度很快的,不出五天就可以送你到苦寒之地。”

    苦寒之地离京城有千里之遥,五天到了那里,自己非脱层皮不可。不对,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到要去,只是随口说说而已,皇甫逸轩这个黑心的家伙,肯定是想借机整自己。

    皇甫巽明白过来,当即起身,快速的离开了齐王府,临走时虚张声势的恶狠狠的撂下一句话:“我是看在弟妹受伤了的份上放过你这一次,下次你若敢再捉弄我,我定然不会饶过你。”

    周安看着他以逃命的速度快速的“冲”出了齐王府,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处,好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皇甫逸轩嘴角微抿,连日来因为不能亲自照顾孟倩幽的郁闷心情缓解了不少。脚步轻抬,准备去自己的屋子里看看孟倩幽醒了没有,另一个二货的声音大大咧咧的从会客厅的院子里响起:“皇甫逸轩,你给我滚出来,我问问你,你是怎么照顾幽儿的?”

    外面人的话落,皇甫逸轩的眉头皱起,黑着脸走了出去,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眼前人影一晃,一记猛拳就照着他打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