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咬人(一更)
    皇甫逸轩伸出手,轻飘飘的就阻止了他的拳头,来人并不甘心,换了一招朝着他的面门打来。

    再次闪过,皇甫逸轩也不客气的回招攻了回去。

    两人也不说话,你来我往的过了几十招。

    周安一开始处于戒备状态,准备随时上去帮着皇甫逸轩,等看两人过了几招以后,见世子并没有动用内力,而是如平常人打架一般,打斗的套路好像也差不多,料想可能是皇甫逸轩熟知的人,便收了戒备的状态,静立在一边观看。

    两人过了有几十招,来人累的气喘吁吁,皇甫逸轩却一点粗重的呼吸都没有。

    来人停下动作,一屁股坐在地上,摆手:“不打了,累死我了。”

    放弃内力,毫无负担的打了这一架,皇甫逸轩仅存的那点郁闷的心情全没了,走到他面前,轻轻踢了踢他,嘲讽的说道:“孙良才,这几年你是不是光顾着养尊处优了,武功一点进步都没有。”

    孙良才猛地伸出手,抱住他的大腿,张嘴,就在他的腿上咬了一口。

    这次是真咬,孙良才的力气也大,这一口下去,皇甫逸轩疼的“嘶”了一声,下意识的就一脚踹了过去。

    孙良才被踹的“咚”的一声仰躺在地上。

    周安再一次目瞪口呆。

    弯腰摸着被咬痛的大腿,皇甫逸轩高声道:“孙良才,你属狗的呀。”

    孙良才呼哧哼哼的爬起来,摸了摸自己被磕疼的脑袋,得意的说道:“活该,谁让你没有照顾好幽儿的。”

    左一口幽儿,右一个幽儿,皇甫逸轩的脸色黑的如锅底一般了,低沉着声音**裸的威胁:“你要是在敢喊幽儿,我打的你满地找牙信不信?”

    孙良才下意识的颤了一下身子,不过想到这段时间孟倩幽所遭的罪,又挺直了腰板,梗着脖子道:“我就叫,”幽儿,幽儿,“你能拿我如何?”

    皇甫逸轩露出一个阴森的笑意,直起身,对着周安吩咐:“把孙少爷吊到府里的大树上去。”

    周安应声,上前,就要拖着孙良才往外走。

    孙良才杀猪般的叫声响彻了整个王府:“救命呀,要杀人了,要杀人了!”

    正在和孟氏一起缝制衣服的齐王妃听到这凄惨的叫声,吓得拿针的手一哆嗦,扎到了另一只手上,“哎哟”了一声。

    玲珑急忙上前,拿着丝帕帮她把血丝擦拭干净。

    孟氏关心的问:“没事吧?”

    齐王妃笑着摇头:“没事。”

    孟氏微皱了下眉头,自语道:“我怎么听这声音有些像良才那孩子呢。”说完,又摇了摇头,前段时间,孙茜回了娘家,回来说孙良才去了南方,亲自采购丝绸去了,没有个小半年不会回来的,自己一定是听错了。

    熟睡的孟倩幽也被这凄惨的叫声惊醒,听出是孙良才的声音,知道肯定是惹到皇甫逸轩而被惩罚了,笑着喊人:“青鸾,去”话出口,才想起青鸾舍身护在自己身上,被黑衣人从后面用剑捅了个透心凉,自己在她的下面都感觉到了剑尖也戳到了自己身上,神情黯淡了下来,这么多天,她不敢问青鸾和朱篱,以及文彪和郭飞的情况如何,怕的就是听到不好的消息,她不问,就会自欺欺人的认为,她们还活着,以后会一直陪伴在她的身边。

    抿唇,对着外面吩咐:“来人!”、

    一名丫鬟打开门帘走了进来,恭敬的福身:“孟姑娘,您有何吩咐?”

    “告诉逸轩,让他把客人带进来,我要见见。”

    丫鬟应声,走了出去。

    孙良才这一声嚎叫,也吓了皇甫逸轩一跳,亲自上前捂住孙良才的嘴,威胁道:“你要是再敢嚷,吵醒了幽儿,我拔了你的舌头。”

    他的手劲太大,捂得孙良才喘不过气来。

    孙良才边拨他的手,边呜呜叫着挣扎。

    丫鬟过来禀报的时候,看到两人的样子,神情一愣,赶紧低头,目不斜视的禀报:“世子,孟姑娘醒了,请客人过去。”

    果然孟倩幽吵醒了,皇甫逸轩心里那个气呀,伸出另一只手,掐在孙良才的腰上,用力来了三百六十度大旋拧,才放开了他。

    孙良才自然疼是又是哇哇大叫,然后从地上利索的爬起来,高声嚷道:“你这个黑心的家伙,我要告诉幽儿你欺负我!”

    周安全程看的仔细,嘴已经张成了鸡蛋一般大,使劲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不相信的看看皇甫逸轩,又看看孙良才,再看看皇甫逸轩,真的不愿意相信刚才那幼稚的动作是自己的主子做出来的。

    皇甫逸轩明显的没把孙良才威胁的话放在心上,哼了一声,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

    孙良才气鼓鼓的跟在后面。

    那些年孟倩幽骗孙良才自己比他大,让孙良才喊了他几年的姐姐,后来孙茜感到奇怪,问孙良才明明比孟倩幽大,为什么还喊孟倩幽姐姐,孙良才才知道自己受骗了,立刻就改了口,一直幽儿,幽儿的叫个不停。

    孟倩幽也没有阻止他。

    两人刚走进屋子里,孙良才一把推开前面的皇甫逸轩,快步走到孟倩幽面前,委屈的告状:“这个黑心的东西,差点要打死我。”

    说完,满心满眼的等着孟倩幽痛骂皇甫逸轩一顿,替他出气。

    没想到孟倩幽却笑着骂道:“活该,谁让你得罪他了。”

    “你”孙良才气得指着孟倩幽说不出话来。

    皇甫逸轩的威胁声又起:“你要是再拿手指着幽儿,小心我剁了你的爪子!”

    孙良才虽有不甘,却还是认怂的收回手,气鼓鼓的坐在床前的凳子上,不满的抱怨:“早知道,你们这样对待我,我才不跑死了好几匹马,拼命的赶回来看你了。”

    孟倩幽对他去南方进货的事略有耳闻,皇甫逸轩也明白如果他要是在清溪镇,听孟倩幽出了这么大的事,早就赶过来看她了,对望了一眼,孟倩幽笑道:“是是是,感谢孙大少爷惦记着我,小女子感激不尽。等我好起来,做好吃的补偿你。”

    孙良才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道:“这还差不多,我告诉你,我要吃油焖大虾,蒜蓉鸡翅,”

    皇甫逸轩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用了最大的意志力,才勉强的控制住自己的拳头没朝着孙良才回砸下去。

    孟倩幽知道这是孙良才是故意气皇甫逸轩,便笑着没有说话。

    果然,孙良才一连说了好几个菜名以后,得意的看了皇甫逸轩一眼,才转头看着孟倩幽,流露出担心的神情,问:“怎么这么不小心,被人伤成了这样,我听到人们传言的时候,吓得魂都飞了,急忙就往回赶。幸亏你没事,不然我大卸八块了那些个王八蛋。”

    说完,又斜看了皇甫逸轩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某人还天天大言不惭的说会照顾好你,就是这么照顾的?”

    皇甫逸轩没有了话说。

    孙良才得意的哼了一声。

    见皇甫逸轩又流露出自责的神情,孟倩幽笑岔开话题:“生意怎么样,全谈好了吗?”

    “听你差点没命,吓都吓死了,我哪里还有心思谈生意。”孙良才说道。

    孟倩幽心里暖洋洋的,这孙良才虽然偶尔不着调,但是对自己的关心是真的,道:“大嫂也来了,每日都会过来照顾我,这会儿估计是看我睡着了,去了王妃的院子里。”

    “我姐姐也来了?”孙良才惊喜的问。随后又道:“正好,让她住在京里帮我打理一下生意,我陪你待两日,还要继续回去谈生意呢。”

    孟氏打开门帘走了进来,看到孙良才笑道:“我还以为刚才是听错了呢,原来真的是良才赶过来了。”

    齐王妃和孙茜,王嫣,周莹也走了进来。

    孙良才站起来,一一有礼的给所有人打过招呼。

    接下来的两天里,照顾孟倩幽的人又多加了一个,要不是知道孙良才对孟倩幽没有那份心思,皇甫逸轩忍了又忍,才勉强的忍了两天。

    第三天,换了马匹,把铺子里的事情交给孙茜的孙良才骑着马儿去了南方,临走时拍着皇甫逸轩的肩膀:“兄弟,不是我说你,自己的女人就该捧着,宠着,别的什么事也不要让她操心。”

    皇甫逸轩眯眼看着他。

    孙良才翻身上马,打马扬长而去。

    看着他的背影一点点走远,直到再也看不到了,皇甫逸轩才转身走进了府内。

    半个月后,孟倩幽感觉自己的伤势好一些了,便要求下床走动,这可吓坏了众人。

    首先就是孟氏不同意,急得直摆手:“你这孩子,肚子上有那么大个窟窿,哪里是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恢复好的,快去躺好,听娘的,再躺上一个月,等彻底好了再说。”

    其余人也跟着不同意,尤其是齐王妃,当初是她亲自给孟倩幽擦拭的伤口,知道有多深,劝道:“是啊,幽儿,听你娘的,你这伤要是养不好落下毛病,可就麻烦了。”

    孟倩幽一愣。

    皇甫逸轩紧张的看着她。

    孟倩幽随后就露出了笑容:“娘,王妃,我要是真的再在床上躺一个月,才是真的废了。现在我的伤口已经愈合的差不多了,适当的运动才有利于伤口的恢复,最主要的是,可以好好洗一个澡了。”当然最后一句话她没敢说出来。

    孟倩幽懂医术,听她的话错不了,可是她的伤势又太重了,孟氏等人又怕她这早下床走动,伤口会恶化,一时拿不定主意,相互看了一眼,齐王妃开口:“轩儿,你去问问姜太医,看幽儿能否可以下床走动。”

    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样重的伤最好是在床上躺两个月,可是现在姜太医对孟倩幽崇拜的很,对于她在医术上说的每一句话,都毫不犹豫的赞同,因此当皇甫逸轩过来询问的时候,姜太医毫不犹豫的点头,“孟姑娘说的确实没错,多运动对伤者的确实有好处。”

    得到姜太医肯定的答复,便再也没有人反对,孟氏和孙茜上前,小心翼翼的扶起她,扶着她下床,王嫣弯腰给她穿上鞋,几人前后左右的护好了她。

    孟倩幽两脚一着地,便觉得没有任何力气,双腿跟踩在了棉花上了一样,虚软的很,咬牙,坚持了一下,轻轻的迈出了第一步,伤口一阵钻心的疼,额头上的虚汗立刻冒了出来。

    皇甫逸轩一直注意着她的神色,见她微蹙了一下没,额头上也有了汗意,立刻心疼的说道:“好了,你的身体还很虚弱,走一步就行了,我们慢慢来。”

    孟倩幽没有说话,咬牙,又轻轻的迈出了第二不,伤口更疼,疼的她差点都要叫出来。

    孟氏几人也发现了她的异样,立刻七手八脚的将她抬回了床上,孟氏态度这次强硬了许多:“不行,你必须还要在床上多躺几天。”

    孟倩幽手摸在自己腹部的伤口上,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微皱了下眉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