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主仆相见(二更)
    皇甫逸轩一直紧紧的盯着她,看她若有所思的摸样,心里“咯噔”了一下,声音有些急切的喊了一声:“幽儿!”

    孟倩幽被他拉回思绪,见所有的人都担心的看着自己,笑道:“还是听娘的话,我在床上在躺几天好了。”

    孟氏等人放下心来,皇甫逸轩却不安的看着她。

    到了晚上,孟氏等人回了南城,孟倩幽小声的央求皇甫逸轩,让自己洗个澡。

    皇甫逸轩自然是不愿意,瞬间也明白了她今日非要下床走动的原因,瞪着眼看了她好一会儿。

    只看的孟倩幽心虚的别开眼,才转身走了出去,不一会儿,就端着一大盆水热水进来,先放在屋子里,然后走到床边把孟倩幽扶起来,动手想要把他的亵衣亵裤脱下来,给她擦拭身体。

    孟倩幽红着脸抓住他的手,小声道:“你出去,我自己来吧。”

    皇甫逸轩也不说话,静静的看着她。

    孟倩幽实在受不了他的这种眼光,放开了手。皇甫逸轩动作轻柔的帮她脱掉衣服,看到她腹部裹着纱布的伤口,手顿了一下,才帮她盖好,端起水盆,放到床边,试了一下水温,感觉正好,才拿了毛巾,帮她轻轻的擦拭身体。

    孟倩幽的脸色通红,羞得闭着眼睛不敢看他。

    好不容易等皇甫逸轩轻柔的,细致的,帮她擦好以后,赶紧拿起薄被自己盖好自己的身体。

    看她这样害羞,皇甫逸轩轻笑出声,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轻声道:“天热了,以后我天天帮你擦拭身体,你要习惯才好。”

    孟倩幽的脸色更红。

    难得看到她害羞的样子,皇甫逸轩的心情很好,嘴角噙着笑容把水端出去倒掉。

    望着他走出去的背影,摸着自己腹部的伤口,孟倩幽脸上的神色凝重了一些。等皇甫逸轩收拾完回来以后,她的脸色又恢复了如常。

    又过了十天左右,伤口愈合好了,纱布也拆掉了,在孟倩幽的强烈要求下,孟氏答应她再次下床走动。

    这次好了很多,虽然身体还有一些不适,不敢做的大的直起腰来的动作,但是没有那种钻心的疼痛了。不过孟倩幽这将近一个月来,除了喝汤药,就是吃各种补药,都是些流食,身体没有多大的力气,刚走了几步,就气喘吁吁,脚步发软。两世以来,都没有这么虚弱过,孟倩幽心里着急,额头上冒出了汗珠。

    齐王妃仿佛明白了她的心思,柔声安慰:“幽儿,慢慢来,你的身体没有大碍了,锻炼一些时日就好了。”

    孟倩幽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乖乖的点了点头。

    皇甫逸轩开口,“你放心,他们没事。”

    众人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孟倩幽却抬头,惊喜的看着他。

    皇甫逸轩认真的点头,解释:“她们也很虚弱,不能过来看你。”

    人活着就好,孟倩幽放下心来,慢慢的移动着自己的脚步。

    锻炼了不到半刻钟,孟倩幽的脸上出了细密的汗珠。

    孟氏心疼,替她擦掉汗珠以后,便不让她在走动了,扶着她坐回床上。

    孟倩幽也确实累了,没有再坚持走动。

    皇甫逸轩适时的端了一杯水,递到了她的面前。

    孟倩幽接过,慢慢的喝了下去,喝完,把杯子递回了皇甫逸轩。

    皇甫逸轩接过,细心的帮她把额前的一缕头发放回了脑后,才转身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孟氏等人看在眼里,心慰的不行,刚知道孟倩幽受伤时那些埋怨和不满顿时全部烟消云散。

    齐王妃也是高兴的看着这一切,还在心里盘算,如果孟倩幽恢复的好,那他们的大婚日期还是定在原来的的日子,不要往后拖延了。

    既然伤口没有大事,只剩下锻炼身体了,孟倩幽只要有时间,便央求皇甫逸轩扶着她走路,慢慢的,可以走出屋门,走出院子,走到青鸾和朱篱以及郭飞和文彪,还有众精卫养伤的院子里。

    郭飞左臂已彻底被斩断,文彪的小腿经脉也被割伤,两人都恢复不了原样的,如今一个没了胳膊,一个瘸着腿,和孟倩幽一样,在院子里锻炼。

    皇甫逸轩扶着孟倩幽进来,郭飞第一个发现了他们,惊喜的喊出声:“主子,您没事了?”

    望着他空空的左臂,孟倩幽点了点头,勉强露出一点笑意,轻“嗯”了一声。

    文彪和众精卫也围了过来,连声问好。

    看他们或多或少的身体都落下了残疾,孟倩幽眼眶有些湿润,朝着众人鞠了一个躬,自责道:“对不起,连累你们了。”

    众人吓了一跳,郭飞带头急声说道:“主子,您这是说的哪里话,是我们没有保护好您,才让您受了这么重的伤,应该是我们赔罪才对。”

    郭飞附和的点头:“对,东家,都是我们的错,是我们没有保护好您。”

    其余幸存下来的精卫也纷纷点头附和。

    看着争着赔罪的众人,孟倩幽伸手阻止了他们在继续说赔罪的话,道:“你们好好养伤,什么都不要想,等伤好了我自有安排。”

    她这话给这些日子不安的众人心里吃了一颗定心丸。

    文彪还好说,有家人照顾,大不了就回老家和镖局的众兄弟们一起去看家护院。郭飞和几名精卫就不一样了,他们的职责是保护主子安全,现在不是缺了胳膊就是少了腿,就算有再好的武功也施展不出来了,对于自己是何去何从,自从清醒过来的那一刻,心里就一直忐忑。唯恐孟倩幽给他们一些银子打发了他们。现在听到她这样说,担忧了多日的心终于踏实了下来,脸上也露出了放心的笑意。

    将他们的表情看在眼里,孟倩幽的话声又起:“我们是一家人,无论什么时候,无论你们还能不能保护我,我都不会放弃你们不管的。”

    不仅是郭飞和几名受伤的精卫,就连帮忙来照顾他们的周安和另外的精卫们,听完他的这一番话也心里也激动的不行.

    保护主子是他们的职责,寡不敌众时受伤也是常有的事,但是像他们这样的人受伤后通常有两种下场:一种是被主人扔在原地,不管不问,任由自生自灭。另一种是被主子下令灭了口,免得从身上套出什么对主子不利的信息。

    像皇甫逸轩这样,把受伤的手下带回来全力抢救的少之又少,而像孟倩幽这样许诺是一家人,要照顾他们一生的根本就没有,这让他们怎么能不激动。

    皇甫逸轩静静的站在一边扶着孟倩幽,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但是从他的眼神中,众人都知道,他也是这样想的。

    青鸾和朱篱惊喜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主子,您好了?”

    孟倩幽笑应:“好了,你们怎么样了?”

    “我们也好了,过不了几天,就又可以随时跟在主子身边了。”

    孟倩幽笑着朝着两人养伤的屋子里慢慢走去,走到门口,皇甫逸轩放开了她,示意门前的丫鬟扶着她进去。

    孟倩幽对丫鬟轻轻摆了摆手,自己慢慢的走了进去。

    屋里两张床挨在一起,青鸾趴着在左,朱篱躺着在右,两人此刻正抬着头,欣喜的看着她,而后看到她慢慢走到床边的动作,红了眼眶。

    孟倩幽将她们的表情清清楚楚的看在眼里,笑着说道:“两个傻丫头,我没事了,你们这是做什么?”

    青鸾张嘴刚要说话,孟倩幽先警告她:“不要说是你们失职,没有保护好我的话,要是没有你们的舍身保护,我恐怕早就去见阎王爷了。”

    青鸾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丫鬟搬一个软凳,孟倩幽在两人的床边坐下,稍微喘了几口大气,先把手搭在青鸾的脉搏上,半晌,点头:“恢复的不错,再有个十来日,就可以下床走动了。”

    转身,想要给朱篱号脉,朱篱不但没有伸出手,还委屈的撇了撇嘴,告状:“主子,我早就没事了,那姜太医却非得让我在床上躺着。”

    难得看到她这副样子,看来真的是憋坏了,孟倩幽笑着摇头,示意她伸出手来。

    朱篱乖乖照做,孟倩幽的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良久才道:“姜太医说的没错,你是该好好的再多养一些时日。”

    两人都是被剑贯穿,但是朱篱在这之前受了黑衣首领加了内力的一掌,身体内的五脏六腑都不同程度的受到损伤,情况比青鸾还要严重一些。自然需要多养一些时日。

    连孟倩幽都这样说,朱篱没有意见,认命的躺好,不过还是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主仆三人说了有一刻钟的话,皇甫逸轩担心她的身体,在门外等着有些着急了,高声道:“幽儿,该吃药了。”

    青鸾和朱篱一听,急忙说道:“主子,您先回去吃药,等我们好些了过去看您。”

    来时刚吃过药,这才多大一会儿,皇甫逸轩这样说,明显的就是催促自己快点回去,孟倩幽站起身,嘱咐两人好好休息以后,才慢慢的走出了屋子。

    一出屋,皇甫逸轩连忙搀扶住了她,在郭飞等人的目光下,扶着她慢慢的往回走。

    孟倩幽的伤势逐渐好起来,来探望的人也多了起来,先是包清河夫妇和包一凡夫妇,在孟倩幽昏迷不醒的时候,包夫人和孙慧也过来看过一次,后来姜太医说孟倩幽需要静养,两人才一直忍着没有过来打扰。

    一见面,看到孟倩幽已经没有大碍了,和平常的时候差不多,心里高兴的不行,孙慧拉着孟倩幽的手告诉她,她昏迷的那几天,两人也觉也睡不好,每天做的唯一的事情就是等着包一凡在王府帮完忙,晚上回去以后,询问她孟倩幽醒没醒过来。

    小小的墨儿也跑到她面前,仰着小脸小男子汉般说道:“姑姑,你告诉我,是谁欺负了你,我去揍他。”

    说完,还撸起来袖子,一副只要孟倩幽开口,就随时冲出去帮她报仇的摸样。

    众人被他逗笑。

    孟倩幽摸了摸他的头,笑道:“好,等墨儿再长大一些,就去帮姑姑报仇。”

    再来就是褚文杰夫妇。

    孟倩幽昏迷不醒的那段时间,褚文杰每日来王府里帮忙,回去后却不敢告诉她孟倩幽的事情,怕她激动之下,动了胎气,并且严令了府中众人谁也不能告诉她。直到这几日孟倩幽的伤势好的差不多了,褚文杰才寻了一个合适的时机告诉她。

    冯静姝当即就急了,让褚文杰立刻将她送了过来,

    已是七个月的孕肚,冯静姝心里着急,走路快了一些,等见到孟倩幽的时候,有些喘不上气来了。不过还是急切的一把拉住孟倩幽,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的将她看了一个遍,道:“将军一直没有告诉我,你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要不然我早就过来看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