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八章 察觉(一更)
    褚文杰紧张的看着她,手下意识的护在她身体的两侧。

    孟倩幽也急忙扶好她,道:“慢一些,你都是要当娘的人,还这么冒冒失失的。”

    自从有身孕五个月以后,冯静姝吃的好,睡得好,除了肚皮有些大了以外,再也没有什么不适,早把刚怀孕时那紧张、担忧的心情忘了。闻言摆手,不在意的说道:“这个小家伙皮实的很,不会有事的。”

    听着她的话,再看着褚文杰担心的脸色,孟倩幽脸上露出笑意,道:“将军,您放心的把姝儿妹妹交给我吧,我保证不会让他出事的。”

    褚文杰黝黑的脸上出现额一丝红晕,点了点头,转身和皇甫逸轩一起走出了屋子。

    来到会客厅,坐好,下人把茶水端上来,喝了一口,褚文杰开口说道:“如今贺章那个老匹夫已除,你们让我安置的那个准备出来作证的姑娘也该放回去了吧?”

    皇甫逸轩这才想起当初让精卫把乔敏和若兰一起交给了褚文杰,乔敏做了军妓,若兰则让他帮忙安排着,等哪日搜集齐了贺章的证据,扳倒他的时候,在让她出来作证。可想在贺章已死,留着她也没用了,道:“舅舅给她点盘缠,让她回清河县和父母团聚吧,至于那个乔敏,只要人不死,怎么折磨就行。”

    褚文杰点头。

    听说褚文杰和冯静姝来了,齐王妃也来到了孟倩幽的屋子里,看到冯静姝的大肚子,先是吓了一跳,随后欣喜不已,道:“长的真快,我上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肚子还没有这样大呢。”

    冯静姝笑道:“您都一个多月没有见到我了,现在这孩子已经七个多月了呢。”

    从孟倩幽受伤之后,齐王妃还真的没有去过将军府看她。闻言道:“确实是。”随即又嘱咐她:“你呀,这段时间小心一些,不要乱跑乱动,不要做些危险的动作,免得伤到腹中的孩子。”

    冯静姝听话的点头。

    齐王妃还是不放心,又道:“要时时刻刻的让丫鬟陪在你的身边,如果感觉不舒服了,立刻派人来王府禀报我。”

    这是她们褚家的第一个血脉,齐王妃重视的很,前几个月闻听冯静姝胎位不正,天天去王府里伺候她,要不是孟倩幽受了伤,估计她得一直伺候到冯静姝生完孩子为止。

    冯静姝点头,齐王妃欣慰不已,这个弟媳妇虽然年纪小了一些,但乖巧懂事,招人喜欢,虽然有时候活泼了一些,但还是又分寸的,高兴道:“你和幽儿多说会儿话,我去吩咐厨房给你们做饭。”

    “谢谢王妃。”尽管已经成亲了多半年了,冯静姝还是改不了口叫姐姐,齐王妃几次纠正无果后,便也由着她叫了。

    等齐王妃出去,冯静姝拉着孟倩幽的手迫不及待的问:“你伤到哪儿了,没有大碍吧,现在恢复的怎么样?”

    孟倩幽扶着她安稳的坐在了椅子上,才笑着回道:“伤到了腹部,没有什么大碍,已经好了。”

    “那你和世子还是十月成亲吗?”冯静姝接着问。

    孟倩幽愣了一下,自从受伤以后,就没有人提及这个问题,她确实不知道。

    冯静姝看她发愣,知道还没有商议好,就绕过了这个话题,问她一些自己以后应该注意什么,还悄悄告诉她,自己现在一想起生孩子就害怕的很,因为当初她大嫂生孩子的时候,足足生了一天才生下来,那痛苦的喊声直到现在还回荡在她的耳边。

    孟倩幽笑着告诉她:“你呀,从现在开始每天适当的多在府里走动一下,不要吃太多的补品,等孩子出生的时候就没有那么折腾了。”

    “将军看的我可严了,这也不让做,那也不让动,我走路稍微走快一些,他就吓得脸白的不行,哪里会让我多走动。”冯静姝埋怨的声音里带着丝丝的甜蜜。

    “当年老将军夫人就是因为走路的时候不小心滑了一下,才导致王妃出生的时候难产的,大将军这是害怕了,你回去后,把我的话如实的告诉他以后,他会知道怎么做的。”

    冯静姝点头记下。

    最后过来探望的是文泗和冯静雯。

    自从上次文老东家下了狠心,处死文泗的继母后,文府里的下人都被震慑住了,现在都是规规矩矩的做自己分内的事,没有一个人敢多说一句话,所以,冯静雯也是刚从文泗的嘴里听说孟倩幽受了伤,便迫不及待的赶来了。

    冯静雯的情况和冯静姝的不一样,当时孟倩幽嘱咐她要卧床静养,所以这几个月以来,她几乎是没怎么下过床,现在一看,比冯静姝臃肿了很多。拉住孟倩幽的手,把她看了一个遍,急切询问并确定了她是真的没事了以后,才松了一口气,道:“我这刚一听说,吓的腿脚都有些发软,太凶险了。你这当时得有多疼呀。”

    孟倩幽反而笑了,道:“当时只顾着和人拼命了,哪里还感觉到疼。”

    冯静雯的眼眶有些发红,“亏你还笑的出来,那么大的窟窿,怎么会感觉不到疼。你别骗我了,我不是姝儿那个小丫头,你说什么都信的。不过现在没事就好了。”说完,又叮嘱:“你呀,还是要好好的养身体,这伤及到腹部可是大事,别不当回事。”

    孟倩幽笑着点头应下。

    留他们夫妇在王府吃过饭,齐王妃看着文泗小心的扶着大着肚子的冯静雯远去,羡慕不已,毫不避讳的说道:“等明年的这个时候,说不定幽儿就会和她们一样了。”

    皇甫逸轩的脸色一僵,随即恢复了自然,笑道:“母妃,你想的太早了,我和幽儿还没有成亲呢。”

    齐王妃却仿佛是看到了孟倩幽大腹便便的样子,越想越高兴,笑道:“这个容易,幽儿的伤势没大碍了,这几天我就和你父王找人算个好日子,定下你们成亲的日子,正好幽儿爹娘也在,我们就不用在大张旗鼓的去乡下提亲了。”

    说完,也不等两人说话,便喜滋滋的去找齐王爷了。

    皇甫逸轩张了张嘴,想要阻止她,可见她那高兴的样子,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孟倩幽不动声色的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对自己那个隐隐的猜测更加的确定。

    皇甫逸轩转身,扶着他往回走。

    其实这么长时间了,孟倩幽的身体好多了,走路也没有大碍了,可他就是不放心,时时刻刻的跟在他身边,孟氏等人也见怪不怪了。

    “逸轩,我的伤势已没大碍了,我想搬回家里去住,这样娘和嫂子她们就不用每天来回跑了。”孟倩幽道。

    皇甫逸轩扶着她的手一顿,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却是明显的不高兴。她住在王府,自己晚上还可以陪着她,如果她回了家里,自己想要陪着她,也就没有那么方便了。

    孟倩幽仿佛了解他心里的所想,道:“爹娘来了京城这么长时间,我也没有时间好好的陪陪他们,等我们大婚以后就更加没有时间了,我想趁着现在多陪陪他们。”

    孟氏几个女眷到是天天过来王府,可孟二银和孟贤,孟齐三人却是很少来,一个是来了帮不上什么忙,二来三人对于王府有一种敬畏感,不愿意经常过来。

    孟倩幽很少见到他们,这样说也是合情合理,皇甫逸轩没有多想,点头:“也好,晚上我和父王、母妃说一声。”

    “还有,青鸾和朱篱以及郭飞和文彪他们也一起回去吧,我走了,他们待的也不会安心,好在家里的人也不少,能照顾他们。”孟倩幽又道。

    几人也恢复的差不多了,皇甫逸轩没有反对。

    齐王妃听了以后,虽然觉得不舍,但是想到过两个月两个就要成亲了,府里所有的事也该准备一下了,便也没有阻拦。

    第二日,恋恋不舍的送走了孟倩幽和所有的人。

    孟倩幽在,孟氏领着孙茜妯娌几人天天过来,时不时的陪着齐王妃说话,再加上召儿,墨儿,还有胜儿几个小孩子,齐王妃觉得府里热闹的很,如今这一走,府里顿时冷清了下来,感觉有些死气沉沉的,这段时间习惯了热闹气氛的齐王妃一时有些不习惯,对齐王爷道:“好在轩儿和幽儿快成亲了,否则我都要忍不住跟着他们搬去幽儿家里住了,府里太冷清了。”

    齐王爷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默默的回了书房。

    齐王妃感觉有些奇怪,不过这些年她已经习惯了。齐王爷不说的事,她从来不多问,就转头也回了自己的院子里。

    皇甫逸轩跟着马车回了孟倩幽的家里,陪着孟倩幽回了屋里以后,并没有离去,而是坐在屋里陪着她聊天。

    孟氏等人忙着安排青鸾等人,知道她们都是为保护孟倩幽受的伤,对他们感激的不行,自然是对他们好的不能再好。

    文虎奉命留守家里,得知孟倩幽等人受伤以后,急的不行,但是没有资格过去探望,偶尔从孟二银几人的口中知道文彪的近况,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看到文彪一瘸一拐的样子,终是没忍住,红了眼眶。

    文彪已经接受了自己残废了的事实,拍了拍他的肩膀:“能留有一条命,让我们兄弟再相见,我已经很感谢老天爷,没有什么可伤感的。”

    文虎不住的点头。

    文豹的眼眶也是红红的,自己的这个大哥,从小当成镖局的接班人培养,不但处处比他们吃的苦多,还早早的就肩负起了镖局的重任,如果不是镖局莫名的被人陷害,现在早已是让人赫赫有名的镖局少主,可现在

    文彪也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要不是东家,我们一家人早就变成了白骨了,现在能有机会挡在东家面前,替她挣的了活命的机会,我心里高兴的很。东家说了,以后不会嫌弃我们,还会让我们继续待在她的身边的。”

    文虎和文豹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皇甫逸轩直到孟二银和孟贤、孟齐回来以后,陪他们吃过晚饭,说了会儿话,才离去。

    孟二银三人看到孟倩幽基本已经恢复如常了,也是高兴不已,道:“我们都出来一个多月了,家里的地和作坊都是你大伯和你大堂哥帮着照料着,我们再住几天,也该回去了。”

    孟氏也有些想家了,点头同意。

    孟倩幽有些不高兴,抱着孟氏的胳膊撒娇:“爹,娘,你们多住一些时日吧。我都好长时间没有好好的跟全家人在一起了。”

    孟氏笑着拍了拍她的手,“我们这次来的匆忙,家里什么都没有料理好,这次回去以后,不但要把你成亲的东西全部提前运到京城来,还要把你爷爷,奶奶也提前接到这里来,等你们大婚的时候,我们就没有那么匆忙了。”

    “这些让大哥,二哥去做,爹娘尽管留下里好了。”孟倩幽不愿意,依旧请求。

    孟倩幽从来不粘人,这次却非要自己和孟二银住下,孟氏以为是因为这次受伤导致的,笑着安慰道:“我们只是提前给你说一声,要等到你的伤完全好了以后才回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