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九章 觉得不对劲(二更)
    孟倩幽眼珠一转,立刻假模假样的弯下腰,装出疼痛的样子,“哎哟,我这伤口又疼了,看来还是没有恢复好,我要在床上在躺两个月。”

    她这动作太假了,众人一眼就看穿了她,孟氏笑着在她背上轻轻的拍了一巴掌:“你这孩子,多大了还跟小孩子似的。”

    “不管多大我在爹娘面前也是小孩子。”见被众人识破,孟倩幽也不脸红,理直气壮的反驳。

    召儿却信以为真,快步走到孟倩幽面前,仰着小脸童声童气的对孟倩幽道:“姑姑,你哪里疼,召儿给你吹吹就不疼了。”

    孟倩幽被他逗笑,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还是召儿对姑姑好,姑姑最喜欢召儿了。”

    召儿绷着小脸,一本正经的说道:“召儿也最喜欢姑姑,等我长大了,就能保护姑姑了,谁要是再欺负你,我一定揍的他满地找牙。”

    众人被他的摸样逗笑。

    孟氏笑着摇头:“召儿这脾性随了幽儿,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一家人说笑了一会儿,便各自回屋休息。

    第二日,天刚亮,皇甫逸轩就过来了,和一家人一起吃过早饭后,陪着孟倩幽去院子里溜达。

    两辆马车停在门口,朱岚打开车帘从车里下来,看门人认的他,立刻上前道:“朱公子,您来了。”

    “你们东家在吗?”朱岚问。

    看门人点头:“在,我们东家之前一直在王府里养伤,昨日才回来。”

    “你去禀报,就说我们全家都来看她了。”

    看门人应声,快步的跑了进去。

    朱岚转身,弯下腰,把已有些笨拙的张俪从马车上扶了下来,柔声嘱咐:“不着急,慢一点。”

    后面马车的车帘也被打开,朱父,朱母从马车里下来。

    孟倩幽听了看门人的禀报,高兴的迎了出来,还没出府门就先看到了张俪的大肚子,急忙说道:“这么远的路,你怎么跟着过来了。”

    张俪也不顾自己有身孕,大步朝着她走来,朱岚紧跟在她身侧。

    孟倩幽也快走了几步,迎上前去。

    张俪抓住她的手,急切的说道:“我们听说了以后,便要过来,可我这身体突然有些不适,大夫说不宜长途赶路,所以一直等到现在,要急死我了。你现在怎么样?”

    朱父、朱母领着朱晓也走到了她面前,关切的看着她。

    “伯父,伯母,”孟倩幽先有礼的给两人打招呼。

    两人应声。

    “还劳烦您二老来看我,倩幽真不知说什么好了。”孟倩幽继续道。

    “你这说的哪里话,我们早就应该来的,”朱母道。

    说完,仔细的打量了她一下,见她面色红润,人也和往日一样,比自己想象中的摸样要好很多,松了一口气:“我们听说后,都要担心死了。”

    “这次确实凶险了一些,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您二老不必担心了。”

    孟二银和孟贤和孟齐去了北城的地里没有在家,孟氏听了下人的禀报,急忙领着孙茜迎了出来。朱岚两人她认识,可朱岚的爹娘她还是第一次见,笑着招呼几人:“别在门口站着了,去屋里说话吧。”

    将朱岚一家人让到会客厅,吩咐人上了茶,孟氏道:“还麻烦您二位过来看幽儿,太感谢了。”

    朱母摆手,“您说这话太客气了,幽儿姑娘对我们一家有救命之恩,要不是她,我们一家人说不定早就阴阳两隔了。别说是在京城,就是再远的地方,我们也该过来看望的。”

    对于过年时候朱家发生的事,孟氏知道的并不全,以为朱母指的是孟倩幽救了张俪和朱晓娘俩的事,笑着道:“我们和朱公子相识已久,要不是他的话,我们家的生意也可能做的这么大,幽儿做这些,只是举手之劳,你们二位不必客气的。”

    听两人客套来客套去,孟倩幽失笑,道:“娘,朱伯母,我们并不是外人,不需要这样客气了。你们一家人来了正好,我爹娘昨日还说要回去呢,您们来了,正好多住一些日子。”

    朱母没有客气,点头应下:“家里的生意都安排好了,我们没有什么后顾之忧,可以多呆一些时日,只是会不会太麻烦了。”

    “不麻烦,我就喜欢人多,热闹,这样我的伤势也能好的快一点。”孟倩幽道。

    张俪坐在椅子上喘了一口大气,朱岚急忙问:“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张俪摇头,如实道:“有些累了。”

    朱母觉得她说这话有些失礼,赶紧解释:“我们来时,怕颠簸到俪儿,足足用了五天的时间才到了京城,俪儿这是坐马车坐累了。”

    寻常只用两三日,他们却用了五日,确实是累了,孟氏急忙道:“我去给俪儿先收拾一个房间,歇一会儿,我马上就让下人给你们收拾出一个单独的院子来。”

    张俪谢过,站起身,对孟倩幽道:“幽儿姐姐,好长时间没见,我想你的紧,你陪我一会儿吧。”

    孟倩幽笑着起身,陪着她和孟氏一起出了会客厅,朱母一看,也跟着出来了。

    皇甫逸轩、朱父和朱岚留在了屋里。

    朱岚开口,直接问道:“是不是为了我们的事儿得罪了贺章,才引来他的报复的?”

    如今贺章已除,也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了,皇甫逸轩摇头,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了他。

    经过上一次那一事,朱岚沉稳了许多,闻言并没有大惊小怪,只是皱了皱眉头,道:“如此说来,对你们有威胁的人已除,以后再也不必担心有人在暗地里害你们了?”

    皇甫逸轩轻“嗯”了一声。

    朱岚道:“如此最好,希望以后她不要在受伤了。”

    皇甫逸轩没有说话。

    府里的屋子每日里都是打扫的干干净净的,说是收拾,也只不过是给搬床新的被褥来,孟氏和朱母很快的就给张俪弄好,让她先躺着休息,两人又带着丫鬟去了另外一个空的院子去收拾。

    两人走后,张丽并没有躺下,而是拉着孟倩幽的手,仔仔细细的把她打量了一个便,轻声的问:“人们都传言,说你伤的很重,差点丢了性命,伤到哪儿了?”

    “伤到了腹部,没有传言中说的那么严重,早就养好了。你看现在不是没事了吗?”孟倩幽笑着安慰她。

    张俪并不相信她说的话:“我不是小孩子,你不用糊弄我,你的脸色看起来要差一些,当时一定伤得很严重。要不是我这身子不争气,我就马上过来看你了。”

    注意到她的脸色很不好,孟倩幽拉着她的手坐到椅子上,笑着道:“你现在是有身子的人,不要想这么多。再说了,我现在不是好好吗。”说完,顺势把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

    张俪倒也没有反对,任由她给接着把脉。

    “没有什么大事,平日里注意多休息就行。”把完脉,孟倩幽道。

    张俪点头,“大夫也是这样说,弄得相公现在恨不得时时刻刻躺在床上,不要动弹才好。”

    “也难怪,晓儿都四岁了,他们才盼来这个孩子,不小心翼翼的看着你才怪。”

    张俪把手放在肚子上,抚摸了几下,脸上也有了欣喜的表情:“一开始有反应的时候,我还以为自己弄错了,不敢告诉家里人,怕他们空欢喜一场,没想到还真的是有了,甭管是男是女,只要给晓儿有个伴就行了。不要像相公一样,只有自己,出了事连个互相帮衬的人都没有,上次的事要不是你,估计”

    孟倩幽打断她的话:“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你把身子养好。”

    张俪点头,似乎有话要说,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来。

    将她的表情看在眼里,孟倩幽道:“有什么话就直说,什么时候学会吞吞吐吐的了。”

    张俪朝外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我就是想问问,上次的事,你们是不是隐瞒了我什么?”

    孟倩幽心里一动,表面却不动声色:“事情不是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你了吗?你为什么还这样问?”

    张俪皱起眉头:“我总觉的你们有事没有告诉我。相公这半年来变了好多,不但是性情,就是话也很少了。”

    “朱岚这个笨蛋,”孟倩幽在心里骂了一句,脸上却带起了好奇的笑容,凑近她,扫着她的肚子,贼兮兮的问:“变好了,还是变坏了?”

    张俪的脸色一下爆红了。

    孟倩幽正了下脸色,道:“经历过那么大的事,你的好相公如果还像以前一样没心没肺,那才真的是无可救药了。这是好事,你不用担心的。”

    张俪露出疑惑的表情,将信将疑的问道:“是这样吗?”

    孟倩幽一本正经的点头:“当然是这样,幽儿姐姐什么时候骗过你。”

    张俪并没有完全相信,摇头:“可我还是觉得不对劲,他不是变得成熟了,而是”想了半天,才有说道:“怎么说呢,就是好像做了对不起我的事一样,总时不时的用那种愧疚的眼光看着我。”

    在心里把朱岚又骂了几句,孟倩幽朝着张俪招手,示意她把耳朵靠过来。

    张俪照做。

    孟倩幽笑眯眯的小声道:“这个好办,幽儿姐姐给你出个主意,等你晚上的时候,这般”

    她的话没说完,张俪不但脸色,连脖颈都红了,不好意思的说道:“幽儿姐姐,你”

    孟倩幽面不改色的说道:“我怎么了,你不是说他像是做对不起你的事了吗?你在紧要关头逼问一下他不就完了吗?省得你自己每天猜疑来猜疑去,心累。”

    “可是,可是”

    还没等张俪可是完,孟倩幽就打断了她:“可是什么,这是夫妻间的情趣,有什么好避讳的。”

    张俪张着小嘴,愣愣的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像是想到什么一般,急切的问:“幽儿姐姐,你不会是和世子有了肌肤之亲了吧。”

    孟倩幽还没有说话。

    张俪又接着说道:“那你可要当心一些,千万别有了身子。否则会被人笑话的。”

    孟倩幽一愣,随即敲了她的头一下:“想什么呢你,幽儿姐姐是会做出那样事情的人吗?”

    张俪竟然认真的点了点头,回了一句:“像!”

    孟倩幽被噎了一下,随即伸出手作势要打她,张俪笑着躲开,脸上有了发自内心的笑容。

    孟倩幽心里轻叹了一口气,决定等一会儿有空的时候,好好跟朱岚聊聊。

    可惜呀,她一直没有这个机会,因为皇甫逸轩不让。

    知道她是为了自己看了朱岚身子的事耿耿于怀,孟倩幽没敢背着他去找朱岚,只是把张俪的感觉和自己的想要劝解朱岚的话一再告诉他。可皇甫逸轩就是不允许她单独见朱岚。

    孟倩幽无法,只得求他:“那你去劝说吧,千万别因为这件事让他们夫妻之间有了隔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