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章 延迟 (一更)
    也不知皇甫逸轩和朱岚怎么谈的,总之几天以后,张俪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

    孟倩幽趁着两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踮起脚在他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的轻吻了一下,以示奖励,哪知道这一下点燃了皇甫逸轩这段时间隐忍的情意,一把抱紧了她,嘴唇狠狠地压在他了嘴唇上。

    孟倩幽柔顺的依着他,直到自己快喘不过气来了,才拍了拍他的后背。

    放开她,盯着他嫣红的唇瓣,皇甫逸轩克制不住,嘴唇又再次压了下来,孟倩幽伸手阻止了他:“娘和大嫂,二嫂都在呢,你要是让他们看出了端倪,以后你还能进来吗。”

    皇甫逸轩停住了动作,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把头搭在他的额肩膀上,咬牙切齿道:“还有两个月,我忍,到时候我们成了亲,我看还有谁敢阻拦我。”

    孟倩幽失笑。

    同样着急的还有齐王妃,孟倩幽一搬走,孟家的人也都跟着走了,常在府里的几个小家伙自然也跟着走了,平日里充满欢声笑语的王府里现在冷清的不行,尤其是皇甫逸轩除了每日晚上回来睡个觉以外,别的时候根本就见不到人影,还有齐王爷,也不知道为什么,每天阴沉着脸,时不时的长吁短叹。问他怎么了,也不说。

    齐王妃更加受不了这个气氛,在孟倩幽走后的第五天,终于忍不住了,去了书房找到齐王爷,道:“王爷,离十月也没有几天了,轩儿成亲的日子该定下来了。您今日要是有空的话,就跟我一起去趟宫里,让母后帮着选个好日子吧。”

    让太后帮着轩选日子是幌子,让皇上把成亲的日期定下来才是主要的目的,齐王爷哪能不明白她的意思。看了满怀希望的她一眼,实在不忍心把孟倩幽难有子嗣的事情告诉她,也不忍心破坏了她的好心情,慢吞吞的起身,“你等一下,我回房去换件衣服。”

    齐王爷出了书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刚要抬脚回自己的院子,齐王妃的声音在他后面响起,吓得他差点脚底打滑,摔倒在地:“王爷最近是有什么心事吗?总是这样长吁短叹的。”

    说完,人也已经走到了齐王爷面前,抬着头,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看。

    齐王爷有些心虚,眼神躲闪了几下,道:“本王能有什么心事,只不过最近朝政上有些事和同僚不合罢了。”

    齐王妃又怀疑的看了他一会儿,才点了点头:“朝政上的事臣妾也不懂,王爷要是实在解决不了,不如找文杰过来商议一下。”

    “不用了,弟妹那个样子,文杰天天提心吊胆的看着她,哪里有心思管朝政上的事。”说完,怕齐王妃再问起,急忙道:“我马上去换衣服,咱们赶紧去宫里。”

    “臣妾帮您吧,这样快一些。”

    齐王爷一愣,随即点头答应。

    换好衣服,两人坐着马车来到宫门口,递上腰牌,走进宫内,一个去了太后的宫里,一个来到御书房。

    自从孟倩幽的事情以后,齐王爷在心里对皇上是有了隔阂,除了上朝,很少再跟皇上单独的说话,听闻太监的禀报,皇上还惊讶了一下,随即宣他进去,语气有些讨好的问:“皇弟今日来是有何事?”

    齐王爷拱手,问过好后回道:“马上就到十月了,臣弟今日来想请皇兄把轩儿成亲的日期定下来。”

    说完,垂首而立,不再说话。

    皇上有些被他的态度刺激到,盯视着他好久。

    齐王爷一动不动,低着头,任由他看。

    好半天皇上才叹了一口气,“清河县主的事,确实是朕一时”

    “皇兄,”齐王爷打断他,加重了语气强调了一遍:“臣弟今日来是想让您把轩儿成亲的日子定下来的。”

    皇上的脸上的神色有些僵住,周围伺候的太监替齐王爷捏了一把汗,想着还从来没有人敢打断皇上的话,齐王爷是第一个,也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齐王爷浑然不知自己做错了一般,说完以后,又垂首静立在原地,等着皇上的回话。

    御书房内的气氛有些紧绷起来,所有伺候的太监,宫女,都紧张的屏住了自己的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出。

    皇上也暗自深喘了一口大气,压下了心里的升起的怒火,挥退了所有的人,温和着口气道:“清河县主于国有功,这亲事也是朕赐下的,按理说朕早应该让钦天监选个好日子,让轩儿他们早日成亲。可是现在情况有变,清河县主难有子嗣,轩儿又是世子,这关系到以后王府的继承人,朕要重新的斟酌一下,再下决定。”

    齐王爷终于抬头看向他。嘴唇动了动。

    皇上却先开了口,有些语重心长:“朕这是为了王府好,总不能以后让一个庶子的孩子继承了王府。”

    齐王爷没有说话。

    御书房内一片寂静。

    好一会儿齐王爷才艰涩的开口:“皇兄还是不要考虑了,让钦天监尽快的定下日子吧,如果以后轩儿真的没有子嗣,这就该是王府的宿命,臣弟认了。”

    “胡说,”皇上怒声道:“什么宿命?我们皇甫家的人如果认了宿命,会有今天的天下可坐吗?只不过是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朕能捧得她多高,就能让她摔得有多重。”

    齐王爷幽幽叹了一口气:“皇兄,轩儿对她用情已深,臣弟也赞同他娶清河县主,您还是不要阻拦了。”

    皇上的态度却是异常的坚决,“朕说不行,就不行,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齐王妃照样也得到了太后的阻拦,只不过太后说的比较委婉:“清河县主刚受了伤,身子还没有好利索,实在是不宜再折腾了,这样吧,成亲的日子再往后拖拖,等她的身体彻底好了,没有大碍了,我们再商定大婚日期的事。”

    齐王妃感到了一丝不寻常,出了宫门,立刻询问齐王爷:“王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母后和皇上才不肯定下轩儿成亲的日子的。”

    齐王爷心虚的摇头:“没有吧,这段时间朝中没有出什么大事呀。”

    齐王妃心里着急,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道:“你先回府吧,我去看望幽儿一下,顺便把今日的事说给轩儿听。”

    齐王爷想要阻拦她,又想到如果要阻拦,可能会引起她的疑心,便随了她去。

    齐王妃到了孟倩幽家里,急匆匆的找到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两人,毫无隐瞒的把今日的事说了,道:“虽然太后和皇上说的有道理,但我总感觉这里面有蹊跷。”

    皇甫逸轩立刻站了起来,道:“母妃在这里陪着幽儿,我去趟皇宫,很快就回来。”

    齐王妃没有阻拦。

    皇甫逸轩匆匆走了出去。

    望着他匆忙却不慌乱的背影,孟倩幽眯起了眼睛。

    不知皇甫逸轩进宫以后和皇上说了什么,总之听说皇上再一次砸了御书房内的东西后,下旨让钦天监选了一个好日子,让齐王世子和清河县主成亲。

    齐王妃听后高兴的走路都带起了一阵风,喜滋滋的回了王府后,亲自跑去书房告诉了齐王爷这个好消息,道:“轩儿和幽儿十月份成亲,快的话,明年过年以前咱这王府里就能添人了。”

    齐王爷也是很高兴,点头附和:“是啊,”

    “不行,我得再去把他们成亲的东西再看一遍,看有遗漏没有。”齐王妃说完,风风火火的走了出去。

    看着她透着喜气的背影,齐王爷再次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朝着空中吩咐:“派人去各地寻访名医,找到后尽快禀报于我。”

    有人应声,一阵风刮过,书房内又陷入了平静。

    孟氏等人也很高兴,当即商议了就要回家。

    孟倩幽道:“爹,娘,成亲的日子是定下了,可王府还没有下聘呢,您们走了,总不能让人把聘礼抬到清溪镇去吧。”

    孟氏道:“下聘的事我和你爹早已商议过了,京城距离咱乡下远。让人过去下聘确实不合适。这样,等十月初我们就过来,到时连你爷爷奶奶一起接过来,到时连下聘在交换更贴的事咱们一起办了。”

    见他们已打算好,孟倩幽无法,又强留了她们十天以后,连朱岚一家人也依依不舍的送走了。

    一下少了这么多的人,家里也冷清下来,孟倩幽一时间也有些不习惯,便要去作坊里和北城外的地里去看看。

    皇甫逸轩没有阻拦她,却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她。

    孟倩幽一时有些不习惯,支着他回府去帮齐王妃操办成亲的事。

    皇甫逸轩却一脸委屈的看着她,不满的说道:“还没成亲呢,你就开始嫌弃我。”

    孟倩幽拿他没法,也就随了他。

    渐渐的习惯了,每日要是见不到他,心里还不舒服的很。

    皇甫逸轩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见计策得逞,心里有说不出的得意。

    青鸾和朱篱的伤势也好了,不顾孟倩幽的劝阻,执意的每天跟她一起进进出出,时刻保护她的安全。

    至于郭飞和文彪,孟倩幽也还是让两人跟在身边。

    日子过的简单而快乐,眼见成亲的日子一天天接近,皇甫逸轩高兴的很,每日里脸上都洋溢着抑制不住的笑容。

    孟倩幽也很高兴,前世今生这么多年的生活加起来,就属这段时间过得最开心,最高兴。

    就在众人都期盼着两人大婚的日子早点到来的时候,冯静姝也到了生产的时候。

    这日,在皇甫逸轩再一次又赖在孟倩幽的屋子里留宿没走。

    一大早,刚睁开眼,就准备去偷亲还在睡梦中的孟倩幽。

    不料孟倩幽的脸一躲,皇甫逸轩的吻落在了她的头发上,随即睁开了眼睛,笑望着他。

    见她已经醒了,皇甫逸轩没有了顾忌,嘴唇深深的压了下来。

    孟倩幽这次没有躲闪,柔柔的回应着他。

    看门人有些急慌的声音在院外响起:“东家,将军府来人了,说是将军府夫人要生了,将军和王妃娘娘请姑娘快赶快过去一趟。”

    两人的动作顿住,对看了一眼,孟倩幽应了一声:“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看门人的脚步声远去。

    两人立刻起身,穿衣下床,青鸾听到屋内的动静,打了水进来,两人洗漱完毕,骑马来到了将军府。

    刚进府门,就听到了冯静姝的痛喊声。

    两人加快脚步,走进主院内,褚文杰正满脸焦急的看着屋子内,神情随着冯静姝的喊声不停的变幻,完全没有了在战场上沉稳的摸样。

    听见脚步声,回头,看是两人,立刻对孟倩幽道:“快,快,孟姑娘,姝儿已经疼了半个时辰了,你快帮她想想办法,这样疼下去,她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孟倩幽失笑,不好跟他解释,走近屋内。

    皇甫逸轩站在院中陪着他。

    屋里已经有三四个产婆在忙活着,齐王妃也在屋内,不知是急的还是心疼的,此刻已是满头大汗,一直在给冯静姝鼓劲:“姝儿,用点力,孩子马上就生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