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一章 羡慕(二更)
    冯静姝满身满脸都是汗,正在拼命的使力。

    看到孟倩幽进来,齐王妃像是看到了主心骨,急声说道:“幽儿,你快来看看,姝儿怎么这么长的时间还没有生下来。”

    一名年纪稍长的接生婆开口道:“王妃娘娘,将军夫人从阵痛到现在不过是半个时辰,已经开了三指了,这已经算快的了。”

    另两名接生婆也跟着附和。

    这一波阵痛过去,冯静姝平静了一些,看到孟倩幽,似乎有些委屈,眼眶有些发红。

    孟倩幽走到她面前,拨了拨她汗湿的头发,露出一个鼓励的笑容:“姝儿,都是要当娘的人了,要坚强一些。”

    冯静姝点头,伸出手抓紧她的手。

    又是一波阵痛袭来,冯静姝再次疼的大叫。褚文杰惊慌的声音从院子里传进来:“姝儿,你怎么样,实在不行,我们不生了。”

    孟倩幽“噗嗤”笑出来。

    齐王妃笑骂:“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跟着添乱,这孩子是说不生就不生的?”

    几个接生婆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抿起了嘴角,强忍住笑意。

    冯静姝也听到了他的话,想笑,却又疼的厉害,露出又哭又笑的表情。

    我们平时英明神武的褚大将军,而此刻听了冯静姝的惨叫,慌乱无比。不知自己说了什么引人发笑的话,也没有听见齐王妃的笑骂,继续急的大声嚷道:“姝儿,你听见我说的话没有,我们不生了,不生了。”

    齐王妃这次也忍不住了,笑出声来。

    几个接生婆不敢大笑,却忍的连指导冯静姝的话都说不出来了,都用手紧紧的捂住自己的嘴。

    冯静姝的这一波阵痛正好过去,也笑出声来。

    听她略有些沙哑的轻快笑声从屋子传出,褚文杰松了一口,道:“谢天谢地,终于生了。”

    屋内传来了爆笑声。

    陪着他站在屋外的皇甫逸轩真不想承认,身边这个傻乎乎的男人就是无数次驰骋沙场,面对千军万马都面不改色的武国的大将军,自己时刻引以为豪的亲舅舅。

    似乎是感受到他奇怪的目光,褚文杰擦了擦脸上急出来的汗珠,侧头,不解的问:“轩儿,怎么了?”

    皇甫逸轩刚张开嘴,屋里又传出冯静姝的痛喊声。

    褚文杰的身子僵住,随即不相信的大喊,“怎么会有两个?”

    齐王妃笑哭的声音从屋里传来:“文杰,闭上你的嘴!”

    几个接生婆笑的腰都直不起来了。

    屋外的褚文杰茫然的眨眨眼,问皇甫逸轩:“我说错什么了吗?”

    又这样断断续续的疼了一个多时辰,才到了要生的是时刻,众人的神情也紧张起来,几名有经验的接生婆先是让冯静姝含了一大片参片,并趁着她不疼的时候,交给她了如何使力的方法。

    冯静姝越发的紧张,一直抓着孟倩幽的手不放。

    在众人的慌乱中,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声从屋里传出。

    几位接生婆都欢喜的大喊:“生了,生了,是个大胖小子。”

    褚文杰彻底的僵住了身子,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

    冯静姝已是全身是汗,累极了,没等接生婆把孩子清洗干净抱过来给她看,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齐王妃欢喜的接过孩子,抱在怀里看了一遍又一遍:“这孩子和文杰小时候长的一模一样呢。”

    叫进来丫鬟收拾干净了屋子,褚文杰大步走了进来,几名接生婆争先恐后的给他道喜:“恭喜将军,”“恭喜将军。”

    褚文杰的嘴角都要咧到耳朵根上去了,大手一挥,道:“每人赏银五十两。”

    几名接生婆狂喜,道谢的声音更大。

    齐王妃示意,冯静姝的丫鬟领了她们去账房领赏。

    褚文杰走到齐王妃面前。

    齐王妃把怀里的孩子递给他:“快看看,这是你的儿子,咱们褚家有后了。”

    褚文杰身体发抖,双手僵硬的接过孩子,看着孩子睡着的小脸,禁不住热泪盈眶。

    似乎是被他硬邦邦的胳膊抱的不舒服,婴儿眼睛紧闭,嘴却张开,“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褚文杰身全身一抖,吓得差点把孩子扔出去。

    齐王妃慌忙接过,摇晃了几下。

    婴儿停止了啼哭声。

    褚文杰呆呆的,不可思议的瞅着自己的儿子,嘴角慢慢的再次咧开,露出一个满足的笑意:“这个臭小子,现在就嫌弃我,等长大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孟倩幽失笑。

    齐王妃不愿意了,“你敢,这可是我的外甥,你若是敢收拾他,看我怎么收拾你。”

    褚文杰摸了摸鼻子,小声嘟囔了一句:“我不就是说说吗?又没真的动手。”

    孟倩幽也走过来观看,见小婴儿粉粉嫩嫩的,十分好看,心中欢喜,忍不住伸出手来,轻轻的戳了他的小脸颊一下。

    闭着眼睛的小家伙,不但没哭,还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笑容。

    齐王妃更加的欢喜,道:“这孩子太可爱了,一点儿也不像文杰那时候,从小怎么逗弄也不笑。”

    “这是随了姝儿。”孟倩幽道

    齐王妃点头,欢喜的抱着孩子来回摇晃。

    孩子已经生下来了,冯静姝也累极睡了过去。褚文杰彻底松了一口气,大步走出屋外,招呼皇甫逸轩去了会客厅。

    在将军府待了整整一天,等冯静姝醒了,齐王妃耐心的嘱咐了她一些事情,等她全部记下,把孩子依依不舍的放在了她的身边,三人也走出了将军府。

    三人乘坐一辆马车,齐王妃忙活了这一整天,竟然一点疲累的迹象也没有,看着两人兴致勃勃的说道:“这孩子太可爱了,等明年的这个时候,说不定我们王府也会添一个这样可爱的孩子呢。”

    她这话太明显了,孟倩幽红了脸,皇甫逸轩不自在的咳嗽了一声。

    齐王妃却又接着说道:“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先生一个女儿,你看看,周边这些亲戚、熟人都是生的臭小子,小时候还可以,长大了一点不好玩,不像女孩子,长大了也会拉着你的手撒娇,想想我这心里就高兴。”

    看她神情欢喜,一脸向往,皇甫逸轩抿了抿唇,开口,道:“母妃,我”

    齐王妃看向他。

    看了孟倩幽一眼,皇甫逸轩下面的话没有说出来。

    齐王妃也没有在意,依然乐滋滋的说道:“你们放心,等你们生下孩子以后,不用操心,我帮你们带”

    见她有停不下来的趋势,皇甫逸轩喊了一声:“母妃。”

    齐王妃打住话头,看着孟倩幽通红的脸色,明白过来,笑着说道:“不说了,反正离你们大婚也没有几天了。”

    到了岔路口,三人分开,皇甫逸轩要跟着孟倩幽去南城,齐王妃跟孟倩幽开玩笑:“幸亏你们快要大婚了,要不然别说儿媳妇,恐怕连儿子也跑了。”

    孟倩幽红了脸色。

    齐王妃笑着坐着马车离去。

    皇甫逸轩牵着她的手,回了自己的马车上,回了家里。

    接下来的两天,孟倩幽和齐王妃要去将军府照顾冯静姝和孩子,皇甫逸轩跟过去不方便,便回了王府,去准备自己成亲的事宜。

    第三日,到了洗三的日子,将军府门前车水马龙,朝中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带着家中女眷贺喜,连皇上和太后也赏赐了不少的好东西。

    齐王爷,褚文杰和皇甫逸轩忙着接待他们。

    齐王妃和孟倩幽则是接待女眷。

    孟倩幽现在的身份是清河县主,又是钦定的世子妃,所有的都不敢怠慢她,对她客客气气的。

    当然也有人趁机巴结齐王妃,道,“王妃真是命好,有清河县主这么能干又漂亮的儿媳妇。”

    众人纷纷附和。

    齐王妃笑的合不拢嘴:“那是当然,我们轩儿呀,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才能娶到幽儿这样的好姑娘。”

    众人又是一片巴结附和声。

    孟倩幽受不了他们的嘴脸,不耐烦应付她们,寻了个借口,走了出来,去了冯静姝的屋子里。

    冯静姝的娘和嫂子,以及冯静雯也来了正围在她的床边说话。

    看到她走进来,冯夫人笑着站起身,迎了过来,抓住她的手,热切的说道:“幽儿姑娘,我这两个女儿的孩子能保住,多亏了你,我早就想亲自去您府里给您道谢,可是我这身份不合适,便免了这个念头。”

    孟倩幽笑着回道:“您客气了,我和嫂子还有姝儿妹妹是知交好友,她们有事我自然是要帮忙的。再说了,这些都是举手之劳的小事,我也没有特意的做过什么。”

    “您可别这样说。”冯夫人道:“我听雯儿说了,为了急着赶去救她,您还差点被人害了性命,你的大恩大德,我们冯家没齿难忘,以后要是有需要我们冯家出力的事情,尽管说话,我们冯家一定二话不说,尽全力帮您。”

    孟倩幽笑着道谢:“那我就先谢谢您了。”

    冯静雯挺着一个大肚子,弯腰搬起一个软凳,放到了孟倩幽面前,“幽儿妹妹,你快坐下,身子要紧。”

    孟倩幽吓了一跳,急忙伸出手,硬拉着她坐下,嘴里埋怨:“嫂子,你都这样了,还给我搬凳子,你这不是折煞我么?”

    冯静雯也示意他坐下,道:“你这伤势刚好,不宜多站着,快坐下吧。”

    “对对对,”冯静雯的大嫂搬了一个软凳再次放到孟倩幽面前:“孟姑娘,快请坐下。”

    孟倩幽没有推辞,坐了下去。

    冯夫人和冯家大嫂坐在另一边的软凳上。

    冯夫人道:“俗话说得好,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孟姑娘福泽深厚,以后定是有福之人。”

    “那是,”躺在床上的冯静姝开口:“过不了多长时间,幽儿姐姐和世子就成亲了,到时就是世子妃了,能没有福吗?”

    冯家大嫂笑着说道:“对对对,那日世子对着全城的人说,今生只娶你一人,不知羡慕坏了多少待字闺中的女子,孟姑娘确实有福了,到时再为世子添个一儿半女,您这以后的日子呀,就是泡在蜜罐里了。”

    几人都笑了起来。

    孟倩幽也微微笑了下,看向冯静雯的大肚子。

    冯静雯也差不多快生了,肚子大的很,孟倩幽伸出手,在她的肚子上轻轻的摸了一下,冯夫人的话语里是满满的感激:“雯儿这个孩子呀,一波三折,幸亏是保住了,要不然这以后的日子呀,有她受罪的。”

    转头,看向冯夫人,孟倩幽轻声问:“有没有孩子很重要吗?”

    “那是自然,”冯太太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咱们女人,嫁人之后首要的就是生孩子,无论男女,终归是要有一个,只要是生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要不然,即使在婆家再得宠,夫婿对你再看中,如果没有孩子,时间长了,这些感情也就慢慢的就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