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二章 求证(一更)
    “当时雯儿第一个孩子生下来是死胎,而大夫又说她以后再也不能生孩子,我当时感觉这天都要塌下来了,要不是我那姑爷从小对雯儿就情深意重,也许不等她养好月子就会纳妾了。”

    冯家大嫂附和的点头:“男人呀,最看重子嗣了,一开始可能会稀罕女人两年,等时间长了,没有那份心思了,如果再没有孩子,是笼络不住他的,迟早都会出事。一般的平常人家都是这样,更何况那些富贵人家呢。”

    冯静雯也跟着附和点头:“相公一开始听说我不能再生孩子了,痛苦的不行,人也变得不爱说话了,虽然对于爷爷要给她纳妾是十分的反对,但是我知道,他心里是特别渴望要个孩子的。”

    “而且呀,我这心里自己也受不了,总感觉是亏欠了他们文家,在府里都抬不起头来,更别说出去应酬呀,根本就不敢往有人的地方凑,看到别人看自己一眼,就感觉是在嘲笑自己。所以这女人呀,千万要有自己的孩子,要不然真是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孟倩幽点头,笑着道:“原来女人不能生孩子,还有这么多的事呢。”

    “那是,”冯夫人接着说道:“不过,这不能生孩子的女人呀,少之又少,整个京城里也找不出一两个来。”

    孟倩幽点头。

    大概是几人的说话声太大,吵到闭着眼睛睡觉的小家伙,小家伙急了眼,“哇哇”的哭了起来。

    冯夫人赶紧站起身,走到床边,把小家伙抱了起来,摇晃了几下。

    小家伙立刻停止了哭声。

    众人也跟着站起来,孟倩幽扶着冯静雯走到冯夫人面前,看着她怀里的小家伙。

    三天了,小家伙已经能睁开眼睛了,黑黝黝的大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看着众人,把冯夫人高兴的抱着他又晃了几下。

    家里的几个小家伙出生的时候,孟倩幽都在身边,可那时候的心情,没有一次会像现在这样复杂而欣喜,不由自主的伸出手,碰了小家伙的脸蛋一下。

    小家伙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碰触,竟然笑了起来。

    冯夫人感觉很惊奇,道:“这斌儿和孟姑娘就是投缘,这一逗竟然笑出声来了。”

    今日是大日子,作为褚文杰干女儿的林晗嫣自然也是跟着过来了。

    当初认褚文杰为义父的时候,冯静姝还没有进门,后来将军成亲以后,林晗嫣借故自己身体不适,怕过了病气给两人,也没有过来祝贺。现在过去这么长时间了,她的身体也好了,这样的场合不能不来,可对着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喊义母,林晗嫣还是喊不出来,自从随着父母来到将军府就磨磨蹭蹭的不愿意过来,等尚书夫人催促她无数遍了以后,才不情不愿的跟着她过来。

    按说这洗三的日子,不是亲近的人是不让进产妇的屋子的,林晗嫣是褚文杰的义女,尚书夫人是林晗嫣的母亲,从层面上讲不是外人,对于两人的不请自来,众人也都没有什么意见。

    不过冯家和文家是商人之家,比尚书夫人差了几个等级,冯夫人抱着孩子,冯静雯大着肚子,还有冯家大嫂齐齐给尚书夫人见礼。

    尚书夫人高高在上惯了,平日里连一般小官员的的妻室都不放在眼里的,更何况这一众的商家女人。可今日的境况不一样,这些人是将军夫人的亲人,给她多少的胆子她也不敢留露出轻屑的表情,当即笑着让众人免礼,道:“都是一家人,以后这些虚礼都免了。”

    众人谢过。

    林晗嫣轻抬脚步走到冯静姝面前,福身行了一礼:“女儿林晗嫣拜见义母。”

    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可是被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大的女孩喊义母,冯静姝还是差点忍不住喊出声来,用了很大的意志力才勉强点了点头,道:“我身子不适,不能照顾你,林小姐自便吧。”

    林晗嫣也是不得已过来拜见,闻言谢过,站直身体,从一旁丫鬟的手里接过一个盒子,打开,让冯静姝看到:“这是我给刚出生的弟弟打造的长命锁,希望义母不要嫌弃。”

    示意丫鬟接过,冯静雯道:“林小姐有心了,我替斌儿谢谢你。”

    林晗嫣规规矩矩的站在了一边,低着头,不再说话。

    尚书夫人笑着上前,示意丫鬟把手里的一个包裹拿来。打开,放在冯静姝的床头,道,“这是我亲自给孩子做的几件小衣服,夫人可别嫌弃我的活计不好。”

    “夫人说笑了,”冯静姝笑道:“能得夫人亲自给做衣服,是斌儿的福气,我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

    这话说的尚书夫人心里非常高兴,道:“我们是一家人,夫人说这些见外了,如果您不嫌弃,我以后会多做几件过来。”

    冯静姝也没有推脱,笑着应下:“那就多谢夫人了。”

    尚书夫人摆手,转身走到孟倩幽面前,笑着和她打招呼:“孟姑娘,前段时间听说你受了伤,不是身体现在如何了?”

    孟倩幽露出笑意,福了福身:“已无大碍了,多谢夫人惦念。”

    尚书夫人轻点头:“这就好,女人的身体最是伤不得,容易落下这样那样的毛病,孟姑娘可要多养一些时日,彻底好了才行。”

    孟倩幽再次谢过。

    又跟冯太太几人寒暄了几句,尚书夫人领着林晗嫣走出了屋子,在丫鬟的带领下朝着专门接待女客的院子里走去。

    洗三是大事,连皇甫煜也跟着过来了,不过并没有闲着,而是被皇甫逸轩抓着去接待那些来贺喜的官员。虽然他是庶子,但是都知道皇甫逸轩拿他当亲弟弟一般,尤其是贺府被屠了满门,贺贵妃和六皇子相继死去,而皇甫煜的地位却是没有任何的改变,众人更不敢小看了他,对他也很是客气。

    皇甫煜在作坊里待了这么长的时间,待人接物方面也有了不少的经验,周到而又不失礼仪的接待了众人。

    众人对他更是称赞。

    皇甫逸轩这个黑心的家伙,看到他招待这些不请自来的家伙游刃有余,趁机去了别处,把人全交给了他。这一上午,皇甫煜笑脸陪着腮帮子都疼了,好不容得了个空出来歇息一下,看到林晗嫣和尚书夫人从这边的院子里出来,立刻惊喜的走过来打招呼:“嫣儿,你的身体好了?”

    随后才给尚书夫人打招呼:“伯母,”

    尚书夫人脸上有一瞬间的不自然闪过,随即笑道:“二公子,您也过来了。”

    “嗯,”皇甫煜应声:“舅舅和父王说让我过来帮忙。”

    尚书夫人的神情又是一愣。

    林晗嫣打量着他,多半年不见,人似乎是长高了一些,更加的英俊挺拔了,身上也多了一股沉稳的气质,和记忆中跟她一块玩耍的那个人有些不一样了。

    见她不说话,只是打量着自己,皇甫煜笑着说道:“只不过是快一年的时间没见,嫣儿这是不认识我了吗?”

    林晗嫣还没有说话,尚书夫人开了口,“二公子,现在你们都长大了,您再这样称呼嫣儿,要是被有心人听去,京城里又该传出风言风语了,您呀,以后还是称呼林小姐吧。”

    皇甫煜一愣,看向林晗嫣。

    林晗嫣抿唇不语。

    这一年经历了这么多的事,皇甫煜即使再没心没肺也长大了许多,更何况孟倩幽有意培养他,让他在作坊里管的是谈生意的事情,和各色各样的人打交道,也增长了不少的见识,尚书夫人的话一落,皇甫煜便明白了她的意思,这是让自己和林晗嫣以后划清界限了,说白点,就是自己的身份配不上和她交往了,紧盯着林晗嫣,轻声问:“嫣儿,你也是这个意思吗?”

    林晗嫣低头不语。

    皇甫煜点头,自嘲一笑:“明白了,以后再见到林小姐,我不会主动与你打招呼了。”说完,再次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毫不留恋的离去。

    林晗嫣咬着嘴唇,着他离去的背影,胸膛里有一股酸酸的,涩涩的,说不明的情绪在发酵。

    尚书夫人扯了她一下,让她看向自己,紧盯着她的眼睛严厉的说道:“嫣儿,你可不能犯傻,他如今的身份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庶子,又没有外力可以帮衬,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大的出息。你不同,你是尚书府嫡女,还认了大将军为义父,你的身份比他高了不知多少,从今以后,你万万不可跟他再有来往,免得传出了风言风语,坏了你的名声。”

    林晗嫣再次低头不语。

    尚书夫人的语气充满了急切,急声问她:“母亲说的你记住了吗?”

    林晗嫣抬头,问:“母亲,女儿还有名声吗?”

    尚书夫人愣住。

    林晗嫣再次低下头。

    远处的皇甫逸轩将这一切看到了眼里,眯起了眼睛。

    转身走开的皇甫煜,心里空落落的,眼里也有了一丝温热,抬头,闭眼,逼了回去,再次睁开,眼里已经没有了任何情绪。重新摆出笑脸,走进院子里去招待客人。

    热热闹闹的洗三礼结束,众人送的东西几乎堆满半个屋子,送走了客人后,褚文杰吩咐管家一一登记好,放入库房,便累的瘫在椅子上,对齐王爷道:“姐夫,这应酬也太累了,比我打了一场仗还累。”

    齐王爷的心里很复杂,既为褚文杰有了后而感到高兴,又想到孟倩幽难有子嗣而心伤。强撑着应付完了这一群人,此时心身都疲累的很,毫无形象的放松身体,倚在椅子上,手里端着一个茶杯不语。

    褚文杰以为他是累了,当下也没有再说话,静静地陪着他坐着。

    冯静雯这个样子,文泗不放心,早早的就把她接走回去休息了。

    最后送走了冯夫人和冯家大嫂,齐王妃也算是松了一口气,和孟倩幽一起坐在冯静姝的屋子里,稍微休息一下。

    看她面露疲色,冯静姝感激的说道:“今日多亏了王妃和幽儿姐姐帮忙,谢谢你们了。”

    在劝说了多次让他跟着褚文杰一起喊姐姐而无果后,齐王妃也懒得再纠正她,道:“都是一家人,说这些做什么。你呀,就好好的养身子,争取以后多为我们褚家开枝散叶,至于别的,你就不用操心了。”

    冯静姝红了脸。

    嘱咐了她要好好的养月子以外,齐王妃等人离开了将军府。

    齐王爷和齐王妃共乘一辆马车,皇甫逸轩和孟倩幽一起,而皇甫煜则是单独一辆。

    到了岔路口,皇甫逸轩自然是随着孟倩幽去了南城,齐王妃打开车帘,看着马车远去,声音里的笑意掩饰不住:“王爷,说不定明年我们王府里早早的就添了人了。”

    齐王爷不语。

    齐王妃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再次问:“王爷,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