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三章 求证(二更)
    抬头看着她虽然劳累了一天,却没有任何疲累的脸庞,齐王爷张了张嘴,到嘴边的话变成了:“好久没有这样应酬过了,感觉有些疲累。”

    闻言,齐王妃靠近他,示意他转过身去,自己跪立于他的身后,把双手搭在他的肩上,轻柔的给他按摩:“今日辛苦王爷了。”

    这是这么多年,齐王妃第一次对他做这样的举动,齐王爷心里阵阵的暖流趟过,伸手拍了拍她的手:“王妃也辛苦一天了,休息一下吧。”

    齐王妃动作没停,“王爷,我们是夫妻,如果有什么事您尽管给臣妾说,虽然臣妾不见得有能为你解忧,但是臣妾也可以陪您一起面对。”

    齐王爷差点就把孟倩幽难有子嗣的事情说出来了,幸好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柔声道:“无事,朝堂上的一些事,等过几天解决了就没事了。”

    女人不得涉政,即使朝堂上的事,齐王妃也没有再多问。

    另一辆马车里,孟倩幽笑着调侃皇甫逸轩:“世子,您这明目张胆的跟着我回家,王妃改日见了我,又该说我把他儿子拐跑了。”

    皇甫逸轩原本是没有形象的歪斜在马车内,听了她的话,笑着坐起身,将她拉入了自己的怀里,笑道:“母妃现在心里高兴着呢,因为他这被拐跑的儿子,很快就会给她拐回去一个儿媳妇了。”

    孟倩幽笑嗔了他一眼,伸出手,搂住他的脖颈,凑上去在他的嘴唇上蜻蜓点水了一下,“王妃也太会做买卖了,这儿子只是放出去两个月,拐回来的媳妇却是要在王府待一辈子的。”

    皇皇甫逸轩哪里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低头吻住她的唇,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了才放开,喘着大气道:“如果你婚后不愿意住王府,我们就搬到你的家里去住。”

    孟倩幽失笑:“世子,您是被美色迷了眼了吗?别忘了您的身份,成亲后,要是住到我的家里,我们会被唾沫星子淹死的。”

    皇甫逸轩笑出声,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霸气”说道:“我在这京城里怕媳妇是出了名的,谁还怕他们的唾沫星子。”

    “噗嗤!”马车外面的青鸾没忍住笑出声来,随即慌忙的捂住自己的嘴,带着笑意的说道:“世子,主子,您二位继续,我什么也没有听到。”

    皇甫逸轩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孟倩幽笑的趴在了他的身上。

    马车外,青鸾和朱篱都面带了笑容,郭飞的嘴角也是露出了满满的笑意。

    一行人高高兴兴的回了家里。

    对于皇甫逸轩赖在府里不走,连看门人和府里的下人都习以为常了,要是哪天他不来,众人才不习惯的。

    自然这消息也传到了皇甫巽的耳朵里,他哪能放过这么好的调侃皇甫逸轩的机会,找了个空闲,摇着扇子,带着暗卫,一派悠闲的坐着马车来到孟倩幽家里。

    看门人已认得他,慌忙想要进去禀报,皇甫巽挥手,示意不用。自己一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径直来到孟倩幽的院子里,对着屋内到:“我说那个”小白脸“,还不快点出来迎接我。”

    屋内没有人应声。

    皇甫巽正自纳闷,一个凳子带着风声从屋里朝着他飞了过来。

    皇甫逸轩吓了一跳,慌忙躲过,正要说话,皇甫逸轩的身影从屋里“飞”了出来,毫不客气的对着他攻了过去。

    躲避开凳子,皇甫巽便手忙脚乱的出招,便气急败坏的嚷道:“你个”小人“现在都学会偷袭了。”

    皇甫逸轩也不说话,招招凌厉,逼得他步步后退。

    孟倩幽打开门帘从屋里走出来,站在门口看着两人的打斗。

    皇甫巽如同见了救星,急忙高喊,“弟妹,你快制止这个家伙,我好歹是一国太子,他这么不给我面子。”

    孟倩幽点头,一本正经的对着皇甫逸轩高声道:“逸轩,你千万不要下手太重了,打个鼻青脸肿,半个月生活不能自理就算了,毕竟他是高高在上的太子。”

    “噗通!”“噗通!”她的话音落,从不同的地方落下数道身影,全部毫无形象的脸朝下趴在地上。

    皇甫巽也感觉自己受到了无数的伤害,不满的大叫;“你们这两个黑心的家伙,这样对我,会得到报应的。”

    “逸轩,”孟倩幽柔声喊了一句,笑眯眯的说道:“你还是下手重一点吧,眼前的这个家伙肯定是冒牌的。”

    刚爬起来的众暗卫又一次跌爬在了地上。心道:全天下敢这样说太子的,也只有世子和清河县主了。

    皇甫逸轩得到了鼓励,进攻的速度更快。

    皇甫巽收起了玩笑的态度,认真的和他对打起来。

    孟倩幽看了一会儿,小心的绕过他们,去了厨房。

    好长时间没有进厨房了,厨娘和三名丫鬟看到她吓了一跳,赶紧制止,“东家,世子说了,以后不让您进厨房,您想要吃什么,跟我们说一声,您还是出去吧。”

    “今日府里来了贵客,你们的手艺他肯定瞧不上,还是我来吧。”孟倩幽道。

    自己的手艺确实和东家不能比,几人相互看了看,道:“那好吧,您只负责炒菜,剩下的交给我们来做。”

    孟倩幽点头,吩咐几人开始摘菜,切肉。

    皇甫逸轩和皇甫巽打的热火朝天,难分难解,一直从孟倩幽的院子里打到府里的空地上,惹得郭飞和青鸾和朱篱以及府里的精卫都出来观看。

    摔了两次,有些鼻青脸肿的皇甫巽的暗卫索性也不隐藏身形了,和众人一样站在远处观看。

    两人武功都差不多,只不过今日皇甫逸轩似乎是发了脾气一般,猛攻不舍,皇甫巽稍微有些招架不住,不轻不重的挨了几下。

    做好饭菜,站在饭厅门口,孟倩幽对着院子的众人喊了一声:“饭做好了”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出来,院子依然不见了众人的身影,就连皇甫巽的暗卫也争先恐后的朝着厨房飞跃去,没办法,孟倩幽做的饭菜太好吃了,他们跟着蹭过几次后,一直念念不忘。

    府里的人更是争先恐后,孟倩幽受伤这么久,好不容易才做一次饭,去的晚了,可就抢不到了。

    皇甫逸轩直接抽身,跃到了她面前,呼吸有些微微喘。

    孟倩幽拿出丝帕,替他擦了擦脸上的汗,然后和他一起走进饭厅内。

    后面被务实的某人朝天连翻了几个大白眼,也跟着走进饭厅内,毫不客气的坐在了主座上。

    下人把饭菜摆好,皇甫巽立刻拿起筷子大口吃了起来。

    皇甫逸轩不满的声音响起:“国库没到入不敷出的地步吧,你堂堂的一个太子,就跟好几天没有吃过饭一样,一点仪态也没有。”

    皇甫巽咽下嘴里的饭菜,怼了回去:“仪态又不能当饭吃,要它做什么。”

    皇甫逸轩被他噎住。

    孟倩幽笑着摇头,给他夹了一筷子菜放入碗里,“吃吧,和某个厚脸皮的人说话只会气到自己。”

    皇甫巽被噎了一下。

    皇甫逸轩心情愉悦起来,端起饭碗优雅的吃起来。

    说实话,孟倩幽租的饭菜确实好吃,更主要的是在这里吃饭没有一点的负担,不必担心被人下毒,也没有那么多碍事的人守在一旁,所以皇甫巽每次都吃的多了一点,今天也不例外。

    摸着自己有些撑胀的肚皮,皇甫巽满足的打了两个饱嗝。

    皇甫逸轩更加的嫌弃:“吃饱了快滚,不要在这里碍眼。”

    皇甫巽早就习惯了他的这种态度,丝毫没有在意,坐正了自己的身体,一本正经道:“你们快要大婚了,告诉我,想要什么样的礼物,做大哥的一定送给你们。”

    这句话听着还顺耳,皇甫逸轩道:“礼物不用了,只要你以后别再出现在我们面前就行。”

    皇甫巽摆手,“这个条件有些难,你还是换一个吧。”

    皇甫逸轩一噎。

    孟倩幽失笑。

    转眼间到了九月底,大婚的日期近了,府里需要准备的事情太多,皇甫逸轩也不能白天黑夜的时时刻刻的陪着孟倩幽了。

    没了皇甫逸轩在身边,孟倩幽感到有些失落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吩咐青鸾:“让郭飞套马车,我们去德仁堂一趟。”

    青鸾应声。

    郭飞很快把马车收拾好,孟倩幽坐着马车来到德仁堂。

    冯静雯生产的日子也快到了,文泗除了每日过来盘账,其余的时间都是寸步不离的陪在他身边,此刻并不在德仁堂内。

    不过德仁堂内的伙计识得她,立刻热情的迎上来:“孟姑娘,您来了,我们东家不在。”

    孟倩幽点头,扫视了大堂内一圈,看到了给上次给冯静雯看病的老大夫,对伙计道:“你去忙你的,我找老大夫有点事。”

    伙计应声,把她领到了老大夫面前,退到了一边。

    老大夫认得她,笑着给她打招呼:“孟姑娘来了,有什么需要老夫帮忙的?”

    大堂内看病的人众多,孟倩幽笑着小声说道:“是有件事求老大夫,不过这里的人太多了,您能否随我去楼上。”

    “当然可以,”老大夫站起身。

    孟倩幽转身丑朝着楼上走去,老大夫跟在后面。

    青鸾和朱篱也要跟上去,孟倩幽吩咐两人:“我要和老大夫讨论些医术上的事,你们两人守在楼梯后,任何人不准上楼。”

    两人不疑有它,应声,一左一右守在楼梯旁。

    两人来到楼上,孟倩幽推门请老大夫进去,坐在左旁的椅子上,笑着直接开口:“我前段时日受了伤,老大夫肯定是听说了。”

    老大夫点头:“听闻姑娘伤的很严重,差一点丢了性命。好在您福大命大,挺过来了。以后肯定会有大福气的。”孟倩孟倩幽微微一笑:“您可能没听说,我是伤在了腹部。”

    老大夫神情明显一愣,试探的问:“孟姑娘今天找我的目的是”

    孟倩幽也不隐瞒,“我想让您给看看,此次会不会对我的身体有什么损伤?”

    老大夫过来人,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点头:“麻烦孟姑娘伸出手来。”

    孟倩幽把手放在桌子上。

    老大夫也没有避讳,直接把手搭在了她的脉搏上,凝眉号了好久,才放开,“麻烦姑娘把另一只手也伸过来。”

    孟倩幽照做。

    好一会儿,老大夫才收回手,问:“孟姑娘是否感觉身体有什么不适?”

    孟倩幽摇头:“您应该也知道,我略懂一些医术,但是对我自己的身体有些不确定,今日来就是想跟您求证一下。”

    医者不自医,老大夫知道这个道理,看向她,深深叹了一口气:“孟姑娘说的不错,您的身体确实受到了损伤。”

    孟倩幽看着她,等着他后面的话。

    老大夫咬牙,把后面的话说了出来,“您受的伤太严重了,以后恐怕难有子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