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五章 留书(二更)
    孟倩幽伸出手,搂住她的脖颈,任他的唇狂烈的在自己的唇上肆虐。

    又是好几天没见,皇甫逸轩心里的渴望一发而不可收拾,狠狠的,死命的亲吻了一番,才喘着粗气放开她,恶狠狠的说道:“还有二十六天,我这隐忍的日子就到头了。”

    也不知是皇上授意的,还是十月二十六真的是个好日子,钦天监把他们成亲的日子定在了这一天。皇甫逸轩虽有怨言,但也没有办法,随着日期的离近,天天掰着手指算日子。

    深吸了几口气,平稳了呼吸,孟倩幽搂紧他的脖颈,让他更靠近自己,同时也主动的把唇凑了上去,在他的嘴边学着他平时逗弄自己的样子顺着他的唇形轻柔的轻吻了一圈。

    这亲吻就想羽毛轻轻的刷在皇甫逸轩的心上,挠的他心痒难耐,嘴唇又疯狂的压了下来。

    这次亲的孟倩幽差点都要窒息了,才放开了她,盯着她艳红的唇瓣,威胁道:“你不要再引诱我,你知道我把持不住的。”

    “那就不要把持了。”孟倩幽轻声道。

    皇甫逸轩愣了一下,喉咙上下滚动了几次,不可置信的问:“你说什么?”

    孟倩幽抬头,吻在了他的喉结上,声音轻柔道:“我说什么,你不明白吗?”

    皇甫逸轩没有狂喜,反而直直的盯着她,不放过她的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惊疑的问:“幽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心里惊了一下,脸上却没有任何显露,依然笑颜如花,调侃道:“皇甫世子,怎么,只允许你挑逗我,就不允许挑逗你么?”

    没看到她有任何的可疑神情,皇甫逸轩的神情放松了下来,躺倒在他的一侧,摊开自己的身体,一副任君采撷的摸样,道:“可以,欢迎清河县主随意挑逗。”

    孟倩幽轻笑出声,侧身,压在了他的身上,道:“春宫图我也看了,你以为只有你会那些勾引人的手段吗?”

    皇甫逸轩的脸有些发黑,盯着她的眼睛沉声问:“你什么时候看的?”

    孟倩幽笑出声,低头在他的唇上轻吻了一下,“不是你逼着我和你一起看的吗?”

    皇甫逸轩这才记起,孟倩幽刚允许自己偷偷留宿她屋里的时候,齐王妃给了春宫图,他逼着孟倩幽和自己一看观看的事。脸上的黑色退去,露出一个璀璨的笑容,逗弄孟倩幽:“不知你打算用和方式勾引我呢?”

    孟倩幽伸出手,双手和他的十指在身体两侧交握,嘴唇沿着他的唇形描绘了一圈,随即下滑,吻住了他的喉结。

    皇甫逸轩的身子一僵,闷哼了一声,想要推开他,无奈十指被孟倩幽扣住,动弹不得,想要回吻,却捉不住孟倩幽的嘴唇,又享受又着急,额头上竟然出现了细密的汗珠。

    孟倩幽抬头,盯着她的眼睛,笑问:“世子,我这挑逗的手段如何。”

    皇甫逸轩不说话,只用一双带着**的眼睛看着她。

    孟倩幽也不说话,只是浅笑吟吟的看着他。

    四目相对,彼此都能看到对方眼睛里的自己,皇甫逸轩猛然起身,将她压在了身下,咬牙切齿道:“这可是你自找的,待会儿别给我求饶。”

    话落,唇也压了下来。

    这一次如狂风暴雨般猛烈,孟倩幽招架不住,几欲窒息,伸手拼命的拍打着他的后背。

    皇甫逸轩没有理会,依然吻着她的唇不放。直到感觉孟倩幽是真的喘不上气来,才意犹未尽的放开她。

    孟倩幽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皇甫逸轩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成果,满足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低下头轻咬了一下她的耳朵,感觉到她的身子一阵颤栗,才低声问:“还敢挑逗我吗?”

    孟倩幽喘息着说不上话来。

    皇甫逸轩更加的得意,在她的耳边逼问:“还要继续吗?”

    孟倩幽露出一个诱惑的微笑,反问:“你敢吗?”

    皇甫逸轩愣了一下,眼里有熊熊的火焰燃烧了起来,低沉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幽儿,你知道你这句话的后果是什么吗?”

    孟倩幽双手搂紧了他次的脖颈,一脸笑意的问:“后果是什么?”

    盯视着她也染上**的双眸,皇甫逸轩的喉结快速滚动了几次,却猛然站起了身来,低喘着粗气道:“今日先饶过你,等我们大婚时候我定然让你明白。”

    孟倩幽也坐起身,把头贴在他的后背上,柔若无骨的小手在他的后背上来回摩挲:“世子这是怕了?”

    皇甫逸轩猛然转身,咬牙切齿道:“我这是为你好,别不知好歹。”

    孟倩幽笑出声,举起自己的小手,比划着:“世子,多这二十六天和少这二十六天有什么区别吗?”

    皇甫逸轩瞪视着她,自己用了所有的意志力才控制住没有在继续下去,她可倒好,还在这不知死活的挑逗。

    孟倩幽装出一脸茫然和无辜的看着他。

    皇甫逸轩别开眼,瓮声瓮气道:“不早了,你早点睡吧,我出去一趟。”

    说完,欲要起身,孟倩幽的动作比他还快,张嘴,轻咬在他的耳垂上,顺势摸在了他的衣扣上。

    皇甫逸轩的身子一阵颤栗,攸然转身推开了她。

    孟倩幽错愕。

    皇甫逸轩却开始动作利落的脱下自己的外衣,随即是内衣,然后,露出了自己精壮的身子,眯着眼睛,居高临下,危险的问:“你是自己脱,还是要我帮你?”

    孟倩幽下意识的往床内缩了一下身子。

    皇甫逸轩一把将她拽了出来,“现在想躲,晚了,今夜我就让你明白后果是什么?”

    看着他凶狠的表情,听着他粗重的呼吸,孟倩幽确实有了怯意,不由自主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会,说话的声音也结巴了起来:“你,你”

    看着她这副样子,皇甫逸轩反而被气笑,“怎么,有胆子招惹我,没胆子承受后果?”

    孟倩幽不承认:“哪,哪有。”

    被她这样一折腾,皇甫逸轩的欲火下去了一些,理智也有些回笼了,望着怯怯的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就知道你有那个贼心没那个贼胆,好了,不逼你了,我自己忍忍就过去了。你安心睡觉吧。”

    孟倩幽早已打定了主意,到了现在,有岂能轻易放弃,抓起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衣扣上,道:“你帮我脱,这样的事不一直是你做的吗?”

    皇甫逸轩愣了一下,看着她的眼睛轻声问:“想好了吗?”

    孟倩幽的脸红红的,却坚定的点了点头,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道:“我想要你很久了。”

    皇甫逸轩的自制力瞬间崩塌,在孟倩幽的惊呼声中,快速的地扯掉了她的衣服,身体压了下去,身体力行的告诉她,挑逗他的后果是什么。

    孟倩幽已开始还能柔顺的迎合,很快就坚持不住了,最后只剩下了求饶声和低泣声:“逸轩,我要死了,你饶过我吧。”

    皇甫逸轩的动作没停,道:“我还没够。”

    孟倩幽的轻泣声传来:“好逸轩,你饶了我吧,以后我再也不敢挑逗你了。”

    皇甫逸轩被气笑,低头吻住了她的唇瓣,身子轻颤,泄了力道,翻身躺在了她的身侧,低喘着粗气,道:“以后不要太挑逗我,我自会让你下不了床。”

    孟倩幽委屈的看着他,眼睛里还有湿意。

    皇甫逸轩看的一阵心神激荡,心里的**又起,费力压下,低头吻上了她的眼睛,将她的眼泪吞进了自己的嘴里,柔声道:“睡吧,不闹你了。”

    被折腾了半夜,孟倩幽确实累了,他的话落,便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感觉她睡熟,皇甫逸轩悄悄起身,仅穿好外衣,打开门对着外面扬声吩咐:“打盆温水来。”

    有人应声,温水很快被端来。

    皇甫逸轩接过,轻手轻脚的端回屋里,放在床边,又起身,拿过自己的毛巾,在温水里打湿,撩开薄被,轻柔的帮孟倩幽擦拭身体。

    看着她身上青青紫紫的痕迹,皇甫逸轩有些懊恼刚才自己失控了,可是想了这么多年,念了这么多年,今日好不容易真正的属于了自己,他是真的控制不住,恨不得连她整个人都吞入自己的腹中。

    大概是真的累坏了,孟倩幽睡得香甜,丝毫没有感觉有人在帮自己擦拭身体。

    帮她擦拭完,把水盆端到盆架上放好,皇甫逸轩回了床边,脱掉自己的外衣,上床,将她搂在了怀里,轻吻下她的额头。

    睡梦中的孟倩幽感受到了他的动作,发出喃喃的求饶声;“好逸轩,你饶了我吧,我真的受不住了。”

    皇甫逸轩轻笑,怜惜的抱着她沉沉的睡去。

    天刚亮,孟倩幽便醒了,睁开眼,感觉全身累极,比前世训练了一天还累,微微动了动身子,却疼的发出了“嘶”的一声。

    “很疼吗?”皇甫逸轩的声音在头顶响起。

    仰脸,嗔怪的问:“你说呢。”

    皇甫逸微愣了下。

    孟倩幽委屈的声音又起:“昨夜我都求饶了,你还不依不饶的,恨死你了。”

    皇甫逸轩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讨好的说道:“我帮你揉揉?”

    孟倩幽赶紧拒绝:“不用。”

    皇甫逸轩却在手上加了一些内力,帮她轻揉了起来。

    身上的酸痛减少了不好,孟倩幽舒服的闭上了眼睛,任由他给自己轻揉,可慢慢的感觉有些不对劲,因为那只手到摸向了不该摸的地方,猛然睁开眼睛,还没有来的即说话,皇甫逸轩的身子又压了下来。

    又是一番**,这次孟倩幽累的连瞪他一眼的力气都没有了。

    皇甫逸轩彻底得到满足,神清气爽,细心的再次帮着孟倩幽擦干净身体后,搂着她,不停的轻唤:“幽儿,幽儿”

    想起自己刚才那没出息的求饶声,孟倩幽脸色通红,娇嗔了他一眼:“我在呢,别叫了。”

    皇甫逸轩将她搂紧了一些,在她耳边许诺:“幽儿,此生此世,我不会让你离开我身边半步。”

    孟倩幽的身子微顿,低头,掩饰住自己的情绪,低声道:“我饿了,你帮我把早饭端进来吧。”

    从昨夜到现在折腾了她许多次,想着她真的是饿了,皇甫逸轩起身,下床,穿好衣服,走了出去。

    望着他的背影,孟倩幽有一瞬间的发呆,随即快速的下床,从被皇甫逸轩撕扯坏的衣服里找到了袖带,拿出里面的那颗药丸,紧紧的攥在了手里。

    皇甫逸轩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进来,小心的放在她面前,然后拿了一个软凳放在床边,坐下,端起碗,想要喂她。

    孟倩幽微撇了一下头,娇娇软软的说道:“脸上都是汗水,我要先洗下脸。”

    这些都是自己的“功劳”,皇甫逸轩嘴角微弯,俯身在他的嘴角轻吻了一下,重新放下碗,走到门口,吩咐人打水来。

    而孟倩幽却趁着他不注意,把一个药丸迅速的融化在了碗里。另一个放入了自己的口中。

    ------题外话------

    亲爱的们,谢谢你们一直以来的陪伴,今天是大年初一,恭喜发财,红包多多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