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三天三夜 (二更)
    八个月后,某临海小城。

    一个梳着妇人发髻的年轻女子,站在一个摊子前忙活,热气熏得她黝黑的脸庞红通通的,摊前排着一个长龙似的队。旁边的摊贩羡慕的看着她,却没有一个人嫉妒。

    排队的人也是规矩有礼,不乱挤,不叫嚷,踮着脚,抬着头默默的数着前面还有多少人排队。

    现制的第一批鱼丸出锅了,前面排队的第一人赶紧拿出自己带来的碗,伸到女子面前,女子不多不少,给她盛了十个鱼丸,顺便多来了一点汤。男子把五文钱放到了摊子前面的一个盒子了,然后高兴的端着碗走了。

    后面的人往前移动,也是十个鱼丸,一碗汤,五文钱。

    第三人上前,道:“玉娘,我要虾丸,家里的孩子特别爱吃。”

    “好嘞。”女人轻快的开口,给她盛了十个虾丸。照样是五文钱。

    买到的兴高采烈的端着走了,剩下的人也不着急,慢慢的朝前移动,因为玉娘有个规矩,每天总共是卖一百份,每份五文钱,只要她们排的队伍在一百名以内,就绝对不会买不到,所以后面的人才不会着急。

    临近晌午,最后一个客人高兴的把鱼丸端走,女子顾不得擦脸上的汗,把锅里剩余的鱼丸和虾丸全部捞出来,送给了周围一块摆摊的人:“晌午了,都吃点吧。”

    周围的人有些不好意思,玉娘来这里摆摊半年多了,每日都故意多做出来一些送给他们。

    一名摆摊三十多岁的男子道:“玉娘,你一个女人也不容易,我们这天天白吃你的,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女子露出一个笑容,道:“王大哥,当初要不是大家的帮助,我在这里也安顿不下来,这些东西算不得什么的。”

    半年多前,面黄肌瘦,神情憔悴的玉娘独自一人来到这里,说是自己老家遭了难,过来投奔亲戚,不料半路相公染病,把仅有的盘缠花光以后,还是撒手而去了。她葬了夫婿,好不容易才来了这里,却打听到亲戚一年前就搬走了。她走投无路,只得求助众人,问问能不能赊一些鱼虾给她,她做一些东西摆摊来卖。

    这临海小城,最不缺的就是鱼虾,众人见她一个女人实在可怜,便给了她一些。

    第二日,她便摆出了这个摊子,那浓香的味道一下子吸引了这里的人纷纷过来购买。从此以后她便在安顿了下来,也以此为理由,每日多做出一些鱼丸,和虾丸,免费给他们吃。

    说是不好意思,但实在是禁不住那浓浓香味的诱惑,众人还是很快把鱼丸虾丸吃完。

    玉娘收回碗,放在自己的清水了刷干净,收拾好,单薄的身子挑着担子摇摇晃晃的远去。

    京城,齐王府。

    自从孟倩幽不告而别后,八个月来,皇甫逸轩没有出过府门一步,命人一车车的运了好多草药过来,每日就是认草药,辨草药,识草药,琢磨草药,任何人也不理,就连齐王妃过来了,也只是抬头看她一眼,喊过母妃后,便不再理会她,低头研究手里的草药。

    众人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对草药感兴趣,但是没人敢阻止,齐王爷也长叹了几次后,任由了他去。

    只有皇甫逸轩自己心里明白,当初孟倩幽之所以能让自己毫无察觉的她的离开,一定是在自己喝过的那碗粥了下了药,否则的话,自己不可能睡得那么死。

    “等我认全了这些草药,识得了它们的药性,也配置药丸,让你吃个够。”每天皇甫逸轩都是这样咬牙切齿的想,才好支撑自己度过没有孟倩幽的一天又一天。

    八个月过去了,他的草药已经认得差不多了,孟倩幽却还是没有任何消息,皇甫逸轩快要撑不住了,他知道,他的思念已经到了极限,如果再找不到孟倩幽,他定会发狂,发疯。

    府门外,出去了八个月之久的周安会回来了,看他那满身是土,胡子拉碴,满身狼狈的样子,应该是赶了几天几夜的路。不过,此刻他的身上一点疲惫的的痕迹都没有,而是翻身下马,眼神明亮,精神兴奋的一溜烟跑到了皇甫逸轩的院子里,高声嚷道:“主子,找到了!”

    皇甫逸轩手里的草药落在地上,好半天才慢慢的起身,慢慢的走出门来,慢慢的问:“找到了?”

    周安兴奋的连连点头:“有兄弟说是在一个临海小城发现了清河县主的踪迹,现在他们正在那里守着,我赶回来禀报。”

    门口已没了皇甫逸轩的身影。

    周安一愣。

    皇甫逸轩狂喜而又激动的声音从院外传来:“备马,出城。”

    半个月后,一名浑身是土,却容貌无双的少年,带着同样浑身是土,狼狈不堪的几十名护卫到了临海小城。

    找到孟倩幽并一直负责跟踪她的精卫迎上前去,拜见:“主子。”

    “人呢?”皇甫逸轩问。

    精卫指着孟倩幽摆摊的方向禀报:“清河县主在那边摆摊。”

    翻身,下马,快速的朝着小摊走去,却在走了几步后,停住了脚步,回头,询问周安:“我这副打扮去见她可否合适?”

    看他整个人仿佛从土里刚扒出来似的,看不得,周安老实的摇头:“不合适。”

    皇甫逸轩皱起眉头,好一会儿才吩咐,“去找个客栈,我先梳洗一番在去见他。”

    话虽如此说,脚步却禁不住朝着摊位走了过去,目光穿过摊子前无数的人,落在了她的脸上,身上。心里的激动和狂喜快要溢出来了。是她,真的是她,虽然不知她用了什么方法让自己的脸庞黝黑,但皇甫逸轩知道,她就是自己朝思暮想了八个月的人儿,孟倩幽。

    似乎是感觉有人偷窥自己,忙碌的孟倩幽抬头想四周看了一眼。

    皇甫逸轩把赶忙把身子藏在了隐蔽处。

    一切如常,没有什么可疑之人。孟倩幽觉得是自己想多了,这里距离京城几千里之遥,又是临海小城,不会有人找到这个地方的。遂低下头,认真的制作鱼丸和虾丸。

    皇甫逸轩的身影从隐蔽处出来,看了忙碌的她一眼,转身朝着自己的马儿走去。

    半个时辰后,穿着华贵,气质清冷,容冠无双的皇甫逸轩从客栈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带着同样是清洗干净了的精卫们,朝着孟倩幽的摊位走来。

    今日的一百份卖完了,照例把剩下的分给周围的摊贩们,等他们吃完,收回碗清洗干净,放好,和众人打过招呼,孟倩幽摇摇晃晃的跳着担子,走过一条街,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地方,把自己的担子靠在墙边放好,娇声厉喝:“是谁,滚出来!”

    周围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

    孟倩幽的声音又响起:“有胆子从集市跟到这里,没胆子露面吗?”

    皇甫逸轩沉着脸色,不紧不慢的走了出去。

    孟倩幽悠然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逸逸轩!”喊完的同时,脚下移动,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皇甫逸轩完全无视他的动作,冷哼:“难为清河县主还记得我。”

    孟倩幽咽了一下口水,才想起来狡辩:“你你们认错人了,我我不是什么清河县主。”

    皇甫逸轩上前了一步,嘴角微翘,低沉诱惑的声音在寂静的空地上响起:“是吗?看来我是需要亲自验证一番了。”

    孟倩幽倒退了一步,四处看了看,才又咽了一下口水,紧张的问:“验证什么?”

    皇甫逸轩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危险的笑容:“当然验证你是不是清河县主了。”

    孟倩幽呵呵笑着又后退了几步,然后转身,拼命的朝着远方跑去。

    不料,没跑多远,就被几名精卫挡住了去路:“清河县主,请止步。”

    孟倩幽后退,又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狂奔,照样被拦了回来。

    停住脚步,转身,朝着皇甫逸轩呵呵笑了几声,举起举起黝黑的小手,冲着他打招呼:“逸轩,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我好不好你不知道吗?”随着咬牙切齿的声音响起,皇甫逸轩的脚步也往前靠近了几步。

    “那个这个”意识到了危险,孟倩幽不断的后退,直到后背贴在了墙上,再也没有了退路,才结结巴巴的说道:“逸、逸轩,你听我”

    皇甫逸轩已然站在了她的面前,低头逼问:“你住在哪儿?”

    孟倩幽没有明白他是什么意思,继续结巴的问:“什、什么?”

    皇甫逸轩的头低的更低,灼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声音里的威胁更重:“要我再说一遍吗?”

    孟倩幽的身体轻颤,紧张的咽了下口水,“我、我”

    皇甫逸轩的脸几乎贴在了他的脸上,用两人才听到了声音说道:“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带我去你的住处验证,再一个是我当场验证,你选哪一个?”

    “能,能不选吗?”孟倩幽不怕死的问。

    皇甫逸轩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同时伸出了手,覆在了她的衣扣上。

    “家里,家里”孟倩幽急声惊叫。

    皇甫逸轩忍住快要溢出来的笑意,俯身抱起她,询问:“怎么走?”

    “走到头,往左拐,那间新搭建的屋子就是。”孟倩幽乖乖回道。

    皇甫逸轩抱紧她,沉稳的来到她说的屋子前,一脚踢开门,抱着她走了进去,然后踢上门,直接来到了床榻前。把她放在了床上,眼睛盯着她,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被她恶狠狠的眼神盯视,仰躺在床上的孟倩幽不敢乱动,“逸、逸轩,我们好长时间没见,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你”

    皇甫逸轩已然脱光了自己的衣服,沉声问她:“是你自己来,还是我帮你?”

    孟倩幽身子往床里面缩了缩:“逸轩,你听我说”

    皇甫逸轩轻声道:“我明白了。”

    还没等孟倩幽反应过来,衣服的破裂声响起,随之胸前一凉,皇甫逸轩的身躯也压了下来。

    孟倩幽连惊呼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被皇甫逸轩拆吃入腹。

    三天三夜,孟倩幽没有出屋,确切的说没有下床,皇甫逸轩的汗水一遍又一遍的打湿在她的身上,全程只有一句问话:“你还敢不敢离开我了?”

    第一天,孟倩幽还撑着不回答。

    第二天,便开始受不住,低声求饶。

    第三天,连孟家的列祖列宗都拿出来保证了,皇甫逸轩还是没有放过她。

    第四天一睁开眼,孟倩幽便哑着嗓子惨兮兮的保证:“好逸轩,你饶过我吧,我以后真的不会在离开你了。”

    三天过去,皇甫逸轩身体上,心灵上,精神上的饥渴都得到了满足,又得了孟倩幽的保证,今日原本就打算放过她的,闻言,故意板起脸,沉声问:“记住教训了吗?”

    这是三日来他说过的第二句不同的话,孟倩幽听出了他的语气有所缓和,大喜,拼命的点头,一连串的保证:“记住了,记住了,没有你的允许,这一生我再也不会离开你半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